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系我一生 > 第三十二章 凭谁难驻

第三十二章 凭谁难驻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孟之章恭敬地答道:“十年前爷在朝中就颇受推崇,如今也该是重整旗鼓,班师回朝的时候了!”

    耿醉君了然似的,轻轻哦了一声,又慢慢移动目光,看向白花花的窗棂子。

    “我从来没有想过君临天下,那个位子刺太多,不是扎别人,就是被人扎,坐得那样难受,又能得到什么?有时我也会想,就这么留在这里过一辈子,一天天上下公堂,不紧不慢地这样……生活下去。”

    半晌,他的目光,软绵绵的却如钉子般的回到了孟之章的脸上,对上他的双眼:“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

    “我仍需忍。”

    这意思已经很明白了,孟之章深深地看入他的眼里,却深不见底。

    毕竟也是征战杀场的猛将,孟之章心仍不死,锲而不舍地庄重地沉声说道:“成败之事,在此一举,我同韦大人已经商议好,白朴那儿我也通了气儿,只待爷的一声令下,愿四爷您能痛下决心,夺回嫡位。”

    说罢,便行了一礼退下了。

    耿醉君拧了眉,一脸高深莫测,非喜似喜,眼睛抓住景谈佑命人所摆放的雕螭龙绿石插屏,静静地站了一会儿,半日才苦笑着细语道:“先到为君,后到为臣,莫道君行早,更有早行人。”

    看似再平静的海面,其内也许也会藏有惊涛骇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十一弟,希望你不要走到最后一步,逼得咱们兄弟之间抵命相残。

    微微活动了下脖颈处,觉得不再有疼痛与不适。这么算算,离那夜已有六七日,与她,也没有再见面了。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这么想着,回过神来自己竟已经来到了‘舍南舍北’的门口。

    耿醉君心头一沉,本想着等过几日待十一对自己有所松懈时再来看她,可没想到自己的自制力居然这么差,才没几日的功夫就已经日思夜想。

    罢了,罢了,能留一天是一天,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是分离.

    他弯起好看的嘴角扯出一抹浅笑,藏着满眼不舍,一步步地走向正室。

    院外的侍卫见是他来了,有些不敢置信地对视一眼,然后半跪了膝盖。

    “奴才给爷请安。”

    耿醉君挥了挥手,示意他们退下,自个儿却丝毫没有减缓脚下的步子,一个劲儿地往里面走,只是还没走几步,便听到了一丝声音。

    那是刀剑在空中挥舞的声音。

    他又走了几步,目光越过挡在身前的矮木乔灌,落在那抹纤细的身影上。

    手里握紧的仍然是那日在‘绝酒堂’前使过的‘清水白石’。耿醉君眯了眯眼,这柄长剑他曾在上个年末在谷下寒那里见到过,应是随身之物,现下也居然放在她的身边,这难道就是*裸的宣告着所有权?

    他有些不悦地胡思乱想着,越想越觉得心头发闷,只得将那些恼人的想法试着抛掷脑后,把所有的注意力全部放在她的身上。

    这么一试,果然有效。

    耿醉君的视线随着她身子的动作而移动,把她的背影映在眼底,仔仔细细,没有一分遗漏。她那么放松,背脊上的线条柔软优美,不用瞧,他也知道她此刻脸上必然如同当初自己无数次注视时的那般淡然闲适。

    如玉绕过身子扬起袖袍,调转剑势回身反刺。她运足内力,手中的‘清水白石’使得更加凌厉,剑气陡然大增,一时间,千变万化,似有几把刀剑同时向前刺去。

    耿醉君看准时候,一个抬脚便来到了她的身前。

    这动作太快,如玉只见一个身影来到了自己面前,心中不禁大惊,奈何剑势太强,已然无法收回,只得顺势侧了剑尖,这才好不容易调转了方向。

    “你做什么?”如玉站稳脚跟,轻轻蹙了眉角抬眼问道。

    耿醉君有些贪婪地看着她的神情,化在嘴角却轻笑道:“功底不错,但剑法太柔。”

    如玉眼神一凛,提了剑便刺向他。

    耿醉君不慌不忙,极尽潇洒地将衣袍一摆,右腿前伸,上身后仰,双袖翻飞,如同舞者一般美轮美奂。

    长攻近打,如玉毫不留情地将手中长剑如雨点般以各个角度劈向他,耿醉君心里苦笑,看来方才那句话是真的惹恼她了。

    微微提一口气,耿醉君快速移动步子抽身而出,可是如玉哪里会这么容易就善罢甘休,只举了剑再次攻了上来。耿醉君无奈,只得抽出腰间佩剑,迎向‘清水白石’。

    重重剑影击退,只见耿醉君长剑出手,人随剑进,霎时间风舞梨花,剑气满天。

    “看好了,这才是刚柔相济!”

    说完这句,他将剑柄摩挲了一下,停下动作,用佩剑撑住地面,划出一道深刻的裂痕,发出尖锐刺耳的响声。

    再抬眼挥动长剑,便是全然不同方才的剑势了。

    若说之前的是凛冽而又带有傲睨群雄的气势,那么现下轻现在如玉眼前的是温润雅致的婉约。奇怪的是,如此灵活细腻的剑法,在耿醉君的剑下井散发出不可言喻的英气。

    以柔制柔,向来都是行不通的,只两三招,如玉便已渐觉吃力。

    耿醉君看在眼里,轻挪脚步,移至如玉的身后,如玉抬起手腕准备回头痛击,奈何耿醉君动作更快,收了剑身便拿手掌恰到好处地握住了她的手肘,使她完全无法动弹。

    “经我方才一说,你的剑法变得犀利许多,你看我是不是很配合你,将这‘刚柔相济’演绎得完美无缺?”

    如玉不答,恼红了脸,侧着脸颊去瞪他。

    耿醉君越看越爱,微微收紧了手臂,将她完完全全地环在自己的怀中。

    这个姿势似乎是他最喜爱的,好像只要这样抱着她,她的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没有‘竹谷正宗’,没有朝廷里的血雨腥风。只有他们两个人,共处在一起,心贴着心。

    如玉被他喷在颈边的呼吸弄得有些瘙痒,她轻轻晃晃头,不满地皱起了眉头,握着剑柄的手却渐渐放在了身侧,泯灭了一身的杀气.

    良久,还是没有任何回应,耿醉君也自觉没有意思,便收手退了两步仔细地看着她。

    如玉转过身被看得不自在了,移开眼神说道:“我都被你幽禁了,你还来做什么?”

    这话一说出口,她便有些后悔,这话语的口气怎么听都有些类似撒娇时的抱怨。

    耿醉君却不管其他,这小女人的姿态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眼睛一亮,连着心里的那只百灵鸟都雀跃地欢叫起来。

    他正要说话,打算好好地向她吐露衷肠,却被远处的两个黑影吸引住了。

    他怎么会不认得,那是十一派在府里的暗卫。

    半天,耿醉君微微倒吸一口气,勉强抚平了心态,别开了目光冷声道:“幽禁你,自然是为了不让你再做出出格之事。”他停了停,又道:“我这次来,就是看看你在干什么,是不是又在打一些不自量力的主意。”

    干巴巴的两句话,里面像藏了沉甸甸的石头似的,耿醉君刻意低沉的语气,不知为何,竟能给她一种在心上压了一块重铁似的感觉。

    “如您所见,我乖乖地呆在这里,哪也没有去,更没有打什么主意,我累了,您还是请回吧。”

    说这话的时候,如玉只觉得自己的脸绷得紧紧的,又冷又紧,恐怕就像一块锈迹斑斑的铁。心里也又冷又硬,不知从哪里泛起的苦味让她无所适从,却又锲而不舍地弥漫在胸口。

    她越来越不明白自己了。

    为何自己那日被侍卫押送回来的时候,心里会那样失望和烦闷?为何几日不见她居然会有些想念那个放荡不羁的声音?这一切都透露着蹊跷,让她彷徨而又迷茫。

    抬了抬眼睑,偷偷看了他一眼,那张布满了坚毅线条的面容。耿醉君今日着的仍是玄墨的长袍,缎料的外衣被徐风吹得似动非动,衣摆处不知是在哪里被弄皱了,却显得别有风情。他侧脸的轮廓在阳光下影印出一束束斑驳的黑影,洒下一地祥和。

    两人都没有说话,偌大的庭院竟显得静悄悄的,如玉被搅扰了很久的脑子像被一把上等鹅毛的刷子轻轻扫过,忽然什么也没有了,只剩下眼前的这一个人。

    只剩下耿醉君,和她。

    这不对劲!

    如玉心里的那个声音再次响了起来,怒吼般的叫嚣。她勉强抚平了心境,又飞快的出声问道:“在此之前,你是不是应该让我知道,你对我是怎么打算的?”

    这个问题不偏不倚地正好撞上了耿醉君的胸口,这也是他这几日以来一直思考的问题。不放她,又担心她会搅入他与十一的争乱;而放她,却又怎么也舍不得。

    他垂下眼,轻声而又坚定地说道:“竹古的不速之客大驾光临,我这个东家说什么也得好好招待,总不会轻易放你走就是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系我一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命半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命半条并收藏系我一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