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魔鬼的颤音 > 第五十章

第五十章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秦晋顿时笑喷:“我敢说我这样对他,立刻就被打得照镜子都认不出自己。你要敢当我面示范一次,我就喊你三声姑奶奶。”

    褚青蘅道:“我为什么要平白无故被你喊老这么多?萧九韶还说以后要给我每天做饭呢。”

    秦晋一脸被雷劈中的表情:“每天加班回来还给要给你这大小姐做饭……你之前还在东太平洋号这件事上摆了他一道,他都没有想跟你闹分手?”

    “没有啊。他说下不为例。”

    秦晋摇摇头:“……他赢了。”

    “哎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以前就想,就算我们全局男人都喜欢你,这个全局男人的范围也不会有萧科。这叫什么,‘你不是他那杯茶’?”秦晋望天,“算了还是改说大白话,浅显易懂,很明显你们两个的差距得有十条马里亚纳海沟这么深,你刚摆脱黄毛丫头的样子读了大学,他都硕士毕业,你不觉得这差距很虐吗?”

    褚青蘅二话不说,直接朝他一脚踢过去。

    秦晋哇得一声躲闪:“我是在为你着想啊,你想,他脑子里在想什么你一定不知道,但是你在打什么主意他看你一眼就清楚了,这个差距简直比天还高比地还广!”

    褚青蘅弯腰捡起一块小石头朝他背上扔过去。

    秦晋一边躲一边喊:“救命啊——杀人了——强~奸了——”

    “……你们感情挺好的,玩得很开心。”萧九韶抱着臂,靠着墙看着他们,那眼神简直寒刺骨。

    褚青蘅跟秦晋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睛里看到了“完蛋了”三个鲜红大字。秦晋没义气,先投降道:“萧科,其实我很早就对她没有非分之想了,她那性格只能当兄弟的。”

    褚青蘅回嘴道:“什么当兄弟?我有这么像男人吗?好歹当姐妹也好啊。”这句话说完,她立刻就后悔,她非要嘴贱去吐槽秦晋,这个时候提姐妹,真是触发萧九韶回想起以前她装傻充愣曲解他心意的往事。

    “你倒是真喜欢跟人当姐妹。”

    秦晋一点义气都不讲地溜走了。

    褚青蘅忙道:“姐妹虽多,可是正牌男友只有一个。”她搂着他的腰,磨蹭来磨蹭去:“别生气啊,别生气——唔……”嘴唇直接被吻住了,褚青蘅有点惊讶地睁大眼睛,趁着接吻的间隙含含糊糊地开口:“原来你根本没生气啊……”

    “我没生气你很遗憾?”萧九韶微微一笑,又抬手摸摸她的头,“你跟秦晋就像在玩过家家,我是正宫犯得着生这个气?”

    褚青蘅已经不想吐槽正宫这两个字了,该说他太有自觉还是根本没想这个词是什么意思:“等等等,我好像想到有什么不对劲的东西。”

    “什么?”

    她苦思冥想一阵:“我也说不清。就是刚才一瞬间好像想到什么,但是这个念头太快,一下子就过去了。”

    “……你慢慢想。”

    “不行,好像真的回想不起来。”褚青蘅皱了皱眉,有点苦恼的样子,“可能也是……不太重要的事吧。”忽然上方沈逸主卧的窗子被推开,一罐颜料直接扔了下来。她不得不转移注意力,看着上面:“他从回来就闷闷不乐的样子,其实也难怪,换了我也觉得接受不了。”话音刚落,这次是整个画板丢了下来。

    褚青蘅冒着被砸到头的风险把画板捡起来看,只见那张画不过才初具雏形,画的好像是一张咒怨版的全家福,每个人都是面目模糊,形容诡异,再配合着阴暗的背景色,像极了恐怖片的宣传画。

    萧九韶一眼便看到其中唯一的一抹暖色调,他猜想这是褚青蘅,但是他绝不会告诉她。

    傍晚的时候,沈逸的二姐沈谙又找上门来。这一回,她一改之前强势的样子,有点无助地看了看四周,轻声道:“今天老头子找律师咨询了新遗嘱公证的事情。你怎么看?”

    沈逸表情淡漠:“外公的财产他老人家想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我们做晚辈的根本没有置喙的余地。”

    沈谙哈得笑了一声,双手叉腰:“你倒是高风亮节,你敢说你一次都没有惦记过外公的财产?”

    褚青蘅知道这个时候还是不要去关注他们的家务事比较好,他们这群人甚至连公正的旁观者都算不上,但是此时此刻还是忍不住去看他们。其实沈谙现在这个模样倒是跟沈逸挺像的,他平时也是一副气势很足自信满满的样子。

    沈逸也站起身,他站直了,一下子高过沈谙大半个头:“我为什么不敢说?我就是一次都没有惦记外公的财产。”他嘴角带起一个讽刺的笑:“明明是你想要,却不敢说出口,只会拉我来垫背。你要是真这么能干,你大可以去阻止外公不要做新的财产公证——可是,你敢吗?”

    沈谙只气得发抖:“你以为我不敢?你以为我不敢吗?我就去做给你看!”她走出门的时候,把房门摔得震天响。

    沈逸倒退两步,把整个人窝进沙发里。隔了片刻,刑闵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其实你刚才不应该这么说话。”

    “为什么?”

    “你这么说会刺激到她,让她去做一些危险的事。”刑闵缓缓道,“被逼得急了,每个人都会做一些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来。”

    沈逸想了一会儿,叹了口气:“我明白了,我明早去家里给二表姐道歉。”

    “不,你没理解我的意思。”刑闵做了个手势,“你之前说,‘你大可以去阻止外公不要做新的财产公证’,这句话可能会刺激她做出危险的举动。”他的眼睛停留在沈逸脸上,不放过他脸上的每一份表情变化:“比如,谋杀。为了大笔的财产,每个人都有可能会做出让人意象不到的事情来。”

    沈逸有些微动摇:“我……不知道,我觉得她应该不会有这个胆量去做这种事。我觉得,如果等她有这个勇气,我肯定已经抢在她之前动手了。”

    褚青蘅听了沈逸几句话,只摇摇头。他敢在刑闵面前说这种话,真是找死。他大概还不知道,他现在就如一根稻草,如果能够证明沈逸就是暗花,那么后面的事情就变得顺理成章,而如果他被洗脱嫌疑,最不妙的还是刑闵和萧九韶。

    这一晚依旧是过得平淡。

    沈逸受到刑闵这一番话影响,在吃过晚饭以后还打了个电话给祖宅,是沈老夫人接的,电话的背景里还有沈老先生精神奕奕的咆哮声。

    “……没什么,我有点担心外婆你。”

    “没什么可担心的,”沈老夫人的语音平稳,“你是家里三个孩子中最懂事的,我很早以前就看出来了。”

    沈逸拿着话筒,闻言笑了起来:“您根本没有看出来过……我父母过世的时候,我不愿意去学校,您非要逼我去,还骂我不懂事。那时您和舅舅都骗我说父母只是出门旅游了,我不相信。”

    “但你最后还不是被外婆逼着逼着就不得不去上学了?”

    “不,最后不是您逼我的,是我自己愿意去的,”沈逸道,“我想对每个人负责,尤其是我自己。”

    “你那个时候才十几岁——嗯,刚过十六岁的生日。”

    “是的,我那时是想,没有人能够逼迫我做任何不愿意去做的事,但我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负责。”

    沈老夫人被他逗笑了:“好好,你早点睡吧,别像你姐姐那样胡思乱想。什么事都不会有的。”

    沈逸挂了电话,又对刑闵道:“我想了想,还是明天一早回祖宅看看,我怕二表姐真的因为我那句话做出冲动的事情来。”

    然而,当他们赶到祖宅时,只见别墅门外已经拉起了警戒线,外面停着一辆警车,警车顶端的警灯正发着红蓝相间的光。

    刑闵疾步走上前,出示警官证:“这里是怎么了?”

    门外执勤的警察检查过他的证件后,站直了道:“刑警官,我们接到这户人家的报警,说主卧房门反锁,结果是出了命案,已经在实地勘察了。”

    褚青蘅看了沈逸一眼,他被门后执勤的警察隔离在外,脸色铁青,双手握拳,咬着牙不说话。她同萧九韶交换了一个眼神,她知道这件事已经往一个不好的方向走了。不管沈逸昨晚那句话是出于无心还是有意,但是他担心过的事实还是发生了。

    而众所周知,但凡有暗花在的地方,就一定会有罪案。

    如果沈逸真是暗花,他总有忍耐不住的一天,就会出手犯下罪案。而现在,又有人命消逝,但沈逸却并不在现场,他根本没有办法去犯案。

    他的嫌疑越来越低,而刑闵和萧九韶的嫌疑却无限升高了。

    刑闵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个警察倒是挺耐心地跟他说具体情况:“半小时前,有人报警,我们就出警赶到这里。这幢别墅里的男主人也就是沈老先生倒毙在自己的房间里,房门反锁,现在有同事正在里面问话。”

    “房门是反锁的?”刑闵抬起头去,看着墙上打开的窗子,若要从窗子里进出也不是不可能,可是外面的藤架搭得并不牢固,似乎很难支撑一个成年男子的体重。而就他所知,昨晚沈逸也不可能离开过自己的房间,因为他的房间就在隔壁,外面有什么动静他都不可能不听见,除非沈逸是跳窗走的。

    隔了五分钟,只见一个警察绕到藤架下面,伸手攀爬,才刚踩上两步,那架子便哗啦一声倒了。而那警察身高不过一米七五,身形偏瘦,连他都无法沿着藤架攀爬上去,可想而知,沈逸更加是不可能办得到。

    萧九韶往前走了几步,问道:“今天出警的是不是黄警官?我以前曾跟他学习过一段时间,能否帮我通传一声,这个案子可能跟我们目前正跟着的一起案子相关。”

    执勤的警察看了看他,有点拿不定主意,最后还是勉强点头答应了,叮嘱道:“你们就站在这里不要动,我进去问一下我上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魔鬼的颤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苏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寞并收藏魔鬼的颤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