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有田好赚钱 > 第七十一章 陆家两口子

第七十一章 陆家两口子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天唐锦绣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才过了几天的消停日子,这些人是不是就忘了之前都发生过什么了?

    在所有人又惊又恐的关注下,牛车很快朝着远方奔去。

    等着牛车的速度稳当下来了,谭云这才进了车厢,而此时的车厢里,也早已被阿三身上那股又酸又臭的味道弥漫。

    再看安氏的表情,竟然没有半点厌恶,还很仔细小心的照顾阿三。

    “娘,阿三爷爷怎么样了?”谭云的语气再不是刚刚那般冷冽,反倒带了浓浓的担心。

    虽然和这个阿三的交情并不多,可谭云却直觉的感觉到阿三是个好人。

    对于自己认为的好人,谭云从来都不吝啬自己的关心。

    “在发烧。”安氏担心的叹气,不过手上浸湿帕子的动作却没半点停顿。

    谭云抬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又摸了摸阿三的额头,确实有些热。

    这几天一早一晚的温度温差很大,听村里的郎中说已经有好些村民都着凉得了风寒。

    想想阿三住的那破草房子,再看看阿三这瘦弱单薄的身子,即便是想不着凉怕也很难吧!

    谭云叹了口气,转身出了车厢,叮嘱谭有昌再加快一些速度。

    因为在出发的时候耽搁了一些时间,所以当一行人到了镇子的时候,镇子的大门早已打开。

    谭有昌没有半点犹豫,直接将马车开到了济和堂的大门口。

    而这时候济和堂的大门刚好才打开,谭云蹦下车的时候,刚好看到了那开闸板的小厮打着哈欠。

    “谭姑娘?你咋这么早来了?”那小厮一看下车的是谭云,忙收住了自己的哈欠,很是狗腿的凑了上来。

    谭云现在可是自家少爷的救命恩人,这小厮自然是要小心仔细的伺候着了。

    “屈郎中爷爷可在?”谭云站稳脚跟后,开口便问。

    “在在在!才刚吃了早饭,这会儿正在药房挑拣草药呢!”小厮忙道:“谭姑娘,你上次开的方子可真好用,我家少爷他……”

    “成,我知道了,你先帮我爹搭把手,把车上的人抬下来,我这就去找屈郎中爷爷。”说着,谭云抬脚就往药铺里面跑。

    那小厮哎了一声,赶忙上前去给正在努力往外面抱人的谭有昌搭手。

    “哎呀!”那小厮忍不住惊呼一声,这味道,当真是让他很意外。

    不过他也只是惊呼了一声,随即便闭上了嘴巴,再没发出任何声响。

    在药铺这种地方,能见识到很多种人,这种浑身酸臭,但还是健全的人已经不错了。有的时候还会看见缺胳膊断腿的,还有那种摔折了腿脚,胳膊腿都呈现出一种很奇怪的角度的都不是什么稀奇事。

    所以这小厮倒也显得淡定得多了。

    屈健倒是没想到谭云会这么一大早过来找自己,意外之余又关心起谭云吃没吃早饭什么的。

    不过谭云不等屈健的话说完,便开口急急说道:“郎中爷爷,快点去看看阿三爷爷,他生病了。”

    “阿三?”屈健一怔,随即放下手中的药材,急急的朝着外面走去,那速度,简直比谭云还快。

    “这是怎么回事?”屈健看着已经被抬进诊治室的阿三,一脸的阴沉。

    “屈郎中,古婶子让我今天早上去看阿三叔,结果我一到阿三叔那就看到阿三叔躺在炕上昏迷不醒的。”谭有昌将早上的事简单的说了一遍。

    而这时候,屈健已经在开始为阿三诊脉。

    因为有屈健在,所以谭云和安氏便闲了下来。

    “娘,去买一套干净的衣服吧!”谭云拉着安氏的手,轻声说道。

    安氏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衣衫,裙角早已湿了一片,应该是刚刚在车上给阿三洗帕子的时候沾的水。

    除此之外,安氏的身上多少也沾染点了阿三身上的酸臭味。

    若是还想去赶集逛街,这衣服势必是要换的。

    再看谭有昌的身上,更是脏污一片片的。

    “嗯,走吧!”安氏点点头,应了下来。

    谭云和谭有昌说了一声,便和安氏离开了济和堂。

    母女俩第一站,成衣店。

    说来这也不是谭云第一次来这成衣店了,可这一次的成衣店却明显和前几次不太一样。

    大批颜色鲜艳的轻薄料子的夏衫已经被撤下,相反的,货架子上摆着的大都是些料子厚了许多的冬装。

    甚至连棉花都已经被摆了出来,工作区内,老板娘正在放一条裙子里面续垫棉花。

    “这么早就开始准备冬装了?”谭云意外,这天距离冬天,怎么也还有两三个月,现在做冬装,似乎有些太早了吧!

    那老板娘一听有说话的声音,忙抬起头,笑着应道:“不早不早,这会儿做的都是用陈棉花做的棉衣,价格便宜些。等再过一阵子,上来了今年的新棉花,到时候就没时间处理这些陈棉花了。”

    谭云看着老板娘也是个爽快的人,没半点藏着掖着的,对她的印象不免也好了许多。

    “大妹子,不知你是要买点啥呢?”老板娘将手头的活计停下,绕过工作台,朝着谭云和安氏迎了过来。

    安氏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衣服,脸上带着不好意思,那老板娘瞬间明白了安氏的意思。

    “我家这成衣啊,都是我一针一线缝制出来的。有多好看咱不敢说,不过这肯定耐穿。大妹子,你看看这件,颜色不至于太艳丽,却也很抬脸色,要不你看这件也成,我这绣花的功夫不行,上面的花还是特意找人来绣的,看着多活泼!”

    一提做生意,这老板娘的话匣子就像是没了个把门似的,听得安氏顿时有一种不知道要怎么应对的感觉。

    倒是谭云在一旁看了看,若是这衣服真的是老板娘一个人缝制的,那这女人倒也是个能吃苦的人。

    反正这衣服是要给自己的娘亲买的,谭云就让安氏先自己去应对老板娘,回头等安氏选得差不多了,自己再出马就行。

    趁着这功夫,谭云走到刚刚老板娘做棉衣的工作台看了看。

    对于棉衣棉裤这种东西,谭云的印象里只有很小的时候,奶奶曾给自己做过。

    等再大了些,奶奶的视力跟不上了,谭云便不再穿棉衣棉裤,即便是天太冷了,也大多是穿直接买来的棉裤,棉衣嘛,自然是彻底不穿了。毕竟前世的时候有羽绒服,谁没事还会去穿笨重的棉衣呢?

    羽绒服?

    谭云的眼睛一亮,脑海里瞬间有了个很不错的赚钱的点子。

    羽绒服啊,那东西轻便不说,成本也要比棉花低。

    鹅羽绒,鸭羽绒,甚至鸡身上的绒毛都可以用来当填充物,除了这些绒毛,这些家禽身上的长毛还可以用来做别的,肉更是赚钱的宝贝。

    一瞬间,谭云似乎已经看到了大把大把的银子在自己的眼前堆成了山。

    回头看向还在向安氏介绍各种成衣的成衣店老板娘,谭云突然嘴角一挑。

    “老板娘,您让我娘自己好好想想,她啊,平日里就没个主意,这会儿您拿了这么多好看的衣服出来,这不是让我娘更加没主意了嘛!”

    谭云笑着走到安氏与老板娘之间,将老板娘手里的成衣直接接到自己手里,转手就交给了安氏。

    “娘,你先在这儿好好挑着,我和老板娘在一旁看着。”

    说这话的时候,谭云对安氏俏皮的眨了眨眼睛,安氏一怔,随即点头。

    虽然安氏不知道谭云要干什么,不过这孩子是个懂事的,安氏自然是要顺着她的意思了。

    “老板娘,您来一下,我看您这棉衣做的不错,寻思着问问您做一套棉衣要多少钱,回头我把我家人的尺寸报上来,也好提前准备过冬的棉衣呢!”

    交代完了安氏,下面要做的自然就是搞定老板娘了。

    谭云刚刚已经想好了,这做羽绒服的事,可以交给古婆婆和安氏去做,但卖羽绒服却是要拜托给这种成衣店的。

    这老板娘虽说是能说了点,不过做生意嘛,不能说还咋做生意?

    就冲着谭云一进门随口问的问题,她能没半点隐瞒的答了,再看刚刚给安氏挑衣服的时候,并没有只挑着贵得来,谭云就决定这第一个合作对象,就选她了。

    一听是做棉衣,那老板娘自然乐得接待谭云了。

    这老板娘也算是个人精了,眼前来这母女俩,这才说了几句话的功夫,她就看出来这个不大的丫头才是个主事的。

    “老板娘怎么称呼啊?这总老板娘老板娘的叫着,显着一点都不亲近呢!”谭云套近乎的功夫也不是盖的,张嘴就来。

    “我夫家姓陆,本家姓付,小丫头,你呢,叫啥名?”老板娘看着眼前不大的小姑娘,心里也很是喜欢。

    虽说做生意开门迎来都是客,可这人啊,总是有七情六欲的。

    这老板娘本就是个爽快人,最看不惯的便是那些本来是庄稼户,偏偏要装出一副千金小姐的人。

    眼前这丫头看起来虽不大,可性子却很不错,有什么说什么,不会让人难受。

    “哦哦,原来是付姨啊!我叫谭云,是月生村来的。”谭云笑着说道。

    不提夫家,倒以本家的姓氏称呼为姨,这一张嘴,便算是彻底的将两个人的关系拉近了。

    陆付氏一怔,显然没想到谭云会这么称呼她,不过很快便笑着应了下来。

    “你这丫头嘴这甜,可是有事要说?就冲着你的这声付姨,姨肯定给你们娘俩最便宜的价格。”

    陆付氏只以为谭云这是为了讲价才这般嘴甜,可谭云却摇了摇头,一本正经的说道:“付姨,我这么叫您,那是因为和您投缘,这衣服的价格,该怎么算,还得怎么算,要不然以后您还让不让我们来你这儿买东西了?”

    一个半大的孩子露出这么一副表情,再配上这么成熟的一句话,倒是显得多了几分趣味,不过这道理倒是没得说。

    陆付氏笑着点点头,忙说道:“好好好,付姨实价卖你们便是了。”

    谭云这才点点头,然后将话题转移到了棉衣上面,“付姨,这棉衣咋还有薄有厚呢?难不成现在的人买棉衣还一个冬天备上好几份吗?”

    反正自己是村里来的,谭云才不怕会让陆付氏怀疑什么呢!

    而且谭云也猜到了,一般的庄稼户,那都是自己家做棉衣的,能在这成衣店买现成棉衣的,八成都是镇子上的人。

    陆付氏点头,“怎么也要两套的,别的不说,那刚入冬和隆冬的冷可不是一样的,若是都穿一样的棉衣,那人哪能受得了?”

    谭云一听,点点头,心中了然。

    这就像是和前世所知道的羽绒服和棉服似的。

    只是这棉服,和眼前的薄棉衣便是一个性质的了,最多只是在这样式上改进,里面的东西却是换汤不换药。

    瞬间,谭云的心头一紧,猛的又想起了另外一件事。

    羽绒服是隆冬穿的,那么深秋的时候人们都穿什么?

    谭云下意识的再次环视了一下这店中的摆设,却未发现任何针织类的东西。

    毛衣,羊绒衫,这些保暖贴身的衣服在这里竟然一样都没有!

    谭云心中忍不住一阵激动,如果可以的话,这些可都是极其赚钱的玩意儿啊!

    陆付氏看着谭云那张通红的小脸,心中很是不解,这孩子到底是咋了?咋突然变得这么,这么奇怪呢?

    “丫头?丫头?”陆付氏忍不住叫了谭云两声。

    谭云呀的一声,回头看向陆付氏,却听见身后安氏在叫自己。

    “云儿啊,你快点过来帮娘看看,到底该拿哪套好啊?”

    安氏这会儿早就已经挑花眼了,现在手里的两套,还有身边架子上挂着的那套,价钱都是一样的,可花色什么的却不同,这还真是让人很难挑啊!

    天大地大娘亲最大,谭云对着陆付氏歉意的笑了笑,转身赶忙朝着安氏走了过去。

    说这三套的衣服,其实在谭云看来只有颜色的不同,所谓的花色不同,其实都是些暗花,若是离着远看了,根本就没什么不同。

    一套是藏青色的,一套是藕荷色的,还有一套是墨蓝色的。

    如果按照庄稼户干活来看,藏青色和墨蓝色绝对是最佳的选择,可那藕荷色看着很是顺眼,若是穿在安氏的身上,定然是很漂亮。

    谭云想都没想,直接指着藕荷色的衣服说道:“付姨,我们就要这套了。你这儿有没有能换衣服的地儿?我娘直接穿上了再走。”

    “云儿,这,这个色平日干活也不能穿啊!”安氏也是喜欢这个色,可一想到干活容易脏,她就忍不住心疼,所以很是矛盾。

    “脏了就洗呗!”谭云理所当然的说道:“无论是啥色的衣服,回头都会脏,脏了可不都得洗啊!娘,难不成你要学沈氏那样,衣服油得都能炒一大锅菜了还不洗?”

    一想到沈氏那一套油光可鉴的衣服,谭云就忍不住一阵恶心。

    “你这孩子!”安氏没好气的嗔了一句,这才放下那两套颜色深的裙子,拿起了那条藕荷色的裙衫。

    陆付氏一看安氏选好了,忙说道:“这位姐姐,你先让我给你量一下尺寸,然后把这衣服的几个口收好,这样你穿着就适合了。”

    这成衣店卖的虽说是现成的衣服,可衣服上有几处地方只是用线纤上而已。等着卖出去了,回头还得根据穿的人的身材进行微调。

    趁着陆付氏给安氏量尺寸改衣服的空档,谭云再次打量起了这家成衣店。

    对着门的那扇墙挂着的都是些料子不错,样式看着也比一般衣服好看的裙衫,进门左侧摆放的是男衫,右侧的是女衫,统一的是,这两侧的墙上均是上面挂着衣服,下面摆着布匹,虽不及布店的样式多,却也还算大众。

    而在对着正门的两个角落里,一个是陆付氏做衣服的工作台,另外一个角落则是摆放着一个架子,上面放着的都是些零碎的小物件,诸如一些配着衣服穿的丝带、披帛之类的玩意儿。

    等着谭云将整个店铺打量个仔细之后,陆付氏也已经把安氏的衣服修整好了。

    “丫头,看了半天的热闹,可看出什么门道了?”趁着安氏进屋去换衣服的空档,陆付氏笑着问向谭云。

    谭云调皮的吐了吐舌头,没想到自己刚刚的举动并没有躲过人家老板的注意啊!

    “还不错啊!不过,不过就是……”谭云面露难色。

    这倒是让陆付氏来了兴趣,忙问:“不过就是什么啊?”

    “嘿嘿,没什么,没什么。”谭云故意卖起了关子,赚钱的大事,她可得谨慎着点。

    “你这丫头,有话说一半,当真是要急死我。”陆付氏一脸的气愤。

    就这功夫,一个男人的声音陡然响起,“娘子,你咋又板不住你的脾气了?”

    循声看去,谭云看到一个身材纤瘦的男子走了进来。

    因为是背着光,所以谭云并没有看清楚那男子的面容,等着他进了屋,站在了谭云面前,谭云才发现这男子的脸色很是苍白,白得甚至有些病态。

    被那男子一说,陆付氏的面色一红,很不好意思的说道:“相公,人家,人家也不是故意的,就是一着急了……”

    看着刚刚还大大方方的陆付氏转眼变成了小娘子的模样,谭云着实很是惊讶。

    只见那白面男子对着谭云歉意的点了点头,说道:“姑娘,刚刚真是不好意思,我家娘子的性子直了些,你切莫放在心上。”

    那男子说话的声音很是好听,温温柔柔的,让人一听就觉得他是个很温柔的人。

    “这位就是姨夫吧!小女谭云,见过付姨夫!”谭云继续发挥自来熟的技能,一点不外道的又认了个姨夫回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有田好赚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萌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萌醉并收藏有田好赚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