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系我一生 > 第二章 暗香几重

第二章 暗香几重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夜晚湿气渐重,浓浓的云朵盘踞在一起久久不散,使得月光也无法透出光亮,更显得夜色黯淡无光。

    颜几重也不急着收起剑,只是拿着剑柄换了几个姿势,在如玉的颈边比划。如玉凝起心神,只待颜几重稍有动作便躲闪开去。

    要说起这颜几重倒也真是个人物,自小遭弃,被谷下寒收留认为徒弟。因其清骨极佳,又甚有练武天赋,便一直跟在谷下寒身边,渐渐开始独当一面,所受理之事完成得可谓完美,这样一来在江湖中的名气倒也极高,但凡说到竹谷正宗,人们的第一反应是谷下寒,这第二印象便是他颜几重了。只是其为人性格孤僻,不爱与人接触,就连在教中也极少与其他教徒来往,只是一个人独来独往的也叫人看得习惯了。众人瞧着此人性子冷傲,又知晓在教中深得人心的颜如玉自小便是被此人鞭策至今,于是都希望能离他远远的才好。

    这故事要从头说起,想当年颜几重只是一总角少年,可气势却已不同于旁人,深邃的眼眸,棱角分明的脸庞,高挺的鼻梁,无一不在宣告其人的凛冽性格。这种气质在师傅谷下寒收留了一名新弟子之后变得更为强烈,这个徒弟就是颜如玉。

    颜几重待这女孩本与众人并无差异,行事一度进退有度,只是如玉总喜欢有事没事缠着他。平时练武要在旁边看着,习字读书也要在旁边盯着瞧着,乃至用膳之时还一定要有他作陪,有时更甚竟嚷着要他喂食。

    因看着师傅谷下寒的份上,颜几重才没有制止这种类似无理取闹的行为,只是这不耐却一天强似一天。终于在颜如玉豆蔻之年,颜几重用尽了他的最后一点耐心。

    一日,如玉在其练武之时拿走了他的剑鞘,玩心贪重弄丢此鞘。颜几重黑着脸将如玉横拖硬拽地丢进柴房,狠狠鞭打一顿之后命众人不得探视送食。碰巧谷下寒那时正在闭关,并不知晓此事,又因着颜几重是大弟子,众人无一不得不服从。可怜颜如玉自小身子便不怎么好,底子又弱,刚被谷下寒带回来的时候手腕的骨型都清晰可见。原来谷下寒想调理好她的身子再教其习武,谁料过了四五年,身子骨虽略微强似从前,可和旁人相比仍是虚弱。这般倒好,被颜几重这么关了整整两天后竟生生地晕厥过去,颜如何见此不好也顾不上师兄,踹开柴门便将如玉抱了出来。

    谷下寒出关后听闻此事狠狠把颜几重罚了一番,看着如玉也并没有大碍,才将此事作罢。只是自打以后如玉便不似从前那般粘着大师兄,却是和三师兄颜如何打成一片。颜如何随意不羁,又很是怜惜这小师妹,过不了一段时间,两人的感情自然便不在话下。颜几重在一旁冷眼瞧着,也叫人看不出来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只每逢如玉犯了错便会拿赤零鞭将她鞭打一番,越随年长,只道颜几重心有不顺,便也会拿她略施鞭刑。颜如何虽然不平,奈何师兄之命也不可违,只要是当时在场,也会陪着如玉受罚,每当这时,颜几重下手更为厉害,丝毫不顾同门情意。谷下寒因此事追究过数次,却还是会在下次看到更深的新伤。久而久之,包括颜如玉自己,都已经习惯了颜几重这暴虐无常的行径。

    如玉抖了抖长长的睫毛,眼睛一直盯着颜几重的四肢动作,她整个身体都陷入了极其紧张的备战状态,似乎一根绷直了的琴弦,在下一秒就要断裂开来。

    “不错。”颜几重见如玉此番动作,甚是满意。“你只有在这种情况下才会集中精神,专心应对我。”

    颜如玉听闻此话仍不敢懈怠,仍是维持防守的姿势,一动不动。

    颜几重轻笑了一声,只是那笑并未到达眼睛,从面容上看也根本看不出来他有丝毫笑意,如不是亲耳听到,如玉也许会怀疑自己是否出现了幻听。

    颜几重将剑收入剑鞘,又敛了敛袍子,这才斜眼看向如玉。如玉见他收起剑,不由得暗暗舒了一口气,这大师兄要是真的拿剑出来和她试真本领,她也得硬着头皮接上去,只是最后仍会落个狼狈不堪的后果。

    想到这里,如玉抬起头偷偷看他,却见颜几重用一种难以捉摸的表情盯着自己,全身警戒再次响起,就怕颜几重突然发难没有预兆地攻击过来。

    就在如玉胡思乱想的之际,只听到颜几重低沉的嗓音弥漫在湿气甚重的空气中。

    “这是你的人皮面具,明儿一早就戴着它,除非任务完成,否则决不能以真面目示人。方才那女人也有一张,叫她也戴上。”

    颜几重口中的女人自然就是月认,众所周知,颜几重对余人毫不关心,只对教中脸孔认了个大概就再不肯花心思去记姓名了。

    如玉看着大师兄从怀里掏出一个藏青色的小包裹,接过来打开心里不由一惊。好一张逼真的人皮!就连那眉毛就像从人的身上剐下来重新植在上面一般。如玉拿着那面具,心里有点打突。

    “这面具不会真的是拿安家小姐的脸面做的吧?”

    颜几重听了此话也不答,只轻哼一声:“安家小姐三天之后一早坐轿经过淮康城北的荣说酒肆,我们的人会在那里埋伏。等轿一到,我们自会将轿中安家小姐劫走,你和那人就趁乱混入,明白了?”

    如玉这么听着,点点头表示知晓。忽地感觉手上又多了一个东西,低头一看,却是一本册书。

    “这里面是安家小姐和随嫁侍女的记录,你好好学着,休要露出半点差池。”说完,也不待如玉的反应,径直转过身离去了。

    天色已经完全暗透了,如玉仿佛可以感觉到手背上都凝结起了露水,她突然又感觉到头顶被轻轻敲打了一下,扬起头却看见针尖般的雨点稀稀疏疏地落下来。她不由得打了个寒颤,转过身进屋将手中的包裹和册书一同放在榆木案桌上,然后又小跑着去了灶房生火,打算今晚好好将这些个东西琢磨一番。

    如玉拿着小册子坐在床上,随着红烛一点一点的消逝,她也逐渐陷入了梦乡,只是心里有所惦记,睡梦中眉头也没有舒展开。

    窗外的黑影瞧着,恍若无声地叹了一口气,才转身离去。

    清晨总是来得那么快,让人只觉得好像只是闭了眼,等到睁开的时候,就穿越到了未来。

    昨夜的阵雨下得真是时候,一夜之间竟把冬日最后留下的残骸也给吹走了,地上铺满了焦黄干枯的树叶,留在树枝上的则是清清爽爽的翠绿,就好似昨日那萧条的景色根本不存在一般。

    如玉很早就起了床,洗漱之后便将那本书册倒入了灶房烧了个干净,又回寝房将那张安小姐的人皮面具仔仔细细地覆在脸上,拿出连同那小布包裹里的白瓷小瓶,打开瓶盖将瓶内的液体在手上倒了些许。这白色液体从外表上看起来和女儿家常用的凝露没什么两样,可是仔细一闻便可知这里添加了少量异物,只是怎么也分辨不出来是何物罢了。

    经过昨晚的研究,如玉对此已经有所了解。只见她将液体在手中揉搓,直到掌心发热后便涂抹在面具与肌肤接合之处。液体经过手掌间的摩擦已经变为了半固态,等至接触到肌肤时,奇妙的竟变了颜色,正正地和肌肤毫无差别,叫人怎么也看不出来其中的端倪。

    如玉满意地舒了口气,又从另一灰色小瓶里倒出些许液体将连接处涂抹了一遍,不过一会,面具边缘又变回其原来的颜色。如玉轻轻将脸上的面具揭下来,并将两幅面具和两个小瓶仔细收了起来,尔后环顾了寝房四周,这才离开去和月认他们会合。

    走出‘玉暖生烟’阁还没多就,便远远的看见了颜几重高挑的身影,身后还有几个模糊的人影。走近一看,原来除了月认外,还有一名堂主和两位香主。

    颜几重扫了她一眼,细弱微闻地冷哼一声。

    如玉不好意思地笑笑,向众人一一道了歉。

    颜几重也不愿再等,便转过身子一个人走了。如玉几人见了怔了怔,对视一眼只得提步去追。

    颜几重择的这条路虽不是什么林荫大道,但地势平坦,少有起伏,这样几人骑着马脚程倒也快,第五天便到了淮康城内。

    “没想到淮康城地方不大,倒也挺热闹。”

    淮康城的街头丝毫不似无山那般清净,而是带有闹市里特有的喧嚣。人们来来往往,交谈甚欢,谈论的虽然都是油盐酱醋,但也别有生活的一番风味。

    如玉鲜有到过镇上闲逛,此次正好有机会可以一饱眼福,只是身后几人如影随行,也不便放开手脚去看热闹。

    这时几人正好经过一家饰品铺,一女子端着架子,亭亭地经过他们的身边走了进去。

    “老板,我是来给我家夫人取预定的牡丹琉璃扇。”

    如玉从未见过琉璃扇,此番一听心中也甚是好奇,便停了脚步看向说话的姑娘。

    只见那姑娘身着淡粉色裙衫,外披白色纱衣,发丝则用发带束起,头插一支蝴蝶钗,剩一缕青丝垂在胸前。整个人好似随风纷飞的彩蝶,仿佛随时都会旋转起舞。

    体态略显丰腴的中年男子听到有人唤他,抬头一看竟道是来了大生意,忙堆起笑容来招呼。

    “哟,精帘姑娘,快这边请。夫人的琉璃扇早已让人打造好,就等着您来取呢,您稍等,我这就拿来。”

    那精帘姑娘倒也不急,淡淡应了一声便坐在一旁看铺里新出的纹样。

    如玉瞧着新鲜,她长年在山上鲜少见此闹市,脚步这下却是怎么也挪不动了。

    颜几重拉长着脸冷眼看去,见她这副模样不禁心里一动,撇过脸冷冷说道:“快去快回。”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系我一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命半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命半条并收藏系我一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