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系我一生 > 第一章 竹谷正宗

第一章 竹谷正宗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大师兄颜几重来唤如玉的时候,她正坐在溪边,一腿膝盖竖起,一腿侧盘,双手环着单只膝盖,半边脸颊都埋在交错的胳膊里。听到这话缓缓抬起头,露出姣好的面容,并不十分出众,只是那双眼睛着实灵动,似含有万江春水,让人过目不忘。。

    “颜如玉,新任务。”

    如玉恍然回过神来,转过头来看了眼方才出声的男子。垂下头起了身,拂了拂衣衫上沾到的杂草,轻轻说道:“是,大师兄。”。

    现下正是初春,前几日下的雪还没化全,绒绒的白雪也盖不住蓬勃的生命。细尖的春草一株株争相冒出头来,那一抹抹在白得刺眼的山脉间绿得尤为显眼。两人穿梭在树林间仍是很安静,周围似乎也没有什么鸟兽。颜如玉就这么随着他,颜几重只是兀自的向前走,并不在意身后人的步伐,渐渐地两人的距离越离越远。

    如玉看着前方人影越来越小,直至终于看不见了,才微微松了一口气。她的这位大师兄仿佛无情无欲,面容永远都是那样冷峻非凡,与他在一起只有令人窒息的沉默。若说在竹古正宗里,与她关系最好的,却莫过于三师兄颜如何,只是他日前去执行任务,已有许久没有见面了。。

    莫竹殿前,照例站了六名精英,看到如玉皆低下头以示尊敬。颜如玉用眼神扫过六人,正了正表情便迈进殿中。

    殿内灯火通明,只见距门大约三十尺的大殿中央的步阶平台上,坐着一名玄衣男子,看面容约计有二十五六,如墨的长发部分高高挽起,其余都似流水般覆落在脸颊边。男子手中握有一串佛珠,眼角含笑,却也掩不住一身的沉静气质。

    “如玉,你迟了。”男子淡笑道,话语中有着藏匿不住的的宠溺。

    如玉听闻立刻低下头:“如玉知错,惹师傅生气,还请师傅责罚。”

    玄衣男子笑容更甚,看向一旁的颜几重。

    “几重,你道如何?”

    颜几重听到师傅问话,看也没看如玉,上前一步抱拳回道:“颜如玉藐视师令,不如将她交由徒弟手中,待徒弟好好□□一番。”

    如玉一惊,心有余悸地抬眼看了看他的腰间,赤零长鞭如烙铁般炙红,似要将人撕成碎片。

    男子手中不住地拨弄着佛珠,只笑道:“怎么?交由你,全凭赤零鞭说教?”他摇了摇头,又道:“这样的□□,难道还少吗?如玉身上的那些伤,新新旧旧有哪一道不是你伤的?”

    颜几重一愣,垂手说道:“徒弟只是认为规矩诚设矣,她这样没有规矩,日后恐是要让江湖上的兄弟们看笑话。”

    男子谷下寒见他如此执拗,心下无奈,只得暗叹一声转而对如玉正色道:“如玉,我这次交给你的任务颇为重要,只是你初入江湖阅历太少,只恐不易得手。”

    如玉尚有后怕地收回视线,听到这话便抬起眼眉,轻声说道:“师傅自小便教导我们,没有十拿九稳的任务,只有十成以赴的尽力而为。

    男子手中的佛珠在空旷的大殿里噼叭作响,虽突兀,却不嘈杂,反而有种定人心魄的魔力。

    “很好,只是这个任务也只能交给你。你师姐想容因为私事未归,本门派其余的女徒又太少且太过年幼,实在没有其余合适的人选了。”

    男子在提到谷想容的时候眼神有所异样,但也只一瞬,便消逝不见了。

    如玉听及奇怪,望向师傅:“女徒?师傅这次一定要找女子?”

    男子点点头:“这次一定要是女子。”

    “不知是何任务?”

    “代替安府千金安红缨嫁于耿醉君。”

    男子站起身,硕长的身形如劲松一般,点点烛光将其身影拉得极长。他一边慢慢走下台阶,一边蹙了眉头解释道:“耿醉君乃淮康都尉,别看这一小小的都尉,名气可是大的了不得。几重,你之前也有在淮康执行过任务,想必这个人你应该不会太陌生。”

    颜几重颔首:“耿醉君人如其名,嗜酒如命,性子变化莫测,阴鸷非常。”

    “没错,淮康人称‘煞面阎王’,可见此人冷情冷心。”

    说完,男子走到颜如玉面前,与她对视。

    “如玉,这次任务只有用这种方式,才能达到我们的目的。你们都知道,夏口正宗的势力日愈扩大,只因之前与如何之间的矛盾,使得我们两派关系一直不佳。两日前我听闻他们教主任展危病逝,新教主娄迹年轻气盛,扬言两个月之后将攻打我教。要阻止此事,只能和谈。我已于昨日与其通信并约定好,如能在两个月之内帮他拿到他想要的‘绝情诀’,我们两派将在两年之内各不干涉,相安无事。据我所知,‘绝情诀’早在一年前就被耿醉君据为己有,至于来路却无人可知。而耿醉君的都尉府上暗卫重重,要凭借一己之力潜伏出入虽不是全无可能,但此人高深莫测,城府极深。知人知己,百战不殆。更何况我们尚有两个月,若能混入耿府一探虚实,会更有把握。”

    如玉越听越糊涂,不明白为何一定要与夏口正宗和谈,也不解为何一定要以这种方式混入耿府,这么想着眉头则越拧越紧。

    男子似已知晓如玉心中的疑问,嘴角勾起一缕苦笑,侧过身子轻轻说道:“此事不用再议,我意已决。”

    话毕,男子回过身抽出腰间的长剑,递到如玉面前。

    “这清水白石,就交由你了。”

    不及颜如玉开口,男子抬起她的手腕将剑放入其手心,又合住她的手掌,使剑紧紧地被握在手中。

    “此剑削铁如泥,锋利无比,开鞘必见血,这是宝物,也是孽物,无情能控制它,有情只能被其所制。如玉,你虽纯笃,但自小□□之心极淡,为师相信你,你有资格成为它的主人。”

    如玉低头看向手中的长剑,玄黑的剑鞘上赫然印着一行狂草。。

    清水白石下寒沙。

    这把清水白石的主人,玄衣男子,原来就是让江湖中人都闻风丧胆的竹谷正宗的教主,谷下寒。

    容不得如玉细想,谷下寒便派人随她到其住所‘玉暖生烟’阁收拾行装。

    随行的教徒名唤月认,因不是谷下寒手中的直属弟子,便只有名而无姓。只见这月认一身蓝色的翠烟衫,身披水色的外衣,肩若削成腰若约素,瞧着倒也真真是个俊俏姑娘,只是面上的表情太过冷淡,似在推拒他人切勿靠近一般。

    月认打了帘子,走到莲文半圆桌前揭开青花瓷壶,发现剩下的茶水因泡得太久而变得颜色过深,重新盖上后转身去了自己院内的小灶房生了火。

    如玉看着她忙来忙去,也不好意思在一旁干看着,便跟着进了灶房蹲下身子添柴,没一会锅盖边便露出的一缕缕升腾起来的热气。如玉愣愣地盯着不语,好似在发着呆,什么也没想,又好似心中有百般计较,暗自揣摩。

    月认不耐烦她这副模样,上前夺了她手中的柴火冷声说道:“回神!”

    如玉一怔,却也习惯了月认对她的横眉冷指。

    教里的兄弟们一起在无山长大,一块练武。她因着是谷下寒亲指的弟子,与旁人接触的机会自然也少了些,但对于他们如玉也从来未有疏离冷漠的地方。

    到了‘竹谷正宗’,就算不是从一个娘胎里出来的,毕竟也该有一点情义在,自己也没有什么地方得罪了月认,真是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如玉强打了精神,一面打开锅盖一面说道:“姐姐别恼,我不敢了。”

    月认轻轻哼道:“青天白日也能做白日梦,真长本事!”

    如玉垂着眼睛不答。

    月认垂下手将手中的柴火扔进灶台里,拍拍手说道:“等会回屋收拾收拾,教主命我也同去。”

    如玉眼睛一亮,淡淡地笑着说:“有姐姐陪着我,我便宽心多了!”

    她笑起来两边嘴角都有浅浅的梨涡,配上那双清澈发亮的眸子,可真是如同画里走出来的一般。

    月认拿锅盖的手顿了顿,抬起头气急败坏地对如玉说道:“我手上功夫不如你,你也不用这样变着法儿来羞辱我!”

    如玉被这样严肃的神情给喝得愣了愣神,慌忙说道:“姐姐别误会,我万万没有这个意思!”

    月认又喘了喘气,转过脸便不再理她。

    如玉见月认厌恶她,也不敢随意接话,直直地站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

    煤灶里的柴火烧得噼叭作响,隐约有几滴火星子溅了出来,落在了如玉的手背上。

    如玉被烫的一激灵,攥紧手忍着不叫出声。

    “你帮我去拿个灶壶,在门旁的板架上。”良久,月认拉长着脸说。

    如玉听月认唤她帮忙,心里不觉松了一口气,应了一声便举步往门旁走,拿了灶壶说道:“姐姐不要生我的气罢。”

    月认的面上松了松,抿抿嘴不语。

    如玉笑了笑,知道她气消了,便蹲下身子用铁架将炉灶里的几个烧得正旺的柴条一一夹了出来,耐心的等着它们自己熄灭。又把他们整整齐齐地码到一旁以备下次使用。

    月认站在一旁环着双手看着,也不知心里在想些什么。

    如玉码完后直起身子,朝月认笑笑转身提着灶壶进了正房。

    左手握着壶把,右手则将湿布微微挪了挪位,招呼着月认:“姐姐来尝尝这云雾茶,刚泡的时候香若幽兰,实可谓浓醇鲜爽。”

    月认面色稍霁,低声道:“是啊,都说你这里的茶香。”

    如玉拿起茶盘里的兰花纹茶盏给两人都倒满了,才徐徐坐下。

    “茶倒是香,只是不知道承了人家多少情。好多都是兄弟姐妹们照顾着送来的,竟不知怎么的也越累越多。”

    月认轻轻抿了一口,深吸了一口气半晌才说道:“其实也就那回事。”

    如玉听了也不恼,只扬唇笑了笑。

    朦胧的烟雾徐徐地由茶盏里漂浮起来,雾气直晃人的眼睛,如同舞者缭绕在空中,只是初春的寒气不容忽视,不一会的功夫便消散了。

    月认面无表情地一口口将茶仔仔细细地喝完了,才搁了茶盏抬头看向如玉:“多余的东西无需清理,到时候自然有人安排。”

    如玉道是,伸手又去拿灶壶准备添茶。

    月认摆了摆手,站起身捻了捻衣褶子:“早点歇了,明儿要赶得早。”说完便不等如玉的回应便径直走了。

    初春的夜晚总是很凉,天色晦暗,云幕低垂地压人神经。整个冬季颜如玉的房里都没用火盆,暖炕更不消说。颜几重在她还很年幼的时候,便将火盆一一掷了出去,严令不许再用。于是这么多年过来了,这冰凉的床铺,她倒也习惯了。

    如玉搓了搓手,朝手心哈了口气。铺了床后便去灶房烧热水。

    刚出门便只觉得颈后一凉,任直觉快速转身抽剑去挡。

    抬起眼落入眼前的便是玄铁剑刻的龟背纹,干净的剑身印出了颜如玉清明的双眼。

    “大师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系我一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命半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命半条并收藏系我一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