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魔鬼的颤音 > 第七十章

第七十章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元尊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吃过午饭,褚青蘅去S大踩点,而萧九韶则回到局里。她想他当初说的没错,她最擅长的领域是在研发方面,就不应该坚持去做最不适合的事。

    她觉得自己一定被传染了,见到那位将来会成为自己的导师的副教授,忍不住搜索他衣领和袖口的蛛丝马迹。就如萧九韶所说,他是个在学术上毫无建树的人,可她无所谓,她已经浪费了太多的时间,现在重回校园,她只怕自己会不适应。

    那位副教授问她:“听说明天卓少会举办庆功酒会,你有没有选好自己的同伴?”一张请柬可以带plus one,他这样暗示了,她当然不会听不出来:“当然没有,不过如果老师你愿意拨冗陪我一起去的话,那就有了。”

    那种无味的千篇一律的酒会,萧九韶是不会有兴趣的。

    她站在台前,跟卓琰、叶徙一起开了第一座香槟塔,粉红色的酒液从杯壁上淌下来,一股清甜的味道。底下的长枪短炮对准他们不停地狂闪,闪得她都要觉得自己快失明了。

    卓琰站在中间,朝底下温文尔雅却居心不良地提示:“今日谢总也来到现场,实在是我们的荣幸,大家不妨把镜头转向谢总。”

    谢允绍站在台下最显眼的位置,同他遥遥相对,脸色平静地举起酒杯示意。

    褚青蘅感叹:“谢大少还是这么有风度,明知道自己会被气到内出血,却还是会应邀前来。”

    叶徙笑嘻嘻:“喜闻乐见。我这就去跟前姐夫打声招呼。”

    褚青蘅转向卓琰:“前姐夫?”

    卓琰最不喜欢八卦,见她问了又不好不回答,勉勉强强地吐出三个字:“离婚了。”

    褚青蘅恍然大悟,她果然是离开这个圈子太久,居然连如此爆炸的新闻都还没听说,不过谢氏也算有手段,报刊杂志的小道消息里还没有把这件事刊登上去。她端着高脚酒杯,朝台下走去,只见叶徙正笑着跟他说什么,谢允绍只是面无表情地听着。

    她走过去,加入他们的谈话:“谢少,你最近身体可好?”

    谢允绍面无表情地看着她,只稍微皱了皱眉:“挺好,我也时常在运动,只是很少参加那种野蛮的户外运动。”

    野蛮的户外运动?这是在对卓琰开嘲讽模式了。她转过头看了一眼,只见卓琰似乎料到,还朝他举了下杯子,把杯底的一点粉红色克鲁格喝完。

    褚青蘅故意地、一脚踩上他的尾巴,带着顺便磨蹭着碾压几脚的幸灾乐祸的心:“听说最近你离婚了,身边少个互相照应的人,更加要注意身体了。”

    周围的记者被“离婚”两个字吸引,纷纷拿出录音笔来。

    谢允绍脸上抽了抽:“劳你费心了。”

    褚青蘅知道自己是落进下石的小人行径,但既然已经开了场,显然就要把小人一直当到底:“哪里,我是在感激你,如果不是谢少的所作所为,我今日哪有和卓氏联手的机会。”她点到为止,就飘然而去,留下记者慢慢八卦。

    她把手上的酒杯交给侍应生,转身走到落地窗外的庭院里,原来当小人的感觉会这么舒爽,要不是她还要摆正自己的形象,真想大笑出来。她走到泳池边上,只见卓琰正跟自己的女伴拉扯争执,尽管他压低了声音说话,却还是断断续续地传了过来。褚青蘅低叹道:“火气这么大,这真不好。”

    她好心地给他保留了一点面子,就当做没听见准备掉头就走。

    才走了两步便听见哗啦一声,她转过身,只见泳池边上少了一个人。她拉起裙子,飞快地奔到事发处:“怎么了怎么了?”

    卓琰的女伴抬起头,用一脸无辜正直对着她:“他跳下去了。”

    “……跳下去了?不是你推的?”总之是什么都好,她从手包里拿出手机,给叶徙拨了电话,“要麻烦你了,叶徙,拿一套卓少的备换衣服过来,他掉到水里去了,嗯,对,就是东区那个游泳池。”

    全身湿透的卓琰像水鬼一样沿着栏杆爬上来:“……是我滑了一下,自己摔进去的。”

    褚青蘅忍住笑:“我看时间差不多了,你要我撑的场面也撑住了,我可不可以回去了?”

    “请、随、意。”

    她就知道他恨不得她立刻滚蛋。

    摆脱掉过去的阴影之后的褚青蘅,就如出笼之鸟,飞快地融入到新生活中。

    自然,这新的生活还多了一个人。

    那就是萧九韶。

    他的生活里依然充斥着各种案件,有些鸡毛蒜皮有些却是重大案件,每一件他都一视同仁兢兢业业。

    夜间的耳鬓厮磨之后,她突然想起刑闵跟她说过的那句话:“刑队自称是我的叔叔,因为他想高你一辈哎。”虽然刑闵已经升职,她还是习惯用过去的称呼。

    萧九韶平定了气息,在她耳边道:“那又怎么样?”

    “那又怎么样?反正平白低了一辈的人又不是我,我才无所谓呢。”褚青蘅翻来覆去想躲开他,“别凑到我耳边说话,很痒。”

    萧九韶扣住她的后脑,有一下没一下地亲吻她的脸庞;“也对,你这么随意的人……”

    “我是随和的人……”她轻笑,“等一下等一下,让我把正经话说完。”

    萧九韶看了看她,待判断她是认真的之后,便松开了手。褚青蘅拉开床头柜的抽屉,从里面拿出蓝底银白色纹路的盒子:“给你的勋章。”

    他看着那盒子,似乎有点迟疑:“勋章?”

    “你不是想知道里面的刻字是什么吗?”她在第一次接到专柜小姐的电话时,正是最心乱的时刻,立刻就把这件事抛到脑后,后来还是专柜小姐久等她不来,再次致电给她的,她才想起还有这件迟到的新年礼物。

    萧九韶拆开了那盒子,只见里面躺着一款对表,属于他的那只是黑色的,款式简洁大方。他拿起手表,翻到表盘,表盘底下只刻了她的名字缩写,其他什么都没有。他拿起另外一只,是刻着他的名字缩写。他笑道:“我还以为会刻什么深情表白,原来就这么简单。”

    褚青蘅挨着他:“就是这么简单,胜过千言万语。”

    萧九韶亲吻了她的嘴唇:“我也觉得与其千言万语,不如用行动来证明。”

    褚青蘅一个激灵,想立刻逃跑,但还是被拖回来:“你已经证明过了,不必再证明一次了!”

    他却没有给她留下任何机会,直接占=据了她。

    “不要了,快出去,”褚青蘅拼命挣扎,“明天我还有一个实验!”

    “明天没有做实验的机会了,我约了去看房子。”

    “……这个房子也很好的啊,你看物业好,环境也好——唔……”

    “你的话太多了,”萧九韶按住她,“这是关系男性尊严的事,你以为我会一直住着写了你名字的房产?”

    “那也可以改成你的名字啊。”

    “……褚青蘅,我给你半分钟,你可以交代遗言了。”

    都是全名了,果然她不该说这句话。她转了转眼珠,立刻想出正确答案:“明天不是要去看我们的新家嘛,我还舍不得这么早说遗言。”

    这句话触发的绝对不是悲剧,所以他留下了她的小命。

    他们都是毫无选择困难症的人,只看到第三套便签了合同。褚青蘅乐得在一边休息,只看萧九韶跟人去刷定金和签合同。等他回过身,把合同放在她面前,指着签字栏:“签在这里。”

    褚青蘅习惯性地要把合同翻到第一页从头浏览一边,但是又立刻被他按住:“合同我已经看过了,你签字就行。”

    反正这类购房合同都是样本模式,看不看也差不多,她随手便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萧九韶从她手下抽走了那一式三份的合约,转身递给接待员,然后回过身一把把她抓起来:“走了。”

    褚青蘅看着他通红的耳廓,拉了拉他的袖子:“别这样,你看售楼处的人都对我报以同情的目光了。还有既然这件事了结了,其实我还有另一件事要做的。”

    萧九韶僵硬了一下,转身过道:“什么事?”

    “你想不想看看我以前住的地方?”

    他松懈地微笑着:“很想。”

    其实她已经有快四年没有来这里了。

    她按下车库的遥控锁,车库门开启时候发出了轰隆隆的金属滞涩的声音。褚青蘅沿着楼梯走上去,拿出钥匙打开了大门,屋子里有股灰尘的味道。她直接穿着鞋走进去,一把拉开了严密的窗帘,细小的颗粒物在阳光下乱舞。

    褚青蘅在屋子里转了一圈,从保险柜里搬出一副套着防尘罩的画来:“你觉得把这个房子挂牌卖掉好不好?我之前一直都不敢再进来,里面有太多记忆了。”

    萧九韶不冷不热地回了一句:“你觉得好就卖掉吧,请恕我提醒你,最好在我们领证前就卖掉,不然这就是你的婚后财产。”

    “啊,你怎么这么别扭……”褚青蘅拉着他的手腕,“来嘛,楼上是我的房间,你不想看看?”

    萧九韶没有挣脱她的拉扯,只是又补上一句:“对于我这样的人,你不会知道我会想些什么,如果我对你的爱情没有了,你也不会知道我会对你做什么,你的下场可能会比任何一个人都要惨——这是你亲口说过的话。”

    这句话褚青蘅的确说过的,没想到他现在还在记恨。她轻咳两声:“那个……有时候我也会说错话的。”

    “我不觉得那时候你仅仅是‘说错了话’。”

    褚青蘅恼怒了:“那你觉得是什么缘故?”

    “这就是你的心里话,无需否认。”萧九韶的眼睛里倒是泄露了点笑意,“你知道我那时候有多伤心?”

    “伤心不适合你,真的。”褚青蘅刚说完,便被他佯作生气地掐住了脖子,他的动作很轻,倒是不让她觉得害怕,“停停停,我可以交代遗言吗?”

    “请说,这么客气不像你。”

    “再给我一次机会!我愿意一辈子赎罪!”褚青蘅大声表白,“看在我一直很爱你的份上!”

    萧九韶的手抖了一下,随即便游离开视线。他似乎有点不敢面对她地转过身:“走了,你还要待在这里多久?”

    他不自在了。但是她一向很好心,没有抓着人痛脚不放的恶劣品质:“等下啊,这幅画我要带着走。”

    萧九韶鄙夷道:“你不是说这个屋子充满了你无法回顾的记忆,所以才想卖掉?”

    “是啊。”

    “难道这幅画就不是屋子里的东西?”

    “开什么玩笑,你知不知道这幅画的作者是谁?这可是赵无极啊,”褚青蘅顿了顿,见他没有出现她预期中的反应,“你知道赵无极是谁吗?”

    “……知道。”

    “那就对了,我当然要把它收起来,当做家传之宝一直流传下去。”

    “那只能证明这幅画的价值超越了你不堪回首的记忆。”

    褚青蘅严肃道:“你怎么能这么说?我这么爱你,当然会为我们今后的生计打算啊。”

    萧九韶差点栽下楼梯:“你够了!就算你不卖画我也养得起你。”

    婚礼,最后还是理所当然地按照凌卓宁女士的要求,办了游轮婚礼。中场他们在休息室小憩,褚青蘅在换第二件礼服,几乎要哭出来:“怎么办,我只是去了趟德国而已,这件衣服的腰围就不够了。”

    她在半年之前跟着教授去了德国做学术交流,那边活动虽少,却一直好吃好喝,回来之后她还是自信自己不可能变胖,结果乐极生悲,连礼服的束带都系不上了。

    萧九韶正穿着单件的衬衫,躺在椅子上闭目养神,闻言就睁开眼道:“要我帮你?”

    褚青蘅正和几根带子搏斗:“你连这个也会啊?”

    “试试看,”他走到她身后,抓住那几根鲸鱼骨的带子,估计一下它们的牢固程度,“先扶住桌子,然后深吸一口气——”

    褚青蘅照办了,刚吸完气便觉得腰上一阵紧绷,几乎掐得她要断气了:“你……轻点……”

    萧九韶三下两下打好结头,松开手:“好了。不过你还是不要大声说话或者吃东西了,免得绳子承重力不够断开。”

    她意有所指地看着衣架上挂着的三件套西装:“彼此彼此。”

    她的饮食一直是偏爱肉食,在她的带动下,他们的口味现在也越来越相近了,就算是发胖,也应该是一起的。

    正在这时,萧九韶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了一声。

    褚青蘅道:“你的案子来了,不过你如果敢因为案子把我一个人丢在婚礼现场,我一定会恨你一辈子。”

    萧九韶拿起手机看了看:“你想多了,只是广告。”

    他的话音刚落,轮到褚青蘅的手机响了。她点开一看,正是实验室里奋斗的同学给她发来的好消息:“就快成功了,你的婚礼什么时候结束?不过来看看?”

    她顿时纠结了。

    只听萧九韶用一种毫无感情-色彩的语气说:“如果你因为实验而把我扔在婚礼现场,我也会恨你一辈子。”

    她更纠结了。

    权衡再三,她咬咬牙把手机关机了:“刚才刑队好像说要来找我们商量证婚词?”

    萧九韶转身出去,很快就把刑闵带了进来。

    刑闵手上正握着一张纸,嘴里还念念有词:“每一天,都愿你们对对方更多一分尊重与爱慕,彼此相扶相携,执手白首……嗯,这样可以吗?”萧九韶凑过去看他的手稿,又补上一句:“最好再加上女方要对男方更加信任爱惜,记住自己的承诺,要一辈子赎罪。”

    “喂,你够了啊……”

    “赎罪?”刑闵挑了挑眉,“你不可以在这种日子这样吓唬她。”

    他转过头,朝褚青蘅摇了摇头:“不能欺负你的丈夫,这是家暴,不然刑闵叔叔会把你抓进去的。”

    “……”她怎么觉得人生中唯一一次的婚礼会变得很糟糕?

    晚上八时不到。宾客们正在游轮上享受简单的冷餐。

    褚青蘅拿起烟火的遥控器,按在了启动的按钮上,萧九韶握着她的手,一边抬起左手看手腕上那款那黑色的简单大方的手表:“还有十秒钟……五,四,三,二——”

    最后一个读数淹没在烟火燃起的响声之中。

    他搂住她的腰,倾身下去,开始了绵长而热情的法式热吻。

    忽然间,只听人群中有人尖叫出声。

    他们抬起头,只见夜空中出现了闪闪发亮的几个图案,那是彩色的草花图形,象征着暗花这个代号。

    褚青蘅惊讶地睁大了眼。

    那个图案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用烟火光点拼成英文单词:back。

    暗花,归来。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所有追文的妹子,历时近两个月,大家辛苦了。

    后面的番外其实不看也没关系,毕竟和主线无关了。

    新文的话,开始会更得比较慢一点,等到有了存稿以后就会快起来。

    另外关于定制问题还是维持以前的传统,不打算开,因为可能会有出版的机会,目前还要继续修改,但是出版的周期也会很长,看我过去的沉香和荆棘就知道:-(

    新文地址:

    傲慢与黑化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魔鬼的颤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苏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寞并收藏魔鬼的颤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