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系我一生 > 第十三章 柳暗花明

第十三章 柳暗花明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如玉心里跳得厉害,一路小跑至‘涵清境界’外才停了脚步,重重地喘了一口气。

    也不知今儿撞了个什么运头,这样也能碰到府中的这位正主儿。想她进府之后对此人避之不及,还没过几天安生日子,便也能扯出这些事端。

    如玉调整了一下呼吸,心有余悸地转头看了看身后,幸而也没有人跟上来,看那耿醉君性格无常,说不准下一刻就派人来向她发难了。

    一阵细碎的脚步声渐渐接近,如玉沉了沉心,将身子靠向泥石瓦墙。

    “都大半会儿了,夫人这到底是去了哪儿了?”

    原来是梦倚和瑶矜,两人神色慌张,看来是急得不行。

    如玉整了整表情,缓缓从围墙阴影中走了出来,轻轻唤道:“梦倚?”

    俩丫头一愣,忙转过身子去看。梦倚方寸大乱,上前就拉着如玉的手臂,哭丧着脸道:“夫人可叫我们好找!方才听见府中有刺客,一问才知道便是往这个方向来了,夫人您要是有个什么不好,我们该如何交代?”说着说着,竟止不住地大哭起来。

    如玉皱了皱眉,刚要安抚,却瞥见瑶矜也拿袖口抹着眼睛,心下无奈,只得说道:“让你们担心了,真对不住。”

    瑶矜边抹着边带了哭腔悲戚道:“梦倚回来见夫人不在本不着急,没想到没过一会侍卫们都朝着咱们这边儿过来了,原来是在抓刺客。咱们求着那些侍卫来寻夫人,可那么些个吃里扒外的东西,个个只挺着脖子不理咱们,我……”

    如玉见她们哭得伤心,心中不忍。便携了她们的手说道:“别担心了,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瑶矜还算是个知性的,停了眼泪,笑道:“夫人向我们担保了以后不乱跑,这事才作罢。”

    如玉一笑,打趣道:“原来你也是个机灵劲的,见缝就钻。”

    梦倚这时也不哭了,只是手仍攀着如玉不肯放,巴巴地盯着如玉瞧。

    如玉被这么盯着心里又软了一截,没法儿只得又说道:“罢了,以后不会再发生这种事了。”

    梦倚听了这话面上直带着笑,拉着如玉的手臂晃了晃。

    瑶矜也因此送了一口气,后又面色一紧,皱着眉头说:“夫人还是回宴罢,方才听侍卫们说这个刺客也是冲着耿爷手中的什么诀来的,咱们还是小心为妙,在人多的地方也安全些。”

    如玉一听,又回想起之前在‘与谁同坐’轩中那黑衣刺客也提到了‘绝情诀’,心里不禁一动。

    若是连方才那刺客都道出了‘绝情诀’之事,那么应该是没有差池的了。

    这么想着,如玉的心仿佛也安定了一些,只要目标地点不错,那么就有机会去寻,只是时间已经不多,看来只得自己主动出手了。

    虽然百般不情愿,如玉还是拖着身子回到了夜宴上。

    早在园中便可依稀听见奢靡人声,更别说现下身处其中更是感到莺声燕语,热闹非凡。

    经过方才一遭,如玉便感觉怏怏的,脑子昏昏沉沉提不起精神,就连那杜夫人在身边恶意嘲讽都没听进耳朵里。杜春冉见如玉不怎么搭理她,哼哼了几声也自觉没趣,便转了身子和身后的丫头说开了。

    沈夫人看如玉脸色不太好,拿起桌上的青釉刻花瓷汤瓶,缓缓在瓶边的青瓷梅花杯里倒了些许清茶,端至如玉手边,柔柔地说道:“看妹妹好似身子不爽,不妨尝尝这铁观音,听说是下面的县丞拿来孝敬爷的,平日里还没得喝呢。”

    这声音婉约动人,似轻抚琴弦,又似春蚕食桑,绵绵的听来很是舒服。如玉笑着道谢,伸手接过细细抿了一口,随口说道:

    “真是好茶,我猜这里边儿应是大有文章的。”

    听如玉如此一夸,沈夫人眉角更弯:“正是呢!妹妹真仔细,里头加了冰糖,化了好久才把香味一齐给逼出来的。”

    如玉的嘴里仍是未散开的清淡甜味,徐徐在喉间萦绕万千。

    沈夫人见如玉听得认真,笑着继续说道:“咱们爷也真花心思,吩咐了下面好好地读了那《茶经》,须得研读妥当了才准许泡此茶。听说泡的时候不能拿温水,得拿刚出炉的沸水,光这么还不成,得一点儿一点儿地放,完了再一遍遍地搅匀了,注五六趟的水让茶叶翻翻个儿,这才得行呢。别看这一壶才这么一点儿,试了好几次才只能得到这么几壶。”

    如玉心不在焉地听着,看沈夫人似乎颇有兴致也不便打断,只强打精神笑着应和。

    沈夫人突然停了下来,圆圆的眼睛直盯着上位瞧,如玉觉得奇怪,一侧身便看见高台之上那个修长的身影,原来是耿醉君。

    剔红捧寿纹宝座旁燃着八根手臂粗细的巨烛,茫然璀璨的火光照得高台一片通明。耿醉君汲着淡淡的笑倚了上去,一手支着额头,一手屈着关节扣着檀木扶手,面上并无异色。卢栩跟在身后站定,神色从容。

    上位右侧的黎夫人见他久久才入席,嗔笑着倒了一杯酒说道:“爷将咱们晾在这儿半晌了,实在该罚。”

    耿醉君偏过头看了她一眼,接过酒盏调笑道:“湘儿倒是越来越讨巧。”

    黎湘掩着嘴笑:“哪里是我讨巧,实在是咱们姐妹们想爷想得紧,这可是真真切切的实诚话儿。”

    耿醉君听了笑而不言,拿了眼睛去瞧那桌女眷。

    如玉听着,两边眉头轻轻绞了起来。心里说不出的什么滋味,原来这个人对任何女子都是如此轻浮。

    杜春冉一声娇笑:“姐姐好口才,谢谢姐姐将咱们的心思都说了出来,也不枉咱们这般思君心切呢。”

    如玉不敢抬头,只垂了眼盯着面前的青瓷梅花杯一个劲的瞧。可即便如此,她仍可以感觉到有股视线凝视自己。如此一般自是不自在,头更是越垂越低,只能将两只微微颤抖的手交握在一起掩饰自己的不安。

    正当如玉胡思乱想之际,耿醉君在上首淡笑道:“过来。”

    这一句说得不明不白,让人觉得奇怪。如玉身子一僵,微微侧了头,却看见杜春冉扬起明媚的笑站了起来。

    原来唤的并不是她。

    如玉暗暗松了一口气,又在心里嘲笑自己的多心。在这府中按她的境遇来看,越不起眼自然越好。

    这边杜春冉昂着头带着媚人的笑走到上座,一个转身便坐在耿醉君的身侧。

    见此沈婉轻轻蹙了额,耿爷向来是疼惜她们的,但虽说是一视同仁,但也是要看谁能对得了爷的性子,谁能把爷服侍得高兴了。这杜春冉明显是有这一手好本事的,自打进府两年,可谓是集宠爱于一身。

    只可惜自己并不能拉下这个脸面,沈婉不禁恻恻地想着。手中的丝帕在此时也仿佛有千斤重,使她几乎不能牢牢握在手中。

    另一边,黎湘见杜春冉如此娇蛮,讥诮地瞥了她一眼后竟旁若无人般与爷同坐,心里兀自打了个拧。在此次宴请之前,她便听闻新入府的安红缨有疏云掠月之姿,后又听到下人们的窃窃私语,原来那安红缨并不被爷待见,可心里终究仍是有所芥蒂。直到今日见到那安家小姐,模样倒真是不错,只是性子淡漠,这样的脾性向来不怎么讨爷的欢喜。如此一想也便放下心来,可谁料到这杜春冉依旧我行我素,堂堂宴请之上也敢如此胡来。

    黎湘勉强自己不去看她,只是耳旁不断传来嬉笑之语,使她忍得实在辛苦。可她更是知道,耿爷最是不喜旁人坏了他的兴致,如此一来,便也只得暗自腹诽,此番总得忍下来就是了。

    酒过半巡,宾客皆已酒酣耳热,攘诀持杯。耿醉君便起身使众人散了,自己则圈着怀中佳人入了内室。

    如玉见他离席,又瞧着众人兴致不高,便起身告退,沈婉本因方才杜春冉之事而感到不痛快,也一并辞了,随如玉一块走向西苑。

    回到‘舍南舍北’,如玉忙不迭地取了头上的饰样,又叫人打了水,将脸上敷的脂粉全给洗掉。梦倚在一旁瞧着有趣,又不敢说出缘由,只得一个人忍着笑告了一声便回侧房去了。

    含祯和云罗两人见如玉一脸疲惫,手脚也算伶俐,不过一会儿便将如玉服侍得当。待如玉换了中衣在床上安睡后,这才剪了烛芯推门离去。

    月光柔和似絮,斜斜地照了进来,将窗棱子映成一轮淡青色的光晕,由深而浅,若有还无,不似晚霞那般浓艳,因而显得更加素雅。

    如玉睁着眼睛看向床幔旁挂着的双绣花卉虫草纱帐,勾着的金梭子半条搭在床沿,细细的穗子垂落在床边沙沙作响。

    就这么惶惶地等待夜深,也不知到了什么时候,如玉听着外头一片寂静,只有晚风刮着叶蕊的细微摩挲,整个淮康城都陷入了沉睡。

    如玉深吸了一口气,又慢慢地吐了出来。

    缓缓地用手支起了身子,抬起眼望向糊窗的灰白竹篾纸。夜色似乎连月光都无法照亮了,灰蒙蒙的一片,将眼前的视线紧紧地蒙了起来。

    如玉正了表情,眼中的坚毅如玉石般耀眼。

    今夜月色正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系我一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命半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命半条并收藏系我一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