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系我一生 > 第六章 广陵放歌

第六章 广陵放歌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时间过得飞快,长时坐着也不免觉得有些困乏,如玉抬起头看见金灿灿的太阳已经到了头顶。云罗正好这时迈着小碎步走来,福了福身子道,“夫人,午膳已备好,请回正堂用膳。”

    如玉点了头站了起来,走进房子中将书册搁在内室门旁的柞榛木高花几上,这才转身在榉木圆桌前边坐好。又瞧着月认不在跟前,便唤了梦倚过来询问。梦倚在四人中是年龄最小的,听说今年腊月十四岁的生辰刚过,母亲却因风寒去了,家中实在入不敷出,这才将人送进府里。卢栩看着是个清秀姑娘,做事也算妥当,便留了下来让其在后院帮忙。后因安红缨入府,梦倚才被安排到这新夫人身边伺候。小姑娘一开口,如同黄莺一般的嗓音弥漫在整个舍南舍北里,叫人听了觉得很是灵动。

    “兰佩姐姐吗?没瞧见呢,已经有好一会儿没看见她了。”

    兰佩便是安红缨身边的侍女,当日被颜几重几人一同劫走,现下则是由月认乔装而成。

    如玉听了更觉奇怪,却也没有再问。常年的习惯使她吃饭只吃半饱,一个人坐着吃了一点米饭就着竹叶菜便搁下了碗筷。

    如玉站起身,嘱咐着给月认留些饭食,才叫四人撤了饭菜去用膳。

    屋子里一室静谧,如玉在隔心门边倚站着,视线落在黄花梨手架上捧着的陶瓷鱼缸上,缸里养了两条才只手指长的小鲤鱼,两尾锦鲤懒懒的摆着尾巴,晃悠悠的来回游动。

    没过一会儿进来了一侍女,如玉抬眼一看,原是含祯。

    这含祯长着一张容长脸儿,皮肤白净,双目黑亮颇有神采,端着手亭亭地站在那儿,显得很是稳重端厚。

    如玉心里转了转,招手说道:“过来,我且有话问你。”

    含祯顺从地走过来,离着还有三步砖时站定了。

    “我刚到府上,有许多事情都还不明白。你也知道,外边儿对耿府有怎样的传言。”如玉停了停,看含祯的面上淡若平常,才又开口:“耿醉君,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含祯抬头看了她一眼,随即又垂下,轻轻说道:“夫人,人言可畏。在众人唇舌之下,再是正人君子怕是也会不堪重负。”

    如玉微蹙眉头说:“你是说耿醉君修身洁行?”

    含祯听了忽地一笑:“奴婢没有这么说,爷虽没有修身洁行,但也不至于像外头流传的那般不堪。”

    如玉嘴角挑了挑,说道:“那如何会空穴来风?”

    含祯垂着手,直直地看着如玉,若有所思地说:“夫人是打心眼里对爷有偏见了?”

    如玉愣住了,她只不过有些许疑顿,提出来莫不是想要个明白,含祯这一副样子倒像她自个儿犯了什么大错似的。话就这么噎在了半头上,想再说下去的心思也没有了。心烦意乱之余,讪讪地侧过身子道:“你下去吧。”

    含祯知道自己惹恼了她,也不讨饶,只福了福身便出去了。

    恰时月认这时也回到了‘舍南舍北’,见含祯缓缓从屋子里出来。眉梢似有含愁,心里不禁有些讶异,但也不好追问,只独自上了台阶进屋。

    屋里原本静寂,月认踏着步子发出嗒嗒的脆响。如玉见她回来,心中高兴:“姐姐可回来了!”

    月认瞧她笑吟吟的,也不好再提之前的事,只应了一声也算罢了。

    如玉走近两步说道:“饿了吗?我叫他们给姐姐留了饭,快些去吧!”

    月认听了也不急,只摆了摆手说道:“先别管那些,方才我从下人那里听到关于耿醉君的事。”

    如玉一听肃了表情,静静地看着她。

    月认走到榉木圆桌前坐好,才笃悠悠地开口:“这耿醉君原来是个多情种子,对几位夫人极尽宠爱,看来那些传闻也不全是真的。”

    这话恰好撞到了如玉的心坎上,方才含祯说的话又浮现在她脑里,或许对未曾谋面的陌生人确实不该过早论断。

    月认见如玉一副心不在焉,咳了一声不满地说道:“你不发愣心里就不爽快?”

    如玉回过神,抿着嘴笑了笑:“实在对不住,我也知道这毛病不大好,却怎么也改不过来。”

    月认又瞪了她一眼,又从胸前掏出一张牛皮纸说道:“这是之前大堂主交给我的,你仔细看看。”

    如玉好奇地将纸拿了过来,原来是一张地图,上面还将每个建筑都标记了名字:“这是耿府的地图?”

    月认点点头,说道:“咱们对此地不熟,有了这个定能事半功倍。”

    如玉心里又惊又喜,拿着地图不肯撒手。

    月认见她如此,面上也松动了许多:“再说这耿醉君,如此多情,想必是没有用过那‘绝情诀’的,但若如此,又怎会被人如此断定此物在他这儿呢?”

    如玉一时语塞,也没有了看地图的心情,只扯了扯嘴角说道:“他用了也好,没用也罢,我们的任务只是来取那诀书,若能很快找到,那自然最好,若找不到……”

    若找不到,会怎样呢?如玉不敢往下想,只得强打了精神继续说道:“一定要找到。”

    月认这次没有再甩脸子,只点点头应了。她也自然明白此次任务的困难,只是这事总急不得,只得走步算步,看了时机再决定。

    春日的清晨赶得早,这夜幕倒是迟迟未到。偏房里的瑶矜正拿着剪子在一块淡紫云锦上比划,见含祯进屋笑盈盈地招呼,“姐姐快过来帮忙,样子画好了,只是我前些日子手摔伤了,还使不上劲。”

    含祯走过去接过剪子:“还疼吗?伤口愈合了吗?”

    瑶矜道,“早就不疼了,已经结了痂。这枕巾也是我临时绣的,瞧着夫人那条已经皱了,便想赶紧绣好换上,只怪自己的手不讨巧。”

    含祯听闻笑道,“你想得这样周全,夫人定会高兴,我那里有凝肤露,待会你就拿去,治这些小伤顶好。”

    瑶矜感激的笑笑,拿了另外一块筛娟开始按布上的花样仔细得绣着,云锦布上画的分明是朵水仙,素雅的白加上花蕊的淡黄,别提有多素雅。

    含祯见了觉得甚是好看,便停了手里的活在一旁看着。

    “这水仙倒正是现在开的,也挺应景。”

    瑶矜不答,只扭了扭已经发酸的脖子笑笑。

    这时梦倚打了帘子进屋,听见她们的谈话坐在杌子上也开始胡侃,三人边说边绣着枕巾,等完全绣好的时候,天色已经全黑了。

    几人打量着绣品,争着要拿给如玉看,到了正堂一推开门,便见如玉正和云罗对弈。

    三人相视一眼,便都垂下手安静地立在一边。

    没多一会云罗便笑着说道,“夫人的棋艺真真是精妙,奴婢可不敢再下了。”

    其他四人听了一瞧,果真,棋盘上白子纷扰一片,似有破竹之势,而黑子已被打散,几个散区被分割开来,好不凄惨。

    众人都咧了嘴角,梦倚笑得骨头都酥了,“好个云罗姐,该罚!”

    云罗笑着瞪了她一眼,又瞧见瑶矜手中拿了一条枕巾,又见三人方才是一道进屋,便知是三人的绣工。抽了枕巾放到如玉面前道,“夫人别笑话奴婢,这条枕巾就当是奴婢的一点心意罢!”

    梦倚三人见此不乐意了,红了脸来打她,云罗边躲边笑,几人闹成一团,扑在黄花梨方杆小炕上又揉又推的。如玉笑着起身走到一旁,却透过窗楞子上的常新纸瞧见不远处的天空有些许光亮,正准备走近看仔细些却听见有歌声自灯火那边传来,众人听到此歌声也不闹了,都起了身安静地听着,歌声越来越高昂,甚是婉转动听,唱的是当下新制的新曲《垂醉鞭》“双蝶绣罗裙,冬池宴初相见。朱粉不均匀,闲花淡淡春。细看诸处好,人人道柳腰身。昨日乱山昏,来时衣上云。”

    良久,梦倚恻恻道,“夜半高歌,爷竟这样宠着黎夫人……”

    承欢侍宴无闲暇,春从春游夜专夜。

    接连三天,绝酒堂里夜夜笙歌。

    如玉有些倦懒地斜靠在卷草纹翘头案旁,眼睛转了转看到梦倚在外边扫着桃树下的新叶。小姑娘这几日都不太高兴,旁人和她说话也懒得搭腔,只有见了如玉脸色才收敛了几分。

    如玉瞧着情字伤人,本想着宽慰几句,但又顾及小丫头脸皮薄,便也将话吞进了肚子。只是每每看见一稚气秀丽的姑娘露出一副怨妇的表情,总是不知该如何是好。

    这时云罗从小厨房里端了奶皮子出来,见梦倚环着扫帚一动不动,心中不免有些讶异,等走近才看着这姑娘不知在想些什么,就这么抱着扫帚站在那儿,似有千般烦恼,万般愁肠。

    云罗见了觉得好笑,饶有兴趣地笑道:“我倒不知道,妹妹原是这般痴情的!”

    梦倚被这突然的调侃吓了一跳,回过头瞧见云罗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又怕自己小女儿家的心思被旁人猜了去,还没开口说话,脸颊上便飞上了一片红霞。

    “云罗姐姐真欺负人,存心的吓我,看我不回了夫人去!”

    听了这话云罗脸上的笑容更甚:“哎,人人都知道夫人最怜你,你倒也会讨巧!”

    梦倚撅着嘴偷偷瞄云罗,又不好意思再在这里杵着,便扯了个借口溜进偏房去了。

    云罗笑着摇摇头,将奶皮子端进内室,却见如玉盯着她笑,便猜着方才的情景必定是被瞧去了,心里又是一阵戏谑。

    “瞧瞧梦倚这丫头,真真是让人拿她没办法,夫人您要是再由着她,还不得把她宠上天去了!”

    如玉点点头道:“确实不能太惯着了,找个机会我自会说说她。”

    云罗心里赞着这安夫人确是个明白事理之人,刚准备接过话却听见外边传来了卢栩的声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系我一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命半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命半条并收藏系我一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