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系我一生 > 第二十八章 灯花空老

第二十八章 灯花空老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卢栩垂着双手站在一旁,见二十下噼里啪啦一顿过去了,便命人上前割断了牛筋,轻轻一扯便露出来了一片瘀紫。他不由得愣了愣,这下不好,爷见了估计得心疼得滴血,不过又转念一想,若心里要真存了心思,能舍得她硬生生地遭这个罪吗?

    上前走了两步,见如玉仍是趴着,便轻声唤道:“夫人?容奴才差人送您回去罢?”

    唤了几声却不见动静,心下不由得纳闷,命人在她的背部轻轻拍了拍,谁知那人力气没掌握好,一下子便把人顺着弄翻到地上。

    这一摔,却叫众人狠狠吓了一跳。

    平日里的那张清冷却不失生动的面容,此时俨然惨白如鬼魅般,颊边有些许水花,与散落的头发凝结在一起,连着已经抹了胭脂的嘴唇泛着青白的印子,想必是方才隐忍着痛得受不了,而自己咬出来的。

    卢栩慌了神,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先不说自个儿府上的人,单是十一爷来访,便也不得乱了规矩,何况这是主子爷下的令,再遭罪也得吞进肚子里。

    还是就叫人小心点抬回‘舍南舍北’,好好养着便是了。

    景谈佑抿着嘴勾出一抹笑,缓缓地走到楠木交椅前坐下。

    耿醉君像是在想着什么,负着手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阴霾的天色透过窗棱子洒在他的面上,叫人看不出心里在想些什么。

    景谈佑轻轻蹙了蹙眉头,也不催促,只坐在那里静静看着他的背影。

    韦子敬在一旁杵着,面上有些尴尬,这两主子爷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一句话不对付了说不定就得招幺蛾子。耿爷方才也不知是怎么的,二话不说就将人打晕了过去,那人还是他在心里惦记了这么多年的小丫头。再偷偷瞧一眼十一爷,那张脸阴沉的模样,真能将他的心里吓得打俩颤。

    “耿爷?”

    耿醉君的眼神定定地望着红漆木柱,似是要将它看穿一般。

    韦子敬又唤了两声,耿醉君这才有了反应,移动着眼珠子看着他。

    韦子敬被唬了一跳,那双墨色的重瞳倒映出的是并不是如水般的平静,但也没有想象中的韬天怒火,而是带了极度扭曲的痛苦。

    就好像那笞杖之刑,是他亲历一般。

    韦子敬看了心惊,一时间竟说不出话。

    但也只一瞬,耿醉君便很好地收了表情,从幼年开始,他已能很好地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忍字当头,这就是父皇教予他唯一的为君之道。

    皇宫里的人精堪比天上的繁星,个个儿都善于察言观色,他们会顺从那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喜怒哀乐,来为自己谋取利益。若是稍不留神,许会招来杀身之祸,特别是他这个不受宠的皇子,更是如履薄冰。

    耿醉君面无表情地回过头也在楠木交椅上坐下,抬眼对上景谈佑的目光。

    景谈佑别过眼,目光穿过高高的木墙,射向幽远昏黄的天际,仿佛随口感慨,又仿佛意有所指:“听说哥哥今日被暗袭了。”

    耿醉君看在眼里,扬唇笑了笑:“难为十一弟远在京城,都还能知道这点小事儿。”停了一下,复尔又道:“也不打紧,这些年来我经受过的风波还少吗?”

    景谈佑一愣,回过头看着他,舒了舒眉角叹道:“几个兄弟里就属哥哥最遭罪,打小黛姨娘便疼您,只可惜去得早……”

    听他提到这些陈年的伤心事,耿醉君只觉得不耐烦,又想到之前他数次派人来暗袭,心中更加郁结,把眼睛一转,便将他完全挡在了眼皮外。

    景谈佑见此,知道他不愿意听这些,闭上嘴面上一沉,垂着头看着檀雕螭案上蓝绿交织的布搭,续而转了目光,身子一顿,微微颤抖的手指略有凉意。

    耿醉君顿了顿,见他直盯着自己的手,敛下眼睛一瞧,原来是自己左手食指上佩戴的那只虎骨扳指。

    这种样式的虎骨扳指,每个皇子在他们弱冠之年都能从皇帝那儿得到,扳指的内圈还会由手艺精湛的工匠,将他们的名讳刻在上面。

    景谈佑比耿醉君小了五岁,从小就爱跟着他玩耍,耿醉君年少丧母,少年老成,读书库布样样拿得出手。景谈佑就不一样了,打娘胎里出来受尽宠爱,也不善学,整天胡天胡地,淑妃溺爱孩子也由得他去了,这样一个炙手可热的皇子,宫里人人都争着来巴结讨好,可他连看都不看一眼,只偏偏喜欢这个孤傲冷僻的四哥。

    嗤地一笑,景谈佑不知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事,微微弯了嘴角说道:“那年打围,皇阿玛一定要我打五只野兽,到最后了手上还只有两只旱獭,要不是哥哥你把手上的黄羊给我,我不定得受什么罚呢!”说完了偷偷看着耿醉君,希望能从那面容上看出什么。

    耿醉君仍是那副清冷的模样,连眸子都没有动一下,心里有说不出的五味陈杂,对于这个弟弟,他也曾经是有过出自真心怜爱的,只是宫廷乱斗,争权夺利之事各朝各代都有,宫内无人不垂馋那诸君之位,说到底,这又能怪得了谁呢?从古至今,帝王之术无非就是两个字。

    狠绝。

    狠,不仅是对旁人,对自己亦然;绝,不仅是绝人之情,更要绝己之情。

    在这一点上,他这个弟弟可谓做到了极致。

    弱冠之年刚过,耿醉君便因审时度势、心宽以容的气度使百臣皆服,景谈佑看势不好,便和着母亲淑妃暗地勾结大臣以各成一派,再加上淑妃深受皇帝喜爱,耿醉君受到重压,又没有母家势力帮衬,没过几年便被分派到了淮康城做了一城都尉。

    耿醉君抬头看了眼眼前的这个弟弟,冷冷地截住了:“这些事情,我早已经忘了。”

    景谈佑僵住了,面上的轻笑还未来得及收回,一时间竟形成了扭曲着的诡异神情。

    耿醉君也不看他,拂了袍子站起身背对着他说道:“路上辛苦,还请十一弟下去休息吧。”

    窗外的雨声越发大了,檐上好似走马一般。雨珠繁杂的打着窗棱子,风吹乎着已经湿透的树枝,横扫廊外的木栏,簌簌作响。

    好容易将景谈佑打发下去,耿醉君如同历经万仗一般,韦子敬瞧着方才兄弟间的不愉快,也不敢多嘴,只僵着身子坐在一旁,手里把玩着云纹茶盏。

    卢栩刚将景谈佑送至西苑的澄观楼,就举着伞赶了回来,见耿醉君一副恍惚的模样,便大着胆子上前轻轻问道:“耿爷,时候不早了,现在摆膳吗?”

    耿醉君侧着身子去瞧他,却似是什么也没有听进去,只沙哑着嗓音问:“她怎么样了?”

    韦子敬和卢栩皆是一愣,但只一瞬便都明白了过来。

    何苦呢?将人抡了几杖之后又巴巴地去操心,这不是纯粹给自己找不自在吗?

    虽然心里这么想着,嘴上可万万不得这么说!卢栩的心挑了挑,答道:“奴才不知,方才只叫人送了回去……”

    话还没说完,耿醉君便已一个抬脚快步走了出去。

    卢栩怔了怔,忙提步去追。

    雨势更大了,之前多日的细雨,似乎要借由这场大雨一倾泼洒出来。耿醉君任凭衣衫落雨,连同万千发丝都纠缠在一起都不曾发觉,只直直地向着‘舍南舍北’赶去,恨不得下一秒就能看见她的面容。

    天连着水,水连着天,耿醉君狠狠眨了眨眼睛,面前一片迷蒙。

    他伸出冰凉的双手,颤抖地推开房门,见几名侍女将床铺围了个水泄不通。

    含祯听见声音,转身一见是他,眼睛闪了闪便带头率先施了一礼道:“耿爷吉祥。”

    众人这才转身看向身后,一时都呆住了,竟不知如何是好。

    耿醉君也顾不得这些,上前便伸了脖子去看如玉。

    这一看可不得了,如玉当时便痛晕了过去,由侍卫抬回来,几个侍女吓了一跳,忙不迭地将她轻轻背朝天地放好,又将背后湿漉漉的罩衫用铰刀剪了,这才露出来伤口。

    白皙光滑的背部早瘀紫一片,有几处已经略渗出了血珠,耿醉君刹时心疼得要滴出血。又伸出已经冷透的手去捧她的脸看,嘴唇青紫青紫的,如同服食了世上最烈的毒药。他听见自己脑子里的弦啪地崩掉一根,又伤心又心痛,只恨不得自己替她受了这份罪才好!

    梦倚几个哪见过耿醉君这般不顾仪态,皆瞪大了眼睛只道不可置信。含祯轻咳一声说道:“既是耿爷在此,便请容咱们几个先退下罢。”

    耿醉君听若未闻,只蹙着眼角不言不语。

    含祯见他如此,对旁人使了一个颜色,便领着众人施了一礼离开了。

    如玉身子骨弱,这些年无论怎样修身习武,还是没法儿在身体条件上与对手抗衡。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此番一倒,竟有半个月都下不了床。

    而耿醉君,早早便将床榻安置在了‘舍南舍北’,只是每至深夜才会来此休息。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系我一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命半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命半条并收藏系我一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