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系我一生 > 第五十章 薰风无浪

第五十章 薰风无浪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是什么意思?”

    颜如何轻叹一口气,继而说道:“方才那人所说不假,我曾经亲眼见到师傅拉着师姐的手,不过看师傅的神情很是认真,让人不得不相信他是出于真心。”

    没错了,师傅平日里都是那副温润如玉的模样,虽然性子平和,但从没有戏谑之语。她是师兄妹三人里和师姐接触最多的,如果和师姐谷想容交情不深,那么旁人也许只能看到她温柔娴淑的那一面,但若是走得近了,便会发现她其实是位浑身带刺的烈火女子。

    这样看来,还真是水与火的奇妙组合。

    只不过……

    “可是他们是师徒,这样会有多少人说闲话?”如玉不得不说出自己的担忧。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会瞒着你的原因,师傅和师姐有了真情,这本就是天理难容,那些迂腐儒士更会对此大肆宣扬。我本以为这会是一个秘密,没想到却越闹越大,一发不可收拾。”

    如玉垂下头,别说那些儒士了,就连她自己也很难接受。师傅不显年龄,只约莫着比她大上七八岁。至于师姐,年前才刚刚为她过了诞辰。可是两人年纪再搭对,但凡冠上一个师徒的名号,便成了世人所不容的孽缘。

    对了!

    如玉恍然记起景谈纾曾经问过她:他吻过你吗?

    那时她只觉得他不可理喻,现在看来,原来也许是他从哪里听闻了些碎言碎语,把那个女弟子误认为是她了。

    只单单想到景谈纾,如玉也能感受得到心里泛出的丝丝甜蜜。

    颜如何拍了拍如玉的肩,打断了她的思绪:“别再想了,这归根究底还是他们两人的事,外人也插不上手。你想,师傅师姐对我们如此关照,我们难道不应该祝福他们吗?”

    如玉缓缓顿住脚,侧过身子去看他,眼睛逐渐清明。

    是了,这江湖四处豪杰,所发生的奇闻异事只有小部分记录在了民间戏耍与说册,其余的大都湮没在了历史长河中。不论何时何地,最缺的,却总是那份真心与实意。

    更何况是自己的师傅和师姐,她不是应该更宽容吗?只要他们两情相悦,旁人的想法又有什么打紧呢?

    这样一想,果然好受许多,两人回到客店,和颜几重一道用过早膳后便出发去了广场。

    广场上的人更多了,放眼望去只见黑压压的的一片,如玉两人好容易挤到前两日的坐席,那里却早已经有人落了座。两人正无奈准备转身另寻之时,耳边却传来一声清澈的招呼声。

    “小玉儿!颜兄!”

    这声音高亮清澈,话语中还藏了些许不羁与戏谑,如玉笑笑,侧身向那声音看去:“白大哥!”

    果然是白钟。

    白钟向两人招了招手,指着身边的两个空位说道:“快过来,我已为你们留了位子。”

    颜如何有些讶异,一面向前方挤去一面疑道:“我们到的也不晚,今个儿怎么一个个竟来得这样早?”

    “可不是么?”白钟笑着应道:“大概是听说了严澈之死和秦诗诗的事情之后都赶来一探究竟罢。”

    天山派掌门被杀,这事确实非同小可,众人好奇也无可厚非。

    可是秦诗诗……

    像是看穿了她的想法,白钟低下头轻笑道:“其余那些人自然是为了一睹*娘子的绝世风采而来的。”

    如玉面上一红,坐下羞怯地笑笑。

    白钟见了只觉新奇,挑了挑眉头说道:“只一天不见,小玉儿似乎与之前不一样了。”

    颜如何听此话也侧头去看,如玉被他们看得不自在,红着脸轻咳一声:“浑说!什么不一样?难道我还能多长了个鼻子眼睛不成?”

    颜如何蹙眉沉思,隔了一会儿才道:“这么一说,果然是有哪里和之前不同,只是怎么也说不出来究竟是哪一点不同。”

    如玉脸上这才露出一丝笑意:“这话可把我听糊涂了,哪里有人变了还叫人看不出来的?可见你们又是拿我来寻开心了。”

    白钟接了话茬打趣道:“我倒是觉得多了些女儿家的娇羞,像是正在怀春的少女哩!”

    如玉一僵,抬眼偷偷看了他一眼。

    白钟说完便正过了身子看向台上,仿佛方才那只是随口一说,说完也就完了。

    颜如何又瞅了她两眼,低声嘟囔道:“如玉才不会随便和那些野男人暗自结情,这姓白的说话从来就没个准谱。”

    如玉在心里轻轻舒了一口气,还好没有被发觉,否则按二师兄的性子,这事必定没完没了。

    忽然周围安静下来,如玉抬眼望去,原来是纪南出场了,身边还站着同胞兄弟纪北。他右手臂缠纱,想是被昨日的碰撞伤到了。他环顾了会场一圈,咧开嘴想露出一个笑容,只是想遮也遮掩不了的尴尬凝结在脸上,形成了异常滑稽的效果。

    “昨日既由纪北胜出,那么就请选出今日的对手。”

    纪北如磐石一般一动不动,眼珠却往会台右侧的耳台移去,他硬着身子瞪向耳台上方的青色身影说道:“百里青修。”

    白钟眯了眯眼睛笑道:“看不出来这纪北的心眼竟这般小。”

    如玉不借地问道:“怎么说?”

    “百里青修喜爱找人比试,而纪北以力大闻名,也被百里寻上,具体我虽不清楚,但似是被下了个绊子,从而败于了他。现在看来,纪北仍记着那场胜负,想借这个机会挽回颜面。”

    耳台上的百里青修看似十分愉悦,想他出身剑玄宗门下,在剑法的造诣本就不同凡俗,他相信那些什么气力、拳脚,在他剑下不会起到任何效果。

    咣的一声,是剑出鞘的声音。百里青修拔出长剑,一脚蹬出便落在了台上。

    百里青修道:“这次众人在场,我便要你再次败倒在我的剑下!”

    纪北一愣,转而喝道:“上次被你这小儿使了暗道,看我这次不割下你的舌头!不过在此之前,现在我得先宰了你!”

    他最后一个你字,是从牙缝里迸出来的。

    这一声沉喝,宛若雷鸣,直震得人耳鼓嗡嗡作响。

    谁也不难听出,他为了说出这个字,是花了多大的力气,以及在这个字里头蕴含了多少怨毒之意。

    然后,他整个庞大的身躯,便像一个惊叹号一般,朝百里青修扑了过去。

    这位纪北所使用的兵刃,是一把三股叉,他朝百里青修扑过去之时,右手也顺势将那把三股叉抽出,死死地捏在手中。他在江湖中闯荡多年,没想到竟栽在了一个毛孩子手上。这下他不单单要杀了百里青修,一定还得亲手劈烂他那张英俊的面孔,才能出尽他胸中的那股子恶气。

    百里青修岂能容得纪北一把迎面抓至,只见他身形微微一动,反手握剑便向纪北劈去。

    纪北怒吼一声,拿三股叉去挡,拼着一股子蛮劲硬生生地逼着百里青修后退了好几步。

    百里青修一斜身子,移至一旁,纪北猝不及防,全身的力道根本来不及收回,便结结实实地绊了个踉跄,失手将那三股叉丢落一旁。

    合格的练武之人与人比试,是绝不会放过丝毫可趁之机。

    百里青修冷声一笑,长剑挽花,一招晃过,只见银星入幕,顿将纪北罩入一片剑光之中。

    敌我双方如果功力相差有限,一方使用兵刃,一方赤手空拳,使兵刃的自然要比赤手空拳的大占便宜。

    果然,不到三个照面,纪北左肩上已经出现一道血沟。

    人一旦被逼到了绝境,只有两种结果。

    死或生。

    死很简单,只消任人宰割便能让人轻易得手。

    生却极难,如若没有豁出性命的觉悟,根本不可能有任何反转的余地。

    纪北便是属于第二种。

    他暗自深吸一口气,运至丹田大喝一声,双脚一个使劲猛跳起来,抓住三股叉迎了上去。

    百里青修心中一慌,手中长剑仿佛突然加重了几十斤。

    纪北斜斜一足踢出,掌中的三股叉狠狠向他的面上划去。

    百里青修以最快的速度避开,不料还是被勾住了长发,长长的三股叉插入脑后,一个拉扯竟将束在脑后的青色丝缎勾了下来。

    他正值青年,五官长得极好,一双孤傲的眼眸充满了愤怒,身姿如同玉树。因方才的打斗,他的上身的青衣微微有些湿,薄薄的汗在颈脖处滑下,诱人去看那若隐若现的锁骨,这样的俊美使人不得不暗暗惊叹。

    纪北一怔,眼里带了鄙夷地说道:“这样一个小白脸,竟也敢与我较量!”

    百里青修怎能忍得这样的屈辱?

    一个十九岁的少年江湖经验或许不足,但在受到侮辱之后的报复心,却是强烈而可怕的。

    百里青修突然跳了起来,一拳挥出!

    这是最简单,没有变化的直拳,但是没有变化的拳法,往往都是最快的。

    最快的拳法,也就是最重的拳法。

    纪北道他惯用长剑,便只顾着留意他的双手,这出其不意的一下,确实让他狠狠吃了一拳,整个人都往后翻倒。

    他坐起身子张嘴吐出一口血水,其中还有两颗混着血的断齿。

    这下他被真正激怒了,犹如一头猛兽向百里青修抓去。

    百里青修似乎连想也没有想,横身跨步,左臂一格右手抬剑顺势平平刺出。

    纪北已失了分寸,被这么一击,整个人像鞠躬似的弯了一下腰,然后慢慢后退。退出数步后,双腿一软,栽坐下去。

    他紧咬着牙龈,只拿一双充满恶毒之色的眼睛瞪着百里青修,他用他的眼睛说道:“小子,你小心点,只要我有一口气在,总有一天够你小子受的!”

    胜负已分。

    纪南惨白着脸命人扶起纪北,正要宣布本日散会,却听见百里青修直直站在高台上望下,对着如玉的方向大声说道:“这下,我总算能与你较量一番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系我一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命半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命半条并收藏系我一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