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系我一生 > 第六十八章 犹隔回面

第六十八章 犹隔回面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白钟停住,转过身等待她的解释。

    秦诗诗长叹一声道:“杜春冉原是我教弟子,天资极高,也很讨人欢喜,我将自己毕生所学的十之*都传授给了她,望她能够继承衣钵,谁料到……”

    “她为了一个男人将这些全部抛之脑后了?”白钟接过话头猜道。

    “确实是为了个男人。”秦诗诗苦笑一声:“但不是淮康都尉,她入耿府做妾是为了另一个男人。”

    白钟的眉头愈锁愈深,他仿佛已经在迷雾中看见了一个大致的轮廓,视线逐渐清明,现下只差一个伸手的距离,便可触碰到真相。

    秦诗诗顿了一下,又继续说道:“前段时间有人放出流言,说这个淮康都尉竟然是被遣送至此的当朝四皇子,我一听便明白了。全天下人谁人不知,十一皇子向来对四皇子心有芥蒂,杜春冉也正是为了他,而嫁给四皇子,做了十一皇子的暗线。”

    竟然是这样!白钟暗想,只是为何杜春冉会将矛头对向小玉儿呢?

    “我猜,这个小姑娘一定是和四皇子有所干系,威胁到了十一皇子,这才会借杜春冉的手将她除掉。”

    没错,这的确是一个不错的猜想,只是再一深思,却仍有什么地方觉得不妥当。

    “你还知道什么?”白钟向她走进了两步,淡笑道。

    秦诗诗一顿,有趣地看着他:“你还想知道什么?”

    白钟轻笑一声,施施然地走到她的身侧,将面颊缓缓贴向她,在她的耳边低语:“娘子如此*,你的一切白某都想知道。”

    秦诗诗的心猛地一拧,她行走江湖多年,见过的男人多不胜数,三教九流的个个都有过露水情缘,那些风月情爱,在她心里早就已经干涸成灾了。但只有眼前这个浪子,竟能惹得她心脏紧缩,一时间竟不能自已。

    她暗喘一声,微微动了动脸颊,将自己完全倚了上去,媚*笑道:“你这是在对我使美男计吗?”

    白钟不动声色地将手搭上她的肩膀,淡笑不语。

    “你是个聪明人。”秦诗诗顺势环住他,将整个身子都落入了他的怀里:“这招美男计,看来是吃定了我。我这就去打听,你想要知道的消息,我自会带来给你。”

    白钟抖了抖睫毛,终究笑道:“那白某就放心了。”

    秦诗诗将他搂得更紧,良久才缓缓放开,风情万种地将长发拢至脑后,勾住他的衣襟牵至床边。

    白钟虽不是他的第一个男人,但无可置疑,在这之前,显然还没有任何一个男人,会像白钟一般,使她获得从未有过的满足。

    事实上,白钟在一方面,从他平日里的言行中就可以看出,的确是个好手。

    他能使这个女人不克自持,节节失据,不仅仅是因为他年轻、英俊、精壮而勇猛,还因着他的经验。

    他知道女人的弱点,并能够准确而快速地攻下城池。

    当白钟的动作愈来愈粗野而猛烈,秦诗诗便彻底溃不成军了。

    原是技巧性的扭动,慢慢变成放*荡的迎合,到最后竟是任凭本能的主动。

    终于,一种近乎虚脱的快*感,突然侵袭到了她的全身。

    她突然不顾一切地扳住他的双肩,身子如拱桥一般凸起,痉*挛、扭曲、震颤,就连呻*吟也变成了一种痛苦的嘶叫。

    白钟也没有再保留。

    静止、撤出,然后似瘫痪一般缓缓放松,整个人彻底倒了下去。

    屋子里终于又恢复一片平静。

    两个人都在微微喘息。

    他们都已经获得了自己想要的,和自己所能给予的。

    谁也没说一句话,不知过了多久,白钟坐起身子,将掉落在地上的衣衫一件件拾起,又将秦诗诗的装束搁在床上,自己则自顾自地一件件穿戴整齐。

    一眨眼,他便又变成了之前的那个风流浪子。

    “谢谢娘子给予的*一刻,白某铭记在心。”白钟微微侧过脸,戏谑地笑道:“如此,我便坐等娘子的好消息了。”

    说罢,他便眨了眨眼睛,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秦诗诗抬起白皙的手臂,慢慢抚上他方才睡过的床榻,那里仍温热不减。她低头嘴角勾起一抹淡笑,低叹一声,翻身将整个人都覆了上去。

    这个男人。

    她要定了。

    此时白钟正飞快地赶往客店,他的心里像一只没头苍蝇一样无门乱撞,只觉不安。

    他的预感向来很准,就如同现在的天气,出门时还是阳光普照,艳阳万里,现在却不知怎么,头顶黑压压的一片,犹如破竹之势,沉闷得叫人喘不过气来。

    果然,还没到广场,他就被拦住了。

    “白浪子。”领头的那人忽地自屋顶掠下,在距他一丈地停住,身后的人影也一个个脚步轻*盈地跟了上来。

    看这身手,怕是会相当难缠。

    白钟皱了皱眉,带着完全不似平日的神情,冷声道:“你们想要我的命。”

    这句话说得斩钉截铁,毫无疑问。

    领头的眯了眯眼睛,狭长的丹凤眼露出一丝杀气:“拿人钱财,替人消灾。”

    白钟抿唇不语,这八个字已经很清楚地说明了他们的来意。他行走江湖,并没有与人结下私仇,再加上他极其擅长隐匿自己行踪,因此也并没有人知道他就是‘神忧鬼愁’。那么,究竟是何人指使他们,那人又是因何种原因想要取他性命呢?

    只是还没待他想明白,领头那人便将右手朝空中一扬,身后的众人见此示意,刹那间便都如闪电一般攻了出来!

    白钟双目一凛,劲风随之击出!

    他的身形移动地骤快,双臂扬起,立掌如刀,踊身便往那几人挥去!

    众人脸色大变,虽然在此行动之前他们已经听闻此人便是‘神忧鬼愁’,但只有真正交手之时,他们才得以了解到此人当真厉害,仅此一掌,就并非他们所能企及!

    白钟的余光扫过那领头,在掌沿已经逼近他人顶门之时,倏地改变了方向,直直地向领头拍去!

    领头的那人似乎早就料到会来这么一手,上身易一仰,以毫厘之差,险险避过掌势,又跟着头下脚上。手臂一振,原地倒腾而起!

    那人立起身,好似对方才的险境毫不在意,不待白钟的动作稳住,便手握佩刀,力道极猛地向他砍去!

    白钟瞥到他的动作,随即往下一滑,侧身飘开。

    那人一刀劈空,心下恼怒,抬头朝众人沉声道:“一起上!”

    来势如电光火石,凶诡凌厉,饶是白钟这样的高手,也不禁觉得难以招架。

    领头的那人见此情形,双眼猛地射*出一道近乎狂人的凶光,提刀便向白钟扑去!

    白钟衣衫飞扬,就地一个回旋,双脚蹬地,只一瞬间,攻守易位!

    众人见此皆暗叫不好,方才勉强才得以驭于攻方,这样下去,只消再有几个来回,这传闻中的‘神忧鬼愁’怕也是会负重不堪。没料到他居然只一个动作便能将局势彻底扭转,可有这样的本事,为何之前还会和他们费神周转?

    众人一惊,莫非方才这‘神忧鬼愁’只是在试探他们的深浅?

    白钟寒着面,缓缓向前迈出了第一步。

    “站住!”领头的骤地大喝一声,阴恻恻地说道:“姓白的,你的确厉害,但是,远水救不了近火,你再厉害,难道也能保证那位姑娘也能够全身而退吗?”

    白钟的眼皮猛地一跳,心口上如同压了一块巨石。

    领头看准时机,飞快的朝众人使了一个颜色。

    说那迟,那时快,眨眼之间兵刃相接,直冲白钟而来!

    白钟轻啧一声,腰身一拧,反绕至其后,欲侧闪躲开。无奈刀剑无眼,不知是谁的兵刃,砍进了他的左侧肩膀!

    一阵剧痛瞬间袭来,白钟轻蹙了眉头,忍住痛楚用手将兵刃拉扯了出来!

    领头的见他受了伤,不由得大喜:“快!快点杀了他!”

    白钟何等身手,又岂会乖乖等着任人宰割,他步随脚发,如流星逐月,只一个眨眼,人便不见了。

    众人对视一眼:“追!”

    一阵冷风自地下窜出,激起人们打起了寒噤,天空中蓦然划过一道长长的闪电,随即又消失在了天边。

    这时,自街角缓缓踱出一个黑衣男子,他的嘴角汲着笑,面上却感觉不到任何笑意。

    “来人。”

    “属下在。”

    “再派几个人跟上去,一定不能留下活口。”

    “是。”

    一记暴烈的雷声忽地炸响,似是要把整座南秀城都震碎一般。令人等候已久的暴风雨终于到来了,那沉重的飙急大雨点和了风漩,竟如同一道道残酷狠绝的长鞭似的,从天空中凶猛地抽下。

    黑衣男子神情莫测地占了半晌,任凭雨水拍打在身上。

    “十一爷,这天儿不好,该回了。”他身后一人躬着腰恭敬地说。

    “嗯。”隔了半晌,景谈佑才满意地收回目光,低声道:“是该回去了。”

    好戏还在后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系我一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命半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命半条并收藏系我一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