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有田好赚钱 > 第五十一章 重症云丫头

第五十一章 重症云丫头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天唐锦绣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大哥,我去把郎中找来,你直接带着郎中去老五家,这样不就知道那贱丫头是不是装病了?”谭有元提议道。

    对于谭有元的提议,谭有银表现得很是赞同。

    谭有金反倒没有任何表示,而是转头看着谭七,等着老爷子开口。

    谭七眉头紧皱,下意识的拿起烟杆子吸了两口,结果却什么都没吸到,这才意识到并没有放烟叶子进去。

    “爹,咱们这么做到底行不行,你给个痛快话啊!”谭有银有些急了,他自然是同意谭有元的提议,可他也明白,有些事必须得有他爹的点头才能做。

    而眼前这件事,显然就是必须有谭老爷子点头才可以的。

    “急什么急,没看咱爹正在想呢吗?”谭有金将狗腿儿子的角色表演得格外贴切,按说如此态度会惹来其他几个兄弟的反感,可事实却刚好相反。

    被说的谭有银没有半点不开心的神色,反倒是乖乖的闭了嘴靠在一边。

    谭七又想了想,这才说道:“老三,你脚程快,去叫郎中过来,老二,你让你媳妇儿煮十个鸡蛋,等会儿让你大哥带着去老五家。老四,你也别闲着,等会儿你就和你大哥一起去。”

    一听谭老爷子这安排,谁都没闲着。

    几个兄弟相互看了一眼,点点头,算是同意了。

    但唯有谭有金的眼光里闪了一丝不痛快的意味,但因为速度太快,所以并没有让人看到。

    “云儿,你说的办法真的行吗?万一穿帮了可咋办啊?”安氏一脸担忧的看着正在铜镜前努力奋斗的谭云。

    点完最后一个小红点,谭云放下手中的镜子,转头看向安氏,笑着说道:“娘,你放心吧!就我现在这副模样,别说是普通人,恐怕连正经的郎中看了,都不愿意多接触呢!”

    此时的谭云,那张原本不怎么白皙,但还算干净的小脸上已经被她用某种她也不知道名字的野草汁涂的红一块白一块,看着着实有些吓人。

    这种野草汁是上一次谭云跟着谭有昌上山打猎的时候不小心发现的。当时谭云是手背上沾染了些汁液,结果红了一片,当时谭云还以为自己中毒了,可第二天一早,那红的一片就消去,慢慢恢复了本来的颜色。

    后来听谭有昌说,这种野草之后在山林深处才有,而在山脚是见不到的。

    当时谭云也只是觉得好玩,便摘了几株放在了荷包里,没想到今儿竟然还真的用上了。

    看着自己的闺女变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安氏这心疼的厉害,一再的询问这东西有没有毒,什么时候能消散去。

    谭云知道娘亲是在担心自己,所以一遍遍的解释没有问题,并且承诺第二天就会消散。

    这面这娘俩正在屋里聊天,大门外突然传来了谭有宝憨气十足的声音。

    “五弟,五弟在不在?我和大哥来看小云了。”

    谭有宝和谭有金来了?

    安氏怔了怔,下意识的看向谭云。

    谭云却是笑了笑,刺溜一下钻进早就铺好的被窝里,同时让安氏出去迎一下外面的人。

    安氏重重的叹了口气,用手揉了揉眼睛,使得眼睛微微有些发红,这才起身走了出去。

    躺在被窝里,谭云却是仔细的听着外面的情况。

    “五弟妹啊,老五在家不?”说话的是谭有金,对于这个人的声音,谭云可算是彻底记住了。

    安氏说了不在,同时还问他们有什么事。

    “五弟妹,家里听说小云儿病了,这不,我们赶紧带着郎中看看。这身子骨要是有不舒服的地方,可得赶紧看郎中,切莫耽误了才好。”这次说话的还是谭有金,听起来好像很关心谭云的样子,却换来了谭云无声的冷笑。

    如果不是有着前一天谭有金来自己家时候的样子,谭云没准会真的以为这是个很和蔼,很关心自己的大伯呢!

    这时候谭有宝突然接道:“是啊,弟妹,爹在家听说小云病了,心里急得不行,这不,特意让你二嫂煮了鸡蛋,让我们给送过来呢!”

    鸡蛋?

    谭云每条一挑,显然被那鸡蛋给勾得来了兴趣。

    也不等他们外面再说什么了,谭云哼着嗓子喊着娘,如此喊了三四遍,安氏才应了一声。

    不是安氏故意拖着装听不见,她实在是真的没听见。

    而谭云这几声娘喊得也颇有技巧,一声比一声的声音稍微大一些,直到最后一声,外人听着就好像是拼尽了全力喊出来似的。

    安氏一边应着谭云,转头就往屋里跑。

    谭有金和谭有宝对视了一眼,纷纷让郎中也跟进去。

    那郎中一早就听说谭云那丫头得了急症,心里正想着是不是要主动过来看看,毕竟,那谭云也是得了圣旨的人,以后没准大富大贵什么的。自己要是能让谭云家卖个好给自己,也算是好事一桩嘛!

    偏巧谭家就去人找自己了,郎中二话不说,背起药箱就跟了出来。

    其实在刚刚谭云喊安氏第二声的时候,这郎中便听见了,只是那声音似有似无的,倒是让他也不能确定谭云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要说这郎中的医术也是个半吊子,如果不是他在月生村有自己的房子地,其实他当真不如那些走街串巷的赤脚郎中。

    这会儿就算谭家的两个兄弟不提让他进去,郎中自己也是要进去的,所以也没再多说什么,郎中直接跟着安氏的脚步冲进了谭云的屋子。

    而谭云就像是不知道其他人来了一般,哼哼唧唧的让安氏给自己倒水,只说渴了。

    即便是喝水,谭云也喝得很有技巧。

    那嘴就好像是漏了一般,安氏端着碗喂她喝的水,都是洒的多,喝的少。

    结果才小半碗的水,却是大部分都顺着嘴角流了下去。

    那架势看起来,就好像是好不行的人,完全没有咽下去的意识一般。

    刚刚谭云在给自己的小脸下药的时候,特意在嘴角和下巴的位置多涂了些草汁,如此一来,喝水漏下去的水自然都顺着嘴角淌过下巴,最后落在了她身上的亵衣上。

    一直看着谭云喝水的郎中此时完全已经傻在了原地,他是懂点医术不假,可那些仅仅是在头疼脑热,怀孕骨折之类上面,对于中毒或者是其他症状再严重点的问题,他完全没有办法。

    刚刚第一眼看到谭云脸上的红斑,郎中就已经吓了一跳了,再看谭云连喝水都费劲的样子,心里更是咯噔一下。

    本以为谭云不过是染了风寒之类的病症,哪成想却是如此。郎中的心里也开始打起了鼓,生怕谭云得的是什么具有传染性的重病。

    也是此时,郎中心里懊悔得要命。

    早知道就应该先问问症状,然后再考虑要不要进来了,现在可好,人都已经进来了,想出去怕是已经难了。

    而已经“喝”完水的谭云也正好看到了站在自己不远处的郎中,便很“虚弱”的打了招呼,当然了,这招呼打得也是出的气比进的气多。

    听到了谭云说话的声音,谭有金不等郎中开口,他便先扯着嗓子在门口嚷了起来,“小云啊,我是你大伯,听说你病了,你爷爷特意让我们过来看看你。你二伯娘特意给你煮的鸡蛋,你起来吃两个啊!”

    谭云虽说只是个十岁的小女娃,但终究是穿着亵衣在内室,郎中可以不管不顾的冲进去,但谭有金和谭有宝却不行,所以他们两个现在只能站在门口,隔着门帘子说话。

    “娘啊,快,快让大伯他们进,进来吧……”谭云很“好心”的邀请两个伯伯进来,“我,我是他们看,看着长大的,哪里有,有那么多的说道。”

    瞧,我们谭云多懂事啊!即便是在重病中,也不忘如此“体贴”的给对方找台阶下。

    “云儿,你……”安氏一脸的为难,怎么说现在这屋也是女儿家的闺房了,怎么能随便让人进来呢?

    可不等安氏说完,门帘子却已经被人从外面掀开了。

    掀门帘子的是谭有金,那火急火燎的动作,完全出卖了他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果然,他当真是想亲眼确认谭云的情况的。

    “哥,你往前走两步啊!”跟在谭有金身后的谭有宝手里拎着篮子,忍不住催着谭有金。

    本来谭有宝就是跟在谭有金的身后,谭有金进屋之后,必须得往前走两步,谭有宝才能进来。

    可谭有金掀开门帘子才进屋,便站在原地不动了,这让谭有宝很不爽快。

    不过等谭有宝推着谭有金,自己也进了屋子之后,他才明白谭有金刚刚为什么不动地方了。

    因为眼前的景象,实在是……

    太!吓!人!了!

    谭云那已经花了的脸,让人看了,就像是活见鬼一样。

    随着啪的一声响,谭有宝手里的篮子不知怎么的就掉在了地上。

    “鬼……鬼啊!”谭有宝尖叫着转身就跑,而谭有金站在原地愣了半天神,脸色都变得惨白惨白的了,这才反应过来要赶紧退出去。

    郎中到底是个见过世面的,虽然心里也开始安心会不会受传染,可终究没像谭家兄弟那般丢人,不过脸色也不太好看了。

    “郎中大哥,你,你也先回去吧!我家当家的已经去镇里找了屈郎中。你也知道,前阵子我生病的时候,就是由屈郎中看的,所以……”

    安氏显得有些不好意思,毕竟,放着村里的郎中不用,非得去镇里找郎中,明摆着就是信不着村里的郎中。

    要是放在别的时候,郎中这心里还真的会有些不舒服,可眼下,他却一点不舒服都没有。

    不管谭云这脸上的红斑到底能传染还是不能传染,郎中都可以确定这病绝非是他能治的。所以现在别说是找屈郎中了,就算是把整个来善镇的郎中都找过来,他都一点意见都没有了。

    “谭家娘子,你,你别这么说。孩子的病重要,屈郎中的医术在咱们来善镇都是顶好的,选他就对了。”郎中一边说一边退,“那个啥,我突然想起来还得去东头的老吴太太家一趟,就,就不在这多待了啊!”

    “郎中大哥,你走啊?再待一会儿呗!我家当家的等会儿就能回来了啊!”安氏虽未起身送郎中,可声音却是提高了不少。

    透过谭云屋里的窗户,谭云和安氏看着郎中连滚带爬的跑出自家院子,那狼狈相,当真是搞笑急了。

    谭云原本是用被子捂着嘴闷声笑着,等到郎中他们都跑得没影儿了,她才松开被子,趴在安氏的怀里放声大笑。

    早就猜到会有这样的结果,可当真的看到的时候,谭云的心情却好到不行。

    那几个人明摆着就是来试探自己是不是真的生病的,只可惜一个个的胆子太小,竟然连脉都还没摸过,就全都跑掉了。

    早知道是这样,就不用那些草药汁来涂脸,去上古婆婆家拿一些红色的印泥就完全可以蒙混过关了嘛!

    安氏本来也很担心会穿帮,但现在看来,根本就不存在会穿帮的可能。因为那些人的胆量,实在是太小了。

    这娘俩笑了好一会儿,方才顺过气来。

    安氏这次再看谭云脸上的红斑,心里的担心却已经没有那么多了。

    “娘,快些把鸡蛋捡起来,我倒要看看,老宅能大方到什么地步呢!”谭云招呼着安氏把鸡蛋篮子拎过来。

    看着篮子里躺着的那个十个红皮鸡蛋,谭云再次忍不住一阵冷笑。

    这老宅的人,当真还是有够“大方”啊!

    “娘,把这鸡蛋分成两份,一份咱们家留着晚上吃,另外一份等会儿您就送到古婆婆家吧!这五个鸡蛋,再熬点粥,配点咸菜,也就够古婆婆和雨儿和月儿的午饭了。”谭云动手将篮子里稍大的五个鸡蛋挑出来,放在一边,剩下的五个,让安氏收起来了。

    “云儿,要不这鸡蛋咱们别要了,等会儿你爹回来了,让你爹给老宅送过去吧!咱们今儿要了他们的鸡蛋,回头指不定还得拿出多少东西还回去。”

    安氏忍不住的叹气,这十个鸡蛋,她还真是不敢收下。

    “为啥送回去?”谭云声音猛的挑高,眉毛也翘了起来,“娘,你算算他们从咱家拿的东西还少吗?别说是十个鸡蛋了,就算他们现在送十只鸡过来,我都不觉得咱们赚到啥了。听我的,把这五个稍大点的鸡蛋给古婆婆他们送过去,剩下的五个,咱家晚上吃。”

    安氏脸上还带着犹豫,可到底是听了谭云的话,将鸡蛋给古婆婆家送过去了。

    至于谭有昌,虽然一大早就有人看见他急匆匆的朝着镇子里赶去了,实际上他在离开村子之后没多久,便转了个弯,直接上了月生山。

    因为是装作去镇里找郎中,所以不方便背着背篓什么的,谭云便让安氏用家里已经缝补了很多次的被罩缝了个大口袋,折吧折吧塞进谭有昌的衣服里,让他带着走了。

    也亏了这个时候人们穿的衣服都比较肥大,即便是放了好大的一个口袋,倒也没让人察觉出什么太不一样的地方。

    有大布口袋,谭有昌这小半天的功夫就在山上采采野菜,见到了野果子什么的,也顺带着采了些野果子。

    看着时间已经到了正午,谭有昌便顺着一条小路,直接从山上摸回了自己家。

    因为谭家兄弟和郎中一早上过来闹的关系,现在月生村已经都知道了谭云得了重症,人怕是都要不行了的消息。

    而且这重症有意无意的,被人传成了是有传染性的,加上谭云家本来就在村子的角落里,根本就没有什么来往路过的人,如今又得了病,自然就更加没人过来了。

    如此,谭有昌在家吃了午饭不说,还休息了好一会儿,这才又顺着回来的小路退回到了山上,然后再绕到大路上,行色匆匆的回到了月生村。

    村口有几个闲聊的村民一见到谭有昌,便询问是否找到了郎中,谭有昌擦了把汗,掂了掂手里的草药包,说是屈郎中已经给下了药,这会儿就赶着回去给谭云熬药。

    那草药包是谭云之前给安氏和古婆婆买药的时候用的,这会儿草药包里包着的早就不是草药,而是安氏早就晒好的野菜干。

    要说那些村民也都是些心眼好使的,不再耽误谭有昌的时间,忙催着他快些回去,同时还祝谭云早日好利索。

    夜色降临,谭雨和谭月都已经从古婆婆家回来了,一家人正坐在大屋的炕上吃晚饭。

    因为谭有昌今儿走的山路都是些平时里很少走人的,所以采的野菜也格外多。加上老宅又送来了鸡蛋,所以晚上这顿饭安氏做的稍显丰盛。

    当然了,这个丰盛也只是和平日里吃的饭菜相比而已。

    野菜鸡蛋粥,野菜蘸酱,再有就是熟鸡蛋切成丁,和野菜一起炒了。

    “爹,娘,我明儿一早就去山上采野菜,这一天在家待的,太腻歪了。”谭云咽下最后一口粥,这才说道。

    “上啥山啊?在家好好歇着吧!这阵子家里就可着你忙活了,好容易得了空闲,还上什么山?你爹今儿采了那么多野菜,足够咱们家吃上几天的了。”安氏想都没想就否了谭云的提议。

    要说忙,这几天家里最忙的自然就是谭云,不过谭云却是一点都不想歇着。她心里心心念念的惦记着山上的那些野茄子,算算时间,上次看到的那些小茄包也都该熟了,要是再过两天,怕是就要老了。

    “娘,人怕闲,一闲下来,反倒容易病了。我这得了重症的消息得传上一阵子呢!我要是一直都待着,回头等重症的消息散了,我这人反而是废了呢!”谭云不以为然,她明天要上山,一定要上山。

    “那也……”安氏还想再说什么,却被谭有昌给拦住了。

    “云儿想去就让她去吧!正好今天我上山的时候,又发现了一条小路,走的人少不说,我看了看,也没有啥蛇虫的迹象,让她上山走走,权当是散心了。”

    常年的习惯让谭有昌上山之后,一旦发现了什么相对能走,而且蛇虫迹象少的路,都会用特殊的方式记录下来。

    等着下次上山了,再去走一遍,收获定然会比那些大家总走的路要好上许多。

    这也是原来没分家之前,为什么谭有昌每次上山的收获都要比其他人多的主要原因。

    而这种特殊的记录方式,谭有昌已经交给了谭云,所以谭有昌相信,只要谭云上山,就不难发现他留下的印迹。

    安氏看了看谭有昌,又看了看谭云,最终无力的叹了口气,“你们爷俩就欺负我吧!我这操碎了心,也不知道能让哪个记住我的好。”

    “娘,你的好,我们可都记在心里,牢牢的,半点都不敢忘了呢!”谭云赶忙上前撒娇,同时还不忘拉上自己的弟弟妹妹,“雨儿,月儿,你们说是不是啊?”

    谭雨自然是听懂了的,虽然不像谭云那么撒娇,可他却也点点头,很肯定的说道:“娘亲是这世上最好的娘亲。”

    至于谭月嘛,她还不能很明白大家话里的意思,不过哥哥姐姐都说好,她自然也要跟着说好。

    安氏本来只是随便说了一下,没想到却得来了三个孩子如此一致的认同,她的心里当即被感动得化成了一滩水,就想着把自己能做到的最好的全都给他们了。

    第二天一早,谭云背着安氏前一天晚上给自己烙的野菜粗面饼,背着一小坛子的清水,还有谭有昌前一天拿着的布袋子,趁着天色微微亮,便从自家院子的后门上了山。

    谭云这一次上山的目的很明确,那就是摘茄子,有多少茄子,就摘多少茄子。

    她想过了,既然不能靠着自己前世会的厨艺,像是别的穿越女主那样靠卖菜谱赚钱,那就努力的用这个时代还没有被普及开的东西为自己赚银子吧!

    好在茄子这种东西在这个时代还没有被普及,多少算是老天给她这个穿越人士的一点福利。

    而至于茄子为什么会被人们称之为毒物,谭云竟然是从古婆婆那里得到了答案。

    原来是曾经有人吃了螃蟹之后又吃了茄子,结果导致中毒。

    当然了,古婆婆可不是这么说的,这些可都是谭云从古婆婆的话里一点点摸索出来的。

    本身茄子与螃蟹就是不可同时的搭配,而过老的茄子,本身也会产生某种毒素,具体的名字谭云是叫不出来的,不过她记得前世的时候,奶奶可是对自己反复叮嘱过。

    如果谭云的推测没有错误,那么当初吃了茄子中毒的人,八成是吃了螃蟹的同时,还吃了过老的茄子,如此毒素被扩展到最大程度。

    如此一来,茄子便成了毒物。

    不得不说,这对茄子本身是很不公平的,可对于现在的谭云来说,她却是万分庆幸。

    这山上的茄子与前世吃的茄子相比,个头那完全是没有可比性的,一个个的小的很,形状也不如前世的那些茄子看起来好看,可味道却是很不错,浓浓的茄子味,无论是烤着吃还是炖着吃,都是极不错的选择。

    因着上次打猎,谭云给谭有昌吃了烤茄片之后,谭有昌便开始接受这种曾经被当做毒物的东西。

    至于安氏,谭有昌都已经能接受了,她自然也没什么问题。

    只是为了防止有什么不好的传言,所以一家人便商定这种东西就只是自家吃就可以了,免得再吃坏了人,回头再赖在自家头上。

    才一个上午的功夫,谭云大半袋子的茄子,当然了,里面也有不少野菜野果,只要是谭云看到的,同时又能采到的能吃的东西,她可是一点都没落下。

    “唉,这么好吃的东西,竟然被当成毒物,当真是可惜了。”谭云还是忍不住的感叹。

    转眼到了正午,谭云放下手中的活计,选了个相对平坦的地方,翻出野菜粗面饼,就着水吃了,又歇了一会儿,这才起来继续采野菜。

    谭云虽说是按着谭有昌做的记号走的,可这断路,却也有好长一段是在深山里。

    特别是有一段三五百米的路程,两边全都是高耸入云的苍天大树,如果不是树上确实有谭有昌做的标记,谭云一个人还真就不敢冒然进来。

    不过当谭云进入到这片树林之后,才发现,这片树林里的东西,竟然要比其他地方好上许多。

    当然了,茄子就是没有了,野菜什么的也不见多少,但谭云却发现了另外一种山珍——蘑菇。

    蘑菇这种东西在月生村已经不算是什么稀奇物件,相反的,和茄子相比,蘑菇反倒变成了人们餐桌上的东西。

    只是这蘑菇也有有毒和没毒的区别,人们常吃的蘑菇,自然是没毒的,可样式却也少得可怜。

    谭云来到这个时代之后,倒也是也吃两次蘑菇,不过都是赶在下雨之后,谭有昌亲自上山采的。

    而在前世的时候,谭云可是从小就跟着奶奶采蘑菇,所以在对蘑菇的认识上,还真就比月生村的村民了解得多。

    眼前的这一片树林里,谭云发现了许多平日里见不到的可食用的蘑菇。只不过这些蘑菇谭云并不是前世亲自摘得才认识的,而是在超市的那些山珍柜台得知的蘑菇种类。

    “啧啧,这要是放在现代,怕是要卖出好多钱了吧!”谭云忍不住一阵感慨。

    树林里有能吃的蘑菇,自然就有有毒的蘑菇,谭云小心仔细的区分着,不知不觉得,倒也采了不少就连前世都很少吃到的无毒蘑菇。

    “要是能我去卖蘑菇,不知道这办法行不行得通呢?”下山的路上,谭云忍不住自言自语的念叨。

    卖蘑菇……

    这个想法从在谭云的脑海里出现之后,便再也散不去了。

    谭云越想,就越觉得这办法可行。

    等到她从山上归家之后,在谭有昌和安氏对采来的蘑菇都表示出了震惊和不解之外,她就更加坚定了卖蘑菇的信念。

    “你这孩子,山上那么多的野菜你不采,采这么多这玩意儿干啥啊?”安氏眉头紧皱的看着此时被谭云摊了一地的茄子蘑菇,然后伸手仔细的将那些为数不多的野菜挑了出来。

    在安氏看来,谭云背了那么些东西回来,唯有这点野菜才是最正经的玩意儿。

    谭云笑了笑,没说什么,而是和安氏一样,整理起自己这一天的战果。

    当然了,谭云整理的不是野菜,而是她最宝贝的茄子和蘑菇。

    谭有昌的反应虽说没有安氏那么激烈,不过看他的脸色,却也是不太好的。

    谭云可不想自己忙了一天之后,一句好话得不到不说,还挨着俩人的骂,所以在谭有昌开口之前,她便将谭有昌支开了,“爹,我出去不方便,你帮我去河边采点蒜头回来成不?”

    月生村的河两边长了不少野生的蒜苗。

    因为蒜的味道辛辣,还带着一股怪味,所以大家都只是把它当成是炒菜炖菜的调味品,很少会有人将它们当成是一道真正的菜。

    正是如此,河边的蒜苗才会长成一片一片的。

    这会儿听到谭云让谭有昌去采蒜头,安氏立马抬起头,说道:“还采那东西干啥?家里还有好些呢!”

    “娘,你先让我爹去采,等他采回来了,我再告诉你们是干啥用的。”谭云嘿嘿的笑了笑,起身拿起墙边的背篓,塞进谭有昌的手里,不由分说的推着他就往外走。

    “爹,你就可着这个背篓采,采满了再回来啊!”

    谭云最后使劲一推,直接将谭有昌推出了屋子。

    虽然不知道谭云要那么多的蒜头干啥,不过谭有昌耸了耸肩,还是出去了。

    大概就是从那次上山打猎,再到下山家里出事开始,谭有昌便已经习惯了自家大闺女如此主事的一面。

    “你这孩子,又不是作哪门子的妖了。你爹在田里忙了一天,好不容易歇一会儿,这会儿又被你使唤去干活,也不知道这家里到底谁才是一家之主了。”安氏虽然还在低头收拾着野菜,可嘴上却是一点都没打算饶了谭云。

    对此,谭云倒也不以为意,还笑嘻嘻的应道:“娘,我爹本来就不是一家之主。咱家的一家之主啊,就是我娘您啊!”

    “你这孩子!”安氏被谭云的话逗得笑了,如此一来,屋里的气氛也显得好了许多。

    ------题外话------

    更新晚了,绝非故意的,这一天,就给装修的师傅当跑腿的了。装修的醉醉桑不起啊!~今儿少了两千字,明儿,醉醉过生日,大概可能还得晚一点更新,亲们不要着急,醉醉在努力……

    感谢:

    倾墨儿小主送了11朵鲜花

    (|3▓▓▓▓▓▓▓▓▓]小主送了5朵鲜花

    一桶江湖小主打赏

    赵晓霜小主送了5颗钻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有田好赚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萌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萌醉并收藏有田好赚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