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魔鬼的颤音 > 第四十五章

第四十五章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元尊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现在只是一起恐吓案件,的确也不会引起最大的重视。中午时候有人员来忙碌一番,很快就离开了。

    苏葵到了晚饭时候下楼露了面,她脸色铁青,脚步也有些虚浮。她把一本手稿放在桌上,又用手轻轻按住:“萧警官,你让我写的东西我已经原原本本写在这里——不,不是这个时候,过了今晚你才可以看。”她露出虚弱的笑容来:“我的游戏还没结束呢。”

    褚青蘅的第一反应是,她竟然还有胆子继续之前那个危险的游戏,这真不是活腻味了吗?

    苏葵转向自己的妹妹,轻声道:“你现在给吴祎声打个电话,让他带王律师过来一趟。”

    苏蔷已经被吓呆了,隔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拿出手机开始打电话。

    苏葵微笑着摆弄着餐具:“自然,这个游戏也要接近尾声了,今夜十二点前,我会公布一切谜底——除非,你们之中有谁能够彻底说服我,我会保留那个人的小秘密。”

    罗令楼澈和陆敏之几乎是面面相觑,有点弄不清她的意图。

    唯有沈逸毫不客气地打了个呵欠,压低声音却又刚好让所有人都能听见:“故弄玄虚。”

    “说是故弄玄虚也无所谓,总之到了时间大家就会明白。”苏葵笑得千娇百媚,“我昨晚想了很久,原来每一个人都有一个小小的破绽。在座的每一位,你们哪个敢扪心自问,自己纯然无辜?当然,这个范围并不包括褚小姐和我的妹妹。”

    褚青蘅不由皱眉,她说没有人是全然无辜,除了她和苏蔷。那么看上去置身事外的萧九韶、刑闵和沈逸呢?他们又算什么?

    晚饭过后,苏葵把摇椅搬到了离桥牌桌不远的地方,躺在上面摇晃着看自己写完的那份手稿。

    褚青蘅没有再参与今晚的牌局,只是坐在沙发上看书,还时不时望向苏葵那一边。萧九韶倒是没有去留意那边的情形,侧躺在她的膝边,似乎陷入了睡眠。刑闵打牌技术不怎么样,手气更是烂,很快就输光了口袋里的大票,只得换苏蔷坐他原来的位置。沈逸则支起了画板,在调色板上涂涂抹抹,开始画画。他很容易便沉浸在绘画之中,神情专注得要命。

    客厅里那个老式钟走得飞快,似乎一转眼便走到了十一点。

    苏葵坐起身伸展了下躯体,伸长手臂去附近的小桌子上取饮料喝,又继续躺了回去。

    中途的时候,打牌的几个人都过去取过饮料。一切风平浪静。

    当十二点钟声敲响的时候,苏蔷走到摆放了饮料的桌边,突然爆发出一阵惊恐的尖叫。

    刑闵行动异常敏捷,第一个跑到摇椅边,只见苏葵面容平和,像是睡着了一般,嘴角还带着异样的微笑。

    真的像是单纯的熟睡,如果忽略掉她心脏位置插着的那把刀。

    吴祎声和王律师跟警方到来的时候差不多。

    南市负责这起案件的警官姓林,脸上笑眯眯的看上去很是和气,跟刑闵完全是两个类型的。林警官在捂着脸饮泣的苏蔷身边绕了一圈,忽然问:“你是第一个发现女死者死去的人?”他拿出本子来记了几笔,又道:“你是她的妹妹,也就是女死者全部身家财产的继承人?”

    苏蔷抽泣的声音顿了顿,先是惊讶,尔后便是极端的愤怒:“你的意思难道认为我是凶手?你根本不知道我们的感情是如何的,这些都是你的一面之词!”

    林警官转头去问吴祎声带来的王律师:“女死者是否做过遗产分配?”

    王律师擦了擦汗,显然对这个场面有些手足无措:“的确是做过的,就在五天前又重新做了一份,但是今天我接到吴助理的电话,说要来接我,因为我刚从外地回来,刚下飞机就过来了。”

    “那么遗产是怎么分配的?这点你还记得吗?”

    “苏小姐卖出了手上一家杂志上的所有股份,其中90%的财产,包括但不仅限于股票、基金、信托、房产这些都是归苏蔷小姐所有,剩下的部分是给吴助理和作为捐赠赠予本地慈善机构。”

    林警官看着苏蔷:“现在你明白了吧,你是有嫌疑的。”

    他又转头去询问楼澈、罗令还有陆敏之,得到的答案依然是他们都有嫌疑。

    虽然他这个判断大体上没有错,褚青蘅想,打牌的四个人都曾靠近过苏葵,所以凶手显然在他们之中,可是这样轮番怀疑过每一个人的动机,这真的有必要么?

    萧九韶在她耳边低声说:“他很有自己的一套,攻心为上,先扰乱对方的心理。”

    “……然后呢?”褚青蘅不敢在背后直接讲人坏话,无声地用唇语问,“他还是有四个嫌疑犯,其中一个还是死者感情很好的妹妹。”

    接下去这位警官又不断地跟那四人对话,反反复复问他们类似的问题,在这如同催眠一般的例行问话里,萧九韶直接睡着了。

    这样折腾到天亮时刻,林警官接到法医那边的电话,开腔道:“死者的死因是被利器刺中心脏毙命,刀柄上没有任何人的指纹,同时,死者的呼吸道内还残留微微量化物。而同样的氰化物是来自她口袋里那瓶哮喘喷雾。四位,你们各自有何感想?”

    褚青蘅熬了一夜,因为精神紧绷,倒是没有困倦之意。当她听见林警官说哮喘喷雾里有氰化物时,忍不住朝陆敏之看了一眼,只见她脸色惨白,岿然不动地坐在那里,像是一具雕像。

    萧九韶一觉睡醒,睁开眼看了看她,语音模糊:“你没睡过?”

    “我可没有你家族遗传的比电线杆还粗的神经。”

    “这不难判断到结果,我才安心睡了。”

    “……什么?!”

    他微微一笑:“你真心实意请求我的话,我就告诉你。”

    “……你走开,我又不认识你。”

    “那就给你一个提示,别总说我欺负你。”他伸手从面前的书报架抽出一本杂志,“答案在这里面。”

    这是本八卦杂志,正是苏葵有股份的那家杂志社。褚青蘅早在这之前早就粗略地翻了一遍,也没有什么特别夺人眼球的新闻,最多也就是某一著名女明星香闺被拍到深夜有客人来访而已,倒是那天萧九韶拿着这本杂志看了很久。他点着那张偷拍照片:“你看这个人是谁?”

    因为是偷拍,还只是个侧影,她还真认不出是谁。

    萧九韶叹气:“你这几天看南市的晚间新闻都是白看的吗?很明显这是位重要人物。”他凑近她耳边,轻声报出一个名字。

    那个名字褚青蘅是知道,是一位政要人物。她惊讶地睁大眼:“可是只有一个侧面啊!”

    “所以说你是没有这方面的天赋,真正称职的刑侦人员对人的体貌识别敏感度是很高的,一个侧影就足够了。”萧九韶拍拍她的背,站起身来,有点慵懒地走到林警官面前,低声跟他商量了些什么。

    林警官收起笑容,有点狐疑地看着他,最后点了点头。

    萧九韶径自走向罗令,跟他极轻地交谈了一阵,罗令捂住脸坐下来,全身颤抖,大约过了十分钟,他重新站起身来,伸出双手:“苏葵是被我用刀刺死的,我认罪。”

    林警官盯着他:“你现在真的清楚明白地知道你在说些什么?”

    “我知道。”罗令低垂着头,“我的杂志社,苏葵也有一些股份,她擅长交际,一出面就能搞定很多棘手的问题。直到前段时间,我们的理念出现了背离。她打算退出所有股份,我不同意,她就威胁我。”

    “她威胁你什么?”

    “她请我去了那间名叫海妖的会所,我……酒后失德,被她拍了照片,她威胁要传给我的妻儿。我不得不用这种方式阻止她,我不想毁掉我的家庭,还有……我最爱的女儿。”他眼角发红,再次将整张脸都埋在双手,“我不能让她毁去我的生活,可是她之前说过要在十二点公布一切,我很害怕……”

    林警官点点头,立刻就有人上来,为他戴上手铐:“那么就还有最后一个问题了,为何苏小姐的呼吸道会残留微量氰化物?还有之前她收到的那封恐吓信里说的报春花盛开又有什么内涵?”

    褚青蘅不由看了萧九韶一眼,只见他坐在沙发上无动于衷却又像胸有成竹。

    林警官绕着剩下的三个人踱着步,他有些发福,挺着肚子打转的样子显然有些滑稽,可是置身其中的人却根本笑不出来。他的脸上还是一副乐呵呵的表情,好像体会到猫抓老鼠的乐趣:“都不愿意说?那就换我来说。”

    他停在陆敏之面前,缓缓道:“刚才我们的人员已经去询问这里所有的住户、物业人员、还有修剪花园的园丁,你猜最后的结果会是什么?”

    陆敏之紧紧咬着牙,仍然像一座雕像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我说到园丁的时候,你的瞳孔放大了一圈,”林警官耸了耸肩,“氰化物稀释后可以做杀虫剂,你是从那里拿到这东西的吧。”

    陆敏之似乎微微松了一口气,挺直了背脊:“除了这一点猜测,警官你并没有证据对我做出这么严重的指控。”

    “为何照片墙那张蓝色墙纸上的报春花花纹会变成红色,这点其实是十分简单的事情,只要用蓝色石蕊试纸贴在上面,再把酸性液体挥发在上面,试纸就会呈现成红色。中学化学课的程度而已。”他猛然往前跨了一大步,几乎要把脸贴在陆敏之的脸上,“可是你贴试纸想要装神弄鬼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不要把指纹留在粘了固体胶在试纸背面?”

    他意有所指地看着她的手:“每个人的指纹都是独一无二,你逃不掉的。”

    陆敏之迟钝地看着他,脸色青白,似乎有点消化不了他的意思。林警官继续道:“当然你比那位罗先生要幸运,你最多只是有故意伤人的意图。不过我刚才已经让手下人去翻你的老底,你曾参与的一次药品实验,有试药人群受到了身体上的损伤。那一次到底是实验失误,还是你手上的环节发生了失误?我想那位苏小姐握着的你的把柄,必定也是因为这个。”陆敏之艰难地喘着气,一下子瘫软下去。

    周围马上有人上前查看,把结果报告给上司:“只是暂时性休克,过一会儿就会苏醒。”

    褚青蘅抽搐着嘴角,消化完那位林警官的最后一句话:“哦,现在的杀人犯怎么了,心理素质这么差。”

    刑闵带他们回了洲际酒店。沈逸直接去前台办了张房卡便搭电梯上去了。

    林警官走之前,搭着萧九韶的肩问:“你是怎么劝罗令主动自首的?他办事干净利落,并没有留下明显的证据,显然,他的心理素质也并没有像陆敏之这么差。”

    萧九韶把那本八卦杂志翻到那张偷拍照的那一页:“因为我看到了这张照片。”

    林警官对着那张黑白的、只有一个侧影的照片看了一会儿,抬起眼看着他,又拍拍他的肩,从口袋里拿出烟盒倒了一支给他:“哥们,你有没有调来南市的打算?如果有的话,我一定坚决举荐你。”

    林警官带着嫌疑人还有屋子里的物证,回去做笔录了。

    刑闵却提出要回洲际酒店。褚青蘅不明所以:“为什么要去那里?”这个时间点,如果要找住宿的地方,首选就得是这附近最近的那一家吧。

    刑闵从萧九韶手里抽走林警官留下来的烟,叼在嘴里用打火机点了火,吞云吐雾:“秦晋和莫雅歌今天下午到的,他们是自费来加班的。”

    于是现在他们就等在洲际酒店的茶座。

    刑闵拿出手机拨号,还开了免提,扬声器里长长的电话音不断重复,可就是无人接听。褚青蘅还不知道他是打给了秦晋还是莫雅歌,总之为他们两个感到默哀。终于在第二次拨号过去长音又响了十几遍以后,一个满是浊气的声音喂了一声。

    看来是轮到秦晋倒霉。褚青蘅再次为他默哀了一下。

    秦晋明显是睡得正香被吵醒了,直接飙了一串脏话,只听刑闵冷冰冰地说:“出发之前,我跟你说过什么,你已经不记得了吗?你现在、马上、立刻跟莫雅歌下楼来,给你们三分钟时间,速度。”

    电话那头的秦晋明显是被吓醒了,惨兮兮地说:“不是吧,刑队,我怎么叫莫雅歌起床啊,我们又不是一个房间的,还只有三分钟。”

    “现在还剩下两分五十秒。如果我是你,不会用宝贵的时间在这里讨价还价。”刑闵果断地挂了电话,面对坐在边上的两人,“我觉得我们有必要好好谈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魔鬼的颤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苏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寞并收藏魔鬼的颤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