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魔鬼的颤音 > 第九章

第九章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谢允羸是个爱享受的人,他选定的餐馆是在景区深处,沿着层层叠叠的盘山开车上去,可以看见底下城市里一盏盏亮起的灯。

    那座餐馆是造在那片茶林前面,店面并不起眼,里面的装修却是复古而华丽的维多利亚时期的风格,每一处摆设和线条都极其繁琐。侍应生戴着手套,为他们拉开门,正好可以看见厅堂里那两座立式灯柱,昏黄氤氲的灯光延伸向前往,仿佛指向不可预知的深处。

    穿过一段走廊,侍应生引他们在预定好的位置坐下,又拉开半幅屏风,将桌子同厅堂间隔离开来。

    谢允羸弯腰拉出椅子,做了个夸张的请的动作,然后等褚青蘅落座了才欠身示意,回身在自己的椅子上坐下。

    “五道主菜,”谢允羸抬手示意了一下,“先问女士是否有忌口的材料。”

    褚青蘅知道这是这家餐馆的规矩,客人不点菜,由主厨根据近日的食材和气氛配菜,可是每次被问到还是觉得厌烦——她没有忌口的材料,用一句话简单来说就是她什么都能吃,当然这在她小时候,在父母领着的酒会上不挑食只顾埋头吃还会有人摸摸她的头说一句好可爱:“有鱼肉的话选白鱼肉,红肉尽量少,甜品不需要蜂蜜和桂皮,就这样。”

    侍应生点头记下,转身便离开了。

    谢允羸微微前倾着身子,问:“你今天似乎都没有问我为什么要请吃饭。”

    “能让你下这么大血本定这家餐厅的位置,多半又是你的风流债太多,需要拿我做挡箭牌,我都见怪不怪了。”大学四年,他们名义上虽是订婚状态,实际上都是各交各的朋友,只有聚会的时候才表现一下情侣的姿态。虽然后来婚约取消,但他们还算谈得来的朋友,常有往来。

    “女人太聪明,往往都会令人惧怕。”

    “那你一定很怕你的嫂子。”

    “叶微是很聪明,不过她没你看得开,每年都要去寺里跟大师修行。”

    前菜上来,是芦笋蟹肉沙拉,配餐前酒campari。谢允羸遗憾地摇摇头:“可惜我还要开车,喝不了酒。”

    褚青蘅微微一笑:“不如说说你想要我做什么?”

    谢允羸拉开椅子站起身来,从西装口袋里取出一只丝绒盒子,微微弯腰:“虽然我们的婚约已经取消,不过我想再向你求婚,我想这世间再也找不出比彼此更加适合的伴侣了。”他打开丝绒盒子,钻戒静静地躺在绒布上,流光溢彩。

    她看着那枚戒指,不知道为何,想到那枚被扔在垃圾桶里孤零零的银戒。那刻着两个人名字缩写的银戒跟眼前的钻戒相比,实在寒碜到极致,却又寒碜得让她羡慕。

    如果还在三年前,这一切还没有演变成这个样子,她会毫不犹豫地接受这钻戒——这婚姻足够宽松,不管对她还是对他,这就够了,要求太多总是不太好的。

    可是看到别人拥有,她才会发觉自己原来也想要,是否时光还在不易让人觉察地偷偷消磨着、改变着一切,等到惊觉之时,青春原已换了一张脸?

    她伸出手,合上戒指盒,放回他的西装口袋:“谢谢,不过很抱歉,我已经不想过那种生活了。”

    爱情是两个人携手往悬崖下跳。她不相信爱情本身,却又羡慕,人总是处处矛盾,处处虚伪。

    谢允羸回到座位,看着她的眼睛:“我第一次被人拒绝,是不是该告诉我一个原因?”

    “没什么,只是我们已经不适合了,我如今的情况,不符合你父兄的要求。”

    “听起来,他们倒是要把我卖个好价钱。”

    褚青蘅被逗笑:“我想这应该不难。”

    谢允羸取出戒指盒,往她这边推了推:“这是当时的订婚戒指,既然婚约不成,起码一人一个,留作纪念。”

    褚青蘅接过戒指,在手上掂了掂:“感觉拿去典当,也能当个高价。”

    她话音刚落,只听一阵高跟鞋踏在地面急促的声响,一个女人不顾侍应生的阻拦,冲到桌子边上,拿起谢允羸手边那杯没动过的餐前酒,朝着褚青蘅一泼:“贱人!”

    褚青蘅拿起热毛巾擦拭着酒液,边上的餐厅经理反应迅速,又拿来了几块热毛巾给她,一面给呆住的侍应生使眼色:“这位小姐,这里是私人会馆,您是不能随意闯进来的。”

    那女子一挥手,推开想上前拉她的侍应生,抬头看着谢允羸:“你以前说,女孩子太强势性子太急都是不好的,后来我改了,可是你却要分手……”她的表情倔强,可画得眼妆却被眼泪冲花了。

    谢允羸摊了摊手:“我说过好聚好散,感情淡了自然就不需要再这样下去。你为什么不明白这个道理?”

    “所以呢?她就是新欢?”

    她这回又成了万众瞩目。褚青蘅放下毛巾,平静地开口:“如果非要这么算的话,我大概算是旧爱,不过谁知道呢,谢二少爱情的保质期都很短。”她端起剩下的那杯campari,朝着谢允羸轻轻一泼:“你刚才泼错了人了,我就替你泼这一次。”

    这一下,连餐厅经理都呆住了。

    褚青蘅拿起包,说了声抱歉,转身便往外走。沿着走廊的时候,正好撞见了两个熟人,莫雅歌的嘴巴大张成不雅的O型,萧九韶一身黑西装白衬衫,双手插在裤袋里,嘴角挂着一个若有若无的笑。

    褚青蘅回头看了看,屏风已经被拉开,站在这个位置的确可以看到刚才发生的事情。莫雅歌终于解除了石化状态,磕磕巴巴地说:“咳咳,我们……那个碰巧过来吃饭,是我敲诈萧九韶这顿饭,不是故意……”

    这当然不会是故意跟踪她到这里。这家餐馆的位置都要提前预定。

    褚青蘅点了点头:“不,是我太失礼。”

    她快步从他们身边擦过,莫雅歌隔了十几秒才推了萧九韶一下:“你愣着干嘛?快去追啊。”

    萧九韶讶然:“那你——”

    莫雅歌恍然道:“对了,差点忘记了,你把卡拿来,不然等我吃完付不了帐。”

    萧九韶闻言拿出信用卡给她,转身就走。褚青蘅才刚走到大门口,他追上了,道:“我送你。”

    褚青蘅转头朝他微微一笑:“谢谢。”

    萧九韶打着方向盘沿着盘山路慢慢往山下开,这一带路灯昏暗,道路又窄,每个转弯都要很小心。他轻声道:“餐前酒campari,口感苦涩,配沙拉是不错。”

    褚青蘅笑了一声:“你这是嗅觉特别灵还是直觉很敏锐?”

    前方有一块突出去的平台,供游客停车休息之用,他开到那平台上,把排挡杆拉到停车的位置,又拉上手刹,摇下四面车窗:“我之前说,没有人会因为真实而爱上一个人,伪装只是必要的条件。”

    褚青蘅只觉得心里咯噔一声,看着他缓缓转过头来,头顶上的白色路灯将光芒铺洒下来,映得他脸上线条朦胧,他的嘴角渐渐漾开一个笑来,酒窝很深,可是她不知道为何,却觉得他根本没有在笑,只是牵动了脸上的肌肉,做出一个假象来。

    “那家餐馆,需要提前几周定座,客人不用点菜,大厨自然会搭配前菜主菜和甜点,既可以了解到邀请对象的口味,又可以避免点错菜的难堪,一举两得。”萧九韶露出笑意,他的脸在苍莽夜色中显得白皙而俊美,“吃过饭,可以在半山看风景,你看我们共同生活的城市有多美。”

    褚青蘅只觉得不妙,此刻天色灰暗,并无月亮,萧九韶就算是狼人也不可能在这无月之夜变身,但是那种挥之不去的违和感到底是哪里来的?她语声生涩:“这个过程你倒是很熟悉。”

    谢允羸追求人总是用这一招,成功率几乎是百分之一百。但在她的认知里,如果萧九韶用了谢允羸这种套路,她一定会怀疑天下就要大乱。

    “既然你知道,那么接下去是要做什么?”萧九韶垂下睫毛,复又抬起,他的眼睛清亮而美丽,这样深深地凝视着她,好像极光般辽远。

    “我……”褚青蘅都吓呆了,她简直都要怀疑他是不是双重人格。

    萧九韶微微一笑,露出颊边的酒窝:“嗯,如果你不太清楚,我就为你示范一遍。”他抬手按着副驾的座椅,向前倾过身子,没有扣上的衬衫最上面那两颗扣子下,露出流畅的脖颈和锁骨的曲线,颈项侧还有两颗细小的痣,似乎在这夜色和幽暗路灯下熠熠生光。

    眼见着他的气息越来越近,他的视线似乎焦灼在她的嘴唇——褚青蘅总算反应过来,伸手在他肩上用力一推:“抱歉!”

    萧九韶冷不防被她这样重重推开,后背撞到方向盘,转向灯立刻跳起。

    “那个……你还好吧?”褚青蘅知道自己反应过度,只得用开玩笑搪塞过去,“我总觉得你今晚不太一样,你真的没有双重人格?”

    萧九韶平定了一下呼吸,又恢复了平日那副冷淡的样子:“没有,我不过在做一个实验。”

    “……什么实验?”她发觉今晚的智商都不够用了,怎么完全都跟不上对方的思路。

    “伪装并不是一个好办法,这是你说的。”萧九韶往后倒了下车,开回山道上,“虽然对于普罗大众来说,也许是一个不错的方式,不过似乎正如你所言,对你的效果并不大。”

    “呃,我觉得可能我是特例,你说的那个追求人的步骤我见过太多了,我自己也还算是行家,当然这种伪装自己本性的事情真的没有必要……”褚青蘅简直都觉得自己思维混乱、语无伦次了,“不过说起来,莫雅歌被你扔在那里真的不要紧吗?”

    萧九韶一边打方向盘,一边从上衣口袋里拿出手机,还点亮屏幕输入密码最后调出短信给她,褚青蘅忍不住又要为他这样的举动捏把汗,她还不想上明天车子开下半山车毁人亡的头条。

    莫雅歌的短信是:“我一个人点了六道主菜,你不会介意吧?”

    褚青蘅问:“需要我帮你回复吗?”

    “随便你。”

    褚青蘅接过手机,按了几下,又放回他的口袋里。

    萧九韶倒是没有问她发出的信息内容。不过等下他收到签单信息就会知道了。

    她回复的是:“六道主菜太少,应该点八道,餐后的冰淇淋是现做的特色甜点,敬请品尝。”

    回到临时租来的房间,褚青蘅洗了个澡,把一身酒味给洗干净,可是衣服上的酒渍却洗不干净,算是彻底报废了。

    谢允羸给她打了个电话,解释了今晚的事,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已经分手的前女友会突然出现,顺便还问她如何和萧九韶认识。萧九韶就是当年他嫂子喜欢过的男人,他唯一会感兴趣的就只有病例,不管是生理上的,还是心理上的。

    褚青蘅听到病例这两个字,猛然一惊,方才想到一个她也许忽视了很久的事实——萧九韶从一开始对她的态度都是对熟人的,似乎有点自来熟,可是相较于他的个性而言,这个举动是完全违背他的性情的。

    他唯一会感兴趣的就只有病例。她是他的病例。这是她很快得出的结论。

    当年那场爆炸之后,她轻微受伤,还接受了心理治疗。她知道要摆脱心理困境还是要依靠自己,在短短两三个月几乎翻遍了心理学资料,看似完全康复。而她却知道,在她的心中困据着一头野兽,它雌伏不出,暗自狂躁,等待着占据她的理智的一日。

    她拿起手机,登入邮箱,给Arthur发了一封邮件:现在是否有时间,能不能跟我谈谈?

    发完以后,她去敲萧九韶的门。

    萧九韶看来是准备睡了,正擦着滴水的头发,换了黑色睡衣。

    褚青蘅特真诚地问:“我有点问题想请教你。”

    虽然这个时段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未免有点危险,不过她相信,就算要劫色,也是对方比她更值得劫,她要劫他的色还差不多。

    萧九韶有点惊讶,但还是让她进屋。褚青蘅看见床头正放着一本书,他的手机屏幕亮着,便走过去,拿起那本书看了一眼封面,竟是阿加莎的推理小说:“我还以为你只看专业书呢。”她翻了几页,只见上面都有铅笔做的记号,还有一张分析图表。

    “我不是机器人,也需要休息。”他在床边的书桌前坐下,他穿着的黑色睡衣更衬得他皮肤白皙,似乎正在幽幽地泛着光。他支着颐,长腿交叠:“你想问什么?”

    褚青蘅握着睡衣口袋里的手机,一直都没有震动,她问:“你说,如果一个医生跟病人发展了病患关系之外的感情,这算不算有违医德?”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魔鬼的颤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苏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寞并收藏魔鬼的颤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