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女尊]未来爱人 > 第10章 贵族丑闻

第10章 贵族丑闻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元尊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康晨日报》3031年2月4日最新报道:昨日于政府餐会后,有人爆料政府决策部执行长端木枫在一三级酒店与一名职员丈夫及一名政府职员大玩三人游戏,其尺度之大,无人能比。爆料人还称,其三人早就有染,只不过一直没人发现,此次是一位小报记者无意中发现并拍摄下照片,照片如下……

    一张八开的大报纸上赫然刊登了一张十分清晰的三人袒胸露背相拥,并酣然入睡的图片,而且其中两人还是政府的机要人员。

    秦柔放下报纸,沉默了半秒,然后抓了报纸就往杂货店跑,就连书店的职员喊她还没付钱呢,她也没有听到。

    书店离杂货店大约五分钟的路程,秦柔只用了两分钟,抓着报纸喘匀了气,才推开杂货店的玻璃大门。

    顾昕尧正专注的在为一位顾客打包一份牛肉干,听到门开,抬头看时,发现是秦柔。她手上的动作没停,一边还好笑的问:“秦姐,你这是刚参加完长跑比赛,拿这当终点冲刺呢吧?”

    秦柔瞅了一眼那位还等着拿牛肉干的顾客,蹙了蹙眉,没说什么,站在柜台旁边不出声。

    “您慢走,欢迎下次再来!”顾昕尧客气的送走客人,并说了欢迎下次光临的话,转身走到秦柔跟前,挤眉弄眼的问:“秦姐,有什么好消息?”

    秦柔看看一脸无事人的顾昕尧,她真想好好看看她知道了这个消息后,会是什么表情。

    “我有件事想告诉你,但你听了后,千万别着急!”到底秦柔还是心软的,准备给顾昕尧打了预防针,再告诉她那个坏消息。

    顾昕尧越发的觉得秦柔除了喜欢好奇外,还喜欢故弄玄虚,在这里还有什么事让她听了能着急的,真是。但转而一想,又想到了独孤熠,在这里也就是他的事,她会着急上火了,便着急的问:“是独孤熠?是不是他出事了?”她抓住秦柔的手,才发现她手里拿着报纸。

    “喂!你看了千万别着急!”还没等秦柔说话,顾昕尧已经看到了报纸正面第一版那大篇幅的报道及照片。

    她抢过报纸,瞪大了眼睛看着那张照片。

    拍照的角度倒是不错,正好将三人都摄入了镜头,她看到赤/裸着上身躺在端木枫左侧的独孤熠,忽然觉得心被什么东西扎了进去,那么的疼,那么的难受。

    “你,你你还是别看了,啊!”秦柔看顾昕尧眉头皱的那么紧,而且眼睛几乎就要喷出火焰,心中有些害怕,还有些担心,她小心翼翼地想要把她手里的报纸抽出来,却发现无论她怎么用力,除非撕掉报纸,否则是不可能从她手里拿出一张完整报纸了。

    顾昕尧就那么盯着那张照片,一直看一直看,过了半个小时,秦柔看到顾昕尧眼底亮出了火光,那是一种带着新希望的火光。

    “我就知道,他不会是这样的人。”秦柔不知道顾昕尧那话是什么意思,但却知道或许顾昕尧对这件事,有了另外的看法。

    “看,他如果真的是正常入睡的话,眼睛不会闭的那么死,还有,他并不喜欢别人搂着他睡觉。”顾昕尧指了指被端木枫搂在怀里的独孤熠,记得上次他们有过亲密接触后,她就发现这个男人并不喜欢被人搂住,或许可以搂着他的腰,但如果是肩膀,那么,他会给人冷脸看。或许他觉得被人搂住肩膀是一种软弱的表现吧。

    秦柔的脸色变了几变,她奇怪的看着顾昕尧,或许葛岳说的是对的,她和独孤熠确实有着很亲密的关系,并不是她说的那样,只是朋友而已。

    “阿尧,你怎么知道那么多?”秦柔并不想探问她更多的私事,但如果卷进这场贵族的丑闻里,只怕她不会好过。

    顾昕尧还想要再继续说自己所发现的,却因为秦柔的一问,刹住了话头,是的,她不该说太多,独孤熠是贵族,是身份高贵的男子,她不该再将太多的有关于他的信息说给外人听。而且,如果传出去,只怕对他更加不利。

    “啊?我,就是那次他喝醉了,我照顾他的时候发现的。啊,那个,秦姐,我记得生记还有个糖果让我去取,就麻烦你先看会儿店吧。”顾昕尧不想因为自己的失言而引起更多的揣测,所以,她将报纸团在手中,几乎是立刻,就往门外跑。

    留下神色复杂的秦柔,只能望着已经关上的玻璃门释放自己的担心了。

    ﹡﹡﹡

    上午十点,政府机关的接待室里。

    原本长形摆放的桌椅,被排成了一条直线,从左到右依次坐着四位精神矍铄,样子威严的老年女性,这四位女性头发都已经花白,却没有看出任何老态。

    而与他们相对而坐的正是端木枫和独孤熠,端木枫的脸上表情凝重,而独孤熠的脸上表情有些恍惚。

    “咳咳,小枫,这次的事,你打算怎么收场?”坐在左首位的是个穿唐装,样子很和蔼的老太太,她的表情十分庄重,语气倒未见得多么严厉。

    端木枫缓缓吐出一口气,顿了顿才说:“奶奶,这一次的事情明显是我们被算计了。不查出幕后的主使人,我不会罢休的。”她昨天明明只是喝了一杯苏打水,之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今早起来就发现她和阿熠在酒店的床上,还有一个不认识的男人。

    “端木枫,你说你是被人算计了,可你怎么解释在那个男人和阿熠的身体上都沾有你的体/液这件事?”坐在左边第二个位置的老太太,白色长发以一支金簪绾在脑后,很有民国时期当家大奶奶的气势,那一双杏眼瞪圆了,倒是有几分巾帼女子的味道,只是很可惜,她过度丰满的身材与那气度很不搭界。

    端木枫转过眼来看向说话的老太太,嘴角勾出一个嘲讽的弧度,然后才不卑不亢的说:“上官老奶奶,您不会不知道体/液未必是在做了那件事后才会有的,如果是有人存心想要我身败名裂,那么想要我的体/液就不是什么稀奇的事了。而且,这样的事并不少见,我记得上官三姑娘就是做这样的事的翘楚,我看我还真的有必要去请教一下三姑娘这个要怎么分辨。”

    坐在第二个位置的老太太正是上官家的老奶奶上官不榈,她早年也是风月场上的老手,上官缕倒是得了这位老奶奶的真传,对于玩男人很有一手,只不过,上官缕是个彻头彻尾的小人。

    上官不榈被端木枫这样一说,脖子上的青筋直凸,你了半天,也未能说完一句话。

    坐在上首位的是位一丝不苟的老太太,银色的短发,一双狭长的眼中满是清明,她虽然已经有些年纪,但样貌依然可谓绝尘出众,气度也在其他三人之上。

    她抬了抬手,打断上官老奶奶的支吾,看向独孤熠。

    “阿熠,你也是事件当事人,你怎么想?”

    独孤熠还于混沌中,没有立刻回答,短发老太太又问了一遍,他才回过神来,脸上的表情有几分颓然。

    “奶奶,我只能说我们没做过出格的事。我会和端木一起查这件事的。”早上他在端木枫的怀里醒来,而且还半裸着,他吓了一跳。

    端木枫也是浑浑噩噩,那时,他就猜到他们被人给算计了,只不过,这一次,他没有那么幸运能躲过那场算计。一想到他有可能……心就莫名的觉得酸痛,也是到了这个时候,他才发觉,他会让那个人碰他,不全然是出于一种自甘堕落,或许还有别的什么,只是他没有发现。

    独孤老奶奶正是那位短发的老太太,她精明的眼看着这个异常出色的孙子,脸上的表情带了几分欣赏,还有几分惋惜,如果他是个女孩子就好了。

    “孩子,你们都想的太简单了。四大家族在身份地位上,都可以说是高高在上的,一个能够统治一个国家的势力,是不容许有任何污点的。出了这样的一件事,可以说是极大的丑闻,以前从未发生过。你们可以慢慢查这件事,但最重要的是要马上结婚,平息丑闻带来的巨大影响。还有那个职员的丈夫,他在媒体面前哭诉说是你们强迫他的,我希望你们能给他一个说法。”作为四大家族领袖的独孤家,绝对不容许有这样的事发生,为了能够平息这件事,最好的办法就是结婚,还要尽快。

    “不!”

    “不行!”

    端木枫和独孤熠先后拒绝这个提议,两人没有任何的眼神接触,完全是下意识的反应。

    “小枫,阿熠,你们应该明白独孤奶奶这么说的理由,你们都生在贵族之家,享受着它所带给你们的荣耀和特权,那么,当它需要你们回报时,你们就得义无反顾。”坐在独孤奶奶身旁的是姬家的老奶奶,她早年就与独孤老奶奶是至交,所以此刻会附议,绝对不出意料。

    独孤熠攥紧手掌,他一直都坚守着自己的那个信念,却没想到,会在一个阴谋之下被完全颠覆。

    他低下了头,心中百般滋味回荡,他不愿意就此认输,可是,谁又能和他并肩对抗下去。

    “……”端木枫沉默了,她很清楚自己的职责是什么,也正因为这样,她才会答应独孤家那位少爷的婚事,可是,现在,她真的该勉强他吗?

    她将视线转向身边的独孤熠,他正低着头,那白皙的手已经攥成了拳头。

    “独孤奶奶,请您给我们点时间,好吗?”她站了起来,在独孤老奶奶身前深深地弯下了腰。

    端木枫自从懂事以来,从没有对谁弯腰过,就连自家的奶奶也从未受过她这样的礼,她的弯腰代表了她的屈服,她是温文儒雅的,却也是倔强的,会让一个倔强的人低头,绝不是软弱那么简单。

    独孤老奶奶的脸上满是欣慰,她满意的点了点头,她的话就可以算数。

    “好,我给你们十天,如果十天之内,你们还是不能很好地解决这件事,那么,你们就得结婚,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懂吗?”老奶奶的眼中射出狠厉,她也是心疼自己的孙子的,那么好的一个孩子,自己孤独的奋斗了那么多年。如果端木枫真的喜欢他,那么,两个人结婚也是很不错,况且端木家也是配得上他们独孤家的。

    “就十天,独孤奶奶,谢谢您。”端木枫再次弯腰,这一次是为了感谢。

    四位老太太就此与端木枫达成了协议,四人也都觉得这次谈话还算圆满,便如来时一样悄无声息的离开了政府的接待室。

    “我,我不会和你结婚的。”端木枫站在门口看着四位老太太离开,她将门关上,手还没有离开门把手,就听到身后那个倔强的男子说。

    她转回身,看着坐在座位上,挺直着腰背的男子,他的脸上表情决然,似乎是下了决心,可他眼底分明有什么破碎了。

    她往他身边走了过来,站在他跟前,她想抬手安慰他,却发现无论她怎么说,都是那么的无力。

    “我知道!我不会让你为难的。”端木枫强笑了笑,她觉得自己的力量都被抽光了,一直以来的淡然也被这一次的突发事件给冲没了。她想保护他,却发现越是在乎,越会让事情变糟。

    “对不起,我要出去走走!”独孤熠看到她黯然又悲伤地脸,他甚至觉得自己要窒息了,他不想背负谁的感情,偏偏又让他遇上,他需要好好的透透气,想一想。

    说完,他就站了起来,往门口走去。

    “你……”等等我,我陪你去。后面的话,端木枫却没有说完,抬起的手,也颓然的放下了,此时此刻,她还能说什么呢。她对自己苦笑着,就让他静下心想想吧。

    这一次的三人游戏报道,着实带给各种媒体不小的新闻,就连大楼里的工作人员也无法阻挡那蜂拥而至的记者们。

    独孤熠刚从接待室里出来,就有记者突破防线跑过来问:“独孤先生,您是不是与端木执行长相交很久了?那位李先生对媒体说是你们逼他的,真的是这样吗?”

    独孤熠用手阻挡着记者伸在他眼前的话筒,他没想到记者们竟然来的这么快。

    就在独孤熠走到门口,要下台阶的时候,一个记者从后面的人墙里冲了出来,那速度够快,却也差点将独孤熠撞下台阶,还好下面的一个人扶住了他的腰,让他免于头朝下滚下去的厄运。

    “你们够了!他并不是报纸上写的那样,你们怎么不查查真相。”顾昕尧觉得自己从来没有现在这么生气,这些记者是怎么回事,难道为了新闻,连一点做人的原则都不讲吗?

    独孤熠被刚才那一下惊的忘记了要怎么反应,而他耳中断断续续的传来了身边女人为他说的那些话,他的眼眶几乎要湿润了,这么久了,只有她相信他是无辜的。

    “请问你是谁?你是独孤先生的情人吗?你们相交多久了?你知道独孤先生和端木执行长的事了吗?你不生气?还是你为了独孤家的钱,可以容忍这一切?”先前撞了独孤熠的那个记者,似乎又发现了新的新闻,也不管顾昕尧现在的表情有多么愤怒,坚持举着话筒追问着。

    记者的话很尖锐,似乎不将人问到无地自容,决不罢休。

    “我不是独孤的情人,我只是他的一个朋友。难道男人就不可以有异性朋友吗?还是说你也有好多情人,会在不同场合出现,你才会这么问?”顾昕尧盯着发问的女记者问道,那眼神如刀锋,似是要剜进人肉里。

    女记者被顾昕尧这么一问,一看,脸色煞白,她还真的有好几位情人,只不过,还没有让丈夫知道。

    她这么一迟疑,其他已经冲过来的记者纷纷问起顾昕尧的身份来。

    顾昕尧真觉得这群记者像蝗虫一样可恨,她悄悄从衣兜里掏出一个像怀表的东西。

    记者们还以为是什么重要的证据,还待她释疑,没想到下一刻,就从怀表的东西里发出一道白色的浓烟,那烟开始散发一种呛鼻的气味。

    让一众记者大咳不已,在大伙咳嗽的间隙,顾昕尧已经捂着独孤熠和自己的鼻子逃离了现场。

    在电视的屏幕上,人们只能看到一片白色的浓烟却看不到浓烟背后的人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女尊]未来爱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童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童叶并收藏[女尊]未来爱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