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系我一生 > 第二十四章 水平天远

第二十四章 水平天远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如玉纳闷,心里暗想:这人是谁?也没人制止,怎这样毫无忌惮?”

    心下想时,只见一男子大步迈了进来,他的相貌十分秀丽,乍看上去仿佛柔软而高雅。他的眉目分明,鼻梁挺直,鼻间又有些圆润,很好地冲淡了菱角的凛冽,他的肌肤不是耿醉君那般纯粹的白,而是犹如温润的玉石,却又比玉石温暖柔软。

    “闭嘴。”耿醉君倒也见怪不怪地应了一声。

    男子着了一身亮绸面的乳白色长袍,外罩一件绣墨色的暗紫对襟坎肩。袍角上翻,塞进腰间别着的白玉腰带中。

    如玉看得一愣,能有这样的穿着,必定非富即贵。又见他进来首先走到离床三块砖的地儿停了下来,老老实实地行了上礼,心里更是诧异。

    耿醉君不哼不哈地轻声应了,男子这才直起身子,看向了如玉。

    “想必这就是新嫂嫂!”男子的声音如三月阳春,温熙地让人不由得心生好感。

    如玉福了一福,浅笑道:“见过大人。”

    男子摆摆手,笑道:“什么大人!嫂嫂只管叫我子敬即可。”

    如玉笑了笑,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耿醉君瞥了眼韦子敬,不咸不淡地飘来一句:“这次你倒是没把家当都赌光。”

    韦子敬一愣,讪讪地扯了笑说道:“上次那也不是意外嘛,谁能料到那家伙居然真有两把刷子,叫我留不下半分面子。要我看,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他迟早会遇到更厉害的!”

    耿醉君轻哼,不置可否。

    如玉瞧着两人似是熟人,想必应有许多话要说,便行了一礼说道:“即是故人来访,便容贱妾退下罢。”

    耿醉君也不看她,轻轻地点点头。

    如玉如遇大赦,端了碗就出了门。

    她走得匆忙,没有半分留恋,像是恨不得插了翅膀飞到外边去。

    耿醉君有些茫然,又有些无奈,本不该强求的事,偏要记挂着,生生拉至自己身边,分明是给自己找不爽快!

    韦子敬一旁瞧着,见耿醉君一副呆愣的模样,唬得身子一顿,心里冒出了无数的疑问。

    可是,就这么愣神也不是个法子呀。韦子敬上前轻声唤道:“耿爷?四爷?主子?”

    无动于衷,耿醉君就和丢了魂一样,对外界的声音一概不理会。

    韦子敬没辙了,推了推他:“爷这是怎么了?可别吓唬我啊!”

    耿醉君眼里慢慢有了焦距,转脸去看他,见他满脸的担忧。耿醉君突然觉得心里有些难过,从来只有他是最贴心的,虽然两人没有血缘关系,但感情却比那远在万丈之隔的亲弟弟要体己多了。想起他那个亲弟弟,耿醉君又不由得黯然,想在很小的时候,两兄弟的感情是极好的,同吃同住同玩,一天不见心里就跟猫爪子挠过一般,可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他竟要对他赶尽杀绝。

    韦子敬看着他难过的模样,心里老大的不忍心,自己想为他排忧解难,却连他抑郁的原因都不知道。

    “爷,您的福气可不小,这才多久,竟又给自己添了美娇妻。”韦子敬轻轻笑道,想打破这一室的凝重。

    耿醉君的眼神动了动,仍是不语。

    韦子敬又继续说道:“上次见面时还对着小丫头念念不忘,这才过了多久,就有了新欢?”

    听到这里,耿醉君便斜了眼睛去看他。

    韦子敬一眼就看出了他眼里的落寞,突然心里闪过一个大胆的猜想。

    “别告诉我,方才那个女人就是小丫头!”

    耿醉君淡了表情,恢复成往常的那副漫不经心,弯了嘴角苦笑一声。

    韦子敬大吃一惊,没想到他竟能找到多年前的那个小丫头,而且还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将人弄来了府中放在自己身边,看来在他这一趟远门期间错过了很多。

    “嗯……爷您真厉害!”半晌,韦子敬才憋出来了这么一句话。

    耿醉君听了低声笑笑,说道:“万不得已,只能出此下策。”

    什么万不得已!韦子敬不由得在心里暗自腹诽,说到底还不是忍不住,找到了心上人便立刻想亲近亲近!

    “没想到小丫头竟长成这么水灵,看来谷下寒对她极好。”

    耿醉君收了笑,面上无悲无喜地说道:“那不是她的模样。”

    韦子敬一愣,不明缘由。耿醉君便将她是如何乔装打扮成安红缨,代嫁来到耿府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

    听到最后,韦子敬不由得咋舌,他这位爷的执念有多深他是见识过的,只是没想到为了多年前的一次际遇,能在心里挂念至现在,而且还在暗地里使了这样多的手段。

    耿醉君将他的表情看在眼里,心底一阵嘲弄,自己这般作想怕是在旁人眼里是可笑得紧,只是自己已然踏进了万丈沼泽,怕是怎样都没法子净身爬出了。

    不愿再在这个话题上多做解释,耿醉君敲了敲韦子敬的脑袋,轻斥道:“回神!”

    韦子敬被唬得一跳,抬头见他不满地瞪着自己,讪讪地笑了笑。

    耿醉君动手捻了捻被角,淡淡说道:“你那边怎么样了?老十一那边有什么动静?”

    韦子敬肃了表情,蹙着眉头说道:“还是那样风平浪静,看不出一点儿异样,您这次的伤势这么重,恐怕万岁爷那边也瞒不住了,也难得十一爷能耐得住性子。”

    耿醉君轻哼一声说道:“他那也叫耐得住性子?他要是耐得住性子就不该趁着这个当口对我下手!”

    韦子敬应声附和,又道:“说起来也怪,眼看着克烈和乃蛮部落就要在边境开战,十一爷居然放着七爷不管,竟上了折子请求亲征!”

    耿醉君一怔,重复道:“亲征?”

    韦子敬点点头,继续说道:“万岁爷已经布下了加强南隅关的防御工事,同时在邻近的龙水关、泽垓关两处也派去了重兵驻扎,时刻准备应对这次的边境之乱。”

    耿醉君微微一笑,神色傲然地说道:“边境之乱?淮康城正地处边境,怎么我这个都尉却不知晓?”

    韦子敬听了心里诧异,转念却想起一个白衣翩飞的身影,心下便明白了几分。

    白朴。

    韦子敬咬着牙狠狠地在心里吐出这两个字,好像这般便能将白朴本人也给深吞咀嚼了。

    说到这个白朴,曾是让韦子敬一度都想暗中除去的人。

    只不过是一小小的郡县太守,竟然也敢甩开胳膊对上耿爷,平日里也不管城内事宜,只知道在耿爷这里寻漏子,仿佛这便是他唯一的乐趣。倘若不是自己安排的内应查明作证,他还真会认为白朴是十一爷派来专门刁难耿爷的呢!

    这次便也差不到哪儿去了,定是他将此事瞒了过去,让爷一个人认为淮康城仍风平浪静,一片安详!

    耿醉君垂下眼睑,淡淡说道:“看来事态又要紧张了。”

    可不是么!十一爷上书请求亲征,在这几个关口中,首当其冲的不就是脚底的这座淮康城吗?

    这个外表无害,其实心里不知道在打着什么阴狠主意的小鬼,近些年来是越发让人摸不透性子了。虽然没怎么打过交道,但听宫里伺候过的人来说,都说是出了名的刻薄无情、性情难测。眼下见了他对自己的亲哥哥下狠手,不惜交结宦官,狠狠将耿爷打压到这个边境小城,现在又要来边境亲征,这说什么也让人闻到了阴谋的味道。

    只可怜他的耿爷,不知道要遭受怎样的刁难。

    良久,耿醉君抬起眼眉问道:“老十一还是对你心存疑虑吗?”

    韦子敬哈哈大笑:“他怀疑我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横着左右看着不顺眼,这次我特意绕了梁岐山,路上多走了半个月才来到这里,再怎么说我也是京城第一富贾啊,这样偷偷摸摸成何体统!”

    说完,还特意拉长着脸挤了挤眉头。

    耿醉君被逗得忍俊不禁,笑道:“得了你小子,得了便宜还卖乖!要不是早些年我将那恒信拉下台,这第一的称号不知什么时候才能落到你的头上!”

    韦子敬撇撇嘴,不甘心地说道:“那恒信本就是一个奸商,除去他也算是为民除害,爷您这可是在做善事!”

    耿醉君一听便愣了愣,脸上的笑意也僵住了:“善事?我这一生,做了很多孽,要是待我命归黄泉,若能一得阎王收留,那便是我几辈子的造化了。”

    韦子敬噎了噎,忙规劝道:“爷这是说的什么话!要说罪孽深重,那也是被那些犊子们害的!要下地狱也得是他们做垫背!”

    耿醉君不语,半晌才苦笑道:“子敬,这些年你因为我东奔西跑,还与皇室为敌,空有一手才能却得不到施展……”

    说到这里停了停,深吸了一口气才继续说道:“委屈你了。”

    千言万语也只能化作这简简单单的四个字。

    大恩不言谢,深恩几于仇。

    韦子敬眼眶一热,心里知道他这是和他掏心窝子说话呢!想他出身书生,本想追榜逐利地聊过此生,却造化弄人地使他遇上耿爷。老鹰出笼必将高翔于天,这样大的恩情,教他无以为报,况且今日能得到耿爷的信任,之前的那些苦头又算得了什么呢?

    夜也渐渐深了下来,静谧的大地陷入了沉睡。月光一丝不漏地洒在树叶、长廊上,又偷偷亲吻床楞子上的竹篾纸,最后温柔地洒落在屋子里,留下一地朦胧的光影。

    万物变化,有多少看不清的迷雾重重,但耿醉君有一件事可以确定。

    过不了多少日子,那个人绝对会先出手。

    到那个时候,谈佑,他的亲弟弟,未必会放过他们任何一人。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系我一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命半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命半条并收藏系我一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