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女尊]未来爱人 > 第65章 天赐珍宝(9)

第65章 天赐珍宝(9)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元尊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阳光暖洋洋的照在病床上,病床上的人肤色已经恢复了红润,薄薄的嘴唇因为照顾的人周到细心,水润润的,让见到的人都忍不住想要咬上一口,当然,那肤色美白,容颜俊秀的人是有主儿的,谁敢动一下,就等着被修理吧。

    阿斐拎着大果篮站在门口,看着病房内细心地为顾熠擦洗着后背,又很小心地将人放下,盖好被子的人,心中有些许羡慕,如果他病了,那个死鬼也能够……呸呸呸,他在心里吐了几口,他才不要得病,就为了看那个家伙怎么照顾他。

    “阿斐,是你呀,怎么不进来?”那边将毛巾放在盆子里洗干净,准备倒水的顾昕尧已经看到了他,走过来热情的招呼他。

    “嗯,我,没打扰你们吧?”阿斐朝床那儿抬了抬下巴,问。

    自从那天发生了那样的事,顾熠又早产后,就一直没醒,大概算算已经有十天了,不知道是他太累,还是受的刺激太大。医生也看不出,只说早该醒了的,可人却只是处于深眠状态,始终不醒,顾昕尧更是在他身前身后忙着,他敢打赌,就连两人的孩子,她都还没有去看过。

    顾昕尧站在他跟前,手里端着盆子,因他的话,也往床那边看过去,当触及床上深睡的人儿,而那人却没有任何反应时,脸上滑过一抹隐忍的疼痛,她再扭回脸来时,只是很轻松的说:“没有,熠不过是睡着了,如果朋友们都来看看他,说不定他就会醒过来。阿斐,你去陪他说说话吧,我去去就回。”

    “好!”阿斐点了点头,提着果篮进了病房。

    顾昕尧出了门,直奔病房外的门口,随手将水盆放在走廊一侧的盥洗室里,人便出来了。

    走出门口,到了个僻静的地方,通讯器适时响起。

    “秦姐,怎么样了?”

    顾昕尧此时的声音深沉的好似从很深的古井下发出,让听的人都觉得有一丝压抑。

    “上官蓉七天前答应合作,现在,独孤家可以说已经完全垮了,曾经觊觎独孤家的大家族都趁着这个时候咬上了一口。按你说的收购到的大部分独孤家的股票都分散给了散户。如果独孤家还不改变他们的态度,独孤家的产业股东就会有好几十万个,到时候,别说想要当什么贵族,就是要饭,恐怕都没人理。”

    那天,顾昕尧让她分别找独孤家和上官蓉合作,找独孤家合作,她能理解是为了出口气。可是与上官蓉合作,她却是没弄明白,他们和上官蓉做的是不同行业的生意,其实根本没有合作的必要,可是,顾昕尧却非要与上官蓉合作。直到在上官蓉办公室看到独孤熠的照片,她才懂,后来,在顾昕尧的授意下,她又无意中将顾熠现在的情况和造成他这种情况的原因说了出来。

    上官蓉倒也不是个是非不分的人,听说是因为她的关系才造成独孤熠的昏迷不醒,她是愧疚的,再加上听说笨宝被顾昕尧救过,居然点头答应合作。

    有了上官蓉这座靠山,他们弄垮独孤家更是一帆风顺,没费多大力气,只是这些真的都是她想要的吗?

    “昕尧,独孤家倒了,这真的是你想要的吗?”沉默了一会儿,秦柔轻声问道。

    顾昕尧靠着医院的围墙,手里举着通讯器,也沉默了很久,在熠被推进手术室的那一刻,她就想过,她不能让熠的罪白受,她也不管会不会伤及无辜,她要独孤家倒,哪怕要她付出一切。

    可是,等到真的听到独孤家即将崩塌的消息后,她的心却又沉甸甸的,熠一直都没有醒,她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醒,医生告诉她,孩子很健康,再过一个月,就可以出保温箱了。

    那是她和熠的孩子,是由熠的身体里分离出来的他们的骨肉,可是熠却一眼都没有看到。

    她问过医生,就在孩子出了父体的那一刻,熠就处于昏迷状态了,可以说他在鬼门关里走了一遭,才将孩子生下来,是为了她,也是为了孩子,她心中是有愧疚在的。

    这些天,她无微不至的照顾着他,他小腹上因为手术而留下的伤口让她心疼,这个时空里男子生育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而剖腹生子也成了常态,一般情况下,生下孩子三天后伤口会自然愈合。可熠的伤口却迟迟无法愈合,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她只能小心地为他抹药,小心地照顾。

    她不是这个时空的人,所以体质上有很多与他们不同,她曾想过是不是因为这样他才会与其他产夫不同,可这样的想法她又不能和医生说,无人可以倾诉,又不能自行验证,留下的只有越来越不安的猜想,每过一天,她就会越烦躁一分,到了现在,她几乎就在崩溃边缘。

    “秦姐,我不知道,熠他一直不醒,我,没办法。如果我们这次真的放过了独孤家,我不知道要怎么对自己交代,又怎么对熠交代。”她握紧手中的通讯器,是啊,如果独孤家不倒,如果那些曾经害过熠的人没有得到应有的报应,她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对深爱着他的自己交代,又怎么对还在昏迷中的他交代。

    “……好吧,我知道怎么做了。”那边轻轻地叹息着,无法消弭她的恨,也只能以残暴的手段来化解心中的仇恨了。只是到时候,她不要后悔才好。

    “对了,秦姐,如果可以,请你把我的公公,就是熠的父亲送到布里岛来。”临挂断通讯器,顾昕尧想起顾瑜,无论熠的父亲曾经做过多少错事,到底是熠的父亲。

    “好!”

    顾昕尧回到病房时,病房里已经来了主治医师和护士。

    “这是,怎么了?”顾昕尧皱眉问站在一旁关注医生的阿斐,熠并不需要医生时刻的关注。

    阿斐扭过头,脸上满是兴奋,好似发现了什么天大的好事。

    “顾昕尧,我刚才在跟顾熠说话的时候,发现他的手指动了几下,眼皮也动了动,我觉得他是要醒了。”

    顾昕尧眨巴了几下眼睛,脑子有半分钟的空白,熠,熠他要醒了?真的?

    她急忙走到床的另一边,蹲下来,握住熠的手。

    医生还在为顾熠做检查,检查告一段落,医生将听诊器收回药箱时,脸上有一抹凝重。

    “按正常情况来说,他早应该醒了,检查结果都是正常的,可是,他迟迟不醒,也许是不想醒,也许是因为大脑内层受到了太大刺激,不愿意清醒。总之,需要你们家属耐心的照顾。不要放弃希望!”

    医生说罢,就带着护士们走了。

    顾昕尧望着床上还在深睡的顾熠,心中犹如有针在刺着似的疼,他还是没醒。

    阿斐也望着床上的顾熠,沉睡的他犹如童话里的王子,就等着公主来吻醒他,可是,现实里却是无论怎么召唤他,怎么哄他,他都不为所动的沉睡。

    “顾熠,你知道你有多幸福吗?快醒来吧,醒过来,你会看到你的妻子,还有你的女儿。”阿斐站在床边轻声的说着,他多希望看到他醒过来,那么,他也会少点愧疚。

    也许是命运终于决定善待顾昕尧和顾熠,也或许是顾熠觉得睡够了。

    就在阿斐那么说完后,顾熠的眼睛便慢慢的睁开了,他睁开的眼睛有些迷蒙,有些带着氤氲的微蓝。

    一直都在关注他动静的顾昕尧因为他睁开眼睛有片刻的怔忪,然后,她的眼睛也突然瞪大,很轻地喊了声:“熠?”

    顾熠只觉得自己做了个长长的梦,梦里他见到了一对年轻夫妻,那对夫妻似乎很恩爱,他们说他们是昕尧的父母,还说他们用自己所剩不多的时间为昕尧求来了幸福,而那幸福的执行者就是他。他们说他不能死,他得回到他的世界里去,那里有他的妻子和女儿。

    他们希望他能带给昕尧幸福,好像还说了亏欠什么的,很多很多,他有些记不住了,可是,当他们推着他往光亮的地方走时,他又害怕了,害怕一切都只是一个梦,他也害怕当他真的回去后,还要受苦。他是个胆小鬼没错,可是,哪个人不怕苦。

    后来,那对夫妻说,他们在昕尧很小的时候,就死了,昕尧很辛苦,现在昕尧终于能够得到幸福了,又因为他们的失误,让他跑到了冥界,如果他们不能让他及时回去,那么,恐怕他就要死了。

    当说到昕尧时,他的心有那么一刻是疼的,这种疼是发自心底深处对谁的渴望,他想,他真的是爱惨了昕尧,所以,他甘愿回到人间受苦,于是,他醒了。

    “昕……昕尧?”他的嗓子有点干,说出的话也有那么点不连贯,他想抬起手摸摸她,却发现自己的手被她抓的那么疼。

    “熠?熠!”顾昕尧看着他睁开眼,到喊着她的名字,她心中那份难以压抑的澎湃情绪,让她做出了个让阿斐和顾熠都大感意外的动作--一下子就扑在了顾熠的身上大哭起来。

    阿斐看着这个动情的场面,默默站起来,走出了病房。也许终他一生,都不可能有那样的经历,但他们的感情却又是那么的让人羡慕,他能做的只是将这种真情流露的时刻留给他们两人。

    顾昕尧扑在顾熠的身上大哭着,比受了最大伤害的孩子哭得还惨,这倒让顾熠有点不知所措了,他伸出胳膊搂紧她,拍着她的背安抚着她。

    只是一向不爱哭的他,也因为她的哭泣而热了眼眶。

    “熠,你再也不要离开我,我,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你!”边哭,顾昕尧还边断续的说着,他温暖的气息以及他身上她熟悉的气味都回来了,他没有丢下她,此刻,她紧绷着的情绪豁然松懈了下来,她觉得好累。

    “好!我不离开你,再也不离开你了!”他在她耳边低低呢喃着,那是一个誓言,那是再也不离不弃的承诺。

    她搂着他的脖子恸哭,就像是小羊找到了母亲,就像雏鹰终于回到了妈妈身边。

    顾熠觉得怀里的这个女人是真的害怕了,否则,又怎么会不顾女人的尊严扑在一个男人怀里哭,还是个躺在床上的男人怀里。他只能用最温柔的,最耐心的方式哄她,对的,是哄她。

    顾昕尧哭够了,却不愿意从他的怀里离开,腻着他一起躺在病床上,也幸好病床够大,就算她也躺在病床上,还有富余。

    “咱们女儿像谁?”两个人头挨着头,并排躺在病床上,顾熠想起他记得他昏过去前,孩子是生下来的,只不过他还没来得及看,那微弱的哭声让他心疼。

    顾昕尧正抓着他的手扣着自己的手,听到他问,动作顿了下,有那么点不自在的说:“不知道,我还没去看她。”

    顾熠的手紧了紧,他侧过身子看她,她却垂着眼睛。

    “昕尧,你是不喜欢我生的女儿吗?”他的声音很严肃,她怎么可以不关心女儿。

    她有些难受,他是在怪她了?

    “那,是你不喜欢我了?”他的声音又低了几度,既然不喜欢他,干嘛哭的那么吓人。

    “你!你不喜欢我,干嘛还要寻死觅活的哭得那么难过!”他使劲儿从她手里把手抽了出来,人也大力的转了个身背对她,因为力大了,扯动了肚子上的伤口,他“嘶”的沉吟出声。

    顾昕尧不是不想回答他,可是,她要怎么回答他呢?她心里是有些怨恨那个孩子的,如果不是因为有了她,熠不会因为那些人的撕扯而差点没命,所以,这些天她就算在病房里发呆,也不去婴儿室看那个孩子。

    她觉得自己没做错什么,可是,直到熠醒了,她才发觉她其实错的有多离谱,孩子是熠拼了命保住的,孩子也没有错,错的是大人,她不该冷落了她,哪怕她只是个婴儿,也许也会感应到妈妈的冷落吧。

    听到顾熠的沉吟,她赶紧半坐起身子,拢住他的腰。

    “伤口还没好,别乱动。”

    他低低的哼了声,才不理她。

    她伏低了身子,下巴搁在他的胳膊上。

    “对不起!我不是不喜欢你,是因为太爱,所以总觉得是那小丫头让你受了这个苦。”她能怎么办呢,她既不想让他生自己的气,也不想让他伤到他自己,所以她只能选择部分坦白。

    “这几天,我一直都在照顾你,所以还没有去见过孩子。”是她这个做妈的失职,孩子并没有错。

    顾熠因为从小被父亲冷落,所以对自己的孩子是极为疼爱和护短的,一听到顾昕尧说因为照顾自己,还没有去见过孩子,不知怎的就觉得不对。

    他转过脸,眼睛对上了顾昕尧的眼睛,她眼中满是愧疚和疼惜。看到她的眼,他那些埋怨的话反而说不出来了。此时此刻细看她,发现她瘦了许多。他忍不住摸了摸她的眼角,说:“我知道你是因为爱我,对不起,让你难过了。可是,孩子也很可怜,还没有足月就……”不知道怎么的,在手术室里,隐约间听医生说孩子不足月,很瘦小的话,他就眼睛发酸。

    “别说对不起的话,我们以后都不说对不起了,好吗?还有,等你好了,我们一起爱孩子,我保证再也不会不理她了。”说着,顾昕尧还伸出两根手指头做发誓状。

    作者有话要说:还有一章就完结了,亲们还想看什么番外吗?想看的亲请在本章留言,我会考虑写番外,如果大家没看到就算啦!(*^__^*) 嘻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女尊]未来爱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童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童叶并收藏[女尊]未来爱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