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系我一生 > 第五十八章 衮龙欲傍

第五十八章 衮龙欲傍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如玉紧咬住唇,似是怀了极大的勇气才说道:“他是景谈纾。”

    “我当然知道他是景谈纾!”颜如何面上青得吓人,那股子恼怒剐心一般使他实在按捺不住,猛地大喝一声:“使你去耿府拿‘绝情诀’的雇主!淮康都尉耿醉君!当朝第四皇子景谈纾!如玉,你怎么……你怎么能……”

    这话语间铿锵有力,只最后一句怎么也无法说完整。如玉忍住泪意接道:“我知道,我都知道,但我已经认定了他,二师兄,成全我们罢!”

    “成全?”颜如何怔怔地低下头看她,似是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又重复了一遍:“成全?”

    “大哥。”

    景谈纾在一旁看了半晌,不忍再看如玉这般失魂难过之态,他站到如玉身前,高大的身段一下便将她完全没入了自己的背影里。

    “玉儿即是你师妹,那我也应该尊称你为一声大哥。我与玉儿情投意合,我心里有她,断不会将她辜负,请大哥莫要担心。”

    颜如何冷笑一声:“你如何不辜负?无情最是帝王家!你是皇室血脉,如玉是武林中人,你打算将她置于何地?你们这种天之骄子,就算看上了也只是一时新鲜,哪里能够一辈子与之长久厮守?腻了,乏了,还不是一样冷落休弃!现在你说得再好听,又能拿什么来担保?”

    景谈纾微微一笑,向前走了两步道:“既然大哥这般不放心,那我就拿自己的心来做担保!”

    “你的心?”

    景谈纾点头笑道:“不错,若是日后我负了玉儿,我这条命,大哥可以随时来取!我景谈纾说过的话,向来都是作数的!”

    颜如何狐疑地看他:“若那个时候你已经回了宫,这深宫大院,我又能到哪里去寻你?”

    景谈纾沉吟片刻,正要回答,却听如玉插嘴道:“二师兄,你莫要刁难他了,我信他,这难道还不够吗?”

    颜如何见如玉三番回护他,顿时哑了似的没了声音,愣了片刻,已是一脸的伤心失望,他无力地瘫坐到圆椅上,呆滞地垂下头。

    如玉看得心脏一缩,走到他的身边蹲下来,将双手搭上他的膝盖,轻声道:“二师兄,这么多年来,你就如我的亲生兄长一般,在教里除了师傅,没有人像你这般护着我,现在我找到了自己的幸福,你难道不为我感到开心吗?”

    颜如何缓缓抬起头,愣愣地看着她说道:“他待你好吗?”

    “好。”如玉使劲地点点头:“他待我极好,否则我也不会认定了他。”

    颜如何听罢闭起了眼睛,良久才睁开沉声对景谈纾说道;“你若负了如玉,我必要你用命偿还!”

    景谈纾笑了,走上前将手搭上如玉的肩上:“一言为定!”

    待景谈纾离开时,已是寅时末了。颜如何催如玉上床后也回了房,如玉半睁着眼睛回想起方才的种种,心里泛出层层甜意,就这么迷迷糊糊间竟睡着了。

    醒来之时,已是日上三竿。

    如玉取出景谈纾昨夜留给自己的药膏,细细抹在了两处伤口处,这膏药原来确是上品,现在胸口的伤疤也已逐渐脱落,看模样过不了几日,便能恢复得让人一点也瞧不出来了。

    换上外衫,她洗漱完毕后去敲颜如何的房门,却发现颜如何已不在房内,想必是早已去了广场参加夺诀大会。她回房看向被搁置在床头的‘玉魄’,原本师傅交由她的‘清水白石’被她留在了教中,并未随身携带。在她手中,它俨然已经没有了任何效用,既然无用,又何必徒添烦恼呢?

    想到这里,她便将‘玉魄’挂在了腰间,直奔广场。

    如今的南秀城虽然人多,平日里踵接肩摩、热闹非常,但只要到了举办大会之时,街道上便如同瘪了气的灯笼,毫无生机。东西两道街道,越是临近广场,则越是车马骈阗,而南秀城第一的起燕楼,就正位于广场边,在楼里可以将广场的一切收入眼底,不遗漏任何一个人、任何一个动作。

    此时起燕楼的二楼窗边雅座,正坐着一位身着华服的公子。他面无神情地看了一眼广场,又不无所谓地转回视线,好似台上激烈的打斗根本无法引起他丝毫的兴致。

    正在这时,一位素衣女子出现在了他的视线中。

    他唇边扬起一抹若有似无的笑,眸子狠狠向下沉了沉,抬手端起面前的茶盏,拿着茶盖轻轻在水面上刮了刮,才举至唇边啜饮一口。

    半晌,他呼出一口浊气,看向对面那人:“四哥不尝尝?这可是从葛尔番运来的贡茶,味道可谓是飘香十里。”

    景谈纾不动声色地说道:“我哪有这个福气再想享用这些。”

    景谈佑轻轻蹙眉道:“四哥何必这样贬低自己?诺大的皇宫,只有你我能担起大任,我这次来也是为了此事。”说到这里,他停了停,压低声音说道:“四哥可想好了?是否愿意与我一起共享这万里江山?”

    “江山?”景谈纾摇了摇头,浅笑道:“我早已经被拔了羽翼,哪里还飞得起来呢?十一弟这般聪明,不如另寻高人罢。”

    景谈佑眼光一闪,徐徐道:“四哥还在怨我。”

    景谈纾不置可否,垂下头轻轻转动着无名指上的虎扳指。

    楼下喝彩一片,楼上潜流暗涌。

    景谈佑眼角扫过台下那道俏丽的身影,似笑非笑地问道:“四哥是否是为了护着什么人,才一而再地拒绝我?”

    景谈纾眸光霍地一掠,抿着双唇打量他许久,忽地笑道:“多年不见,十一弟倒也学会了说笑话。”

    “四哥说不是便不是。”景谈佑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冷然道:“四哥既不愿意,我这个当弟弟的也不好勉强你,现在且当作咱们兄弟间的闲谈,其他的暂且不说了罢。”

    景谈纾默然,心底却仍暗自思索着。眼前这个弟弟,当年能让他失去皇宠,并将他一脚踹到边城,这般冷血莫测的人,如今却愿意依了自己不再勉强,怎么想都觉得古怪,但硬要说出个什么,却没有丝毫头绪。

    “四哥?”景谈佑好似心情极好,嘴角弯出一抹弧线说道:“四哥若再不喝了这贡茶,可就当真是暴殄天物了。”

    景谈纾瞥他一眼,低头掀开茶盖,果真香气四溢,直扑面门而来。

    他轻抿一口,又抬手刮了刮茶沫子,再俯首啜饮。

    他向来举止优雅,十年的边境生活也没有将他的习性磨平,真可谓是韵质天成。

    茶溢添香,不过一会儿,他便将茶盏里的茶水饮尽。

    景谈佑的眉目间藏了一丝诡异,他死死盯着景谈纾的动作,直到可见杯底才启口道:“味道如何?”

    景谈纾轻点着头:“不愧是贡茶,留齿余香……”

    话刚落下,他整个人却如残叶一般瘫软下来!

    “这茶……有……毒……”景谈纾用手支撑起上半身,瞪大了眼睛看向景谈佑。

    景谈佑仍是坐得稳稳当当,丝毫不失华贵风范,他拿过手边的茶壶,又给自己添了一盏茶,抿了一口笑道:“这不是毒,我的好四哥,这是解药。”

    “解……解药?”景谈纾只觉得全身乏力,好容易支起身子却不堪重负一下又扑了下去。

    景谈佑的眉角弯了弯,极其闲适地向后靠了靠:“不错,四哥中了十年的蛊毒,我这个做弟弟的又何尝忍心,好容易帮哥哥寻着了解药,四哥难道不应该谢我?”

    “我根本没中毒!你……你休要胡说!”景谈纾捂住胸口,不住地喘气。

    “你当然中了毒。”景谈佑笑笑:“只是四哥你自己也不知道罢了。”

    景谈纾还想说些什么,却禁不住大咳一声,他感到一股浓重的血腥味直涌到喉咙口,还来不及用手捂住,献血却已喷出。

    景谈佑面色微变,只一瞬便又恢复到之前的风轻云淡。

    “四哥还是莫要再试图抵制,越是运行体内真气,这毒性就越会在体内乱窜,使得自己再遭痛苦。”

    景谈纾哪里听得进他的话,他一心只想逼出茶毒,更是强行运气以冲破脉络。

    看到这里,景谈佑眉间闪过一丝愕然,放下茶盏,站起身蹲在他身边急急说道:“你不要命了?快停住!”

    景谈纾轻拧了眉角,冷笑一声:“你不就是想要我的命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系我一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命半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命半条并收藏系我一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