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女尊]未来爱人 > 第1章 跨越千年(修改错字)

第1章 跨越千年(修改错字)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飞剑问道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燥热而窒闷的一天到了晚上才稍稍有了些凉爽的气息,顾昕尧穿着不知道已经汗湿了几遍的衣服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钟了。

    打开大门时,屋子里一片漆黑,本来已经疲倦的身体在面对着毫无人气的屋子时,她只觉得一种毫无理由的绝望涌上了心头,父母已经离开她十年了,十年当中,她从来没有放弃去寻找一份美好的幸福,可正是那最简单的幸福,才越难得到。在她懂得这个道理后,她不再将全部注意力放在寻找幸福上,而是开始顺其自然,将一切精力投放在了工作上。

    工作至现在也已经有五年,她兢兢业业,勤勤恳恳,终于,有了回报,在一年前,她升任为公司电力部门的总工程师,薪水也有了很明显的增长。如今,除了没有一个美满的家庭,她可以算是什么都有了,可她还是觉得没有幸福的感觉。

    走进屋,她打开壁灯,关好了门,将闷热与清冷都关在了门外,她再一次告诉自己,要努力,幸福就在不远的地方等着你。

    就像是在荒漠里走了一圈,她没有骨头似的坐在沙发上,随手打开答录机。

    嘟--

    “小顾,好多年不见了,我回来了,有时间见个面呗。”听到这高亢的男声,她想了好久,都没能将声音和所认识的人对上号,到底是谁呢?早已经麻木了的大脑早就将除了工作以外的人事物给屏蔽掉了,更何况是个无足轻重的人呢。

    “小六儿,下周日同学会,记得一定要来,”下一通留言,是个女声,这人是她大学时一个寝室的,前几天刚联系上,是她的下铺,好像叫什么芝?

    她敲了敲脑袋,还真的记不起来了,也亏得别人能记住她,还能找到她的工作单位,就为了个同学会。

    而电话里的留言还没完,似乎是有什么悄悄话要对她说,停顿了一会儿,还故意压低了声音:“小六儿,告诉你个好消息,你暗恋的那个谁也回来了哦,他还是单身。同学会,他也来参加,他还向我要了你的电话号码,别怪姐姐擅自做主啊,你也是老大不小的人了,该找个主儿了……”一阵类似于闺中密语的话说完,那头终于结束了喋喋不休。

    顾昕尧抚着额头,觉得还没开始疼的脑袋,在听到这位大姐的话后,已经开始疼了。

    先前那个高亢的男声,她也想起来是谁了,不就是大学时,她喜欢的一个学长,年纪小的时候,谁还没有个沉迷美色的事,而这位学长,就是她年少无知的时候,所沉迷的那个美色。

    后来,出了社会,见的人渐渐多了起来,才发现那时候真的是太过于单纯,那么个虚有其表的男人,又有什么值得喜欢的,她庆幸当时自卑而没有向他表白,毕业的时候知道他脚踏几条船,还傍富婆,她也就死了心。

    没想到,时隔多年,他还会记得她,真是难得,她不由得泛出一个嘲讽的笑,可惜她再也不是不谙世事的少女了。

    鼻子嗅了嗅,自己身上的汗味真是太难闻了,就算再累,也还是得洗个澡,她用了最后的一丝气力,站了起来,走到卧室门口的时候,柜子上一家三口的全家福正对着她,全家福里是年轻的夫妻和一个正是豆蔻年华的小小少女,少女的脸上是快乐的笑容。

    她站在那里看了一会儿,视线在年轻夫妻身上停了会儿,那是她的父母,在她十六岁的时候,一场车祸夺走了他们的生命,那一天正好是她的初中毕业典礼,她在学校里等着他们来参加典礼,可惜,她等来的却是警察,警察是来带她见父母最后一面的。

    依稀还记得父母被血染红的脸上没有痛苦,而是近乎安详。躺在病床上的妈妈脸上还带着慈爱地笑,她告诉她:“要快乐的活下去,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爸爸只来得及握住她的手,嘴唇微微翕动了几下,就再也没有办法握紧她的手了,当时,她已经被吓的忘记了哭,忘记了要拼命留下父母,让他们别走。

    等到她回过神来的时候,父母早已经撒手西去,唯一留给她的就是妈妈的那句话和她现在住的这栋房子。

    “妈妈,你让我快乐的活下去,我已经做到了,可是,我找不到属于我的幸福。”她手指在母亲娟丽的脸上眷恋地滑过,胳膊上有一点点的凉意,不知不觉间,她的眼泪又掉下来了,十年的独自成长,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有多努力的去实现妈妈临终时嘱咐她的话。

    她抬手擦了擦自己的眼泪,拿起柜子里的毛巾和睡衣,走进了浴室。

    不多会儿,浴室里响起水流的声音,就在这时,柜子上照片里的年轻夫妻的脸上出现了个神秘的笑容,仿佛预示着将有什么事情发生,而这些是进入浴室的顾昕尧没有看到的。

    嘟--

    “顾总工,我是秘书处的小陈,上个月进的那批电机出了点问题,主任让我告诉您,明天的测试取消。明天主任要去省里参加个表彰会,就不去机房了,您可以休息一天。”电话的答录机并没有关,在这一段话结束后,答录机发出一个极为微小的咔的声音,听起来应该是答录机里磁带已经用完了。

    不多会儿,浴室的水声停下了,穿着白色棉质浴袍的顾昕尧走出了浴室,她一边用大毛巾擦着头发,一边走到沙发边坐了下来。刚才她好像听到电话响,她按下答录机,发现答录机的磁带已经用完了,可能是刚才那两通留言把磁带消耗完了,她拿出旧磁带,又换了一盘新的。

    看着用完的旧磁带,她觉得好笑,没想到就是几个留言,就把这一卷磁带用完了,现在的东西质量还真的是不行。

    困意袭来,她站起来,往卧室走,明天还要测试一批电机,可能这几天都不能好好睡觉了,她边走边想。其实当个电力工程师也挺不容易的,像她一个人吃饱了全家不饿,那些老工程师就不行了,有家有口的,拼死拼活的干,说不定回到家还要被家里人抱怨不顾家。算了,她多干点就多干点吧,反正也没有人在家里等她。

    第二天,连续的高温让整个静江市都处在一种蒸笼的状态下,更别提那些还要在这种高温下工作的人们了。

    顾昕尧到机房的时候,还是早上八点,机房里没有人,静悄悄的,她抬起手腕看了一眼腕上的手表,已经八点二十分了,平时这个时候,主任应该都到了,今天这是怎么了?她又等了一会儿,门外依然是安安静静的,不像会有人出现的样子。她纳闷归纳闷,还是开始了自己的工作,毕竟她不是为了在领导面前做样子,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吧。

    她换好了工作服,天蓝色的工作服,多少让人感到一点凉爽。她走到一台比她还要高的电机前,电机的包装还没有拆完,她动手撕开绝缘的塑料包膜,崭新的电机就出现在眼前,她将电机的插头插在已经准备妥当的插座上,又走到电闸前,将电闸推上去,电机轰隆隆的声音刹时响起。

    她皱眉走到电机跟前,FG1005这种型号的电机不该是这种声音,她又靠近了点,观察电机轴承之间咬合的程度,他们电力工程师作为第一个接触电机的人必须保证电机运转正常,这样才能安全的投入生产,否则,将带来巨大损失,严重的可能造成伤亡,这是一点都马虎不得的。

    就在她靠近电机轮转部件时,一道火花突然迸射出来,她想要躲避已经来不及了,剧烈的摩擦响起,刺眼的白色火光突的一下窜起一人多高,足以将一个成年女性包在里面。那火光好像是一张嘴,将顾昕尧一下子包围了起来,耀眼刺目的光闪过后,一切归于平静,电机停止了运转,地上除了顾昕尧的手表外,再没有其他东西能够证明她曾经来过这里。

    火光平静不多会儿,机房的门突然被推开,一个年轻的男人急匆匆走了进来,他刚才听到了很剧烈的机器轮转的声音,那声音太不正常了,他明明记得机房的测试已经取消了,怎么还会有人在这里。

    等他进入机房后,看到的就是已经连接了电源却没有工作的电机,它还完好的立在那里,他大步走到电机跟前,电机的一切都很正常,并没有任何毁损的迹象。他皱了皱眉头,刚才难道是他出现了幻觉,可电机的确被打开了呀。他转身之际,感到脚下有什么东西硌了自己一下,他疑惑的低头看去,发现竟是一块女士手表,这块手表看着很眼熟,他捡起来,左右看了看,忽然灵光一闪,是顾昕尧的。

    “顾昕尧!顾昕尧,你在这里吗?”他扬高了声音喊道,空荡荡的机房却无人回应他。

    ﹡﹡﹡

    “啊--”在被电击的那一刻,顾昕尧才发现她还没有活够,人生还有那么长,她还没有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可是,一切都晚了,被白色的电光打中,她只觉得疼,随后就陷入了昏迷,迷迷糊糊之中,好像听到了妈妈那熟悉而好听的声音,她跟她说:“好孩子,妈妈帮你要到了幸福,你一定要好好的抓住幸福,珍惜幸福,妈妈和爸爸会一直一直的陪在你身边的。”

    又听到妈妈的声音,她好想好想跟妈妈说,妈妈你别走,尧尧好想你。

    她努力的伸出手,想要抓住妈妈,也的确抓住了妈妈那柔软的手。她用了最大的力气睁开眼睛,想要看看妈妈,却发现进入视线的是个中年男人,男人有一张干净而清爽的脸,不似一般到了这个年纪的男人,下巴会有刮不干净的青湛湛的胡茬,他的脸很光滑,并不比女人差,再仔细看看,他的五官很立体,眼睛的颜色不是纯黑,而是茶色的。

    男人看到她醒过来,露出一个温暖的笑容,这让她想到了妈妈,很奇怪的感觉,他明明是个男性,却给了她一种母亲般的慈爱感。

    有那么点荒谬,她轻轻地摇了摇头,却发现头有点晕。

    “你刚刚醒过来,别乱动。”男人的声音也很轻柔,是好听的男中音,他轻按住顾昕尧的肩,阻止她想要坐起来的动作。

    “请问,我在哪儿?”被按着躺了下来,顾昕尧疑惑的问道,她不是被电流打中了吗?她没死?

    “你在我家里,哦,对了,你就倒在我们杂货铺旁边,是我和我妻子把你带回来的。你是从别的乡村来的吗?”男人很有耐心的告诉顾昕尧现在所在的位置,他眼中也不时闪出好奇,当然是对顾昕尧。

    顾昕尧看了下自己的穿着打扮,身上的衣服还是那套天蓝色的工作服,就算她穿的有那么点朴素,好像也不至于被当成从乡村来的吧,她又转过头打量这个救了自己的男人。

    这一看,倒让她吃了一惊,男人穿的衣服的样式很简单,但从布料,剪裁到手工都能看出出自名家之手,她平时不穿名牌,不代表她不知道名牌服饰是什么样子,她皱了皱眉,自己这究竟是到了哪里了?

    “我--能请问,这里,就是,这里叫什么名字吗?”顾昕尧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想要问的问题,她不知道这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她为什么会从机房里跑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人家里。

    男人一直都在认真的看着她,等着她问出问题,听到她问的是这个,才如释重负,好像怕自己无法对她提出的任何一个问题做出最好的回答。

    “这里是理想国,我们所在的城市叫康纳良,是理想国的首都。”

    顾昕尧听到这个答案,又愣了很久,她确定以及肯定,在她所知道的国家里,并不存在什么理想国,更别说康纳良了,难道是她被电击后,出现了幻觉,或者她得了妄想症。

    “那,现在是……是什么年份?”她要再确定一下,如果是2013年,那么,一定是她在做梦,真是乱了。

    “是公元3030年7月8日。”男人虽然困惑于顾昕尧为什么会这么问,但还是如实的回答了她的问题。

    3030年?

    顾昕尧彻底傻了眼,她,她这是到了未来了?而且还是一千多年以后的未来,真,真的让人难以相信。

    在震惊过后,她又试着问:“请问,您知道静江吗?康纳良离静江有多远?”她权当自己是孤陋寡闻,兴许历史上真的有理想国也说不定,只是还没被人知道。

    被顾昕尧问了问题的男人,因为听到这么一个新鲜的地名而感到意外,他想了很久,还是摇了摇头。

    “我不确定有静江这个地方,不过,我有很多地方都没去过,你是从静江来的?我妻子去送货了,等一会儿,她回来,也许能知道你说的地方。”男人的困惑并没有多久,他就想到了可能知道这个地方的人--他的妻子,他的妻子什么都知道,他以有这样的妻子为荣。

    顾昕尧看着面前一脸幸福的男人,心中某个地方觉得被轻轻撞了下,微微泛起的苦涩,让她闭上了眼睛,她,也许是穿越到了一个奇异的时空,并不与自己的那个时空相接续,但这样也好吧,她默默地想,至少她不必再费心思找她过去曾留下的痕迹了。

    “亲爱的,我回来了!”正在顾昕尧陷入一种无法解脱的苦恼中时,门外传来个中气十足且铿锵有力的女子的声音,虽然声音很响亮,但那细腻亲密的称呼,直击人心,想来这两个人是十分相爱的。

    “我妻子回来了!”男人的声音还没有落下,人已经轻快地往外走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女尊]未来爱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童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童叶并收藏[女尊]未来爱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