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有田好赚钱 > 第五十七章 暴躁小老头

第五十七章 暴躁小老头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天唐锦绣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要多长时间?”青儿对谭云说的好吃的东西依旧很感兴趣,颇有一种要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架势。

    谭云仔细的想了想,方才答道:“怎么也要一个月到半个月吧!”

    “啊?那么久啊!”青儿的脸上果然浮现了失望的神色。

    如此,谭云心里本来升腾起的那一小股希望瞬间被熄灭。

    谭云本来打算想靠着青儿这条路试试皮蛋的路子的,毕竟,青儿可是要比自己有资本多了。

    别小看那小小的鸡蛋,即便是只有三两文钱的鸡蛋,对于谭云来说,那也绝对是笔不小的财富。

    只是青儿的脸色却又一变,竟然换成了淡淡的笑意,“不过好吃的东西嘛,若是真的好吃,就算为了它而多费一些时间也是值得的。云姑娘,你说对吧!”

    这话对于谭云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希望。

    很是配合的猛烈点头,谭云恨不得现在立刻抱住青儿狠狠的亲她一口。

    看到谭云那么兴奋的样子,青儿便已经明白了谭云和自己提起这个的真正目的。

    于是,在青儿的配合下,谭云终于拿到了二十个新鲜的鸡蛋,还有一篮子的生石灰。

    生石灰这东西早就出现在人们的生活当中了,生石灰去潮的作用很是明显,所以一般人家都会准备一些,用来防止衣物或者是食物变潮发腐而造成的浪费。

    其实这皮蛋具体是怎么做,谭云自己也不是很清楚。在前世的时候,她也只是在看到了关于吃皮蛋好不好的一篇报道当中,看到过皮蛋的制作方法。

    因为时间太过久远,自己记得并不是很牢靠。只是隐约的记得是将生石灰加盐,另外再来点蒜蓉,兑了水,煮开后倒进放有鸡蛋的容器里。整体的腌制时间是四十到四十五天。

    除了这些之外,谭云就记不清楚了。

    看着谭云对着面前准备的一堆莫名其妙的东西发呆皱眉,青儿不由得一阵疑惑,“云姑娘,是有东西还没准备齐全吗?”

    被青儿这么一问,谭云的脸腾的红了起来,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青儿姐姐,具体都用什么东西,我也记不清楚了,不过这些是肯定会用到的。我现在担心的是,万一我做坏了,那可怎么办啊?”

    谭云的一张小脸苦兮兮的,当真是很担心自己会失败。

    “噗!”青儿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脆生说道:“做坏了就做坏了呗!反正这鸡蛋也不值几个钱,就当是你来帮我研究新美食了。”

    青儿显得很是大方,可如此一来,谭云反倒更加不好意思了。

    就在这会儿功夫,后院通往前堂的大门处传来了荣弘启略带虚弱的声音,“若是做坏了,你只要将坏掉的鸡蛋这算成现银补给青儿就是了。”

    “主子!”青儿的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对着荣弘启很是恭敬的点头行礼。

    谭云一怔,不过很快也对荣弘启福了福身子,问了声好。

    荣弘启嗯了一声,慢悠悠的朝着谭云和青儿走了过来,“刚刚我听青儿说了,你要琢磨些好吃的东西出来,爷我表示很好奇,所以过来看看。怎么样,前期准备可做好了?”

    青儿转头看了一眼谭云,方才说道:“主子,云姑娘说是这些东西就差不多了,但是很担心会做坏。”

    荣弘启点点头,这些他刚刚其实就已经听到了。

    此时谭云根本就抬不起头来。

    自打上次自己误会了荣弘启,两个人那么亲密的抱在一起之后,谭云就没看过荣弘启,现在乍一碰面,她总觉得很奇怪。

    所以刚刚青儿帮她回答了荣弘启的问题,反倒让她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小云云,怎么,你就对你自己这么没信心啊?还是说,被那碗凉面打击得连再战的勇气都没有了?”

    不知怎么的,谭云就觉得荣弘启在面对自己和自己说话的那种态度和口气,和对别人不一样。

    不过她可不觉得这样的不一样有什么好的,因为只要荣弘启一张嘴,谭云就很想上去把那张讨厌的嘴给缝上。

    早知道当初救了这个混蛋男人会有这么多糟心的事,谭云真恨不得自己当初多用点线,直接把这个男人的嘴也缝上,只留一个小口子让他喝粥好了。

    一想到荣弘启的嘴全都被缝上,当真只有一个小口喝粥的样子,谭云一个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对于谭云这突然的笑声,倒是使得荣弘启和青儿一愣。

    “小云云,你在笑什么呢?笑得这么开心。”荣弘启又上前走了两步,将他和谭云的距离又拉近了些。

    刚刚荣弘启才起来,身边却没个人伺候,可自己又口渴的很,所以才自己一步一步的挪了下来,却没想到竟然看到了谭云笑得如此开怀的样子。

    一瞬间,荣弘启突然觉得这个长得不白,也不算是顶级漂亮的小丫头,似乎也挺好看的。

    谭云被荣弘启的眼神看得有些心里发毛,刚刚想到的笑也瞬间消失不见了。

    “荣,荣五爷,您的身子骨好些了么?要不要再吃点什么?比如,药之类的东西?”谭云完全是下意识的没话找话,目的很简单,就是打破她和荣弘启之间的这种略显尴尬的气氛。

    谁知谭云的话音刚落,荣弘启脸上原本还带着些的微笑却突然僵在了嘴角。

    吃药……

    他荣五爷这辈子最讨厌的事就是吃药啊有木有!

    原本想带人退下的青儿这才退了一步,就听到谭云的话,结果一个闪神,差点没一屁。股坐在地上。

    这谭家姑娘,天生就是来找自家主子不痛快的吗?

    谭云本就不笨,自然感受到了此刻周围异样的气氛。

    再一看荣弘启那张很不自然的脸,又细想了一下刚刚的话,谭云猛的明白过来,自己刚刚,好像说了不该说的话啊!

    如此,谭云瞬间脸红,这一次她还真就不是故意要刺激荣弘启的。

    “青儿!青儿!青儿我回来了!快点给我煮碗面,等下我给主子回了消息就过来吃啊!……呃,主子,你咋在这儿?”一身风尘仆仆的铁洛一脸愕然的站在不远处的门口,对于能在这里见到自家主子,表示出了非常震撼的表情。

    自家主子是比较喜欢吃的没错,但却好像还不至于要自己下厨吧!

    因为铁洛的突然出现,谭云和荣弘启刚刚尴尬的气氛被冲淡不少。

    谭云一看来的人竟然是大叔,心里当即一乐,此时的铁洛,看起来不再是大叔了,而是……

    “哇,铁大叔,你现在升级了呢!”

    突然的一句插嘴让全场人的注意力再次集中到了谭云的身上,铁洛对于谭云的出现也表现出了震惊,不过还是傻愣愣的问道:“啥升级了?”

    “辈分啊!看你现在的样子,叫你大叔实在是太委屈这样的装扮了,要不从今儿起,呃,别今儿,就现在吧!我改口称你为铁大伯,可好?”谭云笑嘻嘻的说着,心情似乎显得很好。

    铁……大……伯……

    “哈哈!”在场除了铁洛和谭云之外,其他人都非常配合的爆发出了爆笑声。

    荣弘启因为旧伤复发的关系,不能笑得太过用力,所以只能极力的忍着,可尽管这样,他的那张面色惨白的脸,此时也变得通红通红的。

    青儿虽然想捂着肚子放声大笑,可又要照顾荣弘启,所以也是忍得很是痛苦。

    至于刚刚正在忙着劈柴的叶嬷嬷,此时却是两只手压着斧头的手把,早已笑得前仰后合了。

    “娘,你,你,你怎么也跟着笑啊!”铁洛听到叶嬷嬷的声音,总算是找到了可以宣泄的地方。

    谭云在自家主子那是什么地位,别人不清楚,铁洛可是非常明白,所以不管谭云怎么说自己,铁洛都只能是默默忍受。

    自家主子要笑,他这个做下人的还是不能有所反抗,至于青儿嘛,铁洛哄着都来不及,又怎么可能去说她?最后被自己埋怨的,也就只有自己的娘亲了。

    不过当谭云听到铁洛喊叶嬷嬷为娘时,她还是非常震惊的愣在了原地。

    那个看起来有些富态,皮肤白白的叶嬷嬷,竟然是铁洛这个黑疙瘩的娘?

    这,这个消息也太劲爆了吧!

    叶嬷嬷好容易顺过来气,笑着说道:“臭小子,我倒是觉得云姑娘说得很有道理啊!你看看你现在这副模样,可千万别和别人说你是我儿子。要是让别人猜啊,没准都得以为你是我大哥呢!哈哈哈!”

    说完,叶嬷嬷还很不给面子的又大笑了几声。

    如此一来,铁洛本就已经黑黑的面庞显得更加难看了。

    “铁大哥,你赶紧去洗漱一下吧!就你现在这样,咱们主子估计都不愿意听你说话呢!”青儿搀着荣弘启,一脸的笑容,让她本就貌美的相貌,更是多了几分娇俏。

    不知道是不是谭云眼花了,她竟然看到那个黑不出溜的铁洛,似乎脸红了?!

    “好了,都散了吧!青儿,你随我回去。”荣弘启笑着挥了挥手,下了命令,只是在转身之前,还不忘对谭云交代道:“小云云,想做什么尽管去做,你怎么说都救过爷一命,爷是不会那么小气,和你算几个鸡蛋的账的。”

    又是小云云!

    谭云发誓,她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别人叫自己为小云云。

    天知道在上辈子的时候上幼儿班的时候,就因为一个不长眼的小子叫了自己小云云,结果却被谭云坐在屁。股底下扇巴掌。

    最后要不是幼儿园的老师发现得早,估计那小子的脸就要被谭云给毁容了。

    就这样,荣弘启在谭云几乎可以杀人的眼神中转身离开,对于谭云无声的抗议完全没有任何搭理。

    索性的是谭云很快就找到了可以让自己转移注意力的办法。

    皮蛋!

    皮蛋!

    谭云发誓,她一定要把皮蛋制作出来!

    她坚信,如果皮蛋制作成功的话,能给她带来的利润绝对是糖醋蒜和蒜茄子无法比拟的。

    想着前世学过的腌制咸鸭蛋,谭云终于决定了按照腌制咸鸭蛋的比例来制作皮蛋。

    要说这东西其实也好弄,加上连烧火的工作都有人代替自己做了,所以谭云只是用了小半个时辰的功夫,便把这二十个鸡蛋全都泡好了。而剩下的自然是等着到了时间,过来亲自查看这鸡蛋是否成功了。

    就在制作皮蛋的功夫,谭云了解到那个有些傻气的厨娘名叫涣娘,之前原本是个乞儿,后来遇到了之前的酒楼老板,所以才有了饭吃。

    要说这涣娘也不全是个傻子,只不过是在对人对事的时候反应有些慢,交流上有些问题,只要能慢慢的和她说话,她倒也能把话说得清楚。

    和这样的人在一起,谭云并不觉得自己有多优越,所以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倒也聊了不少。

    等着皮蛋都腌上了,谭云暂时无事可做,就拉着涣娘坐在院中的大树下乘着凉,聊着天,时间过得倒也舒坦。

    不过这舒坦并没有持续太久,前堂便传来了一阵嘈杂声。

    因为青儿去了荣弘启的房间里,所以前堂此时就只有叶嬷嬷一个人在操持。

    这酒楼因着是新开的,换了掌柜的不说,还没做什么宣传,所以并没有多少客人。即便是叶嬷嬷一个人在前面主持,也不会太吃力。

    偏偏今天这酒楼突然间来了不少人,一个个张牙舞爪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对于这架势,叶嬷嬷倒也没有觉得怎样,依旧是谁点菜了,就一一记下,然后再让后厨去做。

    谭云倒是发现了今天的酒楼好像特别的忙,本想着也伸手帮一把,可厨房里的人都不敢用谭云,最后谭云没办法,就只能退了出来。

    要说谭云之所以会知道前堂出事,完全是因为刚刚去送菜的一个厨娘哭哭啼啼捂着脸从前堂跑到了后院。

    谭云上前刚要询问怎么回事,就听到了前堂传来了乒乒乓乓的声音。

    一想到此时前堂就只有叶嬷嬷一个人在,谭云生怕叶嬷嬷出事,赶忙就跑到了前面,结果这一过去,谭云却傻了眼。

    在她看来,叶嬷嬷是个五六十的老人了,就算伸手再灵活,也只是个老人家。

    可此时前堂的景象却是叶嬷嬷一个人好好的站着,而在她的周围却是横七竖八的躺着十好几个大汉,一个个的龇牙咧嘴,发出一阵阵痛苦的哼声。

    “怎么回事?”这会儿功夫,一直在三楼的青儿终于露了面,不过此时的她却已经戴了面纱。

    “掌柜的,这些人来咱们酒楼吃饭,点了菜之后却说咱们上错了。老婆子看了看账单,发现并没有错,结果这些人就恼了起来,扬言要见掌柜的您。老婆子说您在忙着,他们便开始不言不逊。老婆子我一个没冷静,便和他们交起手来了。”

    叶嬷嬷声音平静,说的事好像只是刚刚大家喝了茶似的那么简单。

    可看着那十几个大汉的惨样,谭云却是没来由的心头咯噔一下。

    这叶嬷嬷,要么就是身手太好,完全不把这些人当回事,要么就是她老人家着实是太不冷静了,一个人对这么多人,万一敌不过的话,那后果可是不堪设想啊!

    青儿冷冷的扫过地上躺着的那十几个人,冷冷的哼了一声,吩咐道:“给你们五个数的时间,立刻从我的眼前消失,否则,别怪本姑娘心狠,让你们身后的那些酒楼都从这来善镇消失。”

    不知怎地,当听到青儿说这番话的时候,谭云只觉得一阵头皮发麻。

    对于青儿的那番不可一世的话,谭云并没有觉得她是在说大话开玩笑,却觉得这话她说得出来,也就做得出来。

    如此的青儿,可是和谭云所知道的青儿姐姐完全不符。

    莫名的,荣弘启的这一伙人在谭云心里的形象在一点点坍塌,然后转变成了另外一副模样。

    若是可以,谭云突然很想立刻离开这个酒楼,也突然明白,无论是那个当主子的荣弘启,还是青儿、叶嬷嬷这些当下人的,都不是谭云她这个不知名的小村姑所能招惹起的人物。

    那十几个人先是一愣,很快就有第一个从地上爬起来朝外面移动的。

    有了第一个,第二个和第三个自然就会出现了。

    也许还没到五个数,原本在地上哼哼唧唧的十几个人都离开了酒楼大堂。

    若不是那地上因打斗而变得凌乱的一片狼藉,谭云甚至都怀疑刚刚是不是真的发生了打斗。

    青儿冷冷对着门口一哼,转身就要上楼的时候,却恰好看到了正站在后门发愣的谭云。

    那一瞬间,青儿的眼底闪过有些复杂的神色,不过还是很快就上了楼,没多表示什么。

    此时的叶嬷嬷也注意到了谭云的身影,表情也是一变,不过很快就恢复自然,对着谭云招了招手,说道:“云姑娘,麻烦你帮我把涣娘叫来好吗?”

    谭云被叶嬷嬷的这一喊惊了一下,随即恢复自然,应了一声,便朝着后院走去。

    涣娘力气大,虽说长得不算难看,可只要让人一看,便能看出她不是她正常的,所以用来做善后工作是最好的选择。

    谭云自然也是要加入到打扫战场的工作当中的。

    只是从头到尾,她都没有主动说过一句话。

    这一下午,因为大堂里的桌椅被损坏不少的关系,所以酒楼不得不暂停营业,叶嬷嬷派人去订制了一批新的桌椅,最快也要三天之后才能到位。

    如此一来,谭云剩下的两天时间里,却不用再担心会看到那么暴力的场面了。

    第二天傍晚,屈郎中领着一个小厮再次来到了酒楼,目的当然是给荣弘启做复查。

    可让谭云怎么都没想到的是,那小厮才一看到他,便惊叫了出来。

    “老爷,她,就是她!”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那小厮的话集中在了一起,而集中的一点,自然是此时被小厮指着的谭云身上。

    对于眼前的小厮,谭云觉得似乎有些眼熟,可又没什么印象。

    这时候只听屈郎中有些没好气的说道:“大呼小叫,成何体统?还不退下!”

    按说主子都发话了,当下人的也该乖乖听话才是,可那小厮却一点要听话退下的意思都没有,反倒是指着谭云叫得更欢了,“老爷,小少爷吃了的那个小菜,就是从这个姑娘手里买的啊!”

    “什么?”屈郎中原本拿着银针的手突然一抖,手中的银针应声而落。

    还好他只是拿起针正要做消毒,并非是扎在荣弘启的身上,否则这一针下去,当真还不知道会扎在荣弘启的哪里。

    今日的谭云本来是代替青儿昨天的工作,来送蜡烛和白酒的,哪成想会遇上这么一出戏。

    就这么被屈家的小厮指着,谭云这进也不是,退也不是的,很是尴尬。

    但让谭云更加不解的是,此时的屈郎中却比那小厮还要激动,原本应该是朝着荣弘启走过去的他,此时却是绕过桌子走到了谭云面前。

    “丫头,昨天我家小厮在集市上买的那种酸甜口味的蒜头,可是你卖的?”

    糖醋蒜?

    谭云愕然,不过是糖醋蒜而已,这位老郎中犯得着如此激动吗?

    不过既然长者问话,还是一个自己很是敬重的老者,谭云自当是有问必答。

    “郎中爷爷,昨日谭云确实是在集市上卖过糖醋口味的蒜头,不知郎中爷爷……”谭云不解。

    “太好了!昨日我家小厮去得有些晚了,本想去再买第二次,却已不见你的摊位。老夫以为要等下次赶集方才能再买到,没想到今日却在这里找到正主了!”屈郎中忍不住放声大笑,随即又小心翼翼的问道:“丫头,不知你那糖醋口味的蒜头,现在可还有?”

    “还……”谭云刚想回答,结果却被人猛的打断了。

    “喂,老头子,你到底是来给我看病的还是来买菜的?再说了,我这酒楼今儿早就不营业了,你要想买什么东西,明天请早吧!”荣弘启没好气的喊了一句,脸色显得很是难看。

    屈郎中回头瞪了荣弘启一眼,硬生生的说道:“真是抱歉,老头子我今天突然觉得累了,现在就要回家休息。要看病,明天请早到老夫的药房排队吧!”

    说着,屈郎中直接抬脚就要往外走,这可吓坏了青儿和谭云。

    这老家伙,这脾气可是有够暴的啊!

    ------题外话------

    计划没有变化快,今儿又忙了一天,总算是赶上了更新了。希望明天后天可以恢复正常吧!苦逼的忙着搬家的某醉大胆的各种求支持!

    谢这两天鼎立支持的小主子们!

    谢谢ys110小主的月票支持!

    谢谢xiao123xuan小主赏赐的鲜花!

    谢谢(|3▓▓▓▓▓▓▓▓▓]小主的打赏!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有田好赚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萌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萌醉并收藏有田好赚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