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有田好赚钱 > 第七十六章 青儿的打算

第七十六章 青儿的打算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天唐锦绣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叔父,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在小贱人那受了气,干啥往我身上撒?我可是你亲侄子,我爹临死前可是把我好好的托付给你的,你就这么骂我,能对得起我爹吗?”于正茂半点悔过之心都眉心,相反的,他还振振有词的说着于有财,这下可把于有财真正的气到了。

    “你个扶不起来的烂泥巴!我兄弟咋就会有这样的不争气的玩意儿?若不是你瞧上了庆云楼的那小娘们,你会有事没事的过去找茬?现在人家根本就不认是你个人去找茬,而是认准了是我福来顺找人家的不痛快!这脸战书都下来了,还诓着我去邀请其他酒楼的掌柜,这若是请来了,一切好说,可若是请不来,你让我这张老脸以后还怎么在来善镇混?”

    刚刚于有财是真的觉得无论自己是占着便宜的,可回来一细想,才意识到如果自己这事办得不漂亮,不反而更加丢脸了?

    被于有财这么一说,于正茂都是有些明白了,看着他点头的样子,于有财刚以为于正茂是有了点悔过之心,可下一刻,于正茂再一张嘴,却让于有财彻底的气晕过去了。

    “叔父,你不在来善镇混了,这福来顺不是还有我吗?放心吧,侄子不会让你孤老终生的,定会给你一笔丰厚的赡养费,然后找个小村子安定下来的。哎?叔父,叔父你这是咋的了?你别死啊!你先把转让的文书签了再说啊!”

    虽说青儿的担心是为了谭云好,不过她可怎么都没想到于有财在回到福来顺之后没多久,人就华丽丽的晕过去了,等到于有财再醒来的时候,来善镇其他酒楼的掌柜的却主动找上了门。

    第二天一大早,谭云便在叶嬷嬷的陪伴下离开了来善镇,回到了月生村。

    回家之后谭云才发现原来阿三已经被送到自己家休养,如今和谭有昌睡在大屋,而安氏则是带着谭雨和谭月睡在了小屋。

    “云儿啊,阿三爷爷的身体还很虚弱,身边离不开人。本来昨天娘和爹是想和商量一下之后再做决定的,可是你昨天也没回来,所以娘就擅自做主把人带回来了,你,你不会生气吧?”安氏有些不好意思的和谭云说了一下昨天发生的事。

    这个家现在大部分都是谭云做主了,这段时间以来,安氏和谭有昌也开始习惯了有什么事都和谭云商量一下。

    听了安氏的话,谭云倒是有些哭笑不得,“娘,这本来也不是什么坏事,你们做得也没错,干啥还这样一副表情啊?说来也怪我,当初盖房子的时候就没想到若是来个什么人的话,家里连给客人住的地方都没有。”

    谭云一边整理着自己的衣服,一边对安氏说道:“你们就先这么住着吧!回头等我赚了钱,咱家就再起两间房子,来客人了给客人住,平常就算不住人,放点什么东西的也方便。”

    “嗯,好。”安氏正低着头缝补衣服,抬头看了一眼谭云,却发现她正在打包衣服,顿时吓得安氏变了脸色,“云儿,你,你这是要干啥?娘今天晚上不住这屋了,还是你,你和月儿一起住。”

    安氏以为是因为自己带着谭雨过来住了谭云的屋子,所以谭云生气,要收拾包袱离开家。

    “噗!”谭云被安氏的话和表情逗得忍不住笑了出来,“娘,你想啥呢啊?咱家原来没分家的时候,还不是一大家子睡在一个炕上?我收拾东西不是因为生气,而是我有事要去镇里住段时间。等我忙过这段时间了,就会回来了。到时候就算娘不想和我睡一被窝,我都不依呢!”

    “去镇子住一段时间?”安氏面带狐疑,思索片刻之后,脸色陡然变得很是难看,“丫头,你,你不是要和那个什么荣五爷住在一起吧?”

    关于荣弘启的事,安氏已经知道了不少,当然了,这些可都是谭有昌说给她听的。

    虽然自知自家斗不过荣府,可在安氏看来,她家虽说是贫苦了些,可终究还是清白人家,自家的女儿也是清白的女娃,可不容让别人玷污了去。

    可是荣五爷却几次三番的毁自家女儿的清誉,这一点安氏早就已经很看不惯了。

    昨儿要不是因为阿三的事,安氏早就想去酒楼把谭云给接回来了。

    这孤男寡女的,再加上那酒楼又是荣五爷的地盘,安氏还真担心自家的闺女会吃亏。

    不过谭云倒是很意外,她是真的没想到安氏会突然提起荣弘启,只是她也没多想,开口便回道:“那神经病回京了,没在酒楼。”

    “回京了?”安氏一怔,随即松了口气,“那就好,那就好。”

    这下可轮到谭云乐了,人家的娘亲都希望自家女儿抱上一个大树不放,可看着自家娘亲的样子,似乎很不赞成自己和荣弘启走得太近啊!

    “娘,你很讨厌荣弘启?”谭云放下手中的衣服,反而是笑着看着安氏。

    “他要是再毁你的清誉,娘就讨厌他,恨不得咒死他。”现在这屋里就安氏与谭云两个人,安氏说起话来顾忌倒是少了许多。

    “哈哈!”谭云看着安氏那副狠样,反倒逗得哈哈大笑,“我的娘哎,你咋就这么可爱呢!”

    谭云一边笑着,一边扑向安氏,在安氏的脸上狠狠的亲了一口方才松开她。

    “你这孩子,咋还没个稳当时候呢?”安氏被谭云亲得一愣,心里虽然泛着甜,可嘴上却是不饶人的,“快说,你去镇上到底是要干啥?一个姑娘家,名誉最是重要,你可别做出啥让娘恨不得去死的事啊!”

    说来说去,娘就是担心自己走歪路嘛!

    这样的担心虽然有些唠叨,不过谭云的心里却很是受用。

    只是有些事若是就那么直接的说出来,自己的娘亲能接受得了吗?

    谭云想了想,最后还是在心里就否定了直接告诉安氏真相的事。

    “娘,是这样的,那个荣弘启神经病不是回京城了吗?然后铁洛大哥也回京城了。如此一来,青儿姐姐就很没意思,所以就想着让我陪她住上一阵子,等荣五爷一回来,就立刻让人送我回来。不过娘,你放心,我不会一直都不回来的。隔个两三天,我肯定回来向您老人家报告一次,行不?”

    青儿姑娘,这个安氏倒是知道的,虽然她话不多,却是个很懂事的丫头,再加上那个荣五爷并不在镇里,安氏便放下心,不过还是反复叮嘱谭云,“你个小丫头片子,去人家酒楼可别嘴馋,眼里有点活,别真把自己当成什么客人小姐看待,知道不?”

    “嗯嗯嗯,知道了知道了!”谭云凑到安氏边儿上,又在安氏另外一侧的脸蛋上亲了一口,然后才窝在安氏的怀里,“娘,您就放心吧!女儿今年可都十岁了,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该怎么做,心里都有数呢!”

    说完这话,谭云心里却不由得一阵冷汗,才不过十岁的年纪,却要装出一副很成熟的样子,这感觉,当真是很诡异。

    反复得了谭云的承诺,安氏这才算是放下了些心,转手将自己手里的活放在一边儿,开始亲手为谭云装起了包袱,“你个三两天就回来一次,到时候换下的衣服一并带回来,娘给你洗。那酒楼不比自己家里,来来往往的人多,就算是后厨干活的都是些嫂子婶娘的,也难免不会有男子送货进去。所以这贴身的衣服啊,可千万不能晾在后院的院子里,知道吗?”

    面对安氏的反复唠叨,谭云就只是笑着应下,却没有半点不耐烦的神色。

    都说儿行千里母担忧,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自己不过是去镇子里,就算是走路前行,一天走上一个来回也是很轻松的,可自己的娘亲就是如此紧张。

    谭云在感觉幸福的同时,又深深的嫉妒起谭云的本尊来。

    有这么一个疼爱自己的娘亲,她怎么就没坚持着活下来呢?

    不过再转念一想,谭云也感谢本尊的离开,如此她才能有机会感受这浓浓的母爱。

    “谭云啊谭云,虽然你已经离开了,不过我这个谭云会好好的站好你原来的岗位,会代替你好好孝敬父母,疼爱弟妹,你就安息吧!”

    谭云在心里默默的对着那个已经离开人世的谭云祈祷了几遍,而这会儿安氏也已经把谭云的包袱整理好。

    等着谭云全都准备齐全了,那面叶嬷嬷也从大屋走了出来。

    叶嬷嬷认识阿三,这倒是让谭云很是意外。

    等着从谭云家出来了,叶嬷嬷和谭云乘着马车往前走出了好远,叶嬷嬷方才突然开口问道:“丫头,阿三每次驾着牛车送的老婆子,她,她夫家是姓古吧!”

    “嬷嬷说的是古婆婆吧!她家就住在我家前面不远,你看,那栋房子就是她家了。”谭云没多想,掀开窗帘指了指古婆婆家的房子给叶嬷嬷看。

    “咱们去看看她。”叶嬷嬷交代了这么一句,便掀开了门帘,对着车夫说去前面的房子,然后又重新坐了下来。

    “叶嬷嬷,你这是……”谭云错愕了,看着叶嬷嬷的架势,似乎与古婆婆也有旧交情。

    不过只需想一下,叶嬷嬷与屈郎中的交往模式,刚刚去了自己家又去看了阿三爷爷,如此一来,说她与古婆婆之间也有交情,倒也不难理解了。

    刚一到门口,谭云便闻到一股很浓重的中药味,当下吓得谭云心头一紧,马车才停,她立刻跳了下去,直接推开了古婆婆家的大门。

    “婆婆,婆婆你咋了?咋还吃上药了?”

    谭云是一边喊一边推开大门的,可等大门彻底被推开之后,谭云却发现古婆婆正坐在小板凳上,仔细的看着熬着药,看着那脸色,完全不像是生病的样子。

    古婆婆听见谭云的声音,便抬头朝着大门看了一眼,“云丫头回来了,你过来替婆婆熬着药,婆婆进屋喝口水去。”

    说着,古婆婆便要起身,可她才刚站直身子,却发现门口又多了一个身影。

    谭云原本应了古婆婆的话,要去熬药,可却发现古婆婆竟然像是雕像一样站在原地,眼神复杂的看着大门的方向。

    再回头看向大门口,叶嬷嬷也在用几乎是同样的神情看着古婆婆。

    “婆婆,嬷嬷,你们……”谭云彻底愣住了,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若兰妹子?”许久,古婆婆的嘴里才艰难的发出了声音。

    接着叶嬷嬷也终于迈开步子,急急的朝着古婆婆走了过来,“芝姐姐,真的是你!”

    两个岁数加在一起都快有一百二的老妇就这么在抱在了一起,老泪纵横的样子让人看了都忍不住一阵心酸。

    谭云虽然搞不太清楚状况,不过可以确定的一点就是,这两位老人家在很多年前一定是认识的,而且感情应该还不错。

    唉,人家是老友见面,自己这个小的嘛,就还是乖乖的坐在小板凳上熬药好了。

    谭云决定熬药之后的结果便是,她被两个老人家遗忘在了院子里,而那两位老人家则是相携着进了屋,时不时的能听到屋里传来笑声或者哭声。

    药罐子里的药看着熬得差不多了,谭云便撤了火,起身朝着屋子看了一眼,不由得无奈摇头。

    没多会儿,谭云便端着两碗清水,一个手腕上搭着一条手巾,走进了东屋里。

    “婆婆、嬷嬷,你们先喝口水,擦擦脸吧!”

    被谭云这么一说,两个老人家竟然难得的都红了脸。

    “还是云丫头懂事,瞧我这个当姐姐的,竟然都忘了让兰儿妹子你喝口水了。”古婆婆接过两个水碗,递给了叶嬷嬷一碗,姐妹俩笑了笑,送到嘴边各自喝了一口。

    等着这二位老人家擦了脸,谭云这才再次开口问道:“叶嬷嬷,你看咱们今儿是在古婆婆家吃了饭再回去,还是怎么样?”

    不是谭云非要打扰人家老姐俩相聚的时间,她只是在想自己是不是现在要去准备午饭了。

    不过被谭云这么一问,叶嬷嬷却正了正脸色,对古婆婆说道:“芝姐姐,今儿我得先带着云姑娘去镇上。等改天没事了,妹妹再来看你。”

    叶嬷嬷虽然很激动看到了旧友,但主家的事却是不能耽误的。

    古婆婆也不是个不讲道理的人,她明白叶嬷嬷的身份,所以也就没多加阻拦,而是叮嘱叶嬷嬷没事便过来看看她,便亲自送谭云与叶嬷嬷两个人一起出了院子。

    在回镇子的路上,谭云终于还是忍不住开了口,询问叶嬷嬷她与古婆婆之间的关系。

    “我与芝姐姐,可是从小就交好的手帕交呢!”提到古婆婆,叶嬷嬷脸上的笑意便多了许多,脸上也呈现出一种陷入回忆里的状态。

    原来古婆婆年轻的时候也是个很疯狂的女子,为了与相爱的人在一起,选择了私奔,之后便和家人和旧友都断了联系。

    “唉,你都不知道当年的芝姐姐,那在整个府城都是数一数二的美人。若不是当年选择了私奔,现在至少也得是个诰命夫人了。”

    提到往事,叶嬷嬷的心里不免有很多感叹。

    虽然从头至尾,叶嬷嬷就只在最后提到了一个诰命夫人,可谭云却还是敏锐的感觉到了古婆婆的本家,怕绝对不是个小家族了。

    等着两个人聊得差不多了,这马车也到了镇子里。

    这才刚进了镇子的大门,叶嬷嬷的脸色便是一变,“有人监视。”

    随着叶嬷嬷的这四个字,谭云的心也猛的被提了起来。

    自己昨天才当上庆云楼的二掌柜,不会今天就要被人盯住下了死手吧!

    带着一颗惴惴不安的心,谭云总算是回到了酒楼里。

    这一回来,谭云就有些受不了了,“青儿姐姐,你让我当庆云楼的二掌柜,可没说当这二掌柜还有生命危险啊?我和嬷嬷才刚进镇子,就发现有人盯着我们,这算怎么回事啊?”

    对于被盯梢的事,青儿的反应倒是不大,“放心吧,他们只是想看看庆云楼的二掌柜到底是个什么人物,是不会下手对你不利的。”

    “可是……”谭云一瞪眼,对青儿的解释显得很不满意,不过青儿却从递给谭云一张红色请柬,说道:“若你应了这上面的事,以后就不会有人盯梢了。”

    接过请柬,看着上面写着的邀请自己参加醉酒坊小聚的邀请,谭云不免有些头大。

    这个醉酒坊,可是来善镇当之无愧的第一酒楼,其规模、菜品,那在整个府城都是能算得上号的。

    谭云虽然猜到了于有财会请来其他酒楼一起参加美食大赛,可没想到竟然连醉酒坊都惊动了。

    若是这样的话,那庆云楼的胜算还会大吗?

    谭云第一个反应便是不参加,可一想到那些在暗地盯着自己的人,谭云又觉得很是讨厌,最后只能咬着牙点头应下了这事。

    只是在自己应下之后,谭云总觉得青儿的脸上带着一抹阴谋得逞的微笑。

    难不成昨儿刚刚发生的事今天又要上演了?难不成自己又被青儿摆了一道?

    算了,都已经应下了,无论到底是怎么回事,都已经由不得自己去改变。

    邀请小聚的时间是三天后,这倒是让谭云多少松了口气,至少她还有三天的时间来研究这次参加小聚的那些酒楼的情况。

    不过很快,谭云就崩溃了。

    原本说的是小聚,谭云只以为参加的酒楼不会有太多,可当她看着青儿给她送来的参加小聚的人员名单时,谭云才发现古代的人当真不是一般的谦虚。

    这哪里是小聚?分明是整个来善镇的所有酒楼都来参加了好不好?

    而且看着那名单上有些用红色特别标注出来的人员名字及酒楼名字,谭云的心里只有一阵很不好的感觉。

    “青儿姐姐,这些用红色标注出来的人名和酒楼是什么意思?”谭云心里已经有了猜测,可她却一点都不想承认自己猜的是对的。

    但是青儿的反应很快就让谭云意识到,自己的猜测,还真不是一般的准啊!

    “那些啊,有的是府城来的,有的是从别的县城过来的。”

    “啊!”谭云屋里的扔掉手中的纸张,整个人都倒在了椅子里,“苍天啊,我只是想和福来顺比试一下而已,咋就惊动了这么多人呢啊!”

    “我也不知道。”青儿耸了耸肩,也没良心的说了一句,“我只是负责整理人员名单的,你可没让我打听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的啊!”

    说着,青儿转身就走。

    “青儿姐姐,你干啥去?我自己一个人应付不来啊!”谭云猛的从椅子上坐起来,张嘴就要叫住青儿。

    不过很明显,青儿完全没打算留下来帮助谭云,反倒装出一副很严肃、很紧张、很重视的态度说道:“唉,你现在可是我们庆云楼堂堂的二掌柜,三天后你就要参加这种小聚,奴婢我当然是去给你准备参加小聚的衣裳了。”

    “死青儿!臭青儿!烂青儿!你阴我!”

    这个时候,谭云终于可以确定,她被青儿算计了,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小算计。

    从青儿那副带着笑意的眸子来看,谭云就敢百分之百的确定,这次的比赛之所以会搞得这么隆重,十成十的肯定和青儿有关系。

    只是谭云怎么都想不明白,不过就是一个比赛,其实也就是想教训一下福来顺而已,怎么就变成了这么大的局面呢?

    难道青儿就不怕自己搞砸了这场比赛,进而丢了庆云楼的脸面吗?

    谭云倒是猜对了青儿在里面推波助澜的作用,却怎么都没想到青儿之所以这么做,完全是处于两个方面的考虑。

    而这两方面的考虑,又都囊括了比赛输赢的所有可能。

    赢了,那便是提高了谭云的身份,如此一来,他日若是自家主子真的按照当日说的要娶谭云为妻,那倒也不算是特别辱没了自家主子的身份地位。

    可若是输了,那便足以说明谭云是个配不上自家主子的女子。庆云楼的名誉受损,定然是不会再开下去的。而庆云楼不开,青儿她们这些荣府的奴才自然是要回到荣府去。荣府的人全部都离开了来善镇,这样也算是彻底断了自家主子和谭云两个人的可能。

    所以无论输赢,最后的赢家一定是荣府。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有田好赚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萌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萌醉并收藏有田好赚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