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系我一生 > 第十六章 笙簧难画

第十六章 笙簧难画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一场春雨来得干净利落,直哗哗地掉落下来,让人没有丝毫准备。

    卢栩举着油纸伞小跑着,脚下的青石板面被雨水浇了个遍地淋漓,一不当心就会滑了脚。他心里直摇头嘀咕,主子的性子真是愈发难琢磨了,前一刻还风轻云淡,一转身便这样急冲冲地打道回府,真是丈二的和尚摸不到头脑。

    雨势渐大,黑色外袍上沾染了粒粒雨珠,因脚下疾行,衣摆墨靴上也溅上了泥水。卢栩抬眼,耿醉君仍是那副淡淡的面容,只是脚底迈的步子愈来愈快。

    卢栩见了也顾不得自己,慌慌张张小跑地将油纸伞举至耿醉君的头顶,可还没一会儿,两人便又落了距离。

    就这么跌跌撞撞,好容易回到了耿府,卢栩正要扶了耿醉君进‘绝酒堂’,却见他脚不停歇的往西苑走去。

    卢栩见了一愣,哪有连朝服都不换的理儿?先不说在外边就有人认出了爷这副狼狈的模样,就单单在自个儿府中,这么多双眼睛都瞧着呢!都尉大人衣衫不整?这要传出去还了得?

    卢栩急忙跑到耿醉君面前,垂首咬着牙说道:“爷,请先回‘绝酒堂’更衣!”

    耿醉君皱了皱眉,直挺挺地站在那里不言不语。

    卢栩不知他的心思,只梗着脖子劝道:“您这样实在是有伤君威,爷难道想将这模样让旁人看了去吗?”

    耿醉君心里一动,慢慢抬起眼看向远方,心里渐渐冷静了下来,心下琢磨着,是啊,自己这个狼狈模样,岂不是教她看了笑话?

    低头看着卢栩一身的泥水,冰冷的雨水顺着他的额头滴落下来,真是足足的一个落汤鸡!

    耿醉君失笑,抬手扶起了卢栩,又将脚边的油纸伞捡起来举至两人的头顶,说道:“罢了,也亏你想得周全,就换那身景泰蓝的罢,你也辛苦,让人找衣服给你换上。”

    卢栩本心里打鼓,若主子爷仍执意如此,怕是谁都劝不来的,正要跪下以表忠心,头顶冷不丁传来这么一句,整个人忙不迭地接了伞柄,将油纸伞完完全全地移至耿醉君的上方,打心窝子里都暖和起来,红着眼眶道了谢,便麻利地叫人搀了耿醉君回了‘绝酒堂’。

    不过半柱香的功夫,耿醉君已经梳洗完毕。褪去了一身的泥垢后的他,整个人显得格外神清气爽,连带着屋外暗沉的天色好似都明亮了几分。

    耿醉君笃悠悠地迈过门槛,面上无喜无悲。

    卢栩由偏房走出来看见的就是这么个场景,心下道了几声阿弥陀佛,但愿主子爷可别再想方才那般失了分寸。

    耿醉君听见脚步声也不回头,只淡淡说道:“走。”

    卢栩忙叫人取了稍大一点的油纸伞,便随耿醉君一道下了略有青苔的石玉台阶。

    一路两人无语,耿醉君不开口,卢栩也不敢吱声。只是越走越觉得不对劲,原以为爷那般失态是因着黎夫人,可现下经过‘断云阁’爷瞥都没有瞥一眼,相反,爷竟直直的向着西北角的‘舍南舍北’而去。

    这时瑶矜正好从帐房那取了月例,挺着伞便打西边回廊走了过来,远远就见两个身影渐行渐近,其中一人身形高挑,满雾烟雨也掩不住他的钟秀之气,那人头上的油纸伞略微倾斜,缓缓地露出了他的面容。

    瑶矜见了吓了一跳,脚底仿佛定在了地上动也动不了,好一会儿才满面红晕地回过神,哎呀一声便转身跑了。

    卢栩见她如此不懂规矩,刚要喝她回来,耿醉君抬了抬手,也不说什么,只蹙了眉头,不徐不急地往前走。

    此时两人已离‘舍南舍北’外不到几丈地,耿醉君停了脚步见那丫头匆匆进了偏房,还没等站稳脚跟,另一个丫头又忙不迭地冲进正房内。耿醉君停了一会儿,右手将左手食指的虎骨扳指转了一转。

    雨丝毫没有收小的势头,反而愈来愈大,似乎要将多少天来积累的苦水一并倒了出来。

    过了半晌,耿醉君也不再等,抬脚便进了屋子。

    诺大的屋内一片昏暗,阴沉沉的天色透不进半点亮光,如玉坐在那红木方角镜台前一动不动,眼中带着一丝茫然地看着他。

    耿醉君一看见她,脑子里好似打了结,想说些什么却又什么也吐不出来,只得心烦意乱的挥了挥手,示意卢栩和梦倚都出去。

    梦倚心里不乐意,慢腾腾地不愿挪步。卢栩见了急忙使眼色,这丫头还真不懂看脸色,要是爷怪罪下来可有她受的!

    梦倚见卢栩着急,嘟了嘟嘴才往门口走去。天知道她有多么想念爷,今日好容易见上一面,也不得让她好好瞧瞧。

    卢栩在心里啐了一声,上前就抓着梦倚的胳膊拽了出去。

    门一阖上,屋内仿佛陷入了一片死寂,水珠拍打着床楞子,滴滴答答的没有尽头。

    耿醉君向前踱了两步,走到隔扇罩那儿停了下来,也不出声,就那么直直的看着她。如玉小心的抬了抬眼,只看见耿醉君背对着窗子,将整个面容都遮掩住了。心下不由得打了个突,愈发觉得不安,只得站起身缓缓施了个礼:“贱妾给爷请安。”

    耿醉君就那么站在那儿,也没有叫她起身,她的长发顺着脸睑披散着,有一种说不出的味道。

    荷荷的雨水狠狠拍打着屋檐,将琉璃瓦摆弄得滴答作响。

    好容易按捺住心里的躁动,耿醉君由胸前取出一颗金丝香木禅玉珠,轻轻地放在黄花梨方杆炕桌上,似笑非笑地说:“这是难得的珍宝,现在赐给你,喜不喜欢?”

    如玉有些惊愕的抬起眼,一下便望进耿醉君深不可测的眼眸,心里一颤,又垂下头轻轻说道:“此物如此贵重,贱妾受不起。”

    耿醉君收了笑,缓缓踱步到如玉身后,眼睛盯着她白皙的耳垂,轻轻地说道:“那什么是你受的起的?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这一句话语说得柔情似蜜,好似对心上人的喃喃细语。

    如玉一听,脸上像被打了一巴掌,整个人的心尖儿都是颤的,右手紧紧的握成拳,强忍着没有跳窗而逃。

    耿醉君见如玉没有反应,便侧过头去瞧她,见她脸色苍白,不由得眼神一顿,沉着声音说道:“这是怎么了?”

    如玉恍若未闻,面上呆呆的看着前方,这个危险的男人就站在身后,鼻息中呼出的气息轻扑扑的飘到脖子上,拂起一阵涟漪。

    耿醉君见她不语,也不催促,心下叹一口气,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便转身踱步至卷草纹书案前站定,拿了面上的几幅字看着。

    如玉本狠狠地在脑子里搜刮一切可行的说辞,这样一番下来,看似装傻充愣是最适合不过的了。只要我不认,你手上没证据,又能拿我奈何?这般打定了主意,一个转身却见耿醉君长立于身地赏析字画。如玉颇感意外,挑了挑眉,不知他要干什么,却也不敢多问,只得垂着手在一旁静候着。

    耿醉君侧着身子,视线越过手中的百长纸,落在那个纤弱的身影上。

    亭亭独立,如琼脂一树,身上只着了一件白色的单衣。再往上看,清晰可见的锁骨、线条优美的颈项,只是眉头略微蹙着,似有万千烦恼深埋于心。外屋熏着沉香,淡淡的若有似无,隐隐约约的就钻进人的鼻子里去。

    耿醉君恍了一会神,定神一看,又见如玉紧紧攥住的双手,不由得在心里低叹一声,手中略顿了顿,慢慢说道:“你难道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

    如玉等了半晌也不见有动静,便绞着帕子发起愣来,突然听到这么一听只微微一顿,低着头耷拉着眼皮说:“回爷的话,贱妾没有什么要说的。”

    耿醉君嘴角渐渐显出几分笑意,放下百长纸转身面对着她:“是吗?”

    如玉心里打了个颤,这人高深莫测,脾性难以捉摸。那夜在‘与谁同坐’轩内的暴行让她怎样也忘不了,而他这种波澜不惊的态度更是让她无法读透,就像是深陷在一团迷雾中,叫人怎么也看不得真切。

    耿醉君见如玉不语也不在意,又往前走了几步,直到离如玉只有一臂之距的地方停了站定。

    随着耿醉君愈来愈近,如玉只感到一阵巨大的压迫感侵袭而来,心中的一个声音在大叫着‘快些跑!’,只是一抬眼看见耿醉君的那双重瞳后,眼睛就怎样也移不开,眼眸中央的褐色瞳孔如日全食一般,将人吸嗜进去,而脚底也仿佛被定了钉子,半分不得动弹。

    耿醉君停了脚,嘴角的笑容更甚。此番的他完全没有了之前的鼓角料峭,这样的淡雅和熙,反而显得容色更加秀美。他低下头瞧着那张楚楚动人的脸庞,神色柔和,仿佛怎样都看不够。

    如玉被这么一瞧,手心里都微微出了汗,这样含情脉脉的模样是要摆给谁看呢?本来两人就是不相往来的主儿,如此神情要是让旁人看去了,大指都会感叹他的深情罢。如玉稍一迟疑,便退开一步弯下了腰。

    耿醉君一愣,在这淮康城中,他从来只有被仰望的份儿,哪还有过被女人这样不待见的。

    窗外的天色又暗了几分,屋子里一片阴晦冷瑟。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系我一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命半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命半条并收藏系我一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