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魔鬼的颤音 > 第十三章

第十三章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元尊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许你晨曦之光,回报你带给我别样静美。

    不知为何,褚青蘅突然想到这个句子,甚至进更衣室时都有点心不在焉,差点把电子卡落在里面。

    走出女宾更衣室,外面的天色已经暗了,这个小城市的夜空甚至还能看得清星星。

    她们走到前几个池子,就见刑侦处的男人都已经三三两两泡在里面,甚至还有人吹口哨。褚青蘅跟刑侦处的人都不算熟,莫雅歌和何筱苓早就下去打闹去了,她顾自往前走了几步,就见秦晋对她招手:“这里!”

    她看见原本仰起头闭目养神的萧九韶睁开眼,望向了她,她就大大方方地走过去,在池子边坐下,将双腿放进水中。

    秦晋笑着打量了她片刻:“身材挺好的。”

    褚青蘅微微一笑:“你没听那个电锯管理员都说要把我的骨头收藏在家里,那还用说。”

    萧九韶盯着她看了片刻,脸上突然紧绷的神情又渐渐放松了。

    褚青蘅指了下前方:“那边是玫瑰香薰池,谁跟我一起去?”

    秦晋嗤之以鼻:“我又不是娘娘腔。”

    褚青蘅朝萧九韶伸出手去:“我是邀请这位市局之花。”

    “人家有女朋友的,你别随便调戏有妇之夫啊。”

    “什么叫调戏,就不能是姐妹之情?你少低级趣味了。”褚青蘅拉了下萧九韶,他总算慢吞吞地站起来,跟着她走了。

    他的脸上被热气熏得有些泛红,更衬得皮肤白皙,其实脸皮薄就是这点不好,稍微一下就脸红。褚青蘅适应了一下,就泡在玫瑰池里,抱怨说:“现在天太热了,泡温泉就像蒸桑拿一样。”

    萧九韶看着她,缓缓露出一个微笑来:“你拿我当姐妹?”

    褚青蘅看着他这种笑容,就知道后面没好事:“我觉得你这个人特别较真,这明明就是开玩笑的好不好?”

    萧九韶握住她的手腕,把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前,缓缓向下移:“真可惜我担当不了这种重任——你要验明正身一下么?”

    褚青蘅像被烫到一样猛然抽回手,却没能如愿,东张西望一阵子,还好周围没有认识的人:“咳咳咳,你是有女朋友的人,不可以偷腥。”

    “不是有句古话说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偶尔偷吃也不错。”他倒是很快进入情景模式。褚青蘅只觉得心跳加速,她坚持让自己毫不退让地迎着他的目光:“我比较喜欢主动,不喜欢被动啊。”

    “那个……打扰一下,我发觉你的尺度挺大的嘛。”莫雅歌干咳了两声。“我本来是想叫你去前面的池子泡泡。”

    褚青蘅抬头看着她,脸上还带着笑:“那稍等下,我马上就去。”

    她转过头来,脸上的笑容不变,贴近他身边:“嗯……其实那句古话还有下半句的,你知道吗?”她的手触碰到他的心脏处,那里跳动得激越:“偷不如偷不着。”

    她看着萧九韶尴尬又气恼的样子,笑着跳出温泉池,往莫雅歌的方向走去。莫雅歌趴在池子边上,懒洋洋地说:“我都感觉到杀气了,竟然都没追过来扭断你的脖子,真是奇迹。”

    褚青蘅道:“因为他不能追过来,男人就是这点麻烦。”

    莫雅歌的眼神立刻转为了同情:“其实你是性冷淡吧?”

    “……闭嘴。”

    当然萧九韶的气一直都走在回酒店的路上都没有消,一直冷着脸不说话。跟他共事的都对他这种表情都习以为常了,继续说说笑笑。

    褚青蘅给他发了两条短信,全部都石沉大海,她也就收手了。他们一群人走在路上,看到一家烧烤店还在营业,便冲了进去。

    秦晋去点吃的,回头问萧九韶:“刑队已经请过客了,现在换你请?”他朝褚青蘅眨了眨眼,笑道:“不请也没关系,我找到新金主了。”

    褚青蘅被逗笑了:“何时我都成了你的金主?”

    “不是这样吧?”秦晋惨兮兮地看着她,“吃干抹净就不认账?”

    萧九韶从裤子口袋里取出钱夹,瞥了褚青蘅一眼:“我请。”他的左边坐着刑闵两夫妇,右边则是莫雅歌,把他跟褚青蘅隔离开来。刑闵叹气:“我真的老了,跟不上你们年轻人的思路。”

    秦晋点了各色烤串,还搬了一箱啤酒回来,把钱夹扔还给萧九韶,挤在褚青蘅身边,先开了四瓶啤酒,一人两瓶:“上次在KTV还没跟你决出胜负,先热热场?”

    褚青蘅拿起一瓶啤酒,轻轻摇晃了一下:“我发觉你真是睁眼说瞎话的典范,上次你明明已经喝醉了。”

    “上次是我那天状态不好,再说今天这里都是我的人,要灌倒你一个人还不容易?”秦晋指手画脚,“喝不过你我就跟你姓!”

    褚青蘅摇摇头:“可是褚晋这个名字很难听的啊。”

    她刚说完,就听萧九韶轻轻地哼了一声。她想了想,决定当做没听到。她跟秦晋一口气喝掉两瓶啤酒,引得众人开始瞎起哄:“这么喝有什么意思?还不如来个交杯!”

    莫雅歌压低声音对萧九韶道:“我说,你真不去管她一下?这才是刚开始呢,再被他们这群人轮流灌几次,怕会被灌惨了。”

    萧九韶道:“喝点酒又怎样?我喜欢就行。”

    莫雅歌算是服了他:“好好好,当我没说。”

    “秦晋你先走开,就算要喝交杯也轮不到你第一位。”何筱苓笑嘻嘻地说,“我们都是知道的,上个案子如果不是萧科最后英雄救美,哪会解决得这么快?”

    褚青蘅端着玻璃杯,转头望向萧九韶,他当然不会被人起哄几句就当众表演。她朝他微微一笑:“萧科才不是这么无聊的人,是不是啊?”说话的时候,她在心里默念:千万不要过来,千万不要过来。

    而她的愿望竟然落空了。萧九韶拿起玻璃杯,长身站起。褚青蘅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只得拿起打开的啤酒帮他把杯子满上。

    萧九韶伸出手臂,待她的手臂缠上来,才弯过手肘,微微低下身配合她的高度。褚青蘅只得继续在心里默念:不过是一杯而已,很快的,用不了半分钟。

    萧九韶慢慢把杯口举至唇边,眼神平淡,却一直焦灼在她的脸上。褚青蘅被那说不出意味来的眼神盯得不自在,这简直跟视奸没有两样,幸好杯子很快见底,她逃一样回到座位,把所有的错一股脑推到秦晋身上:“都是你!平白无故找我拼什么酒,现在可好!”

    她这边刚抱怨完,就觉得手机震动了一下。她拿出手机来一看,只见萧九韶终于回复了短信:“就算要改姓,也是你改成我的。”

    “为什么不是你改成我的?”褚青蘅想了想,萧褚青蘅或者萧青蘅这个名字的确还是蛮好听的,反过来可就不怎么样了。

    最后,他们这批蝗虫最后还是被要打烊的烧烤店老板赶回酒店去了。路过酒店附近的便利店,刑侦的几个男人又进去了买了一堆方便面,刚好便利店的小妹零钱不够找不开大票,只好每个人都掏零钱来凑数。

    褚青蘅打开钱夹,倒出来两个硬币,又用力抖了一下,只听叮当一声,一枚泛着微光的戒指从夹层里掉出来,弹跳几下,正落在萧九韶脚边。

    褚青蘅看见他弯下腰,捡起了那枚戒指,顿时觉得她今天的运气果然不好,这种倒霉的几率跟被雷劈也差不多了吧。

    褚青蘅回去洗了澡,坐在床上擦头发,窗外的人工湖幽幽暗暗,寂静无声。

    但手机屏幕突然亮了起来,震动着在床头柜上移了个位置,褚青蘅按了扬声器:“有事?”

    萧九韶道:“还没睡?下来走走?”

    “我都打算睡了,连睡衣都换了。”

    他凉凉地说了一句:“吃饱了就睡,热量全部都转换成脂肪。”

    褚青蘅被击败了:“好吧,等我换件衣服,马上下来。”其实该面对的迟早都要面对,她不用脑袋思考也知道萧九韶肯定不会忘记关于戒指的事。她只得换上衬衫半裙乘电梯下了楼。

    然而她一下楼就更加悔恨了,人工湖边草木旺盛,蚊虫肆虐,只顾着对付她,完全不理旁边的冷血动物。

    褚青蘅拍打了半天,终于放弃:“……算了。”

    前方一条木制的栈道,一直修到湖中心,整个湖面在夜色的映衬下都呈现出绛紫色来,有点烟波浩渺的意味来。连那白玉兰形状的路灯倾泻下的光都是凄清的,如天边孤寂的弯月。

    ……的确是约会的胜地,褚青蘅想,就是时机有点问题。

    她微微抬头,正好可以看见他的颈,曲线优美,间或喉结微微一动,连那两颗细小的痣映着白皙的皮肤,都像是要发光一样。

    她想,估计还是得她先自觉开启话题,否则她怕就得在这底下喂一晚的蚊子。

    她清了清嗓子:“那个戒指的事,其实,之所以我那个什么,即是因为——”

    萧九韶打断了她不知所云的事实:“你很在意?”

    褚青蘅愣了一下:“什么?”

    “戒指的事,”萧九韶的双手都插在裤子口袋里,转头看着她,“过去的已是事实,我不会再做任何选择。”

    褚青蘅伸出手去:“你没有再扔一次吧?”

    萧九韶从口袋里抽出手,把那枚戒指轻轻放在她的手心。那戒指刚买来的时候时常带着,哪怕是做实验的时候也很少会取下来,内圈都有些磨损了。他去德国的那天,终于把它从无名指上拿了下来,很容易。原来这个戒指的尺寸已经不再适合。

    褚青蘅捻着那枚戒指,叹气:“蒂凡尼的品牌是不错,不过就是小饰品,如果有人拿这样的戒指求婚我一定会翻脸。”

    萧九韶微微一笑:“我知道。”

    她挺认真地开口:“可是我又很羡慕。你这么精通心理分析,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萧九韶停下脚步,抬手抚摸着她的黑发,隔了片刻,又缓缓低下头来,嘴唇触碰到她的。她似乎听见他喉间轻微的叹息,他的手正无意识地摩挲着她的发丝。这个吻轻如羽毛,带着一点不自然和生涩。

    褚青蘅抬起手臂,反手握住他的手,他的温度通过手心传导过来。她莫明地想,原来人真的是传导体,而他竟然是这么像个普通人——不是奇迹也不是机器,他就像芸芸众生的普通人,像神祗走下了神坛。

    “那天你刚来报道,就要去解剖室,我刚换班,是另外一个同事带你和芮云。”他牵着她慢慢地走,“我准备走了,透过玻璃窗往里面看,就记住了。”印象很深刻,同样都是新人,芮云吐得昏天地暗,而褚青蘅则是很冷静,似乎没有第一次接触这个职业的不适,裸露在口罩和橡皮衣外的肌肤泛着冷光,那种逼人的青春气息,活生生的,尽管他也大不了她几岁。

    褚青蘅不太明白他怎么好端端地提到这件事,便开玩笑道:“原来是一见钟情。”

    其实戴着口罩,连是五官都是模糊的,一眼看去,每个人都长得差不多,哪有机会传递什么讯息。

    萧九韶握紧了她的手,隔了片刻倒是没有反驳,反而还承认了:“嗯,一见钟情。”

    “后来晚上加班又碰到过几次,”在同一个电梯里,隔着人群,电梯是金属材质的,映出来的人影都是模糊不清,他对她已是熟悉,而她对他却一无所知,也不会把他和那个id联系上,“也会听人提到你,一直到那天才有机会合作,挺可惜的。”

    褚青蘅拿起那戒指,套到他的无名指上,戒指的尺寸大了,戴上后还是松动的:“你瘦了很多的啊。”

    萧九韶褪下那戒指,随手扔进了湖中,湖面上泛起了一丝涟漪,连个声响都没有。褚青蘅看着他:“其实我想说……”

    萧九韶看着她。

    “嗯,这个戒指,如果有机会的话,其实我也得给你买的吧。”

    萧九韶微微一笑。

    “本来你这个改下尺寸就可以继续……”褚青蘅被他骤然转到零度的目光扫到,立刻改口,“当然啦,还是重新买比较好。”

    翌日,刑队带了他们去山上水库吃农家菜。

    艳阳高照,头顶凉棚,远处有风吹来,就带起一阵迷蒙的水汽,打在脸上湿漉漉的。邢夫人和她们几个女人坐了一桌,另一桌都是男人。

    褚青蘅挺喜欢吃水煮花生的,一个人安安静静剥花生,最后连邢夫人都发现了,还来帮她剥壳。

    隔了一会儿,莫雅歌和何筱苓去另一桌敬酒了,褚青蘅等下还要开车,就坐着没动。

    邢夫人微笑着看她:“你挺安静的,我第一次听老邢提起你,还以为你是多活泼的女孩子。”

    其实她说得委婉了,以刑闵对她的看法,这初始评价估计得是嚣张跋扈。

    褚青蘅笑了一下:“嗯,刑队是个好男人。”

    “你也看到了,我们家里虽然不算太差,却也不算富裕。我公公婆婆都是普通的中学老师,啊,我也是,”邢夫人笑起来,夹给她一条鱼,“多吃点——老邢干了很多年的基层,什么都做过,人又顽固,又很愤世嫉俗。”

    对于邢夫人对丈夫的负面评价,褚青蘅可不敢接话,便安静地听着。

    “大城市生活压力大,资源却也丰富,当初我们的女儿出生时,他就说要在工作的城市买学区房,把女儿接到那里读书。刚开始是嫌首付贵,担不起贷款的压力,后来,房价这么高,我们连首付都付不起了,今年女儿就要上小学,却还是凑不起钱。老邢常说,究竟是这个城市留不住他,还是他没有能力留在这个城市。”邢夫人婉转道来,“后来有一个出身贫寒,人又聪明肯干的年轻人想考进局里,老邢很欣赏他,也想帮他一把,因为那个年轻人啊,就像他年轻时候一样。”

    褚青蘅知道刑闵在刑侦方面的经验相当丰富,但是他不是名校毕业学历不高,人也不会变通,苦干了这么多年依然只是科级,而萧九韶连三十岁都还不到,就跟他一个级别。她笑了笑:“刑队很欣赏的那个年轻人后来没有被录取,因为那一年恰好有个关系户,就是我。”

    邢夫人脸色不变,轻柔地拍了拍她的背:“可是我也听说,你一直都很努力,每个人都认同你的工作能力。”

    其实还是有人不认同的。褚青蘅瞄了萧九韶一眼,只见他也正看着她这个方向。排座的时候真不凑巧,她坐的位置无论怎样都全方位三百六十度暴露在他的眼皮子底下,真是太恐怖了。

    “我很希望你,能够原谅老邢,不要把过去那些事放在心上。”

    褚青蘅拿起茶杯,和邢夫人的轻轻一碰:“嫂子,你这话就奇怪了,刑队本来就没有对我不好过,怎么能说得如原谅这么严重呢?”

    邢夫人叹了口气:“老邢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为人处世可远远不如你成熟。”

    “嫂子,你一下子对我说了这么多关于刑队的坏话,”她半真半假道,“让我以后怎么面对刑队?他都快威严扫地了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魔鬼的颤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苏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寞并收藏魔鬼的颤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