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系我一生 > 第五十三章 何处待风

第五十三章 何处待风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一日的夺诀会一结束,白钟便急匆匆地随着颜如何来到了如玉的房中。

    大夫给仔仔细细瞧过了,锁骨下方的划伤只是皮外伤,并没有伤到筋骨,于是只上了药,又密密地缠了一圈纱布便罢了。而昨夜如玉所受的那一脚却不容乐观,她身子本就虚弱,从小也看不出来有什么毛病,实在古怪得很,现下又被活生生地狠狠挨了一脚,整个人就如同飘散的纸片一样懒懒地躺在床上。只用眼睛看,腹部也并没有不寻常的地方,可就是觉得疼得厉害,想必是已经伤到了肺脾,应该好好地休养一番才是。

    颜如何整整一晚都陪着她,说什么也不肯回房。如玉拿他没办法,只得叫他在屋里搭了一个小榻,勉强睡下了。

    没想到到了午夜,如玉却发起了高烧。

    体质一但虚弱,就连平日里觉得暖烘烘的夜风也感觉是刺骨的凉气。如玉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却还是忍不住把牙齿磕得咔咔响。这样没一会儿,却又感觉自己像被架在了火坑上,热得喘不过气来。她知道不能再受凉,可是又敌不过火烧一般的苦楚,于是只轻轻将被褥微微向下拉了拉,露出了白皙的脖颈。

    这样折腾到了四更天,她才酸着眼睛迷糊了过去。

    颜如何早早便起了身,一看如玉脸红得厉害,唤她也唤不醒,伸手往额头上一探,顿时惊得浑身发凉,忙不迭地去找大夫。大夫看了不住地摇头,这并不是普通的病症,退了烧也就完了。只是其中缘由,他却怎么也弄不明白。这救病扶人,也得找准了路子,人家要你看什么,你就看什么,特别是那些你还不能确定的症状,是万万说不得的。若说对了,却不知道怎么治,会被说成庸医;若说错了,还是会被说成庸医。

    “老朽已经给姑娘开了房子,只要按照这个去抓药吃了,这烧也就会退了。”

    撂下这样一句之后,大夫便告辞了。

    如玉被颜如何唤醒,整个人都看起来浑浑噩噩的。颜如何扶着她坐起来,好容易哄着她吃了药,她躺在床上,还没眨眨眼睛便又睡了过去。

    颜如何看得心疼,久久站在床边,那眉头紧紧地拧在一起,扭得像麻绳似的。他弯下腰捻了捻被角,深深看了她一眼便出门去了。

    回来的时候,他的身后紧紧地跟着白钟。

    自听说如玉被袭之后,自己便好似没了知觉,*辣的日光照在他脸上,竟白得像鬼似的。

    昨日在一起还说到了毒尊,怎么就没有引起半点警戒心呢?那独尊下手向来不留情面,什么妇孺书生,对他来说,没有不能杀的人!

    白钟深深吸上一口气,硬着头皮抬脚进了房。因如玉体寒,又因发烧全身发冷,颜如何便叫小二端了今年冬日用剩下的炭火,取了火盆放到床边,整个房间都热腾腾的。

    如玉听见声音便眯着眼去看,微微一抬头便有凉风往脖子里涌,她被冻得一哆嗦,又缩着脖子钻进了被子。

    白钟见她面色灰白,心底隐隐作痛。这样瘦弱的身子,怎么能禁得起?他走进了两步停住,隔了半晌才走到床边低头看着她,轻轻唤道:“小玉儿,我是白大哥。”

    如玉笑着侧过头,左颊正不深不浅印出了一道梨涡:“白大哥,你来啦。”

    白钟迟疑着轻声问道:“你现在感觉如何?这样会不会打扰了你休息?”

    “当然不会。”如玉抿嘴道:“自打昨晚二师兄就守在床边,不然我下床,我闷在床上可无趣了!”

    白钟缓缓在床沿坐下,说道:“你受了伤,昨夜又发了高烧,自然不应下床,等到你痊愈了,再活动也不迟。”

    “我的烧已经退了,腹部虽然偶尔还有一点点痛,可是根本不妨碍我的日常动作,这么点小事,就不要夸张了。”

    “小事?”白钟蹙起了眉:“这可不是小事,遇上了毒尊,就有随时可能丧命的危险!要不是今日颜兄下手快,我也得找上他好好算算这笔账……”

    “二师兄?”如玉打断了他的话,不解地看向他的身后。

    颜如何正一脸窘相地僵直站着,两颊微红:“我没做什么,不要听他胡说。”

    白钟笑道:“这有什么不能说的?”他转过头,戏谑地眨了眨眼睛:“昨日是颜兄胜了百里青修,今日便由他挑选对手。这倒好,他也不管那人在不在场,就这么挺着腰板在台上高呼毒尊的名字,可把众人都唬了一跳!”

    如玉栗然一惊,睁大了眼睛。

    “大会也没有限制,要求当事人一定得在场,纪南拿他没辙,只得任他叫喊,可没想到,这样一呼,毒尊到也真出现了。”

    如玉紧紧拽着被沿,如惊弓之鸟一般大气也不敢出。

    颜如何被看得窘迫,又不忍瞧她如此担忧,只得上前接了话道:“他那样的对手,若不经历一番恶战,是万万伤不了他的。我当时已经抱了十分的决心,就算不能当场了结他,也要施展出全力,大不了最后就是同归于尽。”

    说到这里,他停了停,不好意思地笑笑:“谁想到,那独尊一出场,就给了我一个意外的惊喜。”

    “他的右手和右腿竟然都没了!”

    “没了?”如玉好似没有听清一般,喃喃道:“怎么会没的?”

    颜如何耸耸肩,轻快地朝床板一拍:“不管怎么没的,都是帮了我一个大忙!一来,帮我出了一口恶气,二来,没了手脚的毒尊,就像没了翅膀的老鹰,再也飞不起来了!”

    “然后呢?”

    “然后?”白钟笑笑:“就算如此,颜兄犹觉不够,不是他自己动的手,总觉得没有报到仇。于是他上前三两下便拿剑将毒尊刺了个半死,流了一地的血,别提有多骇人!”

    颜如何急道:“我已经下手留情了,众目睽睽之下,他已经失去了一只手脚,我怎么能痛下杀手?这次只是给了他一个警告,下次就可没这么便宜了!”

    “下次?”白钟冷哼一声:“还有下次?若毒尊敢再对小玉儿下手,我必要他有去无回!”

    如玉垂下眼睑,抿嘴微微弯起唇角。这些暖言温语说得她心里像泛了一层光晕一般,整个人都似乎飘飘然了起来。有了如同亲人一般的二师兄,再现在加上至交白大哥,纵使所受的伤再深、再重,能感受到的也只有温暖。这温暖包围着她,就连疼痛都可以就此忽略。

    她如此幸运,有兄如他,得友如他,伴侣如他。她还有什么好抱怨的?老天待她不薄,她现在应该做的,也只有珍惜而已。

    三人又聊了一会儿,白钟有事在身,起身离开,颜如何出门送他,一时间房里兀地沉寂下来。

    如玉将身子面对内侧,不一会儿便有了困意。

    倏地,一声冷语自她背后响起:“你倒养得不错。”

    如玉猛地睁开眼睛,回头去看,却见颜几重拿着那双漆黑的眸子直勾勾盯着她,眼神很是阴鸷。

    如玉一愣,轻声道:“大师兄?”

    颜几重轻哼一声:“意识清醒,声音响亮,看来伤得不重,颜如何倒真是会小题大做!”

    “二师兄关心则乱,也是一番好意。”如玉忍住腹部传来的隐痛,缓缓支起身子。

    “颜如何是关心则乱,那白浪子呢?他也是?”

    如玉一怔,转念又想到白大哥方才才刚刚离去,不知大师兄在这里待了多久,若两人遇上了,也不奇怪。

    “白大哥是我的朋友,今早听二师兄说了昨晚的事,便来看看。”

    “朋友?”颜几重皱了皱眉,却又没有继续说下去。他走到房中摆放的圆桌前坐下,缄默不语。

    他不说话,如玉自然也不敢开口,只小心翼翼地看他一眼,复又飞快地低下了头。

    颜几重沉默着看她,眉峰上拢着一层薄薄的愁雾,只是面上并看不出来什么,仍是那一副冰冷的模样。

    沉默了半晌,他的眼光陡然一顿,看向床下的一个黑点。

    颜几重起身走到床边,从床下拾起那串东西:“这是什么?”

    如玉茫然地抬起眼,待看到他手上的东西时,眸子猝然紧缩,顿时吓得脸色惨白。

    颜几重手上拿的,正是景谈纾之前给他系上的檀玉珠!

    可是,好好地怎么会在床下?

    是了!如玉居然想起昨夜毒尊的那一刀,想必正是那匕首的一划,将红绳划断了掉落在了床下。

    颜几重沉着脸,将玉珠摊在手心里,再一翻面,玉珠的另一侧赫然刻着‘纾’字!

    他识得这个檀玉珠,几年前他曾受命去寻找这个玉珠,因为此玉珠能救人性命,雇主不惜开了天价请他去寻,他在一位即将过世的高人那里寻得,奇怪的是,那高人也并没有刁难他,便将玉珠交到了他手上。

    这玉珠只有一个,全天下都寻不出相同的第二个来,如今怎么在她这里?

    “纾?”颜几重蹙眉看着那个字,若有所思。

    “这是你的?”

    如玉惊恐地抬头,她不会说谎,若要她扯歪心思糊弄别人,还不如要了她的命。

    “是……是我的。”

    颜几重嗯了一声,又问道:“怎么来的?”

    如玉一懵,但她是个单纯的性子,对这个大师兄是存着一万个崇敬,于是便下意识地老老实实地答道:“是……是……人家送的。”

    颜几重被她这一番支支吾吾激得冷笑起来:“人家送的?这人家是谁?莫非是哪个混账小子,你跟他暗通款曲了是不是?”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系我一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命半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命半条并收藏系我一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