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系我一生 > 第二十二章 霜天难晓

第二十二章 霜天难晓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二日一早,如玉便被窗外的莺声鸟语给唤醒了,雕草花盆窗不知什么时候被打开了一个细缝,清晨里略微湿润的空气渐渐弥散进来,将干净清新的气息吹进了屋子。

    如玉眨了眨眼睛,脑子里一片混沌,好容易侧过身子将手臂慵懒地搭在了床沿,人却打了一个激灵,睡意一瞬间便没有了。

    身侧并没有脑海里的那个人,空荡荡的好似昨晚所发生的只是一场梦境。

    如玉缓缓坐起来,微不可闻地轻声叹了一口气,本以为会一夜无眠,谁知道自己却能睡得如此踏实,连他何时离开的都不知晓。

    窗子被人细心地侧向她开着,轻脆的婉转鸟声如同最动人的韵律,点缀了整个白日。

    如玉心不在焉地起身唤了含祯进来,洗漱早饭后便又倚着方杆小炕坐了,月认见她怏怏的,心里一气打不过来,只了个理由打发了众人,自个儿则了留下来。

    如玉见她似有话要说,也强打了精神,挤了笑说道:“姐姐?”

    月认狠狠瞪了她一眼,走到离她两步砖的时候停了下来,压低了声音喝道:“你当真是有出息!才多长时间的功夫就把任务丢到九霄云外去了!”

    如玉扯着嘴角说道:“姐姐误会了,我是断断不敢忘了任务的。”

    月认冷哼道:“敢不敢可不是嘴上说的,这几日你和那耿醉君走得倒近,天天黏糊在一起,竟一点也不顾男女之别!我可警告你,你对他存了什么心思我管不着,也不想管,但若要是耽误了教主的任务,我可是绝不会善罢甘休的!”

    如玉懵了一会,眼角一跳,急急说道:“姐姐何出此言!我本就是迫不得已,何况他已承诺,若我答应他的一个要求,他便将‘绝情诀’给我!”

    月认不置可否,拉长着脸说道:“这都几日过去了?你答应了他吗?他将东西给你了吗?”

    如玉一噎,不知怎么回答才好。

    说到这个约定,她心里还真没有几分把握,只得硬着头皮说道:“暂且还没有,我打算这两日就答复他。”

    月认怀疑地看着她,说道:“我劝你最好快一点,万一这条道儿走不通,咱们还可以另想法子,总不至于在这一棵树上吊死就是了。”

    如玉微微垂了眼睑,只道是。

    外头艳阳高照,云团聚集在远处,气势磅礴地覆盖了脚下的土地,云朵轻轻地互相碰撞挤压着,缓慢而又柔和地翻腾起伏,无声无息地散开续而聚拢起来。

    ‘舍南舍北’如往常一样,几个侍女忙完了手上的活,便在院中捡了一块庇荫地儿聚在了一起。

    瑶矜面上不爽,云罗也不好开口训喝,只是一个劲地瞟着含祯。含祯倒一点也不在意,头也不抬地只顾着整理手上的绸缎。

    梦倚虽心思简单,但也知道现下的气氛古怪,便老老实实地闭着嘴盯着含祯的动作。

    月认打了帘子出来,见四人围坐一团,但并不似之前的欢声笑语,心下觉得奇怪,只是她从来不参与其中,自然也不会主动去问,便一个人挺着背回了偏房。

    于是接下来的几天,众人皆各怀心思,院子里倒也安静不少。

    如玉等了数日,本以为耿醉君会再次来到‘舍南舍北’,可一晃几天过去了,人影都难得瞧上一瞧。卢栩倒是来过几次,只是每次还没站稳脚跟便又匆匆忙忙地离开了。本打算自己去‘绝酒堂’问个清楚,可却发觉‘舍南舍北’外居然多出了几名武艺高强的侍卫,说是奉了耿爷之命,请她不要迈出‘舍南舍北’。

    哼,说来说去,也不过是变相的幽禁,不让她再继续在旁人面前露出马脚罢了。

    月认被磨地越来越没有耐心,对如玉的态度愈来愈恶劣,如玉知道她的心思,只是心里私下认为,耿醉君并不是那种言而无信之人。

    这日,约近卯时,天渐渐擦边地黑了下来,一行人细碎的脚步声打破了‘舍南舍北’一院的宁静。

    带头的却是那日在‘绝酒堂’门外见到的尖脸侍卫。

    “见过安夫人。”杨庭坚作势弯了弯膝盖,继而说道:“请安夫人随我们走一趟。”

    如玉见他额头已然冒出细细的汗珠,想必一定有要紧之事,便正了表情说道:“耿爷已派侍卫守在院外,令我不得出‘舍南舍北’,还请大人谅解。”

    杨庭坚听了慌忙摇着头说道:“夫人莫要折煞了奴才!奴才杨庭坚,是府中的侍卫长,奴才正是得了耿爷的命令,才来请夫人的。”

    如玉一愣,觉得事情越来越蹊跷。

    单就眼前的这个杨庭坚,口口声声说是耿醉君来请她过去,然而这么多天过去了,若不是‘舍南舍北’外那些侍卫日日不离,她兴许会认为,他早就将她遗忘了。

    良久,如玉才点了点头说道:“请带路。”

    杨庭坚忙不迭地转身走了两步,侧着身子弯腰候着她,待她跟上之后,便回过头渐渐加快了步子。

    如玉面无表情地随着往前走,微微仰了仰头。天空没有什么云,皎洁的月光就这么大大咧咧地照射到地面上,似乎一切都是灰蒙蒙的。

    从来都喜爱繁星的如玉,在这一刻却无暇顾及,只是默默在心里猜测此行的目的。

    如玉转了眼珠看了眼杨庭坚,却见他面色焦急,脚步匆匆,便将疑问吞进了肚子里,船到桥头自然直,且走步看步罢。

    一行人穿过西边的廊庑和侧院,所经过的院子皆有侍卫严正以待,没有任何嘈杂之声,明明有这么多人,可整个耿府却如荒山野岭般一片死寂。

    因杨庭坚脚程快,不过一会儿便到了‘绝酒堂’。

    如玉远远地就看见了堂外层层伫立的侍卫,个个都皱着眉头不言不语,染得‘绝酒堂’外一片肃穆。

    卢栩正直直地站在高台上的红漆木柱旁,蹙着眉头望着这个方向,一见着她便不由得松了口气,捻了衣角迎上来说道:“安夫人,您可来了!”

    如玉狐疑地看着他,沉着脸说道:“总管有礼,不知耿爷为何唤我?”

    卢栩紧张地抬起眼睛,对着杨庭坚挥了挥手说道:“下去吧,记得别出纰漏!”

    杨庭坚垂首道是,转身便走开了。

    卢栩仍是不放心,低着头说道:“还请夫人进屋。”

    如玉思忖一番,淡着眉目走了进去。

    这是她第二次踏进‘绝酒堂’,屋子里仍是那样富丽堂皇,青绿的古铜鼎稳稳当当地立在正室中间,袅袅烟雾从里面升起,从门外带进来的徐风将此搂了个遍,灰白的烟丝不堪负重,微微晃了晃,才勉强站住了脚跟。

    卢栩关上门,正了面容唤道:“姑娘。”

    如玉身子一顿,转身对上他的脸。

    卢栩也不闪躲,低着嗓子说道:“姑娘即是和耿爷打了约定,便不该存有他想。”说完眼光一转,停在了如玉的右手上。

    如玉猛地将藏在手中的匕首攥紧,咬牙不语。

    卢栩却异常沉着:“奴才知道姑娘心善,若无意外不会伤了耿爷,只是我这个做奴才的,却绝不能允许那个意外发生。”说到这里,又停了停,续而说道:“究竟该怎么做,还得请姑娘自己拿主意,只盼看在爷对姑娘不薄的份儿上,能好好思量思量。”

    说罢,便低了下头。

    如玉紧了紧牙关,动了动衣袖,缓缓将匕首抵到了卢栩的面前。

    卢栩面色无异,接过匕首淡了表情说道:“谢谢姑娘体谅,耿爷前两日出了点小事,身子略有不爽,还劳烦姑娘照拂。”

    说完,也不等如玉的反应,便垂首缓缓退了出去。

    一室静寂。

    如玉抬起脚,打起了十二分精神往内室走去。

    简陋的屋子里虽没有用热炉,但窗户却被毡子遮住了,将外头的凉风都杜绝在外。只有一盏蜡烛在榉木小方桌上点着,昏黄的烛光左右晃动,就如同她的内心一般不安。

    她的视线已经全被木架子床上的人给吸引住了。

    心里猛地一拧,一口气没提上来,迟疑半晌才迈开步子缓缓踱步到床边,低下头仔细打量起他。

    苍白的面颊不似常人那般红润,干裂的嘴唇泛着淡淡的青色,偶尔蹙起的眉头暗示了他在忍受着痛楚。

    如玉的心里七上八下的,不知如何是好。又见他鬓角冒汗,便解了身侧的帕子,替他拭去了汗珠。

    她的动作很自然,完全没有一丝犹豫,似乎他们从来都是这么亲近的。

    收回了手,看着耿醉君憔悴的面容,心里不禁百感交集。

    虽然不知他为何会虚弱至此,但她也知晓,若是眼前这个人撑不住,之前的合约都将变成空谈,这次的任务也将失败。

    如玉看向耿醉君的目光游移起来,忽地眼神一顿,拨开了覆在他身上的被褥。

    大片的纱布层层包裹了耿醉君的整个胸口,许是伤口深了,有几处已经细细渗出了鲜血。这样重的伤势,若不是他的胸口微微起伏着,如玉还以为他早已没了生息。

    如玉倏地感到周身冰凉,刚将被褥重新盖好,抬眼便望进了一双混沌的眸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系我一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命半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命半条并收藏系我一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