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系我一生 > 第二十九章 帘外残红

第二十九章 帘外残红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多天的雨将淮康城洗刷掉了阴鸷的雾霾,换来的是刺拉拉的白日艳阳。

    如玉经过多日的休息,伤口已经基本愈合,再加上耿醉君送来的是上好的草药,现下在白皙的皮肤上也只剩下几道浅浅的疤痕。

    如玉蹙着眉头倚在黄花梨方杆小炕上,透过窗棱子望着冷清清的明月。周遭泛着一片青烟似的薄雾,远望过去,只隐约辨出建筑灰色的山墙斜影。

    一连数日,耿醉君夜夜都来‘舍南舍北’。两人独处的时候大都是沉默的,耿醉君总是将大堆的公事文件带到内室,深夜偶尔醒来也会看见他皱着眉头批阅公文时的困扰神情。

    如玉垂下眼睑看了眼刻漏,已经子时,应该也快来了。

    不出所料,还没一会儿,耳旁就传来了熟悉的脚步声。

    耿醉君走路时并不像颜几重那般将每一步都踏得很沉稳,也不似颜如何那样轻灵,更不如谷下寒那般悄无声息。他的脚步总是那样有固定的节奏,不徐不急,似乎将步距都精准到了毫厘。

    “怎么这个时候了还没睡下?”耿醉君有些讶异,平日里他来得很晚,每次留给他的只是一个孤峭的背影,好似这一转身便将两人隔绝到了千里之外。可是今日却不如往常,就连看着那明晃晃的烛花也觉得异常温暖,如同这般微弱的光线直射到了他的心窝子里,使得整个人都燥热起来。

    如玉转过身抬眼看他,深夜露重,他外袍上已经沾上了几滴露珠,再往上看,就连那双眉眼都看上去湿漉漉的。

    “我在等你。”如玉垂下眼睛,不自在地绞着手中的锦帕。

    心里一阵狂喜,耿醉君忍不住弯着嘴角,想要说些什么,只是话到嘴边,竟不知如何开口。

    他的笑容越扩越大,收不住地绽放在嘴角,情不自禁地向前走了两步,似是要张开胳膊拥住她。

    如玉仿佛骤然震了震,就连睫毛都在微微颤抖。

    明明站在那里并没有动弹,耿醉君却好像看见了秀丽的脸孔下晃动着一丝惊惧。

    如同寒冬里最冰冷的冰柱一般,直愣愣地□□了他的心里。

    耿醉君知道,自己是让她害怕了。

    两人初次相见之时,自己便已经在她面前处置了那个刺客,在她眼里自己全然只不过是残忍暴虐了罢。之后使劲将她强迫性地待在身边,好不容易两人之间的距离不似之前那般遥远,可惜此番的笞杖之刑只怕是叫她更加疏离了。

    她怨我。

    这三个字如惊蛰一般刺入耿醉君的脑子里,他有些心惊胆战地想从如玉的脸上看出什么,只是她低垂着头,乌黑的刘海盖住了睫毛,叫人看不清是什么神情。

    如玉强迫着自己转过身子面对他,眼睛半阖着,心头砰砰作响。

    眼看着时候剩得越来越少,一转眼一个月就这么过去了,到现在也只是得到了对方口头上的约定,又因着耿府现下来了位看似了不得的客人,一切的一切都透露着些许古怪。

    而最要紧的,却是自己,竟越来越习惯了耿醉君的接触,那种从未有过的心悸,原来感觉是这样奇妙。

    不行!

    不能这样!

    不远处的烛光剧烈颤动了一下,噼啪作响。

    如玉深深皱起了眉头,不是已经打算好了吗?今晚向他谈谈口风,尽快拿到‘绝情诀’,回到无山,就可以继续自己的剑客生活。

    耿醉君看不清她的面容,并不知道她此时的想法。只看着那略显单薄的身子,恨不得立刻上前拥住她,用自己的肩膀,为她撑起整片天空。

    “时候不早了。”他轻轻开口说道:“该休息了。”

    经过这段时候的同床共枕,两人的距离也好似缩短了许多,如玉微微点头不语,抬手便要帮他褪下外袍。

    耿醉君有些意外,这样的主动,完全不似平日里的她。但软香在旁,并不想拂了意,便配合地张开双手,由得她去了。

    如玉将他好容易服侍好,便自己上床躺到了内侧。

    这样可爱乖巧的她,也别有一番风情。

    真想看见每一个不同的她。

    止不住嘴角的笑意,耿醉君轻笑道:“猴精儿!动作倒快!”

    如玉将被褥盖住脸庞,闷闷地说道:“不早了,也该累了。”

    耿醉君轻轻颤动着肩膀,如果是自己一个人,自己大概会毫不掩饰地大笑出声罢!

    心情大好,耿醉君掀开被褥躺了进去,从后面将如玉抱了一个满怀。

    如玉怀着心思,也不敢挣脱,背后传来越来越熟悉的体温,两人离得这样近,似乎连心跳声都是那么清晰。

    耿醉君汲着笑,脸颊轻轻贴着如玉的脖子,慢慢闭上了双眼。

    几日的周旋,饶是他也有些无法应对,耿醉君感觉身子越来越沉,渐渐失去了知觉。

    “时候不多了,‘绝情诀’……”

    这句话如同一颗小石子,咚地一声便沉入了湖底,惊起一片涟漪。

    正如毫无预警般地掉入了冬日里最冰冷的池水,冻得全身都止不住地颤抖。耿醉君却并没有这样,即使疼痛到如芒在背,即使难受到无法呼吸,他也只是皱起了眉头不予言语。

    可是,恰好就是这样的沉默,却给了对方最有理由的不安。

    话才冒出了个头,如玉便感到一阵巨大的压迫感自背后袭来,她有些心惊胆战,但却又不知道如何去打破这一室的沉重。

    “别急……”不知过了多久,身后的人迟迟没有回应。如玉猜他许是睡着了,便也渐渐阖上双眼,她憋着呼吸慢慢自鼻腔里吐出一口,感受着身后轻微的气息温柔地拂过她的后颈。

    耿醉君沙哑着声音,双手慢慢收拢,将她狠狠地困在自己的一方天地里。

    “你要的东西,很快就能得到了。”

    如玉心里一动,正要继续追问,却被他紧紧环住。饶是她平日里在感情上再如何迟钝,这时也闻到了些许不寻常的味道。

    这个时候的耿醉君,是她从来没有见到过的,就算是背对着他,她也可以感觉得到,他散发出来浓烈的悲哀和深深的不安。

    微微动了动脑袋,如玉侧过身子望向左方。映入眼帘的是耿醉君光滑的下颚,再往上,便是淡色的唇。

    那不薄不厚的嘴唇渐渐倾上自己的额头,落下浮尘般的亲吻,随后又微微蠕动,最终只吐出两个字,续而便遏止了。

    是啊,平静的生活很快会远离这里,很快。

    而到那个时候,你还会在这里吗?

    虽说自己已经做好了打算,耿醉君还是没有料到那一天会来得这样快。

    再平静的湖面有时也叫人瞧不出来其中暗藏的汹涌,这样的情形,形容现在的耿府,怕是再合适不过了。

    从后院不知名的小厮到总管卢栩,每个人都有一种莫名的感觉:耿府里似乎有什么变了。平日里就算是站在‘绝酒堂’前偌大的正院中,头顶着最明亮的百日日光,却还是会觉得身子正在被那丝丝凉意逐渐渗入侵蚀。

    若是仔细回想起来,这似乎都是在那名贵客来到耿府之后出现的。

    如玉取下屏风罗漠床头的‘清水白石’,独自站在‘舍南舍北’的院中比划着,长时间没有持剑,总还是有些生疏。

    几个侍女前几日从其他人那里听说了,那日如玉在‘绝酒堂’的骇人行径后都不由得大为震惊。

    “你不知道?”玲珑有些诧异地问道:“这位安夫人可真了不得!据说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就那么将那人的胳膊砍了下来!腿脚也够灵光,真真的好功夫!”

    云罗面上讪讪的,只得强笑着说:“这我倒还真是第一次听说,平日里夫人也只是待在院子里,哪儿会这些拳脚功夫,莫不是你听错了吧?”

    “那怎么可能!铭归那日正好当值,看得可是真真切切的!”

    云罗听了,心下也有了一番计较,咧着嘴角转而回道:“若真是这样,那真叫我们小看了夫人呢!看来安大人教女确实令有奇招。”

    玲珑知道这便是在为安红缨解围了,也不拆穿,只顿了顿便换了话题。

    云罗回了‘舍南舍北’,在几人聚在一块儿的时候将此话说了出来,梦倚听了,急急忙忙地上前两步说道:

    “胡说八道!这样跌份的话都说得出来!这不是纯粹给夫人找晦气吗?咱们府上碎嘴的人越来越多,要我说,应该将这些人都好好收拾收拾,赶出去除籍最好!”

    月认插着双手立在一旁,面上的表情晦涩难辨。

    含祯半晌不说话,只皱着眉头静静在一旁听着,待梦倚一番发泄之后,她突然启口说道:“好了!这样的话再不能说!咱们只消做好自己份内的事就够了,夫人平日里待我们不薄,该怎们做你们也应该知道!”

    这番话说得很是认真,瑶矜一愣,随即便笑着答道:“姐姐大可放心,我相信在这儿的都是为着夫人的。”

    含祯瞥了她一眼,缓缓点点头说道:”如此,便是再好不过了。”

    夜里,圆月当空,月夜宁静。圆月的清辉泻满院子,夜风轻吹,慢慢拂过‘舍南舍北’。

    白日里练剑,如玉并不是没有顾忌的。那些闲言碎语她也多少听到了些许,她这么做只是想以此来给耿醉君施压,这样不合身份的事情,若是再发生几次,只怕是全城都要对耿府抱有疑问了吧?

    这样的话,他是不是便会依了她,将诀书给她放她离去呢?

    坐上床沿,手轻轻抚过被褥。自那夜开始,她便再也没见过耿醉君了,虽说强着自己不去想这些浮杂之事,只是旁人总是会有意无意地在她耳旁提起。

    听说耿爷这几夜都唤了黎夫人去‘绝酒堂’。

    听说黎夫人从耿爷那儿又得了白玉华胜。

    听说耿爷去公堂都会叫黎夫人作陪。

    听说……

    这样的耿醉君,仿佛便是之前进府前她所听闻的。

    风流多情,放荡不羁。

    轻轻蹙了眉角,站起来抬起了头,举步走出了房门。

    她当真不愿再这样等下去,输棋先者,还不如先行一步,占了先机。

    月亮和星星,都被乌云和密雨遮得一点儿也不透,好像它们都完全消失了一般。

    ‘绝酒堂’外空无一人,只有隐约的烛光自里屋散发出来。

    如玉正了表情咬咬嘴唇,横下心踏了进去。

    正堂和书房一相寂静昏暗,空洞的月光也撒不进来,整个屋子一室混沌。

    好容易踱到了内室前的青瓷花瓶旁,缓缓抬手打开了帘子。

    如玉屏住了呼吸,骤然瞪大了双眼,感觉自己的身子完全僵住了。

    寒冰彻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系我一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命半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命半条并收藏系我一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