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系我一生 > 第十五章 淮康之秀

第十五章 淮康之秀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淮康城虽小,但其地处国疆之边境,三面环山,凭此优良的地势成为了昭国的军事要地,常年有军队驻扎在此。将军孟之章被朝廷派来坚守于此地,他手下有两名都尉,一个是由朝祁郡县太守调任过来的白朴,另一个便是耿醉君。

    这白朴依仗着自己之前是太守,便一直没有将耿醉君放在眼里,又瞧着他不仅嗜酒,府中还妻妾成群,更是对其鄙夷一二。孟之章却是个不拘小节的武痴,知道这两人向来不和也不去劝解,只管每日抱着兵法不撒手。白朴见将军不管,胆子便愈发大了起来,但凡城内有盗贼等突发事件,也不等县令知府的动作,便私自截了过来命耿醉君去处理。每每如此耿醉君倒也不抱怨,事无巨细一律接手并一一解决。因其处事果断狠绝,淮康城内一时倒也民和年丰。

    这天一大清早,天还没擦亮,卢栩瞧着已经卯时了,便去绝酒堂内室唤了耿醉君起身,待服侍好了洗漱和早膳后便随其一起出府去了城堂。

    天儿还太早,东方才开始发白,黑色的天空渐渐在褪色,空气里还弥漫着潮湿的香气。小城里的人们大都还在梦中,只有零星的光亮,原来是几个早点摊在准备早食。

    若说城里最著名的,恐怕就要属这脚下的御道街了。

    现下正是好时节,街道两旁栽种了好几年的梧桐和香樟,都已抽出了新芽,偶尔长出的叶片绿得如翡玉似的。再往前走是玄武湖,湖旁砌了整整齐齐的石板凳。空气中散发着幽香,不知是那湖水的氤氲湿气,还是香樟的馥郁芬芳。

    耿醉君带着卢栩缓缓徜徉在这十里长街上。这条长街的顶头左手所在的那条巷子叫龙蟠里,与龙蟠里对口相望、逶迤而去的那道坡,被称为虎踞关。而耿府就处于那龙蟠里的中端,白府却恰恰在虎踞关的坡头。

    除此之外,淮康城还算是一个钟灵隽秀之地。

    待两人走到城堂,天色已经全亮了。卢栩随耿醉君踏进后绕过缂丝青玉雕纹插屏,他第一眼所注意到的便是酸枝木镂雕镶理石公案上堆积如山的公文。

    耿醉君似笑非笑地走到案前,随手拿起一册说道:“看来白朴来过了。”

    卢栩只道是,心里却不由自主地打结。全淮康城都知晓耿爷和白大人处不来,爷也真是好性子,从未与之计较,只是看爷的表情,虽然没有异样,但怎归哪里有些不对劲。

    耿醉君面无喜悲,淡然地走过公案后坐下,捡了公文细细地收拾。

    哎,若哪天真能摸清爷的想法,我或许就能成为天下第一的读心法师了罢。

    卢栩悲哀地想道。

    白朴留下的公文虽多,但也并无十分恼人之事,只是册卷杂乱无章,因而整理起来也较为麻烦,待差不多清理好,也已过了两个时辰了。

    耿醉君抚了抚额,视线朝远处飘忽过去,黑压压的乌云将整个淮康城压得透不过气,原本人声喧嚷的集市逐渐安静了下来,堂前摆放着翠绿的五针松也好似褪去了一层皮,只留下黯淡斑驳的枝丫。

    卢栩见他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便垂着手上前轻轻说道:“爷,奴才给您添添茶吧。”

    耿醉君恍过神,批改公文的手顿了顿,随即将笔搁在珊瑚笔搁上,慢慢抬起了眼问道:“什么时候了?”

    卢栩恭敬答道:“回爷的话,已经巳时了,过不了一会儿膳房就会预备好午膳。”

    耿醉君只缓缓起了身,踱步至堂外,背手说道:“天儿是要下雨了。”

    这没来由的一句让卢栩丈二摸不着头脑,只能垂手道是,还没待他琢磨明白,又听耿醉君问道:“安红缨的事查的怎么样了?”

    卢栩一愣,抬眼见耿醉君斜着眼睛看他,心里一惊,忙低了头回道:“奴才无能。”

    耿醉君一笑,淡淡地说道:“她面容伪装得相当完美,怪不得你。只是这事先不要查了,暂且放在一边,我自有打算。”

    卢栩应了,衣摆被风吹得左右翻飞。

    一阵轰雷。

    密密麻麻的雨帘在一时间散落下来,无边无际的细网瞬间便把淮康城拢了个滴水不漏。

    雨这么一下,仿佛一下便将之前的闷热挥赶去了。耿醉君轻舒一口气,脑子里却满是‘与谁同坐’轩里那个傲然而立的身影,她的身子骨那样弱,背脊却挺得那样直。他现下还真有那么些后悔,当时就那样放了她去。

    卢栩愣愣地杵在一旁,盯着台基下的青苔发呆,忽地感觉一阵冷风袭来,原是耿醉君转身进了公堂。

    卢栩连忙随着走进来,一不留神却瞥见耿醉君脸上那掩也掩不住的笑意。

    这笑容柔和似锦,似乎比春日里的朝阳都还要和熙几分,耿醉君本就生了一副好面孔,只因平日里喜怒不形于色才让人心生疏离,此番一笑,倒别有一种风流韵致。

    卢栩看傻了眼,觉得这样的笑容是断断不该出现在自家主子脸上的,他是兰芝玉树那样的人,生来就应该高高在上,对旁人不屑一顾。方才不是还熬着脾气着吗?怎么转过脸就过去了?

    可惜耿醉君很快淡了表情,仿佛方才的压根儿就没发生,如同昙花一现。

    卢栩暗自叹了口气,果然这样的神情才合适啊!

    耿醉君扭头看向天边,沉吟半晌才说道:“回府。”

    春日里的第一场雨往往是没有丝毫前兆的,屡屡雨丝缓缓飘落,不一会儿,力道越来越猛,雨星散漫出腾腾的水雾,漫天一片泛白,似有巧手在迅即利落地赶织硕大无比的帷幔。

    月认从小灶房里端了一碗蛋羹,打了帘子进了偏房。三个姑娘围在一起绣着花样,闻着香味都抬起了头。

    梦倚挪了挪,腾出手招呼道:“兰佩姐姐,过来一起罢。”

    月认听了摆摆手,说道:“还是饶了我罢,这些东西我看了头疼。”

    含祯站起来抖了抖袍子,笑着接过蛋羹:“梦倚那丫头定是嘴馋了,还是交由我吧。”

    梦倚嘟了嘟嘴,倒也不反驳,只回道:“姐姐快去给夫人送去罢,现下都已经巳时了,夫人房里怎地还没有动静?”

    含祯蹙着眉叹了口气说道:“是呢,许是昨夜累着了,休息休息就好了。”说完便推门走了出去。

    月认听了气结,只觉得如玉没用。但心里再不痛快,眼下也不方便,只得忍了下来准备待到合适的时候再好好问个清楚。

    怔愣之际,耳边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几个姑娘对视一眼,正要出门看个究竟,只见一人慌慌张张地推开门,一抬眼,原来是瑶矜,只见她满面潮红喘着气说:

    “快收拾收拾!爷来‘舍南舍北’了!”

    这话犹如惊雷一般在屋里炸开了,梦倚急急地拉开房门说道:“我去侍候夫人!”

    如玉一晚未睡,回‘舍南舍北’换了中衣便一动不动地倚在屏风罗漠床边。她不明白,为何在那楼阁中藏有那样多的稀世珍宝,怎地就单单‘绝情诀’不在其中?如玉怏怏的发着愣,越想越是心灰意冷,此番或许要让师傅失望了。

    这样一坐便坐到了天明。

    因着她睡眠浅,两日前便吩咐了众人不必值夜,并坚持不用任何人来服侍起身。含祯等人虽有异议,但也不敢拂了她的意。正如现下虽已日过三竿,但仍没有人进来服侍。

    房里寂静一片,外屋中央铜炉里点着沉香木块,熏得满室幽香。明晃晃的日光透过竹篾纸透进来,将屋内照了个氤氲满溢,就连空气中的浮尘都一颗不落地悉数了过来。如玉抬眼看过去,那样烟雾缭绕,不就和自己现在的处境一模一样么?

    不知过了多久,屋内渐渐暗了下来,耳边传来阵阵低沉的轰鸣声,如玉起身靠上黄花梨方杆小炕上,微微打开雕草花盆窗朝外看。黑压压的乌云在空中结了一张密不透风的灰色的帷幔。风将屋前的老榆树刮得摇摇晃晃,树枝扫着屋檐,发出唰啦啦的响声。院子里的落叶被吹的旋卷起来,忽地卷到高空起舞,又猛地被抛到西边,而后被推到一个旮旯里动也不动了。

    如玉叹了口气,又愣愣地瞧了好一会。北风悄悄进了屋子,将卷草纹翘头案上的百长纸吹了个满屋,飘散在空中哗哗直响。

    如玉关了窗,转身去捡,还没一会儿就听见梦倚颤着嗓子在屋外道:“夫人,容奴婢进屋伺候。”

    还没等如玉出声,梦倚就慌慌张张地闪进了屋,看见如玉的模样又是一愣,急急地走上前扶起了她:“夫人先别管这些了,快换身衣裳吧,奴婢再帮您梳个朝天髻。”

    如玉本就心里抑郁,又见梦倚这般没规矩的闯进来,声音便不由得冷了好几分:“你这是做什么?”

    梦倚何时见过如玉这般,当下就被唬得心里悚然一惊,但因此番事出突然,也顾不了许多,只磕磕巴巴地说道:“夫人别恼,爷马上就要来了。”

    如玉怔了怔,又很快恢复了镇静,将手中的百长纸递给了梦倚,自己则走到榆木暗雕三柜橱前取了藤青曳罗长裙。梦倚见此忙不迭地将散落在地上的百长纸捡了个干净,又拿楠木镇纸压好。待两人正要梳妆之际,窗外响起了一道没有起伏的男声:

    “安夫人,耿爷来看你了。”

    如玉僵了身子,不禁咬了咬唇,自个儿又在心里思量了一番,莫不是前日因自己瞧见了耿醉君的暴行,他后悔当时放过了她,于是现下便来打算将她灭口罢?

    梦倚听见声音,也顾不上其他,直直地小跑着便去开了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系我一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命半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命半条并收藏系我一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