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魔鬼的颤音 > 第四十九章

第四十九章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元尊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褚青蘅当然不觉得他会突然开始长篇大论讲述他童年的遭遇,但凡他对回顾过去有一点爱好,他早就该跟她说过一些了。

    他们沿着路慢慢往上走,这片住宅都背靠着山,环境清幽,下面多半是独幢排屋或是联排,上面是单独的别墅。他们走了十分钟,忽见一辆车从身边开过,车的款型眼熟,跟上午来机场接人的那辆一样的。

    那辆车开过他们身边不久,很快就在前面停下来。萧九韶拉着她走到了草坪上,直到距离近到可以看清楚状况才停下来。褚青蘅看见车门打开,沈逸的外公拄着拐杖从车上下来,又转过身去扶另一个人,看身影像是个女人。那两人执手相对,低声说了好一会儿话,又头碰头挨在一起,最后一起进屋里去了。

    褚青蘅低声道:“看上去那位倒不像是沈逸的外婆。”

    “当然不是,”萧九韶眯着眼望着那个方向,“刚才那两个人的举止不像是生活在一起很久的夫妻。但是看那位背影和走路的样子,又不像是年轻女人,基本可以判断为跟沈老先生的年龄相差不远。再结合沈老先生对沈逸说过要去林姨家吃饭,也可想而知那位叫林姨的身份。”

    “应该是沈老先生的原配夫人已经过世,他再找个老来伴吧。”

    萧九韶跟她原路返回,走了一段路,忽然道:“要不要跟我打个赌?”

    “这有什么好赌的?”

    “因为你的两个猜测都是错误的。”

    褚青蘅想了想,断然道:“赌什么?如果我输了你准备怎么办,我赢了又怎么办?”

    “我想沈老夫人还在世,沈老先生的那位林姨至少是他过去的恋人,也有一定可能是初恋情人,而那林姨应该有她自己的子女,至少会有一个儿子。”萧九韶道,“错一个就算我输。”

    其实这个赌注是偏向她的,她不过才两个推论,而萧九韶有这么多,姑且不论她的猜测是对是错,萧九韶可是错一个就算输,她要是不答应打这个赌才是傻了:“如果你赢了,你想要什么?”

    “我赢了,等回去的时候你就跟我回家吃饭。如果我输了,你对我做什么都行。”

    “如果你输了,你就得告诉我,你心中的暗花人选是谁。”褚青蘅绷着脸,“还有啊,什么叫我对你做什么都行,你以为我会做什么?”

    萧九韶微微一笑:“也是,一次把什么活动都做完了,那以后怎么办。”

    结果第二日,沈逸便是连懒觉都没得睡,早上刚过六点,他的两位表姐便找上门来,一边拍门一边在底下大喊他的名字。

    褚青蘅被这动静吵醒,立刻就抓起外衣套上,去洗手间简单地洗漱,出来时只见莫雅歌抓起枕头蒙住头,钻进被窝里缩成一团。她摇摇头,只能先下楼,正好刑闵和萧九韶也准备去晨跑,两人已经穿戴整齐。

    又过了半小时,沈逸才裹着睡袍下楼,眼睛还是肿的。

    他的两位表姐冲过去差点把他的睡袍从身上剥下来:“你这个没心思的,你知道不知道我们家出大事了?昨晚那个女人都上门来了!”

    褚青蘅转头看了萧九韶一眼,他像是没听见这句话一般,脸上连表情都没有。

    沈逸明显还没睡醒,连反应都慢半拍:“……外公昨天是说要去林姨家吃饭。”

    “吃饭吃饭,你怎么就记得吃饭!那个女人昨晚搬到家里来住了,你说这是什么意思?这是什么意思!”

    沈逸一转头倒在沙发上,把一个抱枕抱在怀里:“你们到底想说什么?”

    “你好歹也是个男人,你还跟姨母的姓氏,你就一点都没有身为沈家人的自觉?”沈逸的大表姐沈谈坐在他身边,低声道,“现在有外姓人闯进来,难道我们不应该联合在一起吗?”

    沈逸翻过身,看着她:“联合在一起?联合起来做什么?”

    “说你脑子里少根筋还真是,那个女人是有儿有女的,你没看到她那个儿子把老头哄得多开心,现在我和大姐的父亲都过世了,没人能主持大局。今天是那个女人搬进来,过几天可就是他们全家搬进来,到时候你说这个家到底是谁的?她不过是看上老头的钱了,仗着自己是老头的旧情人,就把自己当盘菜。”二表姐沈谙拿腿踢了踢沙发,“快点起来,去给老头说说去,他怎么也会把你的话当回事。”

    沈逸磨磨蹭蹭地坐起身,忽然问:“我记得外婆去庙里了,是今天回来?”他倏然站起身,拖着睡袍奔上楼去,只留下两位表姐面面相觑。不到两分钟,他又摔门下来,一手拿着外套一边走一边穿上:“王伯年纪大了,可能不会记得去接外婆,我现在开车去接她。别的事,一律免提,什么都别跟我说。”

    沈逸跑出门,早上那场闹剧也就结束了。

    他的两位表姐只是脸色铁青,隔了一会儿才勉强笑道:“不好意思,一点家务事,让你们见笑了。”随后也立刻就告辞了。

    刑闵若有所思:“沈逸的表姐评价他脑子里少根筋……他是暗花的可能性又降低了。”他转过头,看着萧九韶:“那我们两个的嫌疑反而升高了,你觉得呢?”

    褚青蘅走到他身后,轻声道:“看来还是你赢。除了东太平洋号上的那次,你就没有再输过?”

    萧九韶站在花架下面,头也没回地道:“我记得很小的时候,应该是还没上小学,我有次看到7楼的那家女主人和5楼那家男主人从一个电梯里出来,我就看出他们关系匪浅、并不像表面上那样不合,并且还能解释这样判断的理由。可我那时候并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这件事后,几乎所有的人邻居都不敢面对我超过半分钟。后来我父母不得不搬家了。”

    “嗯,天才果然是从小就存在的。”

    他转过身来,逆光看她:“没有人愿意被别人读出心里的想法,我有意识地去控制,但是更多时候它就会自己跳出来。不过还算幸运的是,我有一半时间猜不到你的想法。不然,你一定会觉得我令人难以忍受。”

    褚青蘅主动拥抱住他:“没有人能够完全读懂另一个人的,哪怕天才也没有用。就像这世上不会有两个完全一样性格一样经历的人,即使有,也未必能够完全了解对方。”她摸了摸他颈后的黑发:“不过你又赢了,你说你什么时候才会输给我一次?”

    原本轻轻搂住她的手臂忽然收紧,变成几乎要把她嵌进身体里的力度。褚青蘅手心下滑,拍拍他的背,忍不住笑:“我发觉你最近很黏人啊,这是怎么了?”

    萧九韶几乎是从鼻腔里哼了一声:“看到你喜欢我的程度又加深了的一点回报。”

    沈逸到了下午就开车回来,顺便还接回了自己的外婆。他把外婆安顿在客厅里,又要去整理出一间房来。沈老夫人立刻叫住他:“你和朋友住在一起,年轻人自由自在的多好,我老太婆还是回去好了。”

    沈逸弯下腰,握住那只皱巴巴的手:“外婆,难道你连陪我几天都不愿意了?”

    沈老夫人低头看着他,沈逸个子本来就高,这样蹲在沙发边上,抬起头来往上看,倒像是乖顺的大型犬。褚青蘅端来了茶水:“请喝茶。”

    沈老夫人转过头看着她,露出了个似乎在笑的表情,她皮肤雪白,脸型标准,可以看出年轻时候是位气质美人。褚青蘅却在看到她那双眼睛时,稍微有点恍神,她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么黑这么深沉的眼睛。

    沈老夫人拍了拍沈逸的肩膀:“你起来吧,其实平时待在我身边的,一直都是你两位表姐,我承认,她们比你会讨我喜欢。我老了,总是喜欢听一些好话,就算知道她们都是别有所图。”她顿了顿,叹了口气:“没想到,这次居然只有你来接我。”

    沈逸笑道:“外婆多心了,表姐她们说要在家里准备饭菜等你回来。”

    “我老归老,可并没有变傻。如果你的两个表姐真的是在家里准备饭菜等我回去,你又为什么要留我住在你这里?”沈老夫人扶着他的手臂站起身来,“走,回去。”

    沈逸苦着脸:“这个……”

    “是不是那个姓林的女人进来了?”她叹了口气,“荒唐,真是荒唐,就不能等我死了再进门吗?”她走了两步,又回过头来,看着褚青蘅:“不如一起去坐坐。”

    褚青蘅其实心里不知怎么有点发憷,虽然沈老夫人态度和煦,她总觉得有点说不出来的怪异感。她一边答应,一边给萧九韶发了条短息说明去向——最近萧九韶和刑闵之间的低气压也越来越重,还经常处于在同一个空间,几乎要把他们这些围观人群给压垮。萧九韶很快回复:“收到,注意安全,留心细节。”

    沈逸从车库里开车出来,扶了外婆坐在车后座,又为褚青蘅拉开副驾驶的门:“上车。”

    其实沈逸的家离他外公家挺近,走路也不过十来分钟,开车更是转眼便到。褚青蘅弯腰去扶老夫人,她又拿那双黑沉沉的眼睛盯着她看了片刻,脸上出现了一个笑的表情:“我外孙似乎很喜欢你的样子。”

    褚青蘅忙道:“我们只是普通朋友而已,恐怕您是误会了。”

    “那就是单相思了?”她笑着摇摇头,“随便说说,你不用放在心上。我们家的孩子,在感情上向来都是不顺。”

    褚青蘅不敢接话,陪着他们进了客厅。只见沈逸的外公正坐在沙发上,身边挨着个女人,看年纪也并不年轻了,跟沈逸的外公差不了几岁。她见到沈老夫人进来,有点紧张地站起身,握着双手:“啊……我看我还是先回去比较好。”

    褚青蘅猜测她就是沈逸口中那位林姨,她一眼就看见她交握着的手指关节有些粗大变形,脸上的皮肤保养得也不好,不像是一贯养尊处优的人。沈老夫人朝她点点头,很是平静:“既然进来了,就不会再想回去了,你坐吧。”

    沈老先生重重地哼了一声,对着沈逸道:“你来了也正好,给你林姨倒茶。”

    沈逸顿时左右为难:“外公,这不太好吧……”

    “怎么不太好?你是跟你姐姐一样要跟外公作对?”

    褚青蘅顿时觉得自己像是看了一场民国伦理剧场的现场版,只是里面的三位主角都年近古稀,难免有点不伦不类。还是沈老夫人先为沈逸解了围:“你去倒四杯茶吧,难道褚小姐就不是客人了?”

    “老太婆,现在这家里是我当家,我要做什么,决定什么,是不是还要你点头?”沈老先生抓起拐杖,朝她点了点。

    沈老夫人在对面的双人沙发上坐下,摇摇头:“你是一家之主,自然是你拿主意。这次从外面带回家的女人不是什么年轻姑娘,居然是跟我年纪差不多的老太婆,你果然还是很重情义,这么久也不忘初恋情人。”

    褚青蘅这个时候的想法却是,居然连初恋情人这点都给萧九韶说中,他的大脑回路真的太神奇。

    “跟你过这大半辈已经受够了!”沈老先生突然暴跳如雷,“你就是条蛇,没有感情的冷血动物!”

    褚青蘅被他突然间的暴怒吓了一跳,想想这件事自己全然是个外人根本不适合发表意见,便也忍着没说话。

    沈逸很快就端了茶,三步并作两步地赶回来,给外公顺气:“外公,你心脏不好,就不要总是动气。”

    沈逸在孤岛上死去的舅舅也是有心脏病,看来这还是他们家族遗传。褚青蘅按照萧九韶的意思,不断记住各种细节,准备等下整理出来给他。

    “我是看着她就生气!”沈老先生呼吸急促,之后便是一连串的咳嗽,又对林姨道,“把你几个孩子喊来,晚上一起吃个饭。还有沈逸,你也可以带你朋友来。”

    沈逸站直身体,抿着嘴角苦笑:“不了,我们自己有安排,就不凑这个热闹了……嗯,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了。”

    在回去的路上,沈逸也一直沉默,然后以画画的名义把自己锁在房间里,就没了声息。秦晋见他反常,便问:“这小子平时活蹦乱跳的,今天怎么焉了?”

    刑闵平静地说:“其实我事先调查过他的家庭背景,据我所知,他的家庭状况比较复杂,他能长成现在这种性格已经很不容易。”

    等刑闵走开,秦晋才笑嘻嘻地说:“这几天都没机会跟你八卦,说,你到底是怎么把我们的高岭之花追到手的?”

    褚青蘅看他那样,心情总算好些:“有秘诀。”

    “秘诀是什么?”

    “你先对着他那张脸揍一拳,再对着他说三遍你是怪胎,他就立刻为你倾倒不已。”

    作者有话要说:先播报个活动预热:在到达既定的章节以后(这个我会在作者有话说里通知),请大家在该章节后面对暗花的真实身份作出一个猜想,可以只猜一个人名,比如萧九韶,也可以附上简略的理由。每个参与的妹子都会获得100点123言情红包,每个猜对的妹子将获得1000点123言情红包,每个能给出正确清晰的理由的妹子将获得5000点123言情红包。数量都没有限制。

    最后的结局可能就是我破产了orz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魔鬼的颤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苏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寞并收藏魔鬼的颤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