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庶女成凰 > 绝不会放你走

绝不会放你走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慢慢松开紧拥着她的手臂,拓跋苍低头望着那曾经对着他笑靥如花的容颜。那双眸子因为太过消瘦而显得格外的大,漆黑暗淡,没有焦距。

    “已经杀了我全家,为什么还要留下我?既然怀疑这个孩子,为什么还要留下他?是因为你还没有玩够这样的游戏,还是另有别的阴谋?”

    孟溪月抬眸望向拓跋苍,声音平静如水。没有歇斯底里,没有嚎啕大哭,她就这样平静地看着他,像是一个精雕细琢的白玉塑像。

    没有感情,没有生机骟。

    这样的孟溪月,让拓跋苍有些手足无措。他已经准备好接受她的怒火和仇恨,还有她以死相搏的复仇和拼命。

    可是没想到,她竟然会用这样的态度对他。冰冷疏远,好像对待一个陌生人般漠然。她真的已经恨他入骨,恨到连“恨“这样的情绪都不愿意施舍给他。

    绝望恐慌的感觉如潮水般铺天盖地袭来,拓跋苍强自压抑着重新将孟溪月拉入怀中的冲动,明知道她不会原谅他,还是忍不住黯然开口解释:“对不起,小月儿。对于这个孩子的身份,我从来都不曾怀疑过。无论发生什么事,我至始至终都相信你。”

    即使她曾经被辛涯带走,在远离他的视线中度过了几个月的时间,他都不曾怀疑过这个孩子的身份,只因为她说过,这个孩子就是他的铪。

    那一刻,当他为了保住她的性命而选择放弃这个孩子的时候,他的心里,钝刀割肉似的痛。

    幸好,最终母子平安。他们的孩子,顽强的活了下来。从来只相信依靠自己力量的他,第一次有了祭天酬神的想法。他想要感谢苍天,护佑了他最重要的人。

    缓缓抬起手习惯性地想要抚摸她的发丝,迟疑了一下还是收回了手指。这个动作是她以前最喜欢的,恐怕现在只会令她觉得恶心吧?不论如何,她还在他的身边,虽然回不到从前,可是这样就足够了。欠她的,他会用一辈子慢慢来还。

    “你先休息吧,有什么话等过几日再说。”

    虽然很想一直留在她的身边守着她,可是拓跋苍知道现在孟溪月最不想见到的人就是他了。低低地留下一句话,他黯然起身向门外走去。

    “放我走。”

    身后,传来她的声音,简单的三个字,轻而易举刺穿了他的胸口。身子禁不住颤抖了一下,他忽然有了一种抓不住她的恐惧。毫不迟疑的拒绝,他的回答无比坚定。

    “不可能。”

    “那么,就杀了我。”木然的面具有了崩溃的迹象,孟溪月死死地盯着拓跋苍的背影,指甲因为紧紧握起的拳头深深嵌进了掌心,用这痛维持着她的平静和冷漠。

    “我做不到。”依旧是毫不犹豫的拒绝,拓跋苍终于还是忍不住转身看向了她。若是可以杀了她,那他早就动手了。斩草除根是肃清政变的最基本常识,周密如他怎么会留下这样一个祸根?

    孟溪月淬不及防,被他哀愁的眸子牢牢锁住了视线。被强行封锁在心底的各种感情喧嚣着冲出牢笼,化作一句凄厉的尖叫冲出她的喉咙:“总有一天,我会杀了你的!你会后悔把我留在这里,后悔今日没有杀了我!”

    看着她泪流满面的样子,拓跋苍反而长舒了一口气。肯哭出来,会比压抑在心底好很多。唇边缓缓浮起苦涩的笑容,他的语气温柔至极:“若是就这样放你离开,我才会后悔。即使将来有一天真的死在你的手里,也是我心甘情愿的。”

    拓跋苍温柔的声音像是咒语般回荡在孟溪月的耳边,将她的心紧紧缠了起来。在他的身影消失在门外的那一刻,终于支撑不住无力的栽在榻上。恨意化作的泪水在脸上肆意流淌,她将头埋在被子里嚎啕大哭起来。

    她好恨,恨拓跋苍的无情,更恨自己的无能!

    他是她的杀父仇人,可是她却依然没有办法割断对他的万缕情丝。爱有多深,恨就有多重。明明应该杀了他报仇,可是她却无法下定决心。想到他死在她剑下的那一刻,她便感同身受的疼。

    想要远远逃开,他却不肯放手。再这样下去,她真的会被恨意彻底吞噬,直到有一天,亲手了结这场牵扯了两代人的纷争。

    那一天,终究会到来……

    接下来的日子,平静而规律。

    在孟溪月身体稍微好转之后,便有几个太监抬了软榻将她送到了修缮一新的残月宫。一切都是按照之前的摆设,只是做工和用料上明显精致了许多。

    那曾经让她深恶痛绝的“残月”二字,被换成了“藏月”。苍劲浑厚的字体,显然是出自拓跋苍亲手所提。

    “呵呵,藏月……”孟溪月抬头望着那蓝底金字的匾,露出了一个毫无感情的笑容。“与其是藏月,不如说是囚月来得更贴切些。”

    自那日之后,她便再也不曾见到拓跋苍的人影。拓跋涵偶尔出现,也只是稍微逗留便匆匆离去。原本以为只是不想刺激她而已,可是时间久了她渐渐嗅出了其中不同寻常的味道。

    似乎,发生了什么大事!

    虽然心底已经觉察到了什么,可是她却始终没有说出来。每日里按照御医安排努力调养着身体,准备迎接随时回来的变故。

    “千算万算,想不到乐菱公主竟然会叛国。那些内应的名单,她是怎么知道的?”不远处的宫殿屋顶,并肩坐着两个同样挺拔的人影。拓跋涵抓着手中的密报,眸子里满是阴云。

    拓跋苍坐在旁边,视线直直落在前方的藏月宫内。居高临下的位置,让他可以清楚的看到那个坐在院中发呆的人影。虽然瘦弱如旧,可是小腹已经高高的挺了起来。他与她的血脉,正顽强的不断成长。

    看着孟溪月的脸色一天天红润起来,他便越发感激这个孩子。对这个孩子的执着,给了她活着的勇气和动力。那种即将迎接属于自己的小生命的新奇感觉,也令他一日胜似一日的紧张和激动。

    全部的注意力尽数投在了孟溪月的身上,拓跋苍完全没有听到拓跋涵在说什么。直到他提高了声音再次重复了一遍,这次回过神来淡淡道:“她的母妃当年曾经得宠,偶尔看到这种机密也不是不可能。既然已经发生了,多说无益。我现在在意的,是对于她母妃娘家势力围剿不足,留下漏网之鱼,惹出不必要的麻烦。尤其……是在这个皇宫里面。”

    明白拓跋苍在担心什么,拓跋涵赞同地点了点头。忽然想起一事,他皱着眉有些迟疑的劝道:“虽然你担心这后宫之中藏了她的内应,可是就这么一股脑的将所有妃子都遣回娘家也有些不妥吧。毕竟这种时候,还是应该顾虑到那些大臣的想法。”

    拓跋苍微微一笑,凝望着孟溪月的眸光满是柔情。

    “遣送她们回家,并非只是因为担心内应的问题,而是我已经决定了皇后的人选。为了让她重新接纳我,我必须摒除一切可能会引起她反感的因素。即使有人会因此而心有芥蒂,我也顾不得了。”

    拓跋涵不用问也知道拓跋苍口中的“她”指的是谁,失落之余又忍不住替拓跋苍发愁。虽然一直笃定自己这个皇兄是无往不利的奇才,可是孟溪月这件事却比几十万敌军还要棘手。从现在的情形来看,她不杀他都已经不错了,怎么可能会做他的皇后?

    会引起她反感的最大的因素,恰恰就是拓跋苍本人啊!

    不用问,拓跋苍也知道拓跋涵心里在想什么。转身望着拓跋涵,他忽然转变了话题。“在我杀了孟楚生之后,你说他在大牢的时候,曾经亲口告诉小月儿,父皇是杀了她母亲的凶手。”

    “是,我是说过。”拓跋涵不知其意,点点头回答道:“其实之前我就想告诉你的,只是那时候你正在气头上,我也并不相信孟楚生的话,后来便忘记了。直到他死后,这才忽然想起来。”

    “对,就是这件事。如果可以证明孟楚生是在说谎,那么小月儿对我的恨意自然会少上几分。按照这个方向推论下去,说不定还隐藏着更加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情。毕竟孟楚生这个人,实在是太老谋深算了。”

    “没错,我竟然疏忽了这么重要的事情!”拓跋涵脑中灵光一闪,立刻明白了拓跋苍的意思。那些日子夹在孟溪月和拓跋苍之间,他早就被感情搅昏了头。此刻稍一点拨,立刻醒悟过来。“当时我只记得和月……她解释,却忘了从本质上查清真相。如果能证明苓兮并非父皇所杀,事情也不至于走到今天这一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庶女成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倾城留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倾城留雁并收藏庶女成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