69书吧 > 庶女成凰 > 简陋的婚礼(万更,送360字)

简陋的婚礼(万更,送360字)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庶女成凰,简陋的婚礼(万更,送360字)

    “我不是有意的,你别嚎了行不行?”皱着眉看着赖在地上抽抽嗒嗒,脸皱得像包子一样的拓跋苍,孟溪月想要出言安抚几句,却实在没有这方面的经验。舒悫鹉琻吭哧了半天想要挤出几句安慰之词,却变成了河东狮吼。

    看着气急败坏的孟溪月,拓跋苍眼中带着笑意,嘴上却哼得更加凄惨:“我真是命苦,随着心爱的女人浪迹天涯,结果不出一个月她便喜新厌旧,想要杀人灭口另寻新欢。可怜我堂堂王爷,竟然流落到了暴尸荒野的地步。算了,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我就……”

    “够了,你还有完没完?”随着拓跋苍的唠叨,孟溪月眉毛越扭越紧,终于忍耐不住抬脚踹上拓跋苍的腿:“想让我怎么道歉你就直说吧,别在这里哼哼唧唧的。”

    见目的终于达到,拓跋苍立刻变了脸色,嘻嘻一笑伸手在脸上揉了几下,等松开手的时候,泫然欲泣的表情已经换成了嬉皮笑脸。“那你就亲我一下。”

    “你!”孟溪月被这话噎得脸红脖子粗,正想要给他点颜色看看,可是在看到他捂着肩膀的痛苦样子之后,又下不去手了。犹豫再三,还是妥协地弯下了身子,飞快的在他脸上印下一吻,随即起身跳到一边钽。

    “这下可以了吧?快点起来回去了。”孟溪月红着脸转身捡起外衣穿上,催促着拓跋苍。

    “我只说让你亲我一口,又没说亲我一口就原谅你了。”拓跋苍坐在地上不动,看着孟溪月面红耳赤的俏模样贼笑着道。“过来,让爷回亲一口。”

    “你去死吧!”知道自己上了当,再看着拓跋苍那一脸欠扁的笑,孟溪月羞恼之下,毫不犹豫出拳打在了那张贼笑的脸上抉。

    又是一声惨叫,惊得山中鸟雀扑簌飞起一片。

    半个时辰后,孟溪月手中拎着两只山鸡满脸愠色的回了村子。身后跟着的是鼻青脸肿的拓跋苍,拿着半筐蘑菇小媳妇似的跟在后面。

    “陈家妹子,这一大早就出去了啊?诶呀,陈兄弟你的脸怎么了?”正在田间劳作的村民们笑着打招呼。此处民风淳朴,虽然不知道拓跋苍和孟溪月的底细,却还是热情的收留了他们。除了收拾了一间闲置茅屋让他们住下之外,见了面也是热情的招呼。

    住久了冷冰冰的皇宫,如此热情的村民让孟溪月二人颇为感动。

    “没事,他不小心撞在树上了。”不等拓跋苍开口,孟溪月抢先回答道。接着将手中的山鸡递给其中一个满面皱纹的老人:“昨天小栓子不是念叨着想吃肉吗?这鸡瘦了一点,先凑活着吃吧。”

    “这……这怎么可以?”小栓子是老人孙子,身体一直不好。尤其这两天又生了病躺在榻上,眼看着那本就瘦弱的身子更加虚弱,只把这老人急得团团转。也想过上山打几只野味回来,可是无奈人老腿脚也不利索,次次空手而回。此刻见孟溪月递上两只五彩斑斓的山鸡,顿时眼睛一亮,想收却又不好意思。

    “李伯,你就拿着吧,就当是你帮我们张罗住处的谢礼。”拓跋苍也顶着一只黑眼圈笑着说道:“我们原来就是猎户出身,打只山鸡再容易不过。若是你能给我们找来几把趁手的武器,就是进山猎虎也不成问题。”

    其实只要他愿意,就是赤手空拳想要胜过猛虎也不是不可能。之所以这样说,也是为了让村民不至于怀疑他们的来历。

    看着二人态度坚决,老人这才接下了两只山鸡,嘴里连声道谢。旁边的村民见了,也忍不住心里暗赞这夫妻两个不但相貌不凡,更有着一颗知恩图报之心。当下更加热情,彻底将他们视作了村中的一员。

    ……

    “小月儿,在想什么?”

    山村的午后,静寂而安详。拓跋苍看着院中树荫下躺椅上偎着的孟溪月,柔声问道:“你最近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自从吃完午饭之后,她便这样看着天上浮云发着呆,间或叹息两声。昔日里没心没肺的神情不见,眼中满满都是惊惶和不安。不只是今天,自从他们住在这里之后,她便日日如此,时间越来越长,频率也越来越高。

    “我……”听到拓跋苍问话,孟溪月下意识张嘴欲答。可是吐出一个字以后,却又顿住了。

    抬眸看向站在身前满面担忧关心之色的拓跋苍,孟溪月有些怅然。

    之前沉溺于皇宫内院的争斗、久别重逢的狂喜,还有逃亡路上的艰难,她一直没有时间和精力去细细思考一些东西,或者说她潜意识里一直回避着这件事情。

    直到他们安顿在这个宁静的小山村之后,她再也没有理由去逃避,唯有强迫自己细细思索。可是越想就越是不安,这个桀骜优秀的男子,到底喜欢她哪一点?

    “怎么了小月儿,你是不是有话想和我说?”觉察到了孟溪月的犹豫,拓跋苍淡笑着坐在躺椅边,伸手抚摸着她乌黑顺滑的发,声音温柔,眸光缠~绵。

    听着拓跋苍柔情似水的问话,看着他宠溺温和的视线,孟溪月不知为何,竟然鼻子发酸。

    是幸福来得太过突然的缘故吗?为何她总是觉得这份感情难以捉摸,就像是那困扰了她十余年的梦境一般,明明近在眼前触手可及,却又远隔天涯般飘渺难寻。

    深深吸了一口气,孟溪月竭力平复下烦乱的心绪,终于下定决心坐起了身子,明眸牢牢锁住拓跋苍的眼,一字一顿道:“苍,我想问你一件事,请你一定要认真回答我,实话实说。”

    “什么事?”拓跋苍被孟溪月庄重的口吻弄得有些迷惑,抚摸着她长发的手微微一顿,很快又恢复了之前的频率。“你问吧,我一定知无不言。”

    “你到底……喜欢我什么?”

    午后的阳光,明媚而刺眼。映照在拓跋苍的脸上,像是戴上了薄薄的面具一般。

    虽然眉眼依旧是那熟悉的俊朗,可是她竟有了一种看不清他的错觉。考量再三,她还是问了出来。虽然知道这样问很傻,却也顾不得了。

    拓跋苍正襟危坐凝神细听,生怕漏听了孟溪月的问题。聚精会神许久,听到的竟是这样的问题,顿时哭笑不得:“原来你要问的就是这个啊,害得我提心吊胆了半天。”

    “别打岔,快点说!”被拓跋苍想笑不敢笑的表情弄得有些羞涩,孟溪月伸手狠狠掐了一下拓跋苍的胳膊,借着大吼声掩饰自己的紧张和忐忑。

    她是真的想不通拓跋苍到底看上了她哪一点,甚至不惜抛弃所有的权力地位,甘愿冒着生命危险献出免死金牌,与拓跋涵彻底撕破脸面,又千里追踪从惜月王爷手中抢人,最后为她落了一个亡命天涯的结果。

    午夜梦回,不知有多少次从梦中惊醒。她辗转反侧,总是觉得这份幸福令她不安,心底有一根弦叫嚣着,戒备着,搅得她心乱如麻。

    “这个嘛……”拓跋苍刻意拖长了语调,翻着白眼望着头上蓝天白云,好半天没有动静。直到孟溪月忍耐不住想要挥拳相向的时候,这才将视线落回到孟溪月身上,满脸痛苦的说道:“我也不知道。”

    “你耍我?!”孟溪月紧张地等待了半天,没想到竟是这样的回答,顿时觉得受到了戏弄,气得扬起拳头便是一顿暴打。

    拓跋苍早有防备,矮身闪过孟溪月的拳头,顺手抓过一个锅盖顶在了头上,乌龟一样缩在角落里,一边接受着孟溪月的拳脚,一边嘻嘻笑道:“没有,我说的是真的。我真的不知道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了你,只是在皇宫的屋顶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就不由自主的想要逗你,接近你。等到我发现自己爱上你的时候,已经难以自拔。这个过程很短暂,却很真实。小月儿,请相信我,我是真的爱着你,和你相比,什么都不重要。所以……”

    说到这里,拓跋苍忽然面色一正,抛掉锅盖伸手抓住孟溪月的粉拳,漆黑的瞳眸映照着午后灿烂的阳光,仿佛碎银点点,执着深情地锁住她的身影,清越的嗓音蕴含了生命的誓言:“小月儿,嫁给我好吗?虽然我不能给你锦衣玉食,可是我会把整颗心送给你。不论将来我们的命运会是如何,我都会誓死保护你。我会逗你开心,陪你难过,做你最贴心的出气筒,陪你一生一世一双人。”

    “苍……”他的话尚未说完,孟溪月早已经泪眼朦胧。原本纠缠于心的不安和惶惑瞬间化为云烟。

    这样的男子何其珍贵,他为她做的事情天地动容,可是她却庸人自扰,甚至怀疑他的真情。“我答应,我答应嫁给你!”

    “小月儿!”

    得到了期待的回答,拓跋苍掩不住狂喜的心情,一把将孟溪月抱起转了好几个圈子,直到她头晕目眩的时候这才放下,接着便一阵风般冲进屋里,抓起外袍运起轻功便飞出了院墙:“我去买东西,你先睡一会儿吧!”

    被拓跋苍这个动作吓得心惊肉跳,孟溪月急忙追出院子,却已经失去了他的影子。凝神倾听许久,确定四周并未旁人,这才稍微放下心来。幸好这个茅屋在村尾,四周并无人家。否则被人看到了这一幕,他们轻则再次搬家浪迹天涯,重则被拓跋涵发现行踪捉拿归案。

    “真是的,一点都不考虑后果。”轻声念叨了一句,孟溪月抬手捂住羞红的脸颊,转身快步奔回了屋中。

    ……

    惜月皇宫,太子府中。

    “七弟,你怎么才回来?”辛莫皱眉看着刚刚赶回的辛涯,恼火中又很是心疼。

    不过才一个多月未见,他竟然消瘦了许多。

    虽然洗去了风尘仆仆,却掩不住那眼底眉梢间的憔悴和落寞。

    昔日威风凛凛自得意满的朔王爷,此刻再无半点意气风发的样子。

    虽然担心辛涯这古怪的样子,可是那件事情辛莫还是要问清楚:“你把那个识得上弦的女人弄到哪里去了?快点交出来还给拓跋涵。她不是什么宫女,而是大漠国的妃子。这一下你闯了大祸了。若是处理不好,一定会引起两国之间的战争。”

    “我知道。”听到战争二字,辛涯眼中泛起异样的光彩,不耐烦地打断辛莫的话,语气低沉却又坚决。“可是这个女人,我要定了。即使会引起战争,我也一定要把她找回来做我的王妃。”

    “七弟,你是不是疯了?”

    辛莫难以置信地看着辛涯,却惊觉这几日未见的功夫,给他的感觉竟然成熟了许多。

    不过现在不是在意这个的时候,辛莫关心的是辛涯说的另一句话:“找回来?她去哪里了?”

    “被大漠的王爷,拓跋涵的孪生兄弟拓跋苍带走了。”几乎是咬着牙说出了这个名字,辛涯眼中几乎要喷出火来。

    他忘不掉孟溪月看到拓跋苍时那惊喜的样子,忘不掉她呼唤拓跋苍时那刻骨铭心的深情。

    这个该死的男人,不但带走了本该属于他的女人,还彻底伤害了他的自尊,让他第一次体会到了一败涂地的滋味。

    “拓跋涵的孪生兄弟?”得到了这样出乎预料的回答,辛莫也是大吃一惊。“就是那个被夺了皇位的无能闲王?据说他前阵子因为惹恼了拓跋涵,被削去了王爷之位赶出京城,怎么会突然出现抢走那个女人?他到底打的是什么算盘?”

    “我怎么知道!”怒气冲冲大吼一声,辛涯没心情回答这一连串的问题,双眸怒火炙炙,向着辛莫伸出手去:“二哥,把你的亲随侍卫借我一用!”

    “亲随侍卫?”辛莫一怔。“你的呢?”

    “都潜入大漠去找那个拓跋苍了。”辛涯眼中喷火。“纵然掘地三尺,我也要找到他们!”

    “你疯了?!”辛莫吓了一跳,难以置信地瞪着辛涯。“你把他们都谴去大漠,谁来护卫你的安全?还有,万一被拓跋涵发现,误会他们是奸细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该怎么办?你素来明理有见识,怎么会闹出如此鲁莽之事?”

    “我管不了这么多了!无论如何我都要得到那个女人!”辛涯见辛莫不允,只得丢出最后一个杀手锏。“二哥,那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我们苦苦寻找了多年的巫月族巫女。只要可以得到她,我们何惧与大漠一战?”

    “什么?”辛莫大为惊讶,站起身虎目圆睁瞪着辛涯:“七弟,你这消息是否可靠?之前不是只说她识得上弦而已,怎么转眼工夫竟然成了巫月巫女?”

    “千真万确。”

    辛涯没心情和辛莫详细解释,咬着牙追问道:“二哥,我只问你一句,这亲随侍卫,你借是不借?”

    “好,我借。”对于这个弟弟,辛莫向来倚重信赖,更不用说是这么大的事情,当下点头应允,唤进一个玄衣侍卫沉声道:“从现在开始,你们全权听从朔王爷调遣,不得有误。”

    “属下明白!”玄衣侍卫也不多言,行礼之后立即退了出去。

    “二哥,谢了。”辛涯沉声道谢,拱手告退之后立刻安排这队人马潜入大漠。他要找到她,越快越好!

    惜月皇族均有自己的专属亲随侍卫,对自己主人的命令无条件服从,哪怕是刀山火海,都不会皱一下眉头。纵然是皇上,亦不能对其进行指派。辛涯正是看中了这一点,才专门前来借人。

    孟溪月的身份,他不想让别人知道。

    ……

    这一天过得格外漫长,孟溪月守在茅屋门口,眺望着回村的路。

    拓跋苍已经走了四五个时辰了还没有回来,她着实有些担心。眼看着月亮已经爬到中天,再也忍耐不住,回屋换上一身男装便准备进城去寻他。

    刚出院子,忽然看到远处有一个黑影急速而来,虽然距离尚远,她还是一眼便认了出来:“苍,你终于回来了。”

    “小月儿,你怎么这幅打扮?”见孟溪月一身男装,拓跋苍先是诧异,随即便明白了原委,上前拥住她纤细的腰身,动容道:“是不是我去得太久,让你担心了?”

    “嗯。”见拓跋苍回来,孟溪月终于放了心。抬头看到他身后背着的大包,有些好奇地问道:“这是什么东西?”

    “回家再看。”拓跋苍笑着拉起孟溪月的手,一同回了那间简陋的茅屋。

    掩上门坐在榻边,将她抱在膝上坐稳,脸上泛着兴奋的红晕,献宝似的一样样拿出来交给孟溪月:“这是木工家什,明天我先去砍些木料修缮一下这个房子,毕竟是要做新房,总要有个样子。这是红烛和喜帕,虽然及不上御制的那般精致,却也算过得去了。因为银票不能到钱庄去兑换,必须找个赌场折价,这才耽误了时辰。对了,还有珠宝首饰,就算你不喜欢,可是总该有那么三两件,所以我也自作主张帮你挑选了……”

    含在拓跋苍的腿上,孟溪月并未在意他都买了些什么,只是看着如孩子般兴奋的他,满心满眼都是笑容。虽然这种逃亡的日子不知何时便会终止,可是能成为他的妻子,便是死也无憾了。

    伸手至怀中摸到一物,她的笑容更加坚定。有它在,无论将来找到他们的是拓跋涵还是辛涯,她都有自信可以保住拓跋苍的性命。即使她会因此而成为巫月一族的罪人,也在所不惜!

    而当面对拓跋苍因为吉时而征询她意见的时候,孟溪月毫不犹豫便将二人的洞房之夜定在了下个月的十五。

    拓跋苍不解其中缘由,只当她是想要借个满月吉兆,寓意今后生活圆圆满满。

    只有孟溪月自己心里有数,若是那辛涯说的不假,她在这望月之时将处~子之身交付给拓跋苍,对他是极有好处的事情。

    只不过这处~子之身,到底该如何交付才对呢?万一拓跋苍也不知道的话,岂不是白白浪费了这巫女血脉?

    想到这里,孟溪月有些后悔。早知道这样,当初就该和辛涯好好问清楚,也免得到时候出了岔子。

    唉,真是令人担心。

    ……

    无论是喜是忧,时间一如既往般的平静流淌。随着天空明月由盈到亏又由亏到盈,望月之时越来越近。

    夜色浓重,大漠皇宫的御花园中,白日里的繁花似锦此刻已经安睡,只留下寂寥冷清。

    遣退了跟随着的侍卫,拓跋涵独自一人漫步在石子铺就的甬道,双手负在背后,抬头仰望着那马上就要成为满圆的银蟾,像是自言自语般低声道:“都安排好了吗?”

    “是,属下已经按照皇上的要求部署了人马,保证万无一失。”身边的阴影里,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跪着的人影。身上的黑衣与夜色融合在一起,幽灵般鬼魅。

    “很好。”拓跋涵声音冰冷,“注意分寸,不要被她发现了你们的行踪。还有,不要伤到了他。”

    “属下遵命。”黑影行礼之后悄然退下,复又消失在夜色之中。

    树影摇动,发出叹息似的沙沙声……

    “你这样做,真的不会后悔吗?”四周无人之时,拓跋涵脸上冰冷的面具终于褪下,眺望着茫茫夜空,轻叹一声:“若是你有一天开始后悔,那又该如何挽回这一切?千万......不要像父皇那般抱憾终身啊。”

    ……

    穹庐般的夜空笼罩下,在遥远的惜月都城,同样有一个人尚未睡去。

    “王爷,已经二更时分,你也该去歇息着了。”看着伫立在月色下的孤寂人影,服侍了辛涯十余年的乳母心疼不已。

    这个聪明俊秀的小王爷是她一手带大的。虽然尊卑有别,可是在她心中,始终将他如同儿子般看待着。看着他在这一个月间茶饭不思,她又怎能不知他的心事?

    虽然想要帮他分担,无奈心有余而力不足,唯有在生活琐事上伺候的更加周到,免得他身体承受不住。“过几日便是太子殿下大婚之日,王爷还有许多事情要忙,千万熬不得夜啊。”

    “是呀,马上就到望月之时了。”辛涯双拳蓦地收紧,指甲刺在掌心,却及不上他心中的痛。她既然知道了那个秘密,一定会选在十五那夜将自己的身子交给拓跋苍吧?

    想到那个画面,辛涯目眦欲裂。顾不得时辰已晚,喝令手下更衣备马,准备入宫觐见惜月皇帝求取兵符。

    太久了,他已经等不及了!

    “王爷!”

    正当此时,忽然远处长声马嘶,接着便是一个玄衣侍卫如风一般飘落进院,跪在辛涯面前沉声道:“属下终于找到了人犯所在村落,同时发现另有一队人马埋伏在村子周围。为免出现意外,属下不敢轻举妄动,只在外围暗自部署,以免人犯逃脱。”

    “哈哈,好!”闻听寻到了孟溪月的下落,辛涯头也不回向着身后乳母交代一声:“替我和二哥请罪,就说他大婚之期,我怕是赶不回来了!”

    随即纵身上马,带着侍卫冲进茫茫夜色没了踪影。只听得马蹄声渐行渐远,最终亦消失不见。

    “王爷,王爷!”

    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乳母急切大吼,想要唤住辛涯的脚步,却无能为力。眼看着他消失在眼前,急忙转身唤来两个宫女,让她们速速进宫分别通知皇帝和太子知晓。

    “王爷,你千万要小心为上啊。”安排好了一切,乳母喃喃自语,心中有浓烈的不安爬起,令她胆战心惊。

    ……

    外面的风云变幻阴谋算计,孟溪月并不知晓。而面对即将到来的危机,她也并未察觉。

    在这个偏僻荒凉的小小村落里,她每天的生活简单而快乐。尤其是看着拓跋苍每天忙里忙外为她们的婚事做着准备的时候,幸福就像是雨后的繁花,舒展着蔓延着,细细密密占据着她的每一处心田。

    那期待已久的日子,终于到来了。

    “小月儿,委屈你了。”相拥坐在院中的长椅上,拓跋苍低头看着怀中脸颊晕红的人儿,带着愧疚轻声低喃。

    因为当初逃到这里的时候,他们编造的身世便是落难夫妻,所以今天的喜事,只能在暗中悄然进行。没有祝福没有观礼,只有晚霞落日和明月银辉见证着他们的婚期。

    依偎在拓跋苍的怀里,孟溪月闭目聆听着那沉稳的心跳,感受着那坚实的依靠,眼角唇边是甜得化不开的幸福。

    听到他这样说,便微微睁开那清亮的明眸,摇头轻笑道:“哪里委屈呢?我从来不曾像此刻这样幸福。虽然爹待我不薄,姐姐更是一门心思照顾我,可是失去记忆的惶恐,还是让我心中忐忑。还有那满是火焰和鲜血的梦,让我心惊担颤夜不能寐。下意识地,我想变得强大,即使有一天那噩梦中的情景成真,也有能力可以保护自己和身边的人。久而久之,早已经淡漠了自己女子的身份,直到……遇到了你。”

    说到这里,孟溪月从拓跋苍怀中轻轻挣脱出来,抬眸望向那已经失去了最后一丝光辉的天际,脸上红晕更甚,却还是勇敢地将心中的感情倾诉而出:“虽然嫁入皇宫的那段日子艰难而危机四伏,可是我却庆幸无比。因为在那里,我遇到了你,一个可以为我舍去性命的执着男子。不管在别人眼中你是懦弱还是无能,但是在我心中,你是最温暖的依靠,是我最伟岸的夫君。只要你喜欢,我愿意纠正自己恶劣的性格,为你轻言软语,为你柔情似水,更不惜为你付出一切,就如你待我一般。今晚的花烛之夜,便是我能给你的最大礼物。”

    此话一语双关,孟溪月说完之后,只觉自己的脸彷佛都要烧起来了。

    “小月儿……”拓跋苍同样动情不已,伸手揽住她的腰身,柔声低语:“去换衣服吧,我再去布置一下。”

    孟溪月轻轻答应一声,羞红着脸走到偏房,拿起早就准备好的大红喜服换好,在唇上和双腮生涩地涂上些许胭脂,铜镜中的人儿顿时艳丽了许多。拿起龙凤盖头将滚烫的脸儿遮住,眼前满是喜庆的红。

    “小月儿,准备好了吗?”

    门外,响起拓跋苍温柔的声音。孟溪月答应一声,起身向着门口摸索而去。尚未迈出两步,探出的柔荑便落在了一个温暖的掌心。“小心,别磕碰到了。”

    纵然隔着盖头,孟溪月依然可以感受到那满是浓情蜜意的炙热视线。手指轻收将他的手反握住,刚要抬步,身子已经腾空而起。

    “看惯了你风风火火的样子,如今这莲步轻摇的速度真是让人心急如焚。”拓跋苍轻笑出声,抱着孟溪月挑帘出了偏房,向着他们的新房走去。

    蜷缩在拓跋苍的怀里,孟溪月从未有过的顺从。

    没有一拜天地二拜高堂的繁文缛节,没有宾客齐聚鼓乐声声的喧闹嘈杂,这样的成亲仪式,比最卑微的山民还要寒酸和简陋,可是在孟溪月看来,这样简陋粗鄙的洞房,却比那皇宫之中迎娶贵妃的仪式还要隆重。

    他毫不掩饰的爱意和滚烫的情话让她眩晕在完美的爱情里,丝毫没有想到那让她沉迷挚爱的人儿眼中,却是另一番景象。

    那是与这情话和柔情完全不同的冰冷,微微勾起的唇角,带着残忍冷酷的笑容,就像是一只蛰伏已久的猛兽,看着已经落入了陷阱的猎物。

    大红的盖头,在孟溪月眼前绚烂出虚幻的美景,也遮挡住了这冷漠残忍的笑容。编织着美好梦境的她,就这样被拓跋苍抱着,一步步走进那跳动着红烛的新房。

    将孟溪月轻轻放在榻上坐稳,拓跋苍这才慢慢放手站直身子,视线在那描金的红烛上扫过,再次落在孟溪月身上的时候,眸中的光彩已经如那跃动的火焰般炙热多情。伸手扶住盖头上垂下的流苏,一寸一寸露出下面掩着的紧张容颜,动作仔细温柔,像是呵护着稀世的珍宝。

    长睫像是风中的柳叶般颤抖,孟溪月昔日的威风和泼辣在这个时候已经荡然无存。

    垂眸看着身上艳红的喜服,十指紧紧纠缠,掌心中已经全是汗水。

    心,跳得不受控制,激烈慌乱得像是要从胸口跃出,回音震荡在耳中,头闷闷地像是做梦一般。

    “小月儿,别怕,看着我。”孟溪月的羞窘紧张逃不过拓跋苍的眼睛,轻轻上前一步,伸手托住她的下颚慢慢抬起,繁星般璀璨的眸光伴随着他温柔的呢喃,罂粟一般迷人:“虽然早就知道你很美,可是此刻的你依然让我惊艳。”

    “又在胡说八道逗我玩了。”孟溪月的脸更加绯红,想要拿出平时的气势掩盖此刻的尴尬,可惜这声娇嗔丝毫没有往日河东狮吼的气魄,反倒是多了一丝软语温言的魅惑。视线在拓跋苍脸上一扫而过便匆匆离开,只因一袭红袍的他比往日更加俊美挺拔。

    “怎么会呢,我说的句句都是心里话。小月儿,喝过这交杯酒,我们就歇息吧。”烛光下,拓跋苍的眸光格外绚烂,让孟溪月想起了除夕看过的烟火。被那神情迷恋的眸光所迷,她压根便没有看到那绚烂之后所隐藏着的黑暗和阴谋。

    早已经羞红了脸颊,此时的孟溪月温顺得像一只收了利爪的猫,羞怯地将视线移开,却不知该停留在何处。就这样四处游移着,娇羞地等待着。

    看着孟溪月顺从的模样,拓跋苍深邃漆黑的瞳眸深处突然腾起一股火焰,遮掩住了那片黑暗和阴谋,情~欲的冲动开始勃然欲发。

    他想要这个女人,无关算计或是仇恨,只是单纯的想要她,想要将她变成他的人!

    “小月儿,我爱你……”在头脑下达指令之前,这声温柔的呢喃已经溢出拓跋苍的唇边。像是陈年的女儿红,透着最令人迷醉的馨香。伸出手臂揽在她的腰间,二人一并坐在那绣着并蒂莲花的朱红锦榻上。

    “苍,我也爱你,一生一世的爱你。”被这美酒迷醉,孟溪月忘记了羞涩,伸手扶在腰间拓跋苍的手上,与他十指交缠,许下这一声最庄重的誓言。

    “我也是……”一生一世四个字,像是魔咒一般嵌入拓跋苍的脑海,顿时惊醒了他的理智。魅惑温柔的语气戛然而止,有些突兀地寂静了下来。

    “一生一世”这四个字,他说不出口。

    俯身吻上那涂着浅淡胭脂的红唇,拓跋苍用这种方式转移了孟溪月的注意。筹划已久的好戏,此刻已经开场!

    望月之期,上弦之印,巫月族巫女最高贵神奇的血脉,马上就是他的了!

    拓跋苍邪魅地笑着,眼角余光不着痕迹地扫过窗棂,破旧的窗纱掩不住那如银的月色,任由其凌乱的洒落一地。

    闭着眼接受那充满炙热情~欲的深吻,孟溪月脑中早已经一片空白。朦朦胧胧中,只觉他的唇渐渐离开她的,带着温润的触感,从耳边游弋向下而去……

    月已中天,时辰正好。

    烛火温柔,照出满室旖旎……

    夜幕像是一块厚重的龟壳,沉甸甸压在空旷的原野上。盛夏湿热的空气带着白天的余威肆无忌惮地狂笑着。今夜似乎格外闷热,就连那些喜欢在夜晚出现弹唱的蟋蟀草蜢之类,都静静地蛰伏起来,没有半点动静。

    就在这死一般寂静的原野上,突然出现了十余匹快马,一字排开沿着崎岖的小路疾驰而来。

    当先一人白衣黑马,像是一轮皓月破开凝滞的夜色。待至近前,更可看出眉目如画儒雅风~流,仿如画中走出的人儿一般。

    虽然身形尚显瘦弱,可是看那骑乘的姿势和魄力,却丝毫不逊于身后跟随的那些劲装侍卫。

    突然,远处遥遥奔来一匹骏马,身上骑乘之人摇摇晃晃。眼看着相聚不足七丈,突然身子一歪从马上跌下,挣扎了两下不再动弹。

    白衣少年目光一凛,身后侍卫早已经冲出一人先行赶至倒地那人身边,只看了一眼立刻语带惊惶地跪地禀报:“王爷,是侍卫长王铎!”

    白衣少年正是千里迢迢从惜月国赶来的朔王爷辛涯,王铎正是他亲随侍卫的直属负责之人。武功高强自不必说,一手暗器更是出神入化。

    之前正是他找到了孟溪月的藏身之处并派人通禀,自己则亲自带人守在这村子旁边,监视孟溪月的同时,也提防着另一队来历不明的人马。

    而此刻,本该守着孟溪月的他竟然会倒在这里,怎能不让辛涯大惊失色?

    当下跃下骏马奔到王铎身边蹲下,鼻端立刻嗅到一股血腥之气。借着月色伸手探上他的胸口,立刻感觉到了温热的血液顺着手指滴落下来。

    “王爷……”

    见辛涯到来,王铎长吁一口气,接着便连咳几声吐出一汪淤血,气若游丝般喘息道:“快去……村子,有人不……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庶女成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倾城留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倾城留雁并收藏庶女成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