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庶女成凰 > 百炼钢成绕指柔

百炼钢成绕指柔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庶女成凰,百炼钢成绕指柔

    秦风带着侍卫们一路追赶,很快便发现了辛涯二人的踪迹。舒悫鹉琻赶到山洞前查看情形,却见自家主子怀拥佳人睡得正香。当下不敢打扰,蹑手蹑脚又退了出去。挥手示意亲随侍卫们各自散开警戒,自己则抱着剑藏身在不远处的树上守着洞口。

    天边积累了多时的乌云终于开始发威,仿佛一张饕餮巨口般将整个世界笼罩了下来。轰然一声惊雷震天裂地,刺目的闪电银蛇般划破长空。

    “真是吵死人了……”不满地抱怨了一声,辛涯皱着眉头睁开了眼睛。微微动了一下身子,只觉手臂酸痛难耐。顺着方向望去,只见孟溪月黛眉微蹙,两只手牢牢地抱着他的胳膊,长长的青丝松散在他的身畔,猫儿一般沉静。

    辛涯正要抽出来的手臂僵硬地停在原地,任由蚂蚁啃咬般的刺痛继续折磨着他的身体。望着她难得一见的顺从模样,他脸上的表情从苦笑化为一片温柔。

    万事万物,生生相克,此话果然不假。只凭着一张酣睡的容颜,这个半吊子的巫女便生生把他这任性王爷化为了绕指柔钿。

    这个“情”字,果然难料。

    辛涯眸色深深,就这样静静地注视着孟溪月。外面雨声淋淋,洞内寂静温馨,这样的环境和情调,让青春年少的朔王爷越发动了心。

    无视她脸上狼籍的残妆,辛涯低了头慢慢靠近了她的唇。那令他食髓知味的清甜气息已经近在鼻间,冷不防她竟然突然睁开了眼睛一个巴掌呼了过来匝。

    “啪”!

    清脆的声音打破了静寂美好的气氛,辛涯淬不及防被结结实实打了个正着。惊怒交加地捂住脸瞪向本该熟睡的孟溪月,却见她一双明眸怒火翻涌正回瞪着他。

    “臭小鬼,乳臭未干还学人家做登徒子!”

    孟溪月打了一个巴掌犹不解恨,怒叱一句举起拳头准备继续暴揍,手方扬起便被辛涯紧紧抓住,按在地上挣扎不脱。

    “你这蠢女人,竟然装睡!”想到自己方才那些怜香惜玉的举动,辛涯恨不得掐死孟溪月。惜月王国最是高傲不羁的朔王爷难得体贴一次,结果被扇了一个嘴巴。这要是传扬出去,还不笑掉别人的大牙!

    “我没装,是你太笨没发现!”不屑地撇了撇嘴,孟溪月嘴硬地反驳道。

    她方才确实是在装睡,原本是计划趁着辛涯未醒之时逃之夭夭,谁知道刚刚准备行动,突然一个惊雷炸响吵醒了他。本来算计着等他再次入睡之后再说,结果这个家伙突然抽风一般准备非~礼于她。忍无可忍,这才一巴掌打了过去。

    此时被辛涯居高临下的按在地上,孟溪月愤怒之余又有些惊慌。绿洲那个夜晚的情形浮现在眼前,她的心顿时抽成了一团。

    “少废话,赶紧放了我,免得到时拓跋苍找来,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辛涯敏锐地捕捉到了她眼神中的慌乱,憋屈的心情总算好了一些。哪知道她随后又提起了那个男人的名字,刚刚平息的怒火噌地一下又烧了起来。

    “哼,本王连皇帝的妃子都敢抢,还会在乎一个落魄的王爷?更何况他那个半死不活的样子,你还指望着能来救你?”

    虽然知道此刻的拓跋苍应该已经死在了秦风手里,可是他还是忍不住回击孟溪月。

    “你懂什么?拓跋涵虽然君临天下,但是拓跋苍比他还要强上百倍!你等着,他一定会来救我。到时候,你这个小鬼可不要哭鼻子!”孟溪月针锋相对,大声地吼了回去。

    “不准称呼本王小鬼,更不要再在本王面前提起那个男人的名字!”辛涯脸色瞬间铁青,低下头贴在她的耳边从牙缝里一个字一个字地挤了出来:“否则别怪本王不知道体贴,就在这里要了你!”

    虽然可以容忍她已为人妻,但是他却无法忍受她的嘴里一直念叨别人的名字。耐心已经到了极限,下一刻他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来。

    这么近的距离,足以让孟溪月感受到辛涯紧绷的肌肉和粗重的喘~息。后背一阵寒意沁入,她下意识地噤了声。

    “早这么听话多好,省得本王费事。”辛涯冷哼一声正想站起身来,忽然灵光一闪又压了下来。“来,叫一声好王爷听听。”

    没想到辛涯去而复返,孟溪月刚刚放回肚子里的心咚的一下又悬了起来,听到他这厚颜无耻的话,险些喷出一口血来。

    “不要脸的臭小……”孟溪月刚骂出半句便对上了辛涯突然阴沉下来的眸子,剩下的一个“鬼”字就这样生生咽了下去。

    “怎么,叫不出口吗?”辛涯明知故问,见她默认之后又好整以暇地给了另一个选择。“那就叫本王的名字,辛涯。二选一,别想讨价还价。”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虽然孟溪月对于辛涯恨之入骨,恨不得一剑将他刺个对穿,可是又不想太过执拗,惹恼了已经有些失控的他。咬牙切齿了半天,终于挤出两个字来:“……辛涯。”

    “还以为你会选择王爷那个称呼呢,没想到竟然亲切到直呼名字。你这个女人,真是处处出乎本王预料啊。”辛涯挑起眉,语气愉悦地调侃道。

    孟溪月木着脸,没有理会他的戏谑。她当然不愿意这么亲近地称呼辛涯,可是“王爷”这个称呼,会让她想到在大漠后宫里和拓跋苍共度的日子。

    这两个字,她不想放在别的男人身上。

    “走吧,该赶路了。”

    被孟溪月的称呼弄得心情大好,辛涯一把将她拽了起来,扯过地上铺着的棉垫塞进她的怀里,打了个唿哨将吃饱喝足的骏马唤了过来。

    “若是冷了,就自己挡着点。”手上用力将不情愿的孟溪月扯到马上,辛涯匆匆叮嘱一声便扬鞭策马。虽然雨中赶路有些受罪,但却也是抹除行路痕迹最好的办法。

    早一刻离开大漠,才可以早一刻安心。

    ……

    “苓兮……”

    入夜,孟楚生狠狠灌了一口壶中的酒,站在将军府的后院中仰头望着天上一轮明月,双目出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良久之后,竟然有泪水顺着眼眶滑落。

    “白驹过隙,转眼十年。若你还活着,是不是容颜依旧?”

    明月孤影,无人回应。空荡荡的院子里,唯有他低如蚊呐般地絮絮自语。那眼中的绝望,让他仿佛是失去了伴侣的孤狼,苍老,孤独。

    就这样一壶一壶地喝下浓醇的酒,他哀伤的神情渐渐癫狂。

    “我喜欢你,你是知道的。可是……你明明知道我那么死心塌地的爱着你,你却只想躲着我,离开我……为什么你宁愿一死都不肯跟我走?为什么?不就是因为我不是皇帝吗?不就是因为我配不上你吗……你看着吧,看着我是怎么一步一步得到天下,成为足以匹配你的男人!你会后悔的,你一定会后悔的!哈哈哈……”

    “将军,你醉了。”一个人影从院门外急急奔了进来,慌慌张张地抬手掩住孟楚生的嘴,曼妙的薄纱罗裙随着这个举动,从她的肩膀颤颤地滑落下来。“奴婢扶您回去休息吧。”

    “……小环?”孟楚生踉跄了一下,多亏了她的搀扶才没有摔倒。侧头看着衣着暴露的她,癫狂的神态顿时一沉。“我不是让你去寻找她的下落吗?怎么未经传唤便回来了?莫非……有了她的消息?”

    小环静静点了点头,眉眼间的干练和精明与平素判若两人。

    将已经脚步不稳的孟楚生搀扶回了卧室榻上,闭上门之后一边帮他脱去鞋袜一边轻声禀报:“刚刚钱广养的鸟儿送来了信函,说已经在一处村落发现了二小姐和拓跋苍的踪迹。同时还有两拨人马同时发现了他们,一番恶战之后拓跋苍受伤逃走,二小姐则被惜月的朔王爷辛涯带走。”

    “惜月……”孟楚生眯着眼睛,重重地念叨着这两个字。脸上神情越来越凝重,手掌也无意识地牢牢握成了拳头。“果然,他们也发现她了。”

    “将军莫急,且好生休息一晚。我这就赶去与钱广汇合,伺机救二小姐回来。”小环柔声轻语,扶着孟楚生躺了下去,帮他掖好了被子,这才纳福准备告退。

    “嗯,办事周全点,别露出了马脚。”孟楚生闭着眼睛嘱咐了一声,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这钱广虽然武功一般,寻人追踪的本事却是一流。等他回来我便履行承诺,将你许配给他。如此,他才能更加忠心为我所用,也算给你找了个好归宿。”

    小环闻言,动作顿时僵硬了一下,嘴唇蠕动了几下,却终是没有说出拒绝之词。睫毛瑟瑟颤动了几下,掩去了眸中哀怨凄婉之情,将敞开的衣领拉回原位,声音低至几不可闻。

    “……只要将军高兴,小环全凭将军做主。”

    孟楚生翻了个身沉沉睡去,完全没有发现小环的哀伤。鼾声响起,摇落了她眼中隐忍许久的泪。

    抬眸深深地望了一眼孟楚生,良久终于下定了决心。慢慢地走到他的榻前,小心地抬手轻轻他抚上已经有些苍老的脸庞。

    自从这个男人当年将她从山贼手中救下的那一刻,父母双亡的她便已经将他视为今生唯一的倚靠。

    为了可以跟随在孟楚生的身边,她强迫自己努力学习武功招式,纵然伤痕累累,只要得到他微微点头的认可,她便有了继续下去的信心和动力。

    原本是父女般的情感,却在她渐渐成熟之后变了味道。她的眼里心里,再也放不下别的男人。虽然年龄差距悬殊,却不影响她对他深深的爱意。

    为了这个男人,她愿意付出一切!

    只可惜,他从不明白她的心……

    就这样眷恋了许久,小环终是长叹一声悄然离开。当卧室门扉开启又关闭之后,孟楚生突然睁开了眼睛。一双虎目寒光烁烁,哪有半点酒醉的样子。

    毕竟是大风大浪走过来的人物,这许多年来,对于小环的心思,孟楚生早就看出来了。之所以一直不肯拆穿,除了想要继续利用她之外,也是因为他完全不曾动心。

    不只是对小环,也包括其她女人,十余年来,孟楚生都从来没有任何感觉。

    曾经沧海难为水,他的心早就交给了那个彷如不食人间烟火般的女子。纵然她死了,也不曾改变。无论是谁,都无法动摇她在他心里的地位,纵然是她的女儿,亦无法替代。

    “苓兮,你等着。最多半年时间,我定会血洗江山为你陪葬!”孟楚生向着黑暗中伸出手去,紧握成拳许下狠辣的誓言。

    ……

    长河落日,古道蜿蜒,一匹骏马从夕阳中一路驰来,又顷刻间远去。

    “月儿你看,那里便是我们惜月王国的都城!”辛涯带着孟溪月一路穿行于山林荒野,总算用惊无险地回到了惜月境内。在驿站换了沐浴更衣之后,便马不停蹄地赶回了都城。

    孟溪月被辛涯圈在怀里,正出神地回忆与拓跋苍相处的点点滴滴,尤其是那个洞房花烛的夜晚,更是让她既害羞又担心。正心浮气躁之时,忽然听到辛涯的话,不耐烦地皱了眉头,语气不善地呛了回去:“那是你的惜月,和我没有半点关系。”

    数日相处,辛涯已经习惯了她的冷言冷语,本来不予理睬,可是眼角余光不经意间瞥到她绯红的双颊,醋意涌起,环在她纤腰上的手臂顿时勒紧。

    “以前没有,可是今后这里便是你的家。孟溪月,梦惜月,你既然做梦都想来惜月王国,何必死撑着和本王作对?”辛涯信口说着,催马沿着长街向朔王府疾驰而去。所过之处行人纷纷侧目,望着马背上的这一对璧人。

    “就算是梦,也是个噩梦。”不想继续谈论他们之间的事情,孟溪月语气一转岔开了话题。“怎么家家户户张灯结彩的?过节吗?”

    看出了孟溪月的心思,辛涯难得好心地没有揭穿,轻笑了一声,顺着她的话题说了下去:“明日是我惜月太子与你们大漠公主成亲的日子,当然要张灯结彩全国欢庆了。你若是羡慕,到时候本王奏请父皇也如此操办就是了。”

    “大漠公主?”刻意无视辛涯后半句话,孟溪月皱眉问道:“是哪一个公主如此命苦,被你们太子看上了?”

    本来是门当户对的联姻,可是被辛涯这么一闹,两国的关系顿时尴尬起来。一旦处理不慎发生事端,这个夹在中间的公主境况可想而知。

    “就是将你送给我的那个拓跋嫣啊。”辛涯随口答道。

    “什么?是嫣儿?”听到这个名字,孟溪月悚然一惊,转身抓住辛涯的领子,难以置信地质问道:“你明明知道她想嫁的是你,怎么能这么狠心将她推到你皇兄的身边?既然利用了她,就该对她负责才是啊!”

    “笑话,想嫁给本王的人多了,难不成本王都得娶回家?当初本王确实利用她得到了你,可是随后你便被拓跋苍带走。兄债妹偿,这笔账就算扯平了。”辛涯抬手拍掉孟溪月的手,强词夺理地辩解。

    “你……”虽然拓跋嫣为情所迷出卖了她,但是孟溪月心底里还是将她当成妹妹般看待。得知她即将嫁给辛莫为妃,既心痛又愤怒。“你真是太无赖了!”

    “一切都是她自愿选择,与本王又有何干?”面对着孟溪月的指责,辛涯丝毫不以为然。“若是你乖乖听话,说不定本王心情一好带你进宫见她叙旧。如果你再因为她而指责本王,二皇兄若是知道了,说不定会因此迁怒于她哦。”

    “若是你答应让我见嫣儿一面,我保证不再主动挑衅。”不理会辛涯许下的海市蜃楼,孟溪月毫不迟疑地提出了自己的条件。

    这个条件对于辛涯来说,显然相当具有诱惑力。只考虑了片刻,他便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下来:“成交,今晚我便想办法送你去见拓跋嫣!”

    ……

    惜月王国,驿馆之中。

    拓跋嫣怔怔地坐在梳妆台前,望着铜镜里妆容艳丽的面孔发呆。

    再过几个时辰,便是她与辛莫成亲之时,纵然隔着重重院墙,她依然可以听到太子府中传来的喧哗喜庆的声音。每一个人的脸上都笑意盈盈,只有她仿佛局外人一般,身处这喜庆的中心,却丝毫没有半点憧憬喜悦之意。

    辛莫曾来过几次,她也试图在他身上找到辛涯的影子作为寄托。可惜这兄弟二人相貌气质相差实在太远,反而越发让她思念那个满身书卷气息的秀美少年。

    不过半月功夫,她已经消瘦了一圈。旁人只当她是水土不服思乡心切,又怎知她心里的那份思念。

    “……今日,我总可以见到你了吧?”拓跋嫣梦呓般自言自语,黯淡的眸子里终于有了一丝亮色。抬手轻轻将凤冠上的珠帘落下,却不小心摇碎了眼中积蓄已久的泪水。

    若今日嫁的是他,该有多好……

    身后有脚步声传来,窸窸窣窣。拓跋嫣没有回头,只是皱了眉不耐烦地斥责:“本宫不是说过了吗?想一个人静一静。滚出去,不准进来打扰。”

    “嫣儿,是我。”

    熟悉的声音自身后传来,拓跋嫣登时愣在当场。难以置信地慢慢转过身来,望着那身着侍女服装的人儿轻唤一声:“……姐姐?”

    辛涯没有食言,果然想了办法让孟溪月随着乳母一并混了进来。看着那短短数日便单薄得可怜的拓跋嫣,孟溪月着实心疼不已。

    “嫣儿,你为什么……”

    想要问的事情千头万绪,孟溪月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上前拉住她的手,话到嘴边却化作一声叹息。

    “姐姐,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相对于孟溪月的激动,拓跋嫣反而冷静了许多。笑容淡淡,像是面具一般挂在脸上。

    “是辛涯派人送我来的。”将拓跋嫣的冷漠误认为震惊,孟溪月一边说着一边拉着她向内殿走去。“趁着现在外面人多混乱,赶紧换了衣服和我一起逃走吧。”

    “辛涯”这两个字一出口,拓跋嫣的神情比之先前更为冷淡。猛然一把甩脱了孟溪月的手,对着她愕然的神情幽幽道:“听说惜月最年轻有为的朔王爷为了一个女子情迷意乱,不惜一切代价千里寻人,这件事,姐姐可曾听说?”

    “嫣儿,你这是怎么了?”听出了拓跋嫣咄咄逼人的口吻,孟溪月原本半信半疑的心突然重重沉了下去。“辛涯说是你将我送给他作为交换,难道……是真的?”

    “是,是我做的。”拓跋嫣转过身,看着铜镜中倒映的面孔眼泛寒芒。“辛涯说只要将你交给辛莫,他便可以娶我。谁知道他竟然言而无信,将我逼到了这个境地。姐姐,你一定很恨我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庶女成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倾城留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倾城留雁并收藏庶女成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