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系我一生 > 第四十一章 白虹贯日

第四十一章 白虹贯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行人到来,人数不多,却引来了阵阵私语。

    陆凡身后走出一粗壮大汉,垂手道:“陆宗主,严掌门已为贵宗留了位,还劳烦您与百里公子移驾去耳台。”

    还不及回答,那青衣男子便开始剧烈地咳嗽,看那架势似是染上了什么重症。

    如玉看了他一眼,只见他面色雪白,几乎毫无血色。

    颜如何将双手交叉于胸前,轻声嗤笑一声:“我当是什么剑宗,由此看来也只不过是插科打诨的病秧子!”

    声音并不大,按照常人来说,离得几丈地的距离也听不大清。何况周遭又如此喧闹,想听个明白又岂非易事。然而这话还是分分明明地飘到了那师徒两人的耳里。

    陆凡转了转眼睛,只一瞬便看见了颜如何。

    “原来是如何,自上次见你也已有好几年了。”陆凡笑着走过来,一脸慈祥。

    颜如何眨了眨眼睛,怔了怔神,不明白自己什么时候和他攀上了交情。

    陆凡见他一脸迷惑,笑道:“我于几年前去无山因事与谷教主相商,便是由你送我下山的。那时你还小,连辫穗都还没剪呢!”

    昭国习俗,十六岁以下的男童一应系上辫子,有的只随意在脑后一扎;有的讲究些,便会盘分几股。但最后无一例外地都会在发尾系上一道辫穗,待十六之后再予以剪掉。

    颜如何想了半会儿,脑子里还是没有印象。但听人家的意思,既是和你相识,既然相识,那么方才那句话便是万万不该说了。

    这般想着,也没了方才的那般底气。

    “恕晚辈愚钝,竟一时没想起来。”颜如何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嗳!不是什么大事!”陆凡一挥手,转而又道:“不知谷教主近来可好,自上次见面便也没了消息,真让人好生挂念。”

    “承蒙陆掌门关心,师傅一切安好。”

    陆凡点了点头,眼角瞥到如玉:“这位姑娘是?”

    “‘竹谷正宗’弟子颜如玉,见过陆掌门。”如玉正着身子拱手道。

    莫道江湖,处处都得有规矩。特别是这些武林门派,行走在外,叫人看的是脸面,说得再严重些,便是整个帮派的意旨。

    “好一个英姿飒爽的女侠士!”陆凡满意地点点头:“‘强将手下无弱兵’,谷教主真是了不得。”

    这种场面话,如玉不是没听过,虽是心里无奈,但仍是敛着眼睑道:“陆掌门谬赞。”

    “既碰上了,不妨一道?”

    如玉看了一眼颜如何,不语。

    颜如何转身笑道:“得陆掌门错爱,那便恭敬不如从命了!”

    日正中天,午时到了。

    广场上再度掀起一股热潮,如玉看了看这架势,说不准整个南秀城的百姓都来了,再加上来自各地的江湖人士,整个广场可谓说是热闹非凡。

    一个看似家丁样貌的男子走上台,朝三面拱了拱手道:“夺诀大会即将开始,首先有请天山派严派主上台宣读事宜。”

    首先出场的是天山派派主严澈。

    他身形瘦长,长方脸,弓鼻梁,双目奕奕有神,一脸正气。

    “感谢各位武林朋友前来参加夺诀大会……”

    如玉看向台上,台后方横放着一张矮脚条几,几后是四个锦缎蒲团,除了正在台中央解说简约的严澈外,已经坐了三个人。

    一个白眉老僧,一名道人,以及一位文质彬彬的中年蓝衣儒士。

    这三人不用说,自是少林予德大师,武当三绝道长和华山遵宁居士无疑。

    之前虽受陆凡之邀,但未列入贵宾名册里的如玉两人,仍是不好意思入席,经由百般推诿,好不容易脱身,这才找了武台前方的位子坐了。

    右边那座耳台,便是贵宾座。

    这时贵宾座上坐了五人,除了剑玄宗的陆凡和百里青修之外,另外三人是两名黑色男子以及一名面色较好的红衣少妇。

    如玉偏了偏头,朝颜如何低低问道:“那边的三人,你认不认识?”

    “那两个黑衣人是‘儒门天下’的门主和副门主纪南纪北。”

    “那个女子呢?”

    颜如何又细细看了半晌,叹道:“没有见过。”

    这时,如玉耳旁突然传来一声细语:“那女人是*娘子秦诗诗。”

    如玉被唬了一跳,转头去看,原来是邻座的年轻男子。

    这男子年纪约莫二十出头,墨色的长发松松散散地披在肩头,脸上挂着和悦的笑容,像春天的阳光一般,使人感到温暖和亲切。

    “你是谁?”颜如何侧过脸,隔了如玉皱着眉头问道。

    男子笑道:“在下白钟,不想却冲撞了姑娘。”

    如玉一怔,轻轻摇了摇头:“不打紧,你刚说那女子是……”

    “*娘子秦诗诗,天蚕教的教主。”

    “天蚕教?”

    “没错。”白钟点点头,朝台上看了一眼:“天蚕教善用蛊毒,最闻名的应该算数金蚕蛊,毒性极强,会令人感到胸腹绞痛,肿胀如瓮,第七日必将流血而亡。”

    如玉瞪大了眼道:“这岂不是邪术?”

    “确实是邪术。”白钟点点头:“但不管是何本事,能拿得出手的就不错。”

    如玉不赞同地抿了抿唇,又顾及着两人素不相识,只得轻轻点点头。

    白钟见她这副模样,心里莫名地愉悦起来。

    “恕白某冒昧,敢问姑娘名讳?”

    “你有完没完?”一旁的颜如何看了半晌,只觉得这男子举止轻佻,现下又见他这般对如玉感兴趣,不免又对他多了几分偏见。

    白钟微微诧异地说道:“台兄为何如此不悦?莫非……”

    最后两个字是拖了长音,仿佛那未说出口的话是禁忌一般。如玉再是纯笃也知道,他必定是将她和颜如何认为一对青鸾了。

    “白大侠误会了,我们师出同门,这是我的师兄颜如何。”如玉扭过头轻瞪了颜如何一眼,又转过身子说道。

    “颜如何?是‘竹谷正宗’的‘灵飞剑客’颜如何?”

    如玉微微睁大了眼:“‘灵飞剑客’?”

    颜如何仍在为方才的事情气闷,便是说到了他,也仍只是没好气地哼了哼。

    白钟毫不在意地笑笑:“果真如传言那般好气魄!”

    不管颜如何在一旁涨红了脸,白钟又侧脸朝如玉道:“既是与‘灵飞剑客’师出同门,那姑娘岂不是……”

    说到这里,白钟的脸色变了一变,但只一瞬便消失不见了。

    “颜如玉。”如玉没有察觉到他面上的异样,只有些羞怯地笑笑。

    “颜如玉?颜……如玉?”白钟怔怔地看着如玉喃喃自语。

    颜如何眉头皱得更深,越发肯定了自己心中所想。

    “这人怎么看都是一副精神失常的模样,如玉,你可得离这种人远点。”

    如玉担心地看着白钟,刚要说话,人群中忽然起了一阵骚动。

    原来今日无人参赛,严澈方才宣布今日的夺诀赛到此结束。

    此次夺诀会的争夺赛依据个人意愿,若想上台,并也指定了对手,对手也恰恰同意与你一决,这才能形成一场竞事。

    如玉轻轻疑道:“真是怪事……”

    白钟回过神,看向如玉的眼神越发柔和:“什么怪事?”

    如玉转过头问:“我以为人人都想争夺诀书,可是为何竟无人参赛?”

    “若今日就有人上台,那才奇怪。”

    白钟看着如玉有些茫然的神情,笑道:“人人都为诀书,想必也都不愿一早出手,稳住站脚认清敌我形势才是上策。你方才也说了,人人都想争夺诀书,那你说说看,有这个念头的尤其是哪些人呢?”

    如玉一怔,半晌答道:“那些追求武功至上的人……”

    “对了一半。”白钟不置可否地笑笑:“这次大会,几乎江湖上所有有脸有面的人物都到齐了,再加上我这种虾兵蟹将……这么说吧,要说是稍微会点拳脚的人都到场,这话也不嫌过分。”

    如玉被这话逗得一笑,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但所有的人,来此地只有一个目的……”

    “独步天下。”不知不觉中,颜如何也被他们的谈话所吸引,他暂且忘记了方才对白钟的不满,顺着舌头接过了这句未说完的话。

    白钟笑着点点头,站起身说道:“白某先行一步,若两位不嫌弃,咱们可于傍晚在北巷酒馆一聚。”

    如玉抢先颜如何一步应道:“白大侠走好,我们届时再见。”

    两人走出热闹的广场,沿街贩卖的小贩热情地招呼生意,这便是举办大会为数不多的好处之一了。

    颜如何自白钟离开之后便没有片刻停歇,一路上不停地在数落着他。

    “二师兄,依我看,白大侠博闻强识,为人也宽厚,是个值得一交的朋友。”如玉打断了他,说出自己心里的想法。

    “什么朋友?如玉,师兄可得警告你,择友一定得谨慎,暂不说他是男子,就凭他那口油腔滑调你就不得再理会他。由我多年的江湖经验,他这种浪荡子,尤其喜欢对你这种初出茅庐的小丫头下手。”

    还说人家是浪荡子,你自己也差不到哪里去好吗?

    如玉撇了撇嘴,不再搭理他。

    突然,颜如何猛地停住了脚步,右手拉住如玉的胳膊,眼睛死死盯向前方。

    如玉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远处的阁楼上,有个男子立在白石围栏旁,那个男子的身影峻拔伟岸,那个身影她只见过一眼就再也没有忘记过。

    虽然距离很远,如玉几乎看不清他的面容,但是她仍然依稀感觉得到,那人眼里射出的光芒,依旧如初见那般锋利,而这种眼神,正落在自己的身上,叫她莫名的感觉到一股寒意。

    娄迹。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系我一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命半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命半条并收藏系我一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