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魔鬼的颤音 > 第五十六章

第五十六章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元尊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褚青蘅回想了一下,想回忆起从前跟谢允羸订婚时候到他家里是什么场景,不过最后还是失败了,那个时候她根本没把订婚当一回事,但是绝对没有男主人举着菜刀出现在他们面前过。

    但是表面上她还要装着乖顺,忙叫了声:“萧叔叔。”

    萧父点了点头,自然地开口:“请进请进。我正在做饭,啊,对了我们家有几道祖传的家常菜配方。”

    褚青蘅立刻识相地接话:“以后我会去学——”

    而萧父也同时道:“以后让萧九韶做给你吃。”

    “……”她又失误了。她看见萧九韶低着头正在笑,等到萧父回到厨房,她忍不住用手肘敲了他一下:“不准笑。”

    “我不是笑你,我是高兴,没想到你这么自觉。”萧九韶拉着她,“去我房间看看?”

    他话音刚落,萧父又把厨房的玻璃门打开,叮嘱了一句:“还有二十分钟就可以吃饭了,你别做时间太长的活动。”

    褚青蘅扶着额头。

    倒是萧九韶回头顶了一句:“我怎么可能有时间太长的事情可做?”

    但是对方已经把门移回原位,听不到他的话了。

    褚青蘅跟着他上了二楼,二楼只有两个房间,一个房间是开放式的,做成了移动的书室和影音室,另外一个就是萧九韶的卧室。褚青蘅走了他的房间,立刻感叹:“你的房间果然也很有解剖室的味道。”

    她一眼就看到书架边的人体模型,还通着电,打开的胸腔部位可以看到里面心室心房血液流动的模拟图像。萧九韶拉起防尘布把那个模型盖住:“这个是失误。”

    他安排她坐在自己的床上,而他却拉过书桌下面的椅子,坐在她的对面。

    萧九韶用手肘架在椅背上,架着长腿,跟她闲聊:“其实我爸做饭味道很不错,可惜他太忙,也就几个重大节日会当主厨。”

    褚青蘅嗯了一声。

    “如果我妈要做什么给你吃,千万不要碰。”

    “……嗯。”

    “如果我妈要带你去买衣服,千万不要答应,她哀求你也不要心软。”

    “……”

    “你还好吧?”

    褚青蘅没忍住,扑哧一声笑出来:“我觉得好像在解剖室里跟你聊家常。”

    萧九韶微微一笑,慵懒地朝她示意了一下:“过来。”

    “干嘛?”褚青蘅立刻警觉地看着他。她又镇定地想了想,果然还是她现在太敏感了,他现在还是个伤患,就算他想做什么,身体都不允许。想到这里,她换了个千娇百媚的诱惑姿势,拿自己最漂亮的一个角度的侧脸对着他,娇声娇气地说:“人家就是不过去,你过来嘛。”话音刚落,她自己先恶心得直起鸡皮疙瘩。

    萧九韶微微挑眉,还是带着一脸极端正经端庄的表情朝她走去:“我现在就过来,然后呢?”

    褚青蘅伸长手臂,想扯住他的衬衫领口,但是够了一下没有够到,要求道:“弯下腰啊,我碰不到哪有下一步?”

    他配合地弯下腰去,只见她拉住他衬衫的领口,慢慢地用力向下拉。他更加配合地低□,慢慢地,降低到她鼻尖的高度。

    褚青蘅嘴角弯弯的:“吻我。然后我就开全场的红酒。”

    萧九韶在她的嘴角亲吻了一下:“那明天呢?还开全场?”

    “那要看你的表现了。”她轻佻地挑了一下他的下巴。这句话刚说完,她便被直接扑倒在床上,被人按着接吻,不过还好他还是很有分寸,没有碰到她可怜的肋骨。萧九韶松开她的下巴,直视着她:“我的表现好么?还有没有明天的全场?”

    褚青蘅拿起枕头砸在他脸上:“没有没有没有!”

    萧九韶拿开枕头,盯着她,眼睛里似乎有股火热的情绪:“那就是我的表现还不够好?再给我一次机会,我用手指就能让你很满意。”

    褚青蘅一想他的手指的用处,怂得只想落荒而逃:“停停停,不玩了。”

    萧九韶立刻变回原来那张面无表情的脸,直起身道:“你啊,真是玩不起。”

    “我怎么知道你会有这种爱好,连扮演男公关都演得这么开心?”

    “这是情趣啊,”他转过身在影碟架子上翻找碟片,“趁现在还没到吃饭的点,就看会电影?你想看什么?”

    “随便,你看什么我就看什么。”

    然后她就看了十五分钟的《爱因斯坦》。

    可怕的一家人。

    吃过午饭,凌卓宁拉着她的手:“如果没有睡午觉的习惯的话,不如我们去逛商场吧?”

    褚青蘅正想给他们买礼物,便随口答应了:“好啊。”然后视线漂移,正和萧九韶的目光对上,他似乎同情地看了她一会儿,摇摇头站起身上楼去了。

    她这才想起他似乎说过不要答应他妈妈带她去买衣服的要求,不过只是去逛商场,应该也不到那一步吧。

    因为是春节期间,商场里的人气还算清淡,不会出现年底打折时候人潮攒动的壮观景象。褚青蘅先陪她逛了一楼的奢侈品店,她挑选了一条丝巾和一条皮带,打算作为新年礼物送给萧九韶的父母。凌卓宁也买了两件男士衬衫,看上去品味很正常。

    当他们来到一个意大利品牌店门口,凌卓宁的眼睛顿时一亮,一把把她拉进去:“这个牌子的衣服都跟你的气质很接近。”她直接挑了一条绚丽花色的真丝裙子,大面积的露肤,裙摆一直开叉到腰上:“这个你穿一定很好看,去试试,去试试!”

    “……那个,”褚青蘅苦思冥想,终于在十秒钟内找到准确答案,“我伤还没好,换衣服不方便,会很痛。”

    “嗳,这样么?”她把衣服交给导购,“这件直接包起来。”

    “阿姨,不用破费了!”

    “没关系的!”

    “真的不用破费了!”

    “对了这个发带和配饰跟裙子很配,都包起来吧!”

    “阿姨——”

    凌卓宁转过头看着她,突然咦了一声:“你叫我阿姨?”

    褚青蘅按了按太阳穴:“当然你看上去太年轻,我实在不该这样叫你,不过从辈分上来说——”

    “……你不是应该叫我妈妈吗?”

    褚青蘅转过身给萧九韶发短信:“不如你也过来陪我一起逛吧?”

    萧九韶的回复非常快,几乎在一秒钟后就到:“休想。”

    “你来的话,我以后都陪你角色扮演!”褚青蘅打完这行字,还多加了好几个感叹号。

    十分钟后,当凌卓宁再次表示这条裙子很适合她的时候,萧九韶到了。如果让她用最简单的词汇形容一下那条裙子,就是“少女风格”、“粉红色”、“蕾丝”。萧九韶看着那条裙子,脸上露出了嫌恶的表情,直接连着衣架把它挂回原位:“这层是少女装,不适合她了,还是往上一层比较好。”

    “小蘅比你小多了,为什么不能穿?你才是个老男人。”

    萧九韶动了动唇,这是他准备口吐恶言的前兆,为了阻止早上在医院里的那种惨剧再次发生,褚青蘅立刻把战火东引:“对了,你还没有买大衣和厚外套呢,我们还是回一楼去买男装吧。”

    一楼是国际品牌,至少不会出现卡通图案,虽然把祸水引向萧九韶有点过分,但是起码也给他留了条后路。趁着他们母子在店里争论的时候,她去隔壁的手表柜台看了一会儿,很快就选中一款对表,又问导购小姐:“如果我想在表盘底下刻字,大概要多少时间?”

    “一般要十五天。”

    褚青蘅用便签纸写了要刻的内容和自己的联系方式,又刷了卡:“等到字刻好了,打电话联系我来取就行。”

    导购小姐朝她微笑:“谢谢光顾。”又弯腰送她离开。

    她回到男装专柜,只见萧九韶坐在沙发上,脸色说不上好看,但是也不算太难看,反正他平时也经常摆着一张冷冰冰的臭脸。她在他身边坐下:“你妈妈呢?”

    “付钱去了。”

    “结束了?”

    “嗯。”

    褚青蘅拍拍他的肩:“同志们辛苦了。”她给他看了准备送给他父母的新年礼物,却听他冷不防地问了句:“那我的礼物呢?”

    “没有你的,”她本来想给他个惊喜的,但是见他立刻摆了脸色出来,只得道,“好了,买是买了,不过还要过段时间才能送给你。”

    他们出了专柜,经过手表柜台的时候,萧九韶哦了一声:“我知道你要送我什么了。”

    “你知道什么?”

    “那位卡地亚的导购小姐在我们经过时对着你笑了,”萧九韶道,“所以你准备送给我什么,这很明显,根本不需要做深入思考。但是又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拿到手,就是说需要刻字,嗯,我很期待你会在背面刻的东西……”

    褚青蘅嘀咕了一句:“我现在一点都不期待了。”

    回到家,精力旺盛的凌卓宁女士又拉着她进了主卧,献宝一样翻出一本又一本的旧相册给她看:“你看,这是小九小时候的照片。很可爱吧?”

    她指的地方,正好是一张穿着白色公主裙的小女孩,虽然年纪小,但是五官秀美,就算长大了长歪也至少是清秀挂的。

    褚青蘅不明所以:“他在哪?”

    “就是这个啊。”

    “……就是说,这个穿着裙子的……是萧九韶?”

    凌卓宁朝她微微一笑:“可爱吧?”

    褚青蘅从口袋里拿出手机,问:“我可以拍一张作为收藏吗?”

    后面的照片,就是一位美少年的成长过程了,少年穿着白衬衫和深蓝色的制服,还打着深色领带,真是有种禁欲的美感。越到后面,照片就越少,最后几张她也看过,是萧九韶在德国海德堡读博士时候的照片。

    其中一张是他在滑雪场里,跟几个同学勾肩搭背,护目镜已经取下来拿在手上,笑容灿烂,还露出酒窝。

    褚青蘅讶然道:“原来他也会这样笑的。”她其实看到的萧九韶已经是非常立体而多层次的了,但是却没有看到他哪次笑得这么灿烂过。她突然意识到,他只是看上去老成持重,其实他在读博士时年纪也不大,也会畅快地玩畅快地笑。

    凌卓宁在一边叹气:“孩子长大了,有了心事也不告诉家长,作为妈妈的我也是很伤感的啊……”

    褚青蘅忽然想到他们还没交往时,一起经历了那桩分尸案。她作为诱饵住在出租屋里,有天他们吃完饭,那时候她随口说要跟他培养兄弟情谊,结果他直接摆脸色给她看。可是之后他们回去,她一脚正踩在他的影子上,让她突然想跟他提一下小时候的事。萧九韶说,那个时候他正在为一件很无聊又很没意义的事困惑。但是她想再追问下去,他就不愿意说了,甚至还说过这件事只有他父母了解。

    而现在,她见到了他的父母,也见到了他少年时候的模样,便也想起了那时候的几句玩笑话:“我听萧九韶说,他小时候曾经为一件事困扰,到底是什么事?”

    凌卓宁咦了一声,抬头看她:“小九这么跟你说的?”

    “是啊,有哪里不对吗?”

    “哦,没有,我还以为他不敢面对那段历史呢。”凌卓宁轻描淡写地回答,“因为我以前很喜欢把他打扮成女孩子,所以他有点困惑自己的性别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魔鬼的颤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苏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寞并收藏魔鬼的颤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