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有田好赚钱 > 第五十四章 荣五爷吐血了

第五十四章 荣五爷吐血了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谭有昌为谭云和安老爷子相互介绍了一下,如此,谭云终于算是正式的认识了自己的外公,安铁树,外婆安董氏,小姨安翠花。

    在和谭有昌谭云二人说了几句场面上的话之后,安铁树的注意力终于落在了依旧站在谭云身边的荣弘启身上。

    “有昌啊,不知这位是……”

    谭有昌转头看了一眼荣弘启,脸上当即露出了很是为难的神色。

    一来他和这位荣公子只是两面之交,这还得算上上一次自己都没清楚对方的脸,而且对方还是昏迷的状态。

    二来,总不好介绍说自己是人家的救命恩人吧!

    就算荣弘启不介意,可按照谭有昌对安铁树他们的了解,怕是只要自己时候了救命的这事,安家定能掀起好大一番风波。

    “这,这位是,是……”谭有昌绞尽脑汁想着要如何介绍荣弘启的身份。

    这时谭云却猛的开了口,脆生生的说道:“这位是我和爹的债主,前阵子我和我娘都病了,没银子看病,是这位大爷借的钱让我们看病。”

    这谎话,谭云说得可是脸不红心不跳的,乍一看,好像还真是那么回事。

    果然,谭云的话刚一说完,安家三个人的脸色不由得就变了变。

    不过这三人当中,安铁树和安董氏是厌烦偏多,但安翠花的脸上,却是兴奋居多。

    虽然谭云已经很像忽略自己的那个所谓的小姨脸上的花痴相,奈何她的花痴犯得太过厉害,若不是嘴巴一直是闭着的,没准她连口水都能流下来。

    同时谭云也不得不承认,荣弘启虽然是很讨人厌,但却是个实打实的帅哥,看着安翠花的年纪,犯些花痴倒也是正常的。

    “啊,债主啊!”安铁树猛的感叹了声,随即对着身后的安董氏说道:“老婆子,咱们除了还给村长家的钱之外,还有多余的银钱吗?”

    安董氏一怔,转眼赶忙摇头,那头摇得,估计拨浪鼓都没她摇得速度快。

    “啥多余的钱啊?就咱们的那点子银钱,就算全还了,也还差一大截窟窿呢!”安董氏说着,目光一转看向了谭有昌,堆着一脸的笑,将她脸上的褶子几乎全都挤出来了,“好姑爷,你认识的这位大爷能借给你们看病的钱,那是不是也能借点出来给爹娘还债啊?”

    我XX你了XX啊!

    谭云猛的一翻白眼,显然是被安董氏这超级不要脸的功力惊到了。

    本以为谭家老宅的人就已经够极品的,现在一看安董氏,谭云方才觉得老宅的人似乎也不是那么让人完全接受不了了。

    还当真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啊!

    谭云翻的那个白眼并没有让安家的人错过,只见刚刚还是一脸讨好笑容的安董氏猛的变了脸色,指着谭云就骂道:“你个小贱货,你翻白眼给谁看呢?要不是因为你娘那个老贱货,老娘我能沦落到借钱的地步吗?别以为她嫁到月生村就没事了。告诉你们,老娘之前不朝她要钱去还债,那是给谭七那老家伙面子。现在你们都被赶出家门了,老娘我也就没那么多讲究了。趁早的,把之前欠的银钱都还了。现在还了,咱们该多少是多少,要是晚一天还,就多加一分的利息!”

    看着安董氏说话那像是崩豆一样噼里啪啦的样子,谭云心中不由得一阵好笑。

    极品就是极品,不光脸皮厚得极品,这掰瞎说谎的功夫也当真是炉火纯青。

    谭有昌的脸色很是难看,不管对方说话的人是谁,她说的骂的可都是他谭有昌的家人,作为一个老爷们,他自然是忍不得的。

    余光注意到谭有昌的身体在绷紧,眼瞧着就要开口反驳安董氏,谭云赶忙上前走了一步,死死的抓住了谭有昌的胳膊。

    不过这一步谭云走得很有技巧,在谭有昌看来,谭云是在抓住自己,拦住自己。

    可在安家的人眼里,谭云却是一副很害怕的养子。而她之所以会抓着谭有昌的胳膊,也完全是因为害怕,吓的。

    如此一来,安家人在看谭云的眼里很是明显的流露出了鄙视的神色。

    不过谭云却像是看不出来一样,反倒是可怜兮兮的看着安董氏,弱声问道:“外婆,您,您刚刚说我是什么?”

    “什么什么?老娘说你是小贱货,咋的,你有啥意见吗?”安董氏一掐腰,摆明了一副不讲道理的样子。

    谭云哦了一声,随即又问道:“那,那您刚刚叫我娘什么啊?”

    “嗤!”一直没开口的安翠花突然笑出了声,不等安董氏开口,她便说道:“你是小贱货,你娘自然也是贱货。贱货生的孩子,自然还是贱货了。”

    刚刚看着安翠花对着荣弘启一阵阵的犯花痴,谭云本以为自己的这个小姨多少会注意一下自己的形象。

    可没想到这才多长时间的功夫,安翠花就再装不住淑女了,开口闭口的贱货,那股子泼辣劲儿,一看就是从小练就而成的。

    谭云心里忍不住一阵冷笑,不过表面上却依旧还是一副胆战心惊,可怜兮兮的模样,“小姨,那,那照你这话说的。我娘,我娘还是外婆生的呢!那外婆也就是贱货咯?而你和我娘都是外婆的孩子,那你也就是贱货了。”

    从刚开始的有些结巴,到后面的越说越溜,谭云摆明了就是要坑他们一把。

    “小贱人,你,你说什么呢?”安翠花的嗓门一下子调高好几度,刺激的人耳朵疼。

    谭云却是无所谓的耸耸肩,说道:“小贱人说我说什么呢,我就说什么呢!”

    “你,你竟然敢骂我?看我今天不撕烂你的嘴!”安翠花咆哮着,扬起胳膊朝着谭云就要扑了过来。

    谭有昌有心要拦住安翠花,可谭云却是一个闪身,直接从谭有昌身边跑走了,转头就朝荣弘启的身后跑去。

    要说这个荣弘启绝对是个天生爱八卦的男人。

    从刚刚安家的人进来,他就带着一颗看热闹的心站在一旁。

    安家是个什么样的人家,荣弘启只要看上两眼,听他们说两句话,心里便已经了然了。

    对于这种败类人家,荣弘启本是没什么心情和时间看他们闹的。

    不过他却很想知道按照谭云那个刺猬的性格,会怎么对付安家的那三个亲戚。

    事实证明,荣弘启的目光还是很正确的,至少在安翠花出手之前,谭云的表现很让荣弘启满意。

    只是荣弘启却没想到谭云会往自己这面夺过来。

    看着安翠花那架势,怕她是存了要拼命的心过来的,荣弘启倒是不介意看看女人打架,不过要是其中一方是谭云的话,那事情的性质可就不一样了。

    不管怎么说,她谭云好歹也是他荣弘启的救命恩人不是,就算荣弘启再怎么喜欢看热闹,也不能看着自己的救命恩人吃亏受伤吧!

    于是,就在谭云刚好躲在荣弘启身后的瞬间,酒楼的大厅里陡然响起一声堪比杀猪般的惨叫声。

    谭有昌的眼睛瞪得溜圆,显然是被刚刚看到的那一幕吓得愣住了。

    而安铁树和安董氏因为是背对着安翠花,他们和荣弘启之间又被安翠花隔开了,所以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直到地面上传来有东西破碎的声音之后,安翠花惨叫着猛的一屁股坐在地上,两只手死命的捂着头,也不知道到底是伤在了哪里。

    “杀人了啊!杀人了啊!娘哎疼死我了啊!”安翠花本来是想去抓打谭云,结果却脑门一疼,疼得她脚步不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这下可好,疼的可不只是脑门了,屁股也像是被摔成了八瓣似的,疼的她忍不住倒吸凉气。

    只是做了片刻的功夫,安翠花就彻底坐不住了,索性往后一仰,整个人都在地上打起滚来。

    安董氏被眼前的景象吓得愣住了,直到安翠花在打滚的时候碰到了自己的腿脚,她这才反应过来,赶忙上前去扶住自己的宝贝闺女。

    “翠花啊,翠花啊,你这是咋的了?你可别吓唬娘啊!”

    听安董氏说话那动静,显然是和刚刚完全不同,明摆着是被安翠花的架势吓到了。

    “娘啊,我疼,我疼……”安翠花的眼泪这会儿早就已经流了下来,这才没多会儿的功夫,眼泪就流得满面都是。

    这一张嘴想要和安董氏说话,却一个气没顺好,猛的咳嗽起来。

    这下可好,流在脸上的眼泪,混杂着喷出来的鼻涕,一点没浪费的全都喷在了刚刚在安翠花身边蹲下来的安董氏脸上。

    看着那些透明的液体喷了出去,谭云只觉得胃里一缩,一股很强烈的恶心感直冲喉咙。

    大厅里嘈杂的声音终于引来了后院的人的注意,只见青儿虽说是蒙着面,可手里却是拿着一把菜刀,就这么直直的冲了出来。

    除了青儿之外,之前给谭云的摊位开张的那个老婆婆,此时也是一身劲装,手中还拎着一把泛着寒光的斧头。

    “主子,您没事吧!”青儿的目标很明确,那就是确定自家主子的安危。

    “这儿脏了,打扫干净了。我先带着谭伯父和小云云去楼上。”荣弘启冷冷的吩咐道。

    说完,荣弘启的脸就像是翻书一般,换上一脸的笑意对已经愣在原地的谭有昌说道:“伯父,这楼下太乱了,不如我们去楼上坐会儿。正好,厨房正准备吃的,等会儿咱们吃些东西,再叙叙旧,回头我再准备马车送你们回去,可好?”

    “啊?”谭有昌猛的回过神来,显得有些发怔,好一会儿才应道:“不,不用了,荣公子,您,您先忙着,我先,我先……”

    谭有昌的两只手朝着安翠花的方向伸了伸,似乎是想伸手去帮上两把。

    “爹,走吧,咱们先上楼。咱们欠着荣公子的钱呢,总要再商量商量延缓还款的期限啊!”谭云不由分说的上前拉住谭有昌的手,直接朝着楼梯口走去。

    虽然谭云并不知道荣弘启这葫芦里到底是在卖什么药,不过她能确定的是,在这会儿,如果非得让自己从安家和荣弘启之间选一个的话,谭云当真是一点都不犹豫的选择荣弘启。

    荣弘启虽说是个神经病,不过好在他在待人上面还算有礼,最重要的是,他不会像其他人家那样时刻想着从自家这里打秋风。

    这时的谭云确实是这么想的,可是在未来的很多日子里,谭云都觉得今天的这个选择,绝对是她人生当中最错误的选择。

    当然了,所谓错误,也是个很美好,很甜蜜的错误。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暂且不提。

    荣弘启用手指了指谭云和谭有昌带来的三个坛子,青儿点了点头之后,荣弘启方才抬脚也朝着楼梯口走去。

    安铁树这会儿才反应过来,赶忙上前要去拦住谭有昌的去路,可他才刚一抬脚,就觉得腰一软,整个人朝着地面直直的就趴了下去。

    “谭有昌,你,你个王八羔子,你,你暗害你老丈人!你不得好死啊!”

    安铁树虽说是趴在了地上,可嘴却是一点都没闲着,张嘴就骂,简直比泼妇还要厉害几分。

    青儿皱了皱眉头,心里很是不爽。

    若是再由着他们三个人这么闹下去,定会扰了自家公子。

    如此,青儿直接从腰间抽出一锭银色元宝,直接扔在了安铁树的面前,“滚!”

    只是一个字,从青儿这个看起来有些柔弱的女子嘴中说出,却带着浓浓的寒意,让人忍不住心中一颤。

    “臭娘们,你,你骂谁滚呢?”安董氏才刚擦干了脸上的那些个不明液体,听到青儿的话之后,当即站了起来,指着青儿就要破口大骂。

    可这时候安董氏却感觉到有人在拉扯自己的裤脚,当即没好气的一踹,头也不回的骂了一句:“哪个龟孙子扯老娘的裤脚子?”

    安铁树自打看清楚了那银子,心下一惊,赶忙住了口,刚想起身让自家女人和孩子离开,却不成想安董氏竟然又要骂起来,这才伸手扯了扯她的裤脚。

    不过他这一扯可扯出问题了,安董氏抬脚那一下,不偏不倚的直接踹在了安铁树的脸上,当即疼得安铁树连话都说不全了,“老太婆,你,你……”

    一听是安铁树的声音,安董氏赶忙回头低头一看。

    “哎呀我的天老爷啊,老头子,你,你这是咋的了啊?”

    安铁树的鼻子里留下了两条血印,当即吓得安董氏没了主意。

    此时的安铁树一手捂着鼻子,一手还死命的抓着青儿刚刚扔的银子。

    “别,先别说了,扶我起来。”安铁树两只手都占着,起来有些费劲。

    安董氏身了手,这才将安铁树从地上拉扯起来。

    “我,我们走。”安铁树现在半点都不想在这儿待着了,一来是得了银子,再一个,他可是看到了那个老妇手中的斧子,已经在空中滑过第三下了,仿佛自己要是再不走,那斧子就能朝着自己劈过来似的。

    “啥?走?”安董氏一怔,嗓门猛的挑高,“走啥走?他们这家黑店把咱们都害成这样了,他们要是不给拿医药费,老娘我今儿就住在这里了!”

    听了这话,青儿猛的一声冷笑,猛的扬起手中的菜刀。

    只见空中滑过一线,而下一刻,那把原本在青儿手中的菜刀,此刻却是直直的叉在了安董氏的两腿之间。

    安董氏的外身还穿着裙子,而这会儿那裙子的边缘位置,却扯开了一条口子。

    看着那菜刀此时的位置,再看看那口子的位置,不难想象那口子就是菜刀割开的。

    安董氏只觉得双腿之间一热,一股子热流失控似的顺着两腿之间就流了下去。

    “呕!好骚!”原本还在地上哼哼着的安翠花猛的一声干呕,连滚带爬的从地上站了起来,这会儿正一只手捂着额头,一只手捂着口鼻,不由分说的朝着门外跑去。

    安铁树在愣了好半天的神之后,也终于反应过来了,赶忙拉着安董氏的胳膊,死命的往外拽。

    踉踉跄跄的,这两口子在地上摔了好几个跟头,方才彻底离开了酒楼的地界。

    而在他们两个走过的地面上,留着一条长长的水线。

    “叶嬷嬷,去让傻姑出来,把这地混着皂角,好好的刷几遍,什么时候一点味道都没有了,什么时候才算好。”青儿交代了这么一句,便转身离开了。

    那个被称为叶嬷嬷的老婆婆应了一声,也跟着青儿回了后院。

    不多会儿的功夫,之前吃过谭云做的凉面的女子端着一大盆水,肩膀上搭着一条白色的抹布,嘴里还咬着一块皂角,就这么来到了大厅。

    此时在酒楼的二楼正中间的包房里,谭有昌正浑身紧绷的坐在凳子上,一脸的菜色。

    至于谭云,虽说不如谭有昌那么紧张,可脸色也是不好的。

    至于荣弘启,反倒是一脸的笑意,亲自给谭有昌倒了茶,还询问谭云喜欢吃什么。

    吃?

    还吃?

    谭云没好气的瞪了荣弘启一眼,心里更加觉得这个荣五爷是个不折不扣的神经病。

    除了神经病之外,他还是个二百五!缺心眼!

    谭云恨不得将自己所知道的能骂人的话全都放在眼前的荣弘启身上。

    如果人的一声真的有上辈子的话,谭云觉得自己上辈子一定是睡了荣弘启的媳妇儿,要不然就是挖了他们家的祖坟。

    要不然这辈子这个混蛋怎么就这么克自己呢?

    第一次,自己和爹爹上山打猎,结果遇到了这厮,平白少吃了几口茄子也就算了,可安氏给自己特意带的防寒的被子却是毁了。

    第二次,自己本来是想靠着做凉面,讨个巧,赚些零花钱,结果这货突然出现,把酒楼掌柜抓走了让自己白白浪费了一两银子不说,竟然还说自己的凉面是雕虫小技。

    这老话不都说是有一有二没有三吗?

    自己可都因为这个混蛋吃了两次的亏了,怎么说这一次不该再吃亏才对。

    可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要是他们爷俩不来这个酒楼,也就不会被安家人发现。

    这都在集市上忙了一上午了,两伙人不也没碰过面吗?

    怎么就来了这个酒楼之后,就都碰到了呢?

    碰到了也就碰到了吧!

    安家人喜欢打秋风,虽然谭云以前并不了解,可从今天的表现来看,却也是八、九不离十的。

    打秋风的人固然可恨,但刚刚从窗户那听到的楼下的说话声是怎么回事?

    虽然谭云并没有站在窗户那往外看,可光是听声音,她也听出来了,说话的那个,就是安铁树。

    而安铁树在刚刚离开酒楼之后,对着安董氏和安翠花曾说了这么一段话,“咱们现在先走,回头去月生村找他们去。那贱人家得了这么个有钱的靠山,家里还指不定富成什么样呢!回头趁着他们的靠山不在,咱们再去,肯定能有不少的油水。”

    靠山?

    毛靠山?

    谭云的头顶飞过一群又一群的黑色乌鸦,清一色的发出嘎嘎的响声。

    安家那几个不长眼的,难不成是把眼前的这个神经病贱男当成了谭家的靠山了吗?

    如果眼神可以杀死人,荣弘启怕是早已被谭云的眼神杀死几千遍了。

    一次又一次的事实证明,谭云和眼前的这个叫荣弘启的神经病八字不对,甚至是相冲,相克,只要一见面,必然会有大事发生。

    猛的,谭云突然想起了自家躺着的那一道圣旨。

    救人?

    有恩?

    圣旨?

    赐婚?

    “对了,那道圣旨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只不过是顺手救了你,反倒把自己的亲事都搭进去了?”谭云直勾勾的盯着荣弘启,没好气的问道。

    提到圣旨,谭有昌也突然想到了那圣旨里的内容。

    皇帝亲自表彰谭云救人有功,而且还特意说明会为谭云赐婚。

    而谭云救的人,可不就是眼前的这位荣公子吗?

    一想到眼前的这个公子哥竟然和皇帝有关系,甚至还能让皇帝为他而下旨,谭有昌心跳猛的停住,身形一个不稳,整个人直接从凳子上摔了下去。

    “爹!”谭云注意到身旁的人影猛的朝着后面仰了过去,心中一急,伸手就要去抓谭有昌。

    说时迟那时快,原本坐在谭有昌另一侧的荣弘启猛的伸手,一把将谭有昌的袖子抓在了手里。

    亏了谭有昌衣服的布料选的就是那种耐磨抗搓的,所以这会儿倒是没出现刺啦一声布坏掉的场面。

    因为有荣弘启的猛的出手,谭有昌终于避免了直接躺在地板上的命运。

    谭云赶忙上前扶着谭有昌重新坐好,刚想询问谭有昌是不是有哪里不舒服的地方,却听到荣弘启噗的一声,直直的吐了一口鲜血,然后整个人往前一倾,嘭的一声趴在了桌子上。

    “啊!”谭云下意识的一声尖叫,大喊救命。

    可此时青儿此时正在厨房里,铁洛也不在酒楼里面,所以谭云喊了半天,也没见到有人过来,最后还是她改口喊了一句“来人啊”,才听到楼梯口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但是当谭云看到来的人是之前帮着自己烧火煮面的厨娘之后,谭云也突然很想眼前一黑,直接晕过去了。

    若是放在平常,谭有昌一个人就能把荣弘启这种分量的人打横抱起。

    可刚刚因为想到了荣弘启和皇帝极有可能有很大的关系,所以谭有昌的两条腿,就像是被灌满了棉花似的,怎么用力都使不出力气。

    站起来都变得费劲了,要是想指望他来讲荣弘启扶着去窗下的软榻上,怕是更不可能了。

    谭云人小力气小,自然更是挪不动荣弘启,如此一来,就只能让那个有些傻气的厨娘过来帮着自己一起了。

    都说人不可貌相,当谭云亲眼见识到那个不起眼的厨娘竟然像是提拎小鸡崽子似的将荣弘启从凳子上转移到软榻,谭云便再也不敢小瞧这个朝着自己傻笑的女子了。

    因着要照顾晕倒的荣弘启,谭云只好让那厨娘去叫人过来。

    这会儿功夫,谭有昌的腿也总算是有了些力气。

    “云儿,这,这人可是和皇家的人有关系啊!”

    在说这话的时候,谭有昌自己都弄不清楚自己到底是个什么心情。

    若是能和皇家的人搭上关系,这对于平民百姓来说,那可是顶大的荣耀。

    再加上自家是救人,又非害人,那光环自然是个更加荣耀了。

    可谭有昌就是觉得心像是被什么东西悬起来一般,怎么都找不着落脚的地方。

    “嗯,我知道。”谭云的反应出奇的安静,说完之后,又对谭有昌吩咐道:“爹,给我倒杯茶水过来。”

    “哎,好。”谭有昌忙倒了杯水,给谭云递过去了。

    谭云将自己袖口里的手帕抽了出来,用茶水浸湿之后,仔细的将荣弘启嘴角的血迹擦了,又轻轻的唤了他几声,听到荣弘启发出一声闷哼之后,谭云这才算是松了口气。

    有反应就好,有反应就证明人还没死。

    谭云自问自己不是佛祖转世,做不到普度众生,可她也想着不要扯上人命官司。

    若是在深山老林,自己若是不救他,即便是他死了,那和自己也没有多大关系。

    可现在是在镇上,而且还是在对方的酒楼里,若是这位荣五爷出了事,第一个没好果子吃的,怕就是她谭云了。

    这会儿功夫,青儿已经急匆匆的跑了进来,一看荣弘启昏迷不醒的样子,脸色当即一白。

    “谭姑娘,劳烦你帮我照看一下我家主子,我这就去请郎中!”

    青儿根本连发生了什么事情都没问一下,便拜托谭云帮忙照看,她自己则是又飞快的下了楼。

    谭云愣在那里,半天都没反应过来自己要干什么,最后还是谭有昌开口提出荣弘启的脸色似乎有些黑了。

    这么一说,谭云低头再看荣弘启的时候,才发现他的脸色确实不如刚刚那般,隐隐的有些涨红,看起来很不正常。

    谭云暗叫一声不好,赶忙上前解开荣弘启的领口。

    看到自家闺女去解男人的领口,谭有昌心里咯噔一下,刚想开口阻止,却已经来不及了。

    “爹,你过来帮帮我,把他的头抬起来些。”谭云哪里还能顾及到那么多。

    看着荣弘启此时的状态,很明显是气闷上不来气的样子。

    而他的衣服穿得又极其归正,尤其是领口,本就没有多少富余,加上刚刚那厨娘下手又是没轻没重的,反倒将他领口的位置给纠得紧了。

    如此一来,荣弘启要是呼吸匀称那才叫怪事。

    等着青儿带着郎中回来的时候,谭云才发现来的人竟然是好久未见的屈郎中。

    与上一次见到的屈郎中相比,今天的他似乎又老了许多。

    满头的白发,脸上的皱纹也是多了不少。

    这阵子,屈郎中的情况似乎很不好的样子,完全不见初见他时那股子仙风道骨的味道。

    屈郎中乍一看到谭云在这里,不由的一怔,随即两个人相互的点了下头,便各自忙开了。

    谭云不敢耽误屈郎中救治病人,便拉着谭有昌退到了一边。

    屈郎中诊脉观察,遂吩咐道:“将他的上衣脱下。”

    青儿应声上前,很是熟练的将荣弘启的上衣脱了,露出了荣弘启精壮的上半身,当然,还有上半身那三条很是明显,也很丑陋的疤痕。

    乍一看到那疤痕,谭云的心没来由的紧了紧。

    那三条疤可是自己亲手缝上去的,虽说当时是特殊情况特殊对待,可现在再看那三条疤,当真像是三条蜈蚣,还是残疾不正常的蜈蚣趴在那里,难看不说,还莫名的带了几分骇气。

    屈郎中仔细检查了下那三条蜈蚣,看过之后并未说话,而是从医药箱里翻出了针包,同时交代青儿准备蜡烛及高度的白酒。

    青儿赶忙转身去做准备,而此时谭云却是惊讶的站在原地。

    用火和白酒消毒,没想到这个时代竟然已经有这种消毒的方式了。

    “丫头,过来帮我一下。”屈郎中的话打断了谭云无声的惊讶。

    “屈郎中,您要我做什么?”谭云赶忙上前,不敢有半点耽误。

    谭云现在如此配合,除了是不想弄出人命之外,同时也是看在屈郎中的面子上,不想让屈郎中因为荣弘启而坏了他的名声。

    屈郎中交代谭云为自己打下手的步骤和注意事项,好在谭云之前在照顾古婆婆和安氏的时候经常做这种活计,所以这时候倒也没觉得有多难。

    ------题外话------

    又更新晚了。明儿周末,要去买新家需要的东西,更新时间可能还是要晚上。周知一下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有田好赚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萌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萌醉并收藏有田好赚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