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魔鬼的颤音 > 第六十五章

第六十五章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签订合约那日,褚青蘅再次进入星展制药集团的大楼,只见门口的停车场上停了不少当地媒体的采访车。

    星展制药集团还专门开放了阶梯会议室,提供给新闻媒体使用,以便记者们做全程跟拍。褚青蘅一路进去,也听到不少记者对于目前卓氏新掌权人的评价,大多是夸他做事漂亮,为人也大方。

    她不由哂笑,没想到他在经营传媒关系上,也挺有这么一手。如果当年的星展遭遇连番打击,能有一个公关手腕强硬的人出现,也许就不会陷入被动之中。

    上午十点,到了签订合约的时间。媒体人也大多准备就绪。

    卓琰接过话筒,简略地讲述了一下此次商业地产的计划,底下是一片闪光灯的白光。他顿了顿,又提到这次商业地产的代言是同某位正当红、以精英者形象面对大众的男明星合作。底下立刻就有记者发问道:“卓总你所描述的明星,是不是就是凌寒?”

    卓琰反而卖了个关子:“等到广告片出来,你就知道了。”

    终于到了签约合同的时间,一本崭新的躺在天鹅绒盒子里的企划书送到她的面前,褚青蘅翻开那本计划书,直接拿起钢笔在最后一页签上自己的大名。其实这段也是事先演练过的,真正的文本合同她早在卓琰的办公室里就签了,边上还有律师跟她就合同里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地抠字眼,最后修改成为新版本,她才签下自己的名字。

    可能论做生意的手段和头脑,她都比不上卓琰,但毕竟从小耳濡目染长大的,这些必要程序她还是轻车熟驾。

    她合上那本企划书,卓琰主动伸过手来,跟她握了一下:“希望以后都能合作愉快。”

    “以后?”褚青蘅微微一笑,“要说起‘以后’,首先就是打倒大魔王吧,我其实,很期待的呢。”

    “我也很期待。”

    底下早有记者捕捉到他们面对面握手的场景,各种短炮长枪对准他们抓拍个不停。

    卓琰召开媒体见面会的新闻第二日全部上报。

    版面正中使用的就是他们握手谈和的那张照片。褚青蘅摊开报纸,对着那上面的照片仔仔细细端详了一阵,转头对萧九韶道:“我发觉我还是挺上照的,你看你看——”

    萧九韶接过报纸,用毫无感□彩的语气读了一遍大标题:“昔日同袍后人再次合作,卓氏新掌权者高调同谢氏宣战——真有趣。”

    “你所说的有趣的点在哪里?”

    “媒体总是把一点小事无限放大,也许哪一天两家的掌权人当面碰上,不过随便说一句话,都会被写成‘两人因言语争执不下而斗殴’。”萧九韶平静地道,“祝你不被某人的电话追杀。”

    他话音刚落,褚青蘅的手机就立刻响了。她看了看来电显示,连接电话的心情都没有:“你赢了,谢允羸的电话来了。”

    “如果我是你,我会接一下电话。”

    褚青蘅瞪着他看,而她手里的手机依然不屈不挠地响着。她最终还是放弃了,接起电话:“谢二少,有何贵干?”

    谢允羸在电话那头的说话声音很大,几乎有点歇斯底里:“我看到新闻了,你知道我第一反应是什么?”他连回答的机会都不给她,继续道:“那、就、是——你疯了!要不就是全世界都疯了!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褚青蘅突然间觉得整个人都轻松了。她一旦想明白当年她被退婚背后的事情,就觉得哪怕让她跟大魔王谢允绍直接面对面对话,她也不会害怕。当年谢允绍选择退婚,而不是继续那场联姻,最后以姻亲的身份吞没她手上的股权,其实也是很正确的。她很快就会觉察到他的用意,就会转而跟卓氏联手,就像今日这样的局面,尽管今日的局面到来得晚了些:“我很冷静,我倒是很想知道你大哥是不是还这么冷静?”

    “屁的冷静,他都快进化为夜叉巡航状态了!”

    “那实在是太好了,请代我向你大哥问好,还有……向他日渐隆起的小腹和后缩的发际线致敬。”褚青蘅说完,当机立断挂断电话。

    萧九韶抖了抖报纸,漫不经心道:“你的报复心已经超过了我的预期估值。我开始为暗花担忧了。”

    褚青蘅凑到他面前:“你看我的脸,一看就写满了愉快两个字。如果暗花也跟着倒大霉,那这两个字就会变成狂喜。”

    萧九韶从报纸上移开视线,定在她的脸上,突然伸手扣住她的颈项,直接堵住她的嘴唇。良久之后分开,他捡起落在地上的报纸:“现在‘愉快’变成了‘害羞’。”

    商业地产的宣传片外景拍卖,是另一位投资人叶徙敲定的。他是叶微的亲弟弟,从小在美国长大,中文烂得一塌糊涂,又极其热爱公关和八卦事业,简直是八卦精托世,当年退婚的消息她还不知道,叶徙已经在津津乐道地帮她传播了。

    她才刚到拍摄场地,便被叶徙抓了进去。

    他穿着华伦天奴的条纹西装,有点跳脱的雅痞味道:“这次的广告明星可红了,还是最近的少女少妇杀手,你快过来看!”

    褚青蘅跟着他走到拍摄点,便看到那位正低着头让化妆师给他补妆的男星,她跟着萧九韶到处逃亡的时候也会看几集黄金档热播的电视剧,这个叫凌寒的男明星就经常出现在其中,饰演业界精英级的角色。

    这次近距离见到真人,她只能说,实在是有点失望。凌寒的妆画得很浓,脸上的线条也有点不自然,就她念过医科的角度来看,他应该最近刚打过玻尿酸,还未消肿。

    叶徙欢快地说:“很帅吧?找他代言是我敲定的!”

    褚青蘅问:“代言费是多少?我可不可以退出我那部分的钱?”

    叶徙顿时垮下脸:“你怎么能说不好?他很帅的啊!”

    “你喜欢他?”

    “你别侮辱我的审美啊,”叶徙朝天翻了个白眼,“我就算喜欢男人,也不会喜欢他,宁可喜欢刻板又无聊的工作狂卓琰。”

    凌寒补妆完毕,又重新开拍广告片。

    其实这广告剧的内容也无聊得很,讲一个成功男人如何带领自己的团队迎上事业高峰又如何家庭幸福。褚青蘅忍不住吐槽:“这个剧本是谁写的?太有恶意了!”

    “……是我写的。”叶徙阴郁地回答她。

    “那还写得挺好的。”对于一个假洋鬼子来说,这个水准还算不错了,她一直是个很客观的人。

    这一条剧情拍过以后,导演喊停,化妆师再次上来为凌寒补妆。

    这个空档时间,卓琰也赶到了。他倒是没有像在办公室一样西装革履,只穿着肩章款的衬衫和休闲裤,倒像是来度假的公子哥。

    工作人员纷纷停下手头的工作,朝他问好:“卓总。”

    卓琰走过来,先跟褚青蘅打了招呼,又站在那里跟叶徙闲聊天。倒是有相熟的、在周围蹲点的记者挤过来,擦着汗问:“卓总,你们都在这里正好,你看我这里的报道还缺一张图,不如跟大明星合个影?”

    卓琰思索片刻,然后面带微笑:“好啊。”

    褚青蘅看着那个叫凌寒的男星走过来,走得越近,她便越能看清楚他脸上的妆,眼线睫毛膏和粉底一个不少,但是浓妆也是为了工作,她如果当着他的面呕吐出来,才是失态。

    终于,凌寒站在卓琰面前,他比卓琰还低了小半个头,伸出手来:“卓总。”

    卓琰微微眯了一下眼睛,从裤袋里抽出手来,在他肩上拍了拍:“来,合个照,我还没有跟明星合影过。”

    叶徙立刻进入状态,反手搭住卓琰的肩膀,对着镜头笑得一脸灿烂。

    褚青蘅只能走到另一边,站在男明星的身边,很快的,她感觉到对方的手臂搂过她的肩,她顿时有点忍耐不了。

    摄影师架好三脚架,调整焦距,对着他们做了个手势:“现在我数123,到3的时候笑一笑——1、2、3!”

    褚青蘅都不知道自己的表情是不是有点抽搐。

    中途休息时,凌寒又走过来,手上端着一杯热咖啡:“褚小姐,你以前也来到这种拍片现场吗?”

    褚青蘅接过他递过来的纸杯,只是握着,并不打算喝,她对咖啡可是深有心理阴影,这得拜萧九韶所赐:“没有,这是第一次。”

    他突然附送上一个满是眼线和睫毛膏的微笑:“看来等下会拍到很晚,晚上要不要吃点宵夜?这附近我都很熟。”

    褚青蘅绷着脸盯着他背后走过的搬道具的工作人员,那人虽然带着帽子,把帽檐压低,但是这一闪而过的熟悉身影还是让她警觉起来,她盯着看了一会儿,真是越看越像,如果真的是他的话,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是像那段监控录像里一样,当年他在爆炸案前夕出现,现在又在广告片拍摄点出现?

    “褚小姐?”凌寒见她没有反应,又问了一遍。

    褚青蘅终于把注意力转移到他身上,歉然道:“很抱歉,我没听清楚,你刚才说了什么?”

    “我说我对这附近都很熟,有几家店做得东西不错,当然肯定不及你平时吃的档次。不过偶尔换换口味也不错的。”

    褚青蘅假装不明白:“哦,这样啊,你选个地方,我来请大家吃饭。”

    凌寒有点始料未及,忙道:“我的意思是……吃饭的事就是我们——”

    “我听到你说请吃饭了,这不能赖账,”叶徙凑过来,故作惊喜状,“以前都不知道你这么大方,我最喜欢大方的、会请我吃饭的女人!”

    凌寒只能走开了。

    叶徙悄悄用手肋撞了她一下:“你欠我这一次,回头要请吃饭。”

    中午为了赶进度,剧组只是每个人都发了一个盒饭。褚青蘅咬着筷子,一边在手机上悄悄给萧九韶发短信:“这次我打算自己行动,但是给你报备一下,免得你总说我自作主张。”

    她发完短信,忽听身边正在整理道具的工作人员身上的手机响了一声。她转过头去,正和那人目光接触,他戴着棒球帽,穿着格子衬衫和牛仔裤,下巴似乎受伤了,还贴了一块纱布遮挡,她一下子都有点不适应。

    她站起身,把边上为她准备的纯净水拿了一瓶给他:“辛苦了。”

    他点了点头,抬手整了整头上的帽檐,笑得很自然:“谢谢。今天太阳很晒,你也辛苦了。”

    褚青蘅端着手上的饭盒:“伙食也不怎么样。”

    他极认真诚挚地回答:“今天的伙食已经很好了。”

    褚青蘅歪了歪头:“真的?”

    “当然是真的。”他抿了下嘴角,似乎有点不好意思跟她对视一般游离了下视线,简直就是一副清纯男青年的模样。

    如果不是她实在太清楚他平时是一副什么德行,简直都要被他欺骗过去了。

    她看见凌寒跟自己的身边的助理耳语几句,那助理很快就走过来赶人:“走走走,不要在这里闲逛,你的事情做完了吗?”

    褚青蘅突然想到,她到了这里,可是根本还没有进入自己该有的角色,暗花不是最喜欢各种阴暗的能够引起他嗜血*的纷争吗?

    她这就给他最喜欢的东西。

    她拿过边上的咖啡,直接扔到凌寒的助理身上,趾高气扬地开口:“我最讨厌别人在我面前大声嚷嚷,谁让你说话的?我有让你开口说话吗?还不闭上嘴!”

    那助理忽然被泼了一身咖啡,顿时有点挂不住脸 :“褚小姐……”

    褚青蘅立刻截住她的话头:“我认识你吗?谁给你资格来跟我说话的?”她眼角一瞟,只见萧九韶抬手压了压帽檐,脸上有点抽搐,转身就走。难道她演得太过火了吗?她还觉得自己的演技很逼真呢。

    凌寒的助理小姐两次被她抢白,也开始忍不住气:“我怎么没有资格站在这里跟你说话?难道我们不是同一个人种同一个民族,我没有资格跟你说话,敢问你到底是哪里的优越种族?”

    论扯淡她最擅长了,她绝对能把黑的扯成白的,再把白的染回黑的。褚青蘅立刻呛了回去:“既然你知道我们是同一个种族,为何还要问我是何种优越种族?请恕我奉告一句,往脸上贴金并不是个好主意,最近金价虚高。”

    她们争论的声音终于把周围正低头忙碌的人都吸引过来。褚青蘅变本加厉地表现出她应该有的蛮横,摔东西,指桑骂槐,几乎把剧组的人都得罪了个遍,只是这种折腾法,也让她累得只想大喘气,演戏也是个体力活。

    到了下午开机的时候,她估摸着自己已经被不明真相的众人在心里唾弃几十遍了。

    正当她中场休息的时候,卓琰拿着水瓶走到她身边,忽然问了一句:“你在调查的事情突然有眉目了?”

    褚青蘅惊讶地看了他一眼,也不想隐瞒,便点点头。

    “那就麻烦你,给我留一点余地。这里租了两天的场地,广告片是必须赶出来的,你把人都气走了,那该怎么办?”

    “好吧,”褚青蘅分神看了看正在拍摄的片段,突然插了一句,“这里拍的太假了,你看文件会这样翻吗?你能看清楚纸上印着的内容?”

    导演忙喊了声“cut”,又转头问机组:“你们刚才收音了没有?”

    他很快就得到了否定的答案。

    “那就重新来过,”他双手叉腰,“褚小姐,我知道你今天心情不好,但是能不能给我们的工作留一点空间?现在的进度已经严重拖后了。”

    “我只是给你们提个小小的建议,没想到你们这么听不得客观意见。那就算了。”褚青蘅态度恶劣地摊了摊手,施施然走向另一边。

    她暗自想着,她要得罪全场大部分的人,都已经做到了,再折腾下去得罪的人就将是卓琰了,还是见好就收。她做了这么多,就是为了吸引暗花出来,他不是向来都喜欢这种模式吗?那就快点出手吧。

    晚间拍摄休息的间隙,凌寒顶着上方的聚光灯走过来,带着一片厚重的阴影覆盖在她身上:“褚小姐,我准备出去吃点宵夜填饱肚子,你要跟我一起来吗?”剩下的属于他的片段要到明天才继续拍摄,是以他刚刚卸了妆,看起来脸色发黄有点憔悴。

    褚青蘅正要找个自然的借口离开人群,她想就算暗花再机敏,在这样人来人往的片场也是很难找到机会下手,便站起身道:“走吧。”

    凌寒显然对她之前歇斯底里的表现还心有戚戚,便用轻松讨好的语气开了一句玩笑:“看你一直心情不太好,似乎现在已经消气了?”

    褚青蘅拿腔拿调地用一种甜蜜到油滑的语调说:“其实我今天一直心情很好,这是表达我心情好的方式。”

    凌寒立刻打了个冷战,还是很快克制住自己,露出笑容来:“你的性格很特别。”

    其实他一定是在心里狂骂她就是个精神分裂的神经病。她一看他脸上那不自然的肌肉走向就知道,尽管从她学过医科的角度来看,他的下巴和脸颊都填充过玻尿酸,卸妆以后更加明显,肌肤饱满得都快发光了。

    其实她也能理解,对于一个正在上升期的演员来说,找到一个可以提供资金和人脉支持的金主自然是再好不过,而选择她总比选择那些年长的男人或女人的好。更何况目前看上去她的缺点只是比较歇斯底里很神经质而已。

    远处就是烟火缭绕的烧烤摊子,褚青蘅停下脚步,这个距离离拍摄点有两三百米的距离,前方两三百米又是人气很旺的烧烤摊,她正处于人烟稀少的真空区:“我懒得走过去了,你帮我买点吃的吧。”

    凌寒立刻笑着答应了。

    他走开不多久,她便听见身后响起了几声极轻的脚步声,她猛然回过身,却是空无一人。她定了定神,暗想她是有点紧张了,这种时刻,她应该更加冷静才是。她闭上眼睛,深呼吸了几下,又清晰地听见那脚步声再次在身后响起。

    当她再一次转过身时,却还是什么人都没有出现。

    她只能嘲笑自己神经过敏。

    凌寒去买烧烤了,她等在这边百无聊赖什么都不能做,只能踢着脚边的小石子玩。那颗小石子被她一踢,就滚出很远,那滚动的声音却戛然而止。那边有人?她皱了皱眉,试探地往前走了两步:“有人在那里吗?”

    没有回答。

    她再次往前走过了几步,忽听身后再次响起了那脚步声,便猛然回过头去,只见凌寒跑步过来,手上还举着装烧烤肉串的盒子,朝她笑了笑:“我不知道你的口味,就把每样畅销的都买了。”

    褚青蘅走过去,接过那个露出很多竹签的饭盒:“你也吃啊。”

    凌寒也没有推脱,抽出几串烧烤咬了一口。他咬下那一口肉串的时候,正好有一只蚊子飞过来,停在他的脸上。这附近草木旺盛,每天都有高瓦数聚光灯照着,简直是蚊虫滋生的温床。早早的就有蚊子开始出来活动了。

    褚青蘅正要提醒他,却见那只蚊子在他脸上停留了一会儿,立刻又飞走了。

    她没有下口去咬那烤串,直觉这个感官告诉她,她是不是又找错了方向。可是明明她在星展制药当年的研发实验室的监控录像里看到了他一闪而过的身影,早上也在片场看到他假扮工作人员,难道并不是他?

    而刚才有蚊子停在他脸上,却没有吸血而是直接飞走了,这也就说明他的脸绝对不止是打过玻尿酸这么简单。

    她眼尖地看见凌寒突然掏出刀片来,立刻往后退了一大步,正要呼救,只见那个她已经很是熟悉的身影果然立刻出现,直接握住他捏着刀片的手腕,向后一拗,她甚至都能听见骨骼关节间那声清脆的咔吧声。萧九韶趁着他分神的瞬间,又一脚踹到他的腹部,凌寒几乎犹如一堆废铜烂铁般滚倒在地上。

    褚青蘅正要说话,却听见身后五步之处的草丛里搏斗的声音。显然,萧九韶也听见了,三步两步便冲到那里,对准背对他的身影就是一个动作十分华丽的飞踢。那人被背后那股力量踢中,猛地向前扑去,立刻就有人怒道:“萧九韶,你注意点不要误伤!”

    那个很愤怒的声音,她听出是刑闵的口音。

    可是……为什么是刑闵?

    她急忙跑过去,只见那边的搏斗已经结束,一个带着鸭舌帽的男人缩着身体靠在灌木边直喘气,隔了好一会儿才吐出一口血沫子:“你们警察……果然都是野蛮人。”他抬起头,摘掉了压低了帽檐的鸭舌帽,露出一张有些混血特征的面孔,那张脸笑起来定会十分单纯热情:“晚上好,各位。”

    褚青蘅呆了呆,随即脱口而去:“沈逸!”

    作者有话要说:今明两天的章节一起奉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魔鬼的颤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苏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寞并收藏魔鬼的颤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