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有田好赚钱 > 第七十三章 粉渡肉风波

第七十三章 粉渡肉风波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天唐锦绣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两条腿的形状,似乎与正常人的腿有些不同。

    难道说,接骨的时候错了位?还是说,因为他没有好好的休养,导致已经接好的骨头又错位了?

    不管是因为什么,谭云都已经可以确定这店小二的腿是有问题的,当即说道:“小二哥,你这腿有问题,必须得抓紧时间找郎中重新看过,否则以后是要影响你正常的生活的!”

    不容那小二再多说什么,谭云直接从衣服里翻出了百十来文铜钱,转身交给了涣娘,“涣娘,你去寻个正经的接骨师傅来。小二哥的腿一看就是没好利索的,若是不趁着现在将骨头接好,以后落了毛病,他这一辈子就毁了。”

    这会儿功夫谭云已经顾不上涣娘是不是能听懂自己的话了,拉着涣娘站起身,不由分说的推着她往外走。

    其实谭云有想过把店小二送到屈健那里诊治,可屈郎中到底是个看病的郎中,至于接骨什么的,自然还是要找专业的好。

    谭云倒是听说过镇上有个接骨的师傅手艺不错,可她却从来都不知道那师傅家在哪里。

    涣娘虽说是个不太正常的,可对镇子却比自己熟悉得多,由她去找人,效率上定然要比自己高上许多。

    就在谭云推着涣娘出门的时候,之前的那乞丐已经洁了面,刚倒了水往院里走,看到谭云和涣娘的样子,他不由得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就恢复了之前的模样,该干嘛,还干嘛。

    “霍大哥,霍大哥……”店小二急切的声音响起,霍生这才抬头看向门口,却发现店小二正在门口爬着,一脸紧张的喊道:“霍大哥,你快拦住涣娘,切莫让她去找郎中啊!”

    刚刚一听店小二叫霍大哥,谭云便下意识的停住了脚,回头再一看店小二的样子,她更是大吃一惊,也顾不上催促涣娘了,转身就往屋门口跑。

    不过谭云的速度到底不快,在她上前之前,霍生便已经冲到了店小二跟前,一把将他抱起,才刚往前走了一步,却又重新停下,头也不回的说了一句“若是不想出人命,便老实的在这屋里待着。”

    说完,霍生大步朝着屋里走去,不多会儿的功夫又重新走出来,看也没看谭云一眼,自顾的去洗衣服了。

    因为霍生的一句话,谭云不得不将找正骨师傅的事放在了一边。

    看到涣娘有要离开的意思了,谭云也才意识到自己也该离开。

    直到谭云和涣娘离开,霍生都未曾再开口讲话,谭云临出门的时候看了一眼尚在洗衣服的霍生,嘴唇轻抿,却什么都没说。

    “涣娘,小二哥他到底是怎么回事?”才一出胡同口,谭云便一把抓住了涣娘的手腕。

    涣娘脸上带了些紧张,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能说出所以然来。

    谭云不由得一阵失笑,她这是怎么了,怎么会和一个不正常的人来追究这些事情?

    看到谭云笑了,涣娘也分不清楚无奈还是高兴的笑,反正谭云笑了,她便跟着笑,一边笑还一边说着:“酒楼,青儿姑娘,云姑娘。”

    就这么简单的几个词,谭云便明白了,“我这便与你回酒楼去看看,好些日子没来了,也不知道青儿姐姐和叶嬷嬷怎么样了。”

    言罢,两个人便朝着酒楼方向走去。

    眼瞧着就要到了酒楼的后门,涣娘却突然停住了脚,本就有些呆滞的脸上竟然露出了一副很是为难的表情。

    谭云一看,便猜到了涣娘所担心的是什么,这才说道:“放心吧,小二哥的事我不会说出去的。不过,这些钱你先拿着,小二哥如今这副模样和我也有一定的关系,我总归是要表示一下的。”

    说完,谭云也不管涣娘是不是能听懂自己的话,将一把铜钱塞进涣娘手里之后,转身就朝着酒楼正门的方向走去。

    她这是来串门看故友的,哪有走后门的规矩?

    好些日子没来酒楼,谭云还真有些想念的味道。

    说起来青儿和叶嬷嬷是她来到这个世界之后认识的第一批朋友,不管以后大家会发展成什么样的关系,但就眼下来看,这份穿越之后的第一份感情,对于谭云来说显得尤其珍贵。

    这才到正门旁的窗户下面,谭云便看到酒楼已经真正的看是营业。

    但让谭云很是意外的是,酒楼里跑堂的人不再是叶嬷嬷,更不是后厨的那些个厨娘,而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

    看那少年皮肤有些黑,人不胖,但看起来却很结实。

    看这样子,他就应该是酒楼新来的店小二了。

    如此安排也好,谭云一直都觉得在这个年代里,让女人跑堂,无论年纪长幼总是有些奇怪的。

    而再往前走上两步,却看到酒楼柜台里面竟然站着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男子。

    那男子面色白皙,若不是眼角和额头上的皱纹,还有已经掺杂了白色的头发与胡须,谭云没准真的会认为柜台里面站着的是个三十出头的翩翩书生。

    店小二换了,酒楼掌柜也变成了一个谭云从未见过的人,这一瞬间,谭云突然有一种这家酒楼易主的错觉。

    “姑娘,不知要吃点什么?咱们酒楼什么好吃的都有,进来看看?”正在谭云观察、感叹酒楼变化的时候,原本在大厅里跑堂的店小二突然迎了出来。

    看着店小二那一脸虚伪的笑,谭云突然很怀念之前的那个店小二第一次迎接自己的样子。

    那样的笑容,才应该是真诚的吧!

    谭云摇摇头,微笑应道:“小二哥,我不吃饭,我只是随便看看。”

    一听谭云不是来吃饭的,那店小二当即变了脸色,态度转变可谓是十万八千里,“不吃饭你过来干什么?我家酒楼可不是让你这种贱民看热闹用的。滚滚滚,没钱吃饭还想过来凑热闹,告诉你,再来一次,爷我打折你的腿!”

    如此转变绝对是谭云所没想到的。

    刚刚看着店小二虚伪的笑,谭云是想过这人会是情绪多变,可眼前的这变化,似乎也太严重了吧!

    “来者是客,难道你家掌柜的没有教过你吗?”谭云冷冷的看着眼前这个比自己高出一头多的店小二,心里越发想念那个折了腿的店小二了。

    “屁话!这年头,有钱的才是大爷!我说你个穷光蛋赶紧有多远滚多远,别坏了里面吃饭大爷的兴致!”说着,那店小二竟然动手推着谭云往外走。

    这会儿其实谭云已经站在了酒楼门口,被店小二这么一推,一个没反应过来,直接从台阶上跌了下去。

    “云姑娘!”

    伴随着青儿和叶嬷嬷紧张的呼声,谭云只觉得香风一阵,随即自己便躺在了一个很温柔的怀抱里。

    “云姑娘,你还好吧?”青儿的声音里满是担心,谭云睁开双眼,却看到了青儿那双紧张担忧的眸子。

    “青儿姐姐。”谭云扯着嘴角叫了一声。

    这时候,身边不远处都陡然响起叶嬷嬷暴躁的喝声,“你个小兔崽子,竟然敢对云姑娘动手,看老婆子我今天不打死你的!”

    伴随着叶嬷嬷暴跳如雷的声音,谭云听到了那店小二犹如杀猪一般的惨叫。

    “叶奶奶,叶祖宗,别打,别打!”

    伴随着叶嬷嬷的叫骂声、店小二讨饶的声音,还有噼啪嘭嘭的打击声,店小二的惨叫越发刺耳,而这功夫,谭云也在青儿的搀扶下重新站了起来。

    还好青儿的动作够快,一把将自己抱住了,否则谭云的脚腕,怕是就要扭伤了。

    因为门口这发生了打斗事件,屋里吃饭的客人们三三两两的顺着门口的安全地带快速离开,生怕受到什么误伤。

    这会儿已经从刚刚的惊吓中恢复的谭云注意到客人们被吓跑了很多,心里不免有些过意不去,便出生制止道:“嬷嬷,别打了,还有客人在呢!”

    谭云若是不开口,叶嬷嬷也许再打两下便好了,可一听谭云这么说,她的动作反倒更加激烈起来,一边打还一边嚷着:“客人有什么重要的?这个不长眼的玩意儿差点害你跌倒,老婆子我今天要是不打死这个不长眼的玩意儿,就对不起老婆子我这火爆脾气!”

    已经被叶嬷嬷打得只能蜷缩在地上哼哼的店小二现在已经连喊求饶的力气都没有了,再照这么打下去,估计怕就要真的要出人命。

    “嬷嬷,你先别打他了,快点过来看看我,我这叫脚脖子疼的厉害呢!”谭云呀的一声蹲下身子,原本在一旁扶着谭云的青儿都没来得及反应过来,谭云便蹲在了地上,装出一副很痛苦的表情。

    果然一听这话,叶嬷嬷当即不再理会那个已经被打得半死的店小二,转身朝着谭云走了过来,“丫头,咋了?快让嬷嬷看看哪里受伤了?”

    谭云顺势抓住叶嬷嬷的手,可怜兮兮的说着想要进后院,叶嬷嬷自然是应着的。

    而在谭云被叶嬷嬷扶着进了酒楼的同时,谭云也不忘对青儿说道:“青儿姐姐,今天这事只是个意外,先低调处理下,回头再说内部的事。”

    青儿点点头,随即对已经愣在门口的酒楼掌柜交代了下,那酒楼掌柜连声应下,上前扶起了已经被打得快没个人样的店小二。

    经过一系列检查,谭云并没有受任何伤,叶嬷嬷这才松了口气,不过还是放了狠话,非要让店小二好看。

    谭云不想将事情闹得太大,便劝着青儿和叶嬷嬷,刚刚的那一番教训已经足够,别逼得太狠,不过也是个十几岁的孩子,总归有想得不周全的地方。

    一听谭云这么说,叶嬷嬷却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你个丫头,你才多大年纪,还说人家不过是十几岁的孩子,装得这么老道,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你修炼了什么邪功,十岁的长相五十岁的年纪呢!”

    店小二这件事就算是被谭云这么劝着掀了过去,不过是推了一下,自己还未受伤,可对方却已经付出了很惨痛的代价。谭云不想将事情闹得这么僵,说得过去也就算了。

    在休息的过程当中,谭云也得知了外面的那个掌柜的和店小二都是青儿最近才雇来的,青儿和叶嬷嬷再怎么说也是女子,虽然她们有功夫傍身,但终归还是能少一件麻烦事便少一件麻烦事。

    东聊西扯的侃了好一会儿子,谭云方才出口问道:“嬷嬷,铁洛大哥呢?这么半天了,怎么也不见他出来?”

    其实谭云刚刚就已经有了不解,这铁洛虽说时不时的会帮着荣弘启那个神经病出去办事,可荣弘启不是应该一直在酒楼里待着的吗?可刚刚闹出了那么大的动静,怎么还不见那个神经病出来呢?

    谭云心里想知道的是荣弘启的下落,可这话却不能直接问出来,这才将话题引到了铁洛身上。

    叶嬷嬷一听谭云的问题,反倒一怔,反问道:“咿?丫头,你还不知道吗?我家那小子和主子回京城了啊!铁洛那小子还说在走的时候,会和主子一起去月生村看你的,怎么,你们没碰到?”

    回京了?

    谭云心中一凛,忙问道:“嬷嬷,铁大哥他们什么时候走的?可是在半个多月前?”

    “是啊!他们俩是天黑的时候出发的,算算时辰,到月生村应该是在半夜了。丫头,那时候你们都在睡觉,估计是没碰到他们的。”叶嬷嬷算了算时辰,觉得那个时间段两方人碰不到面也很正常,脸上的惊讶便少了几分。

    虽然两个人没再提起这件事,可谭云的心里却想了不少。

    难怪这阵子都没再有荣五爷的消息,原来他已经回了京城。再想想那天晚上那主仆二人的打扮,谭云也想起来了在铁洛的马背上,似乎有包袱一样的东西。

    只不过当时天色太晚,再加上荣弘启不停的刺激谭云,谭云哪里还能顾得了那么多。

    在酒楼里坐了片刻,顺便看了一下早前做的松花蛋,谭云便提出来要离开。

    只是谭云才刚走出后院,还没等踏进大厅里,却听到大厅里传来一阵喧闹声。

    “你当爷没吃过粉渡肉是怎么的?你看看你和粉渡肉,粉和肉都分开了,你这叫粉渡肉吗?这是粉炒肉吧!再尝尝这粉渡肉的味道,你自己尝尝,这味道是给人吃的吗?就算是给猪吃,猪都嫌难吃吧!”

    粉渡肉是什么东西,谭云不知道,不过听这人说话的口气、音量,还有说话的内容,谭云就可以确定这个人要么就是个事妈,要么就是故意来找茬的。

    转头看向身边的青儿,只见青儿的眉头紧皱,周身散发出一股杀气。

    “青儿姐姐,这是怎么回事?”谭云直觉的感到这件事不会是像自己听到的那么简单,似乎青儿在极力的隐忍着什么。

    “没事。”青儿勉强的扯出一抹笑,转身对叶嬷嬷说道:“嬷嬷,你去送云姑娘出去吧!我去看看前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说着,青儿对谭云点了下头,便快步朝前走了过去。

    谭云一头雾水,便看向叶嬷嬷,结果却看到叶嬷嬷黑着一张脸,气鼓鼓的说道:“如果不是主子临走前发话不得用武力待任何来客,老婆子我真想一斧子看似那个王八蛋!”

    “嬷嬷,到底是怎么回事?”谭云越发可以肯定这件事有问题了,而且看着想着青儿和叶嬷嬷的态度,似乎对那说话的男子并不陌生。

    叶嬷嬷看了看谭云,最后终于深深的叹了口气,将最近在酒楼发生的事说了一遍。

    原来在荣弘启离开之前,曾再三强调他离开之后的日子,酒楼照常营业,但对于过来找茬挑事的人一定要容忍,万万不可使用武力。

    至于在大厅里喧哗找茬的男子,已经是这五六天里来的第三次了,每一次来,都势必要像今天这样找茬,最后得了酒楼赔偿的银子了,方才离开。

    如果谭云没有理解错的话,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碰瓷的一种。

    对于这种人,谭云绝对是深恶痛绝的。

    “嬷嬷,粉渡肉是什么东西?”谭云突然想到那男子刚刚提到了叫粉渡肉的菜式,便开口问了一句。

    “就是在肉的外表层糊上一层面粉,然后过油炸,炸得外酥里嫩的,再蘸着调料吃,因为肉和面粉都粘合在了一起,所以才叫粉渡肉。”

    听着叶嬷嬷的解释,谭云突然想起了自己前世吃的炸肉段,如果真的是炸肉段这种东西,那么谭云的心里就有了解决这次危机的办法了。

    荣弘启离开之前是再三强调不可动用武力,却没说不能重新再做一盘菜给客人,直到客人满意吧!

    “丫头,你是要干啥去?”谭云没和叶嬷嬷打招呼,抬脚就朝着青儿的方向快步走了过去,而这时候,那挑刺的客人正在对青儿出言不逊。

    “放肆!”谭云嗷的一声大喊,那说话的男子瞬间安静,转头看向谭云。

    直到确认了刚刚说话的就是眼前的这个只有十岁左右的小丫头之后,那男子方才冷笑道:“哪里来的小贱人,大爷我在这儿说话,哪里有你放屁的份儿?趁着大爷我还没动手之前赶紧滚开,否则大爷我让你后悔来这世上走上一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有田好赚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萌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萌醉并收藏有田好赚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