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系我一生 > 第三十四章 任披青蓑

第三十四章 任披青蓑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如玉一愣,心中更觉羞愧:“我在尽力。”

    颜如何瞧她一脸愁容,心下便明白了几分,狐疑地问道:“这任务竟这般困难?我虽听说耿府主人难得应付,但是都快两个月了,你竟一点儿法子也没有?”

    “法子?自然是有的,只是用在他身上,都不管用。明里暗里我都试过,可还是斗不过他。他已经知晓我的名字,来自何处,手中还捏着把柄,现严令将我幽禁在这里。”如玉垂下眼睑,愈说愈泄气。

    颜如何见她这样抑郁,心里也不禁跟着担心起来。约定的两个月时间就要到了,若没有拿到夏口正宗的教主所想要的,那么两派之争将是不可避免的了。

    “别担心。”颜如何露出一副无所谓的神情,轻轻拍了拍如玉的脑袋,笑着说道:“天塌下来有师兄给你撑着,多大点事儿,成不了难道就活不成了?放心,船到桥头自然直,咱们总不会走上绝路的。”

    如玉知道这是在安慰她,强挤了笑回道:“师兄说得是。”

    “傻丫头。”颜如何爱怜地抚摸着如玉的黑发,轻声道:“师傅叫我给你带了话。”

    如玉听了一惊,忙抬脸去看他。

    颜如何瞧她这样心急,也不忍心再逗弄,便老老实实地继续说道:“心静而身凝,心不静则思动,思动则意不坚,意不坚则行不达,行不达……”

    说到这里,颜如何皱紧了眉头,停了停,但半刻过后仍将最后三个字吐露了出来。

    “则尽败。”

    如玉只感到心一动,就如同心脏兀地被扎了一下。

    “师傅说了,你听了便会明白。”

    如玉垂下眼,好容易才失魂落魄地说道:“谨遵师傅教诲。”

    颜如何觉得古怪,看如玉的神情颇有不妥,但只怕开口追问更会令她心烦意乱,只得将一干疑问全部吞进肚子里,佯装不知。

    “如玉,你要记着,无论发生什么事,师傅与我,总不会害着你就是了。”颜如何轻轻拍了拍如玉的肩头,安抚地劝道。

    如玉回过神来,面上作出淡然之色,笑着点了点头。

    颜如何暗暗在心中松了一口气,神情上却不动声色地说道:“耿府侍卫众多,戒备森严。我不便在此待留过久,这就回去了。”

    “师兄保重,替我向师傅问好。”

    “这个自然要的,我在教里等你回来。”颜如何说完这句,又似想起了什么:“对了,师傅最近在教大师兄‘上清剑法’,为以防万一,你可得好好想想应对之策。”

    说完,颜如何便脚步无声地从窗子翻身而去。

    ‘上清剑法’,本是师傅谷下寒交予她的第一套剑法,据说此剑法在江湖中早已失传,那剑谱却不知怎地,被谷下寒背诵了下来。整个‘竹谷正宗’,乃至整个武林江湖,也只有他一人独会,再加上如玉,不可不谓是真正的独门剑法。

    只是,现下教给了颜几重,她便有了逃脱不了的麻烦了。

    都道颜几重性子清冷,素不爱与人交往,但对于颜如玉,他却有着数不完的狠劲。以往但凡有个什么新招式,只要是他能掌握于心的,他必会找过几招,直到把对方攻个片甲不留才善罢甘休。

    这次,他学到了她早已熟识的‘上清剑法’,想必倘若不将她弄得狼狈至极,他怕是断断不肯轻易放了她去。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如玉拿起红木方角镜台上的银簪,走到外室墙角处的长杆珐琅落地架前,轻轻挑动其中那弯曲垂下的蜡烛芯。

    火花“噗”地爆跳起来,斑影重重。

    当日夜里,耿府中再起波澜。

    一大早,如玉便被‘舍南舍北’外的动静给惊动了。一波一波的侍卫在院前来来往往,似是有了不得的事情,每个人的脸上都透露肃穆与紧张。

    如玉也觉得此事不寻常,便悄无声息地走到了侧廊的尽头站定,凝神看着院外的人来人往。

    “真是奇了,我还从没见过府里出现这样的情况呢!”云罗一脸担忧地说道。

    含祯看了云罗一眼,自如玉被耿醉君幽禁之后,梦倚和瑶矜被调离了‘舍南舍北’,如玉虽然心里不知,但她自己心里跟明镜似的,再清楚不过了。

    云罗心中不安,几步便走至院门,脸上带着小心讨好的笑朝守卫笑道:“嗳!守卫大哥,今儿怎地这么多人!府里可是有什么喜事吗?”

    “喜事?”守卫冷哼一声,沉声道:“一夜之间,府上三位夫人被害,这也算是喜事?”

    “什么!”云罗一听,惊得说不出话来。

    含祯怔神,半晌才开口道:“不知是哪三位夫人。”

    “说来可惜。”侍卫一脸惋惜地说:“是沈、柳、唐三位夫人,都是今早被发现用剑刺杀致死的。”

    “这样……”含祯思索片刻,却瞥见如玉站在不远处,脚上如钉了钉子一般,再不能挪动半步。

    “夫人。”含祯快步走至如玉身侧,搀了她的手臂说道:“夫人怎地这样就出来了?春晨寒露重,怎么也不披件斗篷呢?”

    如玉玉似的脸还是白得似纸,紧蹙着眉角恍惚道 :“三位?其中还有沈婉?”

    含祯一愣,不明就里地点点头。

    “是他,我知道是他。”如玉喃喃自语,张着苍白的唇嗫嚅道。

    含祯听了心下大叫不好,几日前黎湘在耿醉君床上被害,耿爷对此不置可否,也怪不得如玉,府里府外无一不认为是耿爷下的手。之前相传的‘煞面阎王’,看此情形姑且又得风行一阵了。

    “夫人的心思,奴婢本是不应该随意言论的,只是在这儿仍有一句,奴婢不得不说,还请夫人成全。”

    如玉奇怪地抬起眼,轻轻点了点头。

    含祯正色,声音不大,但却异常清晰:“一人传虚,万人传实。夫人切勿轻信他人,要相信眼前,和自己的内心。”

    如玉无奈地强笑道:“我自然是相信眼前,亲眼所见他握剑立于黎湘身边,那剑身上的血腥味儿还都是那样的浓烈,你倒是说说,‘眼见为实’,这句话难道是诓我们后人的吗?”

    含祯没料到当夜如玉竟会在‘绝酒堂’,更没料到她竟亲眼目睹了那个场面,当下便瞠目结舌地不知如何劝说才好。

    “罢了。”如玉闭了闭眼,恍若无声地说道:“这风吹得我昏了头,咱们还是回房吧。”

    当天夜里,如玉便梦见了耿醉君。

    在烛光绰绰中的他的脸色十分奇异,半边阴影,半边雪白,似笑非笑,若即若离。如此简单,却叫如玉看得眼花缭乱。

    早晨醒来,阳光洒了一地的金光。

    外室正中的影木雕篱香炉,散着袅袅幽香,漂浮在阳光之中,给人了一种不真实的虚幻感觉。

    如玉枕着手,怔怔地盯着那香烟雾绕,一时竟出了神。

    简直不知今在何处,何处明朝。

    直到一声尖叫响彻了‘舍南舍北’。

    如玉下床披了外衫便推了门,朝着那声音寻去。

    卢栩领着两位面无表情的护卫站在偏房门口,见如玉来了,便弯了弯腰行了一礼,照着招呼道:“问安夫人早。”

    “我刚听着了什么动静,发生什么事了?”如玉也不请起,便着急地直截了当问道。

    “惊扰了夫人,奴才该死。”卢栩面上不动声色地回道:“奴才只是来给云罗姑娘带一个信儿,恐怕她日后不再会有伺候夫人的福气了。”

    这话说得奇怪,如玉又见他不愿多说,便自个儿推了房门进屋。

    见到的第一眼便是云罗。

    她跌坐在床脚,只赤着脚着了一件中衣,泪流满面地瞪着一双眼睛,无神而又绝望。

    如玉被她这副模样吓了一跳,忙走上前弯下身子问道:“这是怎么了?姑娘可别吓我!”

    云罗眼里汲泪,空洞地看向她。

    良久,屋子里死一般的寂静。

    含祯没法,只得开口不温不火地对如玉道:“瑶矜犯了过错受罚,云罗是她的家姐,自然是难过的。”

    “你胡说!”

    如玉一口气还没放下,却见云罗一脸震怒地瞪着含祯嘶吼。

    “爷太狠心!连一个丫头都不放过!可怜瑶矜才十三,竟就这样被要了性命!”

    如玉越听越不对劲,后又听瑶矜被要了性命,心中越受震动,转过身子朝含祯沉声问道:“这究竟怎么一回事”

    “还是让奴才来告诉夫人吧。”不知何时,卢栩进了屋,站在离三人不远的地方,凉凉地说道。

    “瑶矜犯了大错,触到了耿爷的底线,不得不赐她一死。”说完,他又转过脸对云罗道:“云罗姑娘,耿爷既吩咐了下来,你也尽快拾捣拾捣,大家好聚好散。”

    “好聚好散?”云罗似有不明白,恍恍地问。

    “耿爷说了,姑娘既是瑶矜的家姐,出了这样的事儿,便是断断不能再留在府上了,这里是姑娘的卖身契,还有些许银两,姑娘拿了便可以离开了。”

    “你要赶我走?”云罗不可置信地问。

    “错了。”卢栩极有耐心地解释道:“不是我,是耿爷。”

    云罗的身子动了动,神色极痛地将脸埋在了膝盖里。

    一室无声。

    “瑶矜犯了什么样的大错?”

    卢栩有些意外地看向如玉,却被她脸上的肃杀之气惊得怔了怔。

    他稳了稳脉息,低声然而又能屋子里每个人都能听清的声音说道:“自然是不可挽回的大错。”说到这里,他停了停,正了脸色继而道:“爷特意吩咐过,夫人您还是担心些自个儿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系我一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命半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命半条并收藏系我一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