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系我一生 > 第二十一章 冷暖自知

第二十一章 冷暖自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不知何时,夜已深沉,雕纹窗外传进来草虫的微吟,昏暗的天空抖了抖身子,便落下了一地繁星。

    如玉交握着双手坐在黄花梨方杆小炕上,面前摊开的是于墨的《论平计心》,里头讲的无非是为人之道,此书在民间虽不怎么受欢迎,但在权贵之府必是人手一本。这种书是她之前没法儿接触到的,现下好容易得空可以阅读一二,心思却怎样也集中不了。

    眼神穿过层层氤氲的烛光,看向坐在书案前的那个男人。

    两个可谓是各怀鬼胎的人,居然也能这样平心气和地坐着各自读着书。

    心思叵测的耿醉君,就连读着书,眉头也是蹙着的,仿佛他的肩上担着这全天下的愁绪,雾蒙蒙地让人不能喘息。

    如玉忽然觉得心中一阵焦躁,又不明白这感觉是因何而起,只当是自己最近缺少睡眠的缘故,便低头去给自己斟了一盏茶提提神,举了茶盏刚到嘴边,却听耿醉君轻飘飘说道:“端来给我。”

    如玉拿着茶盏的手顿了顿,又见耿醉君头也不抬,好似方才那一句是幻觉,正准备细细抿一口,却见他慢悠悠地伸出右手摊开,怕是已经在等着了。

    没法儿,只得端着送到书案边,放在书案上,突然视线里出现了一只手,稳当当地托住了茶盏。

    天边的月亮用惨白的脸色探进云幕中,在这静夜中,就连那闪烁在半空中的繁星,也能听出它发出光芒时的噼啪响声。

    耿醉君黑眸闪烁不定,只当左手拿着的书是眼下最能吸引他视线的东西,忍着不去瞧她。

    他可以不在意旁人对他的蔑言污语,可就是受不了她轻轻的一声冷言。

    如玉不禁有些疑惑,耿醉君端着茶盏的手迟迟未放,刚要收手却只觉手中一轻,原来是他将茶盏接了过去。

    耿醉君也不瞧她,只低头喝了一口,淡淡说道:“累了吗?”

    “不累。”虽然有些愣怔,如玉却还是依言回答。

    耿醉君放下茶盏,啪地一声合上书册,站起了身说道:“我累了。”

    还没等如玉恍过身,便见耿醉君转身走向了屏风罗漠床。

    走了几步在床边站定,后又从容地说道:“过来给我更衣。”

    如玉一愣,抬眼去看那张毫无起伏的面容,心下有些打突:“耿爷若是乏了,回‘绝酒堂便是。’”

    耿醉君抬高的双手一顿,抿着嘴不语。

    如玉又道:“卢管事兴许就在屋外,请容我去唤了他来。”

    耿醉君笑笑,面上带了些许不羁:“你若想让旁人观摩夫妻床笫之事,我倒也不在意。”

    如玉面上一僵,诧异地瞧他:“耿爷何出此言!”

    “你虽然今日在众人面前砍下那人手臂,但他们也只会略觉奇怪。顶多会认为你是身怀绝技来到府上,绝对想不到这个安红缨是由人假冒的。”耿醉君停了停,续而说道:“况且我现在来了你这里,莫非还有把我赶出去,让旁人看笑话的理儿?”

    如玉只觉得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白日里出手本是她的计划之外,后来看着那些侍卫惊愕和怀疑的眼神,便不由得暗自懊恼,只恨不得狠狠地抽自己两鞭子才好!

    耿醉君见如玉面色不好,也不忍心逼她,敛神静气地站在那儿等着。

    良久,如玉才用让人不得不用神聆听的凝重语气低声说道:“那么,你想怎样呢?”

    耿醉君心下不由得一喜,这便已经是成功了一半!只是面子上仍是要挂着的,便仍旧板着脸沉声说:“这个约定本就只是关乎我们两人,为了不让人看出破绽,还是不要做出不合时宜的事。”

    如玉狐疑地看了他一眼,抿着嘴不语。

    耿醉君也不再绕圈子,右手解下左手的虎扳指,轻轻放至炕桌上,说道:“你既扮的是安红缨,那么一切言行都得与之符合,例如说……”

    说到这里,他不禁弯了嘴角笑道:

    “同枕而眠。”

    如玉尚为碧玉,平日里又鲜少接触那些男女之事,一听这话脸颊瞬间红了个遍,连带着脖子都被染成了暮霞之色。

    耿醉君看了心里更是喜爱,只想好好将她抱在怀里疼爱一番。

    “哼!我道是什么,原来还是这种不齿之事!”

    如玉虽然心慌,但也不愿就此表现出来,挺着背脊拉长着脸喝道。

    耿醉君觉得好笑,又怕惹恼了她,只得生生地憋了笑意,清着嗓音说道:“女侠,你口中的‘不齿之事’可是每对夫妻都得做的。你若不配合我,到时候被人发觉了,苦的可不是我。”

    这种事情真不是如玉所擅长应对的,只是他的神色那样认真,怕也真是想以此堵住悠悠之口罢。

    想到这里,如玉轻轻松了一口气。

    耿醉君也不再说,只端了手臂站在那儿等着她。

    如玉将两手交握在一起,心里的疑虑生生地浮现在了脸上。

    好容易按下心中的情绪,向她扬了扬手:“快过来,不然我会吃了你。”

    如玉脸色变了变,眼神里充满了疑虑和戒备。

    耿醉君只觉得可爱,面上忍着笑慢条斯理的说道:“让我想想,是该把你整个儿蒸了,还是将你手脚卸下,再用料味拌食呢?”

    这边当着笑话说给自己听,那边却将此话当了真。

    如玉惨白了脸,脑子里突然记起他鞭打死尸的模样,硬生生地打了个颤。

    耿醉君停了停,过了半晌伸出手,柔着声音说道:“来。”

    也不知他施了什么蛊惑,如玉望着他黑黝黝的重瞳,抬起脚一步步地走到他的身前。

    耿醉君笑意更深,抬起身示意她更衣。

    如玉迟疑了一下,又看了眼他的眼睛,乌黑又清明的眸子深不见底,眼波潋滟却温柔似水。

    整了整繁乱的思绪,抬起手缓缓解下他的外袍。

    耿醉君倒也不为难她,动也不动地任由她摆弄。

    如玉强忍着轻微颤抖的手,轻轻盘弄着束腰带,好容易解开之后,又缓缓将中衣脱了放在了一旁的衣罩架上。

    罕至的寂静中,只剩下细细簌簌的衣料声。

    如玉转过身子叠着袍子,憋着一口气胡乱说道:“你难道一点也不关心安红缨的下落吗?”

    耿醉君听此身子一顿,不答。

    如玉不觉有异,只想打破这一室的尴尬,于是便自问自答地说道:“安红缨虽然被我大师兄掳走,但他最是不屑做欺辱妇孺之事,你大可以放心。”

    耿醉君耸耸肩,淡淡说道:“你大师兄是什么人?”

    如玉手上停了停,歪着头细细想了一想,说道:“大师兄的武功很厉害,虽然平日里凶巴巴的,对我也不好,但到关键时刻很可靠,嗯……是个好人。”

    耿醉君弯了弯嘴角,轻轻嘲笑道:“好人?这世上没有好人。”

    如玉听了急道:“谁说的!大师兄二师兄还有师傅师姐,都是好人!”

    耿醉君但笑不语。

    就是这样的态度,才会让她觉得不痛快。

    “大师兄虽然严厉,但也是出于好心!多少年来每日勤练武学,也毫不愧对他在江湖上的名声!”

    耿醉君的表情一点点淡了下去。

    “够了!”终于忍不下去了,他有些恼怒地低吼。

    如玉猛一抬头,耿醉君已经从床边朝她走了两步,脸色阴鸷地盯着她看。

    耿醉君在心里自嘲的笑笑,周身瞬间感到冰冷了下来。

    这么些日子,他以为自己对她的纵容与讨好,或许能让她有所动容,可这笨女人竟毫不知觉,还不断地在他面前提及另外一个男人的好!

    她站得离他并不是很远,看着他有些愤怒的神情,一时说不出话来。面颊莹莹如玉,因着惊愕,眼睛睁得大大的,愈发显出眸子漆黑明亮。

    耿醉君又好气又好笑,紧绷的一张脸显得微微有些扭曲。

    如玉将两手交握在一起,有些顾忌地盯着他瞧。

    耿醉君舒了一口气,强迫自己按下心中那股躁虑,回过头又走到床沿坐下。

    “歇息吧。”

    只是这简简单单的三个字,好似道尽了他的全部气力。

    如玉心下虽然不安,但也依言褪了外袍上了床。

    耿醉君见她已躺好,便起身吹熄了一室的蜡烛。

    一片漆黑。

    如玉瞪大了眼睛,感觉身侧的床板发出一阵吱吱呀呀的声音,但也只一阵,便恢复了平静。

    身侧多出了一个人,这叫人如何能睡得安稳?

    如玉狠狠眨了眨眼,似是要把承尘看穿,耳旁传来淡若无声的呼吸,心里犹如乱麻般越搅越杂。

    轻轻侧了侧身子,将面颊完全背对着他。

    低沉的声音悠悠从背后响起:“我前几日所说的,并不是信口胡诌的。”

    如玉一愣,不明白他的意思。

    “只要你在这里,我……”

    那个‘我’字仿佛哽咽在喉间,吐出了一半,却说不出剩下的一半,伴随着无穷的余音,藏着道不完的意蕴。

    如玉静静地听着,还未听完却只觉一双手臂环住了自己。

    她一僵,刚要回头,却被耿醉君的一只手抵住了背上,拦住了。

    “别回头。”耿醉君低低地说道:“不要回头。”

    他的声音那么低,好似他并不是平日里的那个轻浮浪子,小心翼翼地像是害怕惊扰了什么,从此一去不复还。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系我一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命半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命半条并收藏系我一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