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系我一生 > 第十一章 最难将息

第十一章 最难将息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如玉又急又气,红了脸好一会才闷声憋出一句:“不信也罢,大人若是愿意留下便恕我先行离开!”

    还没等如玉转身,男子却伸了手拉住她的手臂,轻笑道:“这就生气了?”

    这下如玉连脖子都浸了个遍红,低着声音说道:“快撒手!”

    男子笑容更深,只道:“我跟你走。”

    短短的四个字似乎带有某种蛊咒,似有什么在心上抓挠着,如玉突然觉得心头上痒痒的,就像小时候在无山收养的那只小猫,逗着它玩的时候手心会有阵阵酥麻的感觉,只是不久便被大师兄发现并认为此举玩物丧志,某日趁她不在的时候将那小猫带走,如玉便从此再也没有看见过它了。

    男子见她发愣,有些不满地轻轻握了握她的手臂。如玉一抬眼便望进了一双眼眸,令人惊异的是他的瞳孔外居然散出另一圈瞳孔,更显黝黑深邃。

    如玉看着一愣,脱口而出道:“重瞳!”

    男子听了身子一僵,缓缓收了手,移开目光负手而立。

    如玉有些后悔,重瞳虽然稀罕,但大多数人都认为这是不祥之兆。邻国的穆国就有一重瞳子,世人皆觉其将带来灾祸,因而将此人予以焚刑。如玉本就觉此不可理喻,方才那声惊呼也只是对其感到好奇,如此一来,想必这人心中也有介怀了。

    如玉嘴角微垂,喃喃道:“我并不是那个意思,你的眼睛很好看。”

    她眼中尽是楚楚的歉意,淡青色的珠穗摇曳生辉,抹了淡红胭脂的脸颊在远处灯火的清辉映照下显得有些发白,却又如剔透得如羊脂玉一般,一双眼睛水波潋滟,好生叫人梦萦昏牵。

    男子仍是垂着眼睛,也不知听没听见,沉吟半晌才抬了眼皮看过来。只是那脸上再没有了方才那抹戏谑,反而带着刻意的疏离,目光也变得冷冷的,竟比夜里的寒风还要凛冽几分。

    如玉在心里暗叹一声,看来还是把人给得罪了,于是便敛了表情好声好气地轻声劝道:“大人莫要跟我生气,此地不宜久留,还是随我走罢。”

    男子拉着脸面上无喜无悲,只转身径直朝着右手假山上的小径走去。

    如玉没办法,正准备提步去追,却听一阴沉的男声自背后响起。

    “耿醉君,拿命来罢!”

    这一声高呼倒真把如玉唬了一跳,身后冰冷刺骨的杀气直捣脊骨。

    凭借这些年的武学修养,如玉的第一反应便是抽剑转身迎敌而上,但右手移至胯侧,只触到柔软的绸绢手帕。如玉苦笑,又准备赤手空拳去对付,只是还没转身,便被方才那登徒子拉住了手腕。

    “阁下好雅兴,竟会找到这里与耿某一聚。”

    如玉一惊,早知道此人身份不一般,原来此人便是淮康都尉,方才那黑衣刺客叫得不甚真切,此番一看这人果真是自己过门许久都未曾见过面的耿醉君!

    耿醉君缓缓将如玉带至身后,也不惊慌,只是定着眼瞅着那黑衣刺客。

    话说这黑衣人得知今夜耿府有夜宴,便做了行刺打算。谁料到潜伏在耿府内好几个时辰,耿醉君竟然久久未出现,不免有些急躁不安,于是便准备打道回府,谁料到撤退的时候被一眼尖的侍卫瞧见,这才狼狈至此被追赶,本想着越过这园子便能出府,可好巧不巧的发现耿醉君却在此处饮酒,又听见方才追赶自己的人们被令不得入园,心中不由得一阵欣喜,看来今日注定是这姓耿的忌日了!

    黑衣人冷冷一笑,用剑指向耿醉君,恨恨地道:“老天开眼,今日若不杀你,就对不起早夭的世子!”

    耿醉君听此也不反驳,只淡淡地回答道:“你倒是有心,听见今夜有客宴便来了。”

    这么说着,面上并无异色,缓缓转着左手食指的玉扳指,完了一顿,又开口道:“要是我告诉你这场夜宴本就是为引你而来,你怎么想?”

    听了这话,如玉和黑衣人皆是一惊,原来这竟是场鸿门宴。如玉虽对两人的事不明了,但也知道眼前这黑衣人确是真真正正的栽在了耿醉君的手中了。

    黑衣人重重地哼了一声,正了正身子,双脚踩在小轩的靠栏上,用剑指着耿醉君说道:“你连襁褓中的世子爷都不放过,如此狠心!俗话说得好,多行不义必自毙。你说是也不是,耿爷?”

    这声‘耿爷’叫得极是嘲讽,黑衣人的眼中散发出浓烈的恨意,那目光只恨不能上前将耿醉君来个千刀万剐。

    耿醉君瞧着也不开口,直直的站在那里轻轻拧了眉,又忽而一笑,说道:“说得好,来杀我罢。”

    如玉一愣,这话说的风清云淡,就如同人闲聊时说的‘来喝酒罢’毫无差异。只是没想到,这人竟把自己性命看得如此轻薄。

    那黑衣人可不似如玉这般想,听了耿醉君这样说更为气恼,提了剑便冲了上来:“少瞧不起人!看剑!”

    说那时快,耿醉君伸手把如玉往旁侧重重一推,上前便与黑衣人过起招来。如玉始料未及,整个身子都撞向了红漆木柱,如玉忍了痛直起身,也不顾右臂传来的阵阵酥麻,只忙着看向不远处的两人。可也只这一眼,如玉便已知晓输赢。

    黑衣人的剑法虽狠绝,但并不十分精准,几招下来都没能威胁耿醉君分毫。而耿醉君虽并没认真对待,举手投足之间皆是倦懒,但其速度却远远凌驾于黑衣人之上,旁人若是个不懂武的看了也都知道耿醉君左右只不过是应付罢了。

    如玉摇摇头,看来这黑衣人今次命数已定,再无回旋之地了。

    又过了几招,耿醉君面上渐渐显出不耐之色,一个反身便落在石桌边。

    黑衣人还要冲上来,两步之后却猛地跪在了地上。

    这动作又快又准,如玉却瞧得分明,那耿醉君站于桌前将杯杓握入掌心,只待黑衣人一有动作,便将手中的瓷片向他膝盖处抛出,一击即中。

    如玉暗暗心惊,这耿醉君的武学修养没想到竟能到如此境界,那碎瓷片想必是在入手中后以掌力握碎的。之前就有听师傅说过,武学的最高境界便是手中无器,身边的任何事物都可以拿来做防身只用。当时听了只觉得不可思议,若非现下亲眼所见,自己还未必真能信服此说。

    耿醉君收了袖口,将手中残余的碎渣轻轻倾倒在桌面上,又抬眼瞧向黑衣人,无悲无喜地说道:“你若说出老十一将密文藏于何处,我兴许能绕你一命。”

    黑衣人大笑一声,膝盖的伤被扯得生痛。如玉猜想方才那一击,应该已经穿骨了,在这种情况下还能笑得出来,看了此人的忍力着实不凡。

    “呸!耿醉君!你当你是什么东西?咱们十一爷当初早该把你丢到乱葬岗去!这般心狠手辣,你且留着那‘绝情诀’等死罢!”

    黑衣人还要再说,嘴角却吐出了几口鲜血,如玉定睛一瞧,原来是耿醉君又拾了几块瓷片射入了黑衣人的身体,虽然数目不多,但处处皆在要害之处。

    黑衣人猛地咳了几声,吐出的鲜血染红了白石台矶,握着剑柄的右手不住地打颤,几下之后终于不堪重负倒了下去。

    耿醉君勾了嘴角,上前了两步轻轻地说道:“看你今日命丧于此的份上,我不妨告诉你。老十一,我迟早要除。”

    黑衣人瞪大着眼睛,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最终却只是喘了一口气便不动了。

    耿醉君斜着眼睛看着地上已经快没有呼吸的黑衣人,面无表情地转身坐到了石凳上。

    云团缓缓移动着,将那本就朦胧氤氲的月亮吞没了进去。周遭一片寂静,如玉轻轻呼出一口气,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搅在了一处,别提有多难受。

    就这样又等了半晌,如玉斜着眼睛看耿醉君毫无动作,不禁暗自舒了口气。

    这时耿醉君突然起身,面无表情地从腰侧抽出一手臂粗的长鞭,二话不说就上前往黑衣人身上挥去。

    如玉惊得脸色煞白,这鞭子下去又快又狠,只几下便将黑衣人打了个血肉模糊。

    好一个耿醉君,果真如世人所说那般阴狠暴虐。

    如玉不由得打了个冷颤,明明是暖春早夜,却感觉如寒冬腊月般刺人心骨。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由远渐近,如玉忍着惊惧缓缓转头去看,原是卢栩。

    卢栩见了耿醉君这般心里也不禁大震,瞧了一眼便不敢再抬头,只垂了头道:“属下来迟,请耿爷责罚。”

    耿醉君顿了顿,停手将长鞭抛掷一边。又将腰间的酒壶取出仰头喝了个干净,面色阴鸷地说道:“处理干净。”

    卢栩慌忙道是,眼光一瞥却瞧见如玉站在不远处,心下更为疑惑,又不敢贸然去问,只心里忐忑地用余光看着耿醉君的动作。

    耿醉君喝完了酒,随手便将酒壶放置在石桌台面上,迈开步子正要离开,突然眉头一紧似是想到了什么,缓缓转过身子,盯向了站在小轩阴影中的颜如玉。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系我一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命半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命半条并收藏系我一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