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庶女成凰 > 渐渐揭开的真相

渐渐揭开的真相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庶女成凰,渐渐揭开的真相

    “魏忠文,你这是什么意思?!”孟楚生挣扎了几下,发现完全挣脱不开手脚上的束缚。舒悫鹉琻抬头看到魏忠文站在前面冷笑着看他,立即气急败坏地吼了起来。

    相较于孟楚生的愤怒,拓跋苍却冷静了许多。视线扫过眼前的各色刑具,露出了一个讥讽不已的微笑。

    没有急着回答孟楚生的怒吼,魏忠文不疾不徐地坐在手下刚刚搬来的椅子上,随手拿起烙刑用的铁铲,一边拨弄着火炉里通红的炭火一边淡漠地回道:“干什么?当然是大义灭亲,替皇上铲除乱臣贼子了。”

    “你……”孟楚生先是一惊,随即恍然大悟。虎目圆睁瞪着魏忠文,恨不得冲上去将他的肉活生生咬下来。“亏老夫对你推心置腹无比信任,你竟然做出这等卖友求荣之事!若说是乱臣贼子,也该是那个忤逆先皇旨意篡位登基的拓跋涵!”

    “啪!钿”

    孟楚生话音未落,魏忠文突然挑起一块赤红的炭火掷到了他的身上。随着“兹兹”的声音响起,皮肉焦糊的味道立刻蔓延开来。

    “若是再敢对皇上不敬,就把它填进你的嘴里。”魏忠文笑容狰狞,又挑起一块炭火准备向孟楚生丢来。

    “够了!”一直没有出声的拓跋苍突然怒喝一声,打断了魏忠文的动作。视线冰冷,满是桀骜和绝望。“你这样做,是不是拓跋涵的命令?匝”

    “没错,是皇上的旨意。”魏忠文也不隐瞒,爽快地回答道:“皇上已经得知闲王爷拐带皇妃潜逃之事,并下了密旨要求各地府衙进行追捕。言明死活不论,抓到者官封一品,赏金千两。正遍寻不获之时,你竟然主动送上门来。真是老天显灵,送给我这个加官进爵的机会。”

    说着站起身来,从刑具架上摘下一柄砍刀缓缓走到拓跋苍的面前,将刀刃架在他的颈上,眼中满是杀意。

    “相比起活人,还是死人更加可靠些。既不用提防路上逃走,也不必担心你会在皇帝面前胡言乱语拉我垫背。所以闲王爷,魏某对不住了!”

    “成王败寇,我也无话可说。临死之前,只有一事相求。”拓跋苍长叹一声。

    “说吧。”魏忠文应允。

    “待我死后,希望你能放了孟将军,让他替我救回月儿,也算了了我的一桩心事。”拓跋苍哑声说道。

    魏忠文迟疑片刻,点了点头:“既然这是王爷遗言,加上孟楚生与我也算相识一场。这个条件,魏某可以答应。”

    “多谢魏统领。”见魏忠文答应,拓跋苍淡淡一笑缓缓闭上了眼睛。“动手吧。”

    “既然如此,魏某就此送王爷上路!”打量着面无惧色的拓跋苍,魏忠文眼中闪过一抹精光。高高举起嗜血无数的砍刀,带着雷霆之势狠狠劈下。

    “王爷!”孟楚生嘶吼的声音已经变了调子,阴风般刮过拓跋苍的耳畔。刀刃切入人体那特有的沉闷之声传来,一声哀嚎让拓跋苍猛地睁开了眼睛。

    赤红的血带着生命最后的温度,在地牢的墙上氤氲开妖异的花朵。一个刚刚还站在拓跋苍身边面目凶悍的牢吏,此刻已经变成了一具身首分离的尸体。凸出的眼球犹带着不解和惊恐,咕噜噜转着圈滚到了孟楚生的脚下。

    变故突生,其余几个牢吏被这一幕惨剧吓得呆住。眼看着那鲜血淋漓的砍刀转而向着他们呼啸而来,情急之下急忙举起兵刃对抗。可惜早已经吓破了胆的他们,又怎么会是久经沙场的魏忠文的对手。几声金铁交鸣之后,纷纷栽倒在地一命呜呼。

    站在魏忠文身后的几个副将也看傻了眼,悄然退了两步扶住腰上剑柄,咽了口唾沫,鼓足勇气战战兢兢地问道:“魏……魏统领,这……这是为何?”

    没有理会他的问题,魏忠文随手丢下了砍刀,取出腰间揣着的钥匙,上前将拓跋苍与孟楚生身上的锁链解了开来。接着一撩袍子单膝跪在满地血污之上,双手抱拳朗声道:“末将无状,惊吓了王爷。此举皆是迫不得已,冒犯之处还请王爷赎罪!”

    这一番举动来得太过突然,死里逃生的拓跋苍登时愣在了当场。还未反应过来,旁边的孟楚生已经大笑出声:“哈哈哈,姓魏的你这戏演得也太过了,刚才那一刀下去,真是险些吓死老夫啊!”

    “此事事关重大,不得不谨慎试探啊。”拓跋苍没有发话,魏忠文也不起身,就这样直挺挺跪在他的面前,将所有疑惑徐徐解开。

    “末将虽然是个胸无点墨的武夫,食君之禄忠君之事的道理却一刻不曾忘记。长子为君次子为王,此乃我大漠数百年衍行的祖制。那拓跋涵背信弃义,夺了本不属于他的江山帝位,末将早就想揭竿而起勤王护驾,无奈势单力孤不敢妄为。一直耽搁至今。直到今日孟将军护送王爷来此,才终于给了末将这个机会。然而此事绝非等闲,末将不敢草率行事,故而设下酒宴将王爷灌醉,与孟将军商量之后定下此局试探王爷人品。若是王爷不肯见谅,末将甘愿领受罪责!”

    “够了,不要再说了!”被魏忠文的大胆之词说得身子一颤,拓跋苍眼中蓦地布满狂喜的神采,然而这神采如同昙花一现,转瞬之后重新恢复死气沉沉。“纵然拓跋涵并非真龙天子,却已经稳坐皇位三载。单凭这边城万余守军,怎么可能将他击败?与其抱着这般不切实际的念头,还不如现实一点帮我救回月儿的好。”

    “王爷勿怪,请听老臣一言!”听了拓跋苍这毫无气势的话,孟楚生与魏忠文对视一眼之后也跪在地上沉声道:“王爷对小女的挚爱之情天地动容,老臣心底亦是感激万分。可是王爷请冷静想想,那惜月兵强马壮,城池固若金汤,绝非是这区区万余边城守军可以攻陷。若想救她回来,须得倾尽举国之力方可。而想要调动大漠全部兵力,唯有皇帝手中的兵符才能做到!”

    “……”孟楚生之言直接击中拓跋苍要害,他并未如之前那般直接拒绝,而是紧紧皱起眉头,沉默不语。

    见此招奏效,魏忠文连忙趁热打铁:“王爷,孟将军此言甚是。乐菱公主已经嫁到惜月做了太子妃,两国盟约固不可破。若是就这样贸然出兵攻打,只怕会遭到两国围剿。唯有先得到大漠江山,才可毫无顾虑地发兵救人。当然,若是王爷坚持直接发兵攻打惜月,末将也毫无怨言,只要王爷一声令下,末将甘愿赴汤蹈火肝脑涂地!”

    “老臣亦是如此!”孟楚生也扬声附和,慷慨激昂,虎目凌然。

    拓跋苍被这样的气势所震撼,犹豫不定的神情渐渐果决。俯身将二人扶起,他俊逸的容颜染上一层杀机。

    “二位如此忠心耿耿,我又怎能负了这番心意?拓跋苍不才,今后还请二位全力辅佐!”

    “是,王……不,皇上,请受老臣一拜!”孟楚生喜出望外,再次跪倒在地老泪纵横泣道:“这么多年,老臣一直都盼着可以铲除逆贼,护送真龙归位。感谢苍天,终于让老臣等到了这一日!”

    “末将参见皇上!”魏忠文同样激动得满面赤红,单膝跪地声若洪钟。

    拓跋苍亦是激动不已,呼吸早已经失去了往日的沉稳。满面喜色地接受了他们的跪拜,抬眼看到对面几个呆若木鸡的副将之后又变了脸色。

    “魏统领与孟将军的一片忠心,我已然明了。可是这边城万余守军,会心甘情愿地追随吗?”

    “皇上不必多虑,此事末将早已经安排妥当。这边城内所有的驻军共一万两千人,均已被末将安排了心腹进行管理,至于那些可能存有异心之人,末将已经在先前的酒宴之中下了毒。”说完转过头去,朝着几个副将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几人心知不妙,噗通一声急忙跪倒,正想说些什么,口鼻之中突然冒出大片黑红的血沫。来不及反应,便接二连三栽倒在地。

    “魏……统领,我……我一直都……效忠于你……你为何……”一个副将挣扎着抬起头,满眼都是不甘和委屈,断断续续说了几个字后,抬起的头便重重栽了下去。

    看着他死不瞑目的样子,魏忠文眼里闪过一丝惋惜,随即冷了神色漠然道:“勤王之事非同小可,宁可错杀一千也不能放过一人。怪只怪你们是拓跋涵委任的将领,所以不得不死。”

    说完之后神色一缓,向着拓跋苍恭敬道:“末将早已备好上等周全的歇息之所,请皇上移驾前往。待休息妥当之后,再商讨伐逆之事吧。”

    “有劳魏统领费心。”拓跋苍欣然应允,当先一步走在前面。志得意满的背影落在身后二人眼中,引得他们嘴角各自浮起别有深意的微笑。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庶女成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倾城留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倾城留雁并收藏庶女成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