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系我一生 > 第八十五章 磔恨不得

第八十五章 磔恨不得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谷下寒大为意外,正要问个明白,却无力地轻喘起来。他受伤太重,根本承受不了这样的波动,他的眉头拧成结,长舒了几口气,却仍耐不住喉间的酸涩,狠狠咳出了声。

    “你做出这样一副模样是要给谁看?”谷想容的眼眶红红的,下唇被咬得一片青白:“我尊你敬你,唤你一声师父,可你呢?一步步地把我往绝路上逼!”

    谷下寒最是不忍她落泪,伸出手撑在床上便要坐起身来。

    “你做什么!”谷想容的眼泪扑扇扑扇地掉落下来,跺了跺脚快步走到床边将他按住。

    谷下寒长叹一声,抬手费力地拭去她淌在脸颊上的泪渍:“别哭……”

    另外三人见了面面相觑,这样令人尴尬的场景竟让他们撞上了,一时间却不知是走是留。

    谷下寒扯出一抹笑,安抚地轻声道:“这事总得要有个说法,你莫要担心,我的身子自己清楚。”

    谷想容见他仍不听劝,狠狠抹了一把眼泪,头也不回地跑了出去。

    谷下寒虽然在意她,只是话已至此,又如何能就此罢休?他闭了闭眼睛,半晌才睁开:“你背下了‘止情斩’?”

    如玉正琢磨着说辞,被这么一问只得含糊地点点头。

    谷下寒又问:“那本诀书呢?没有拿到手?”

    如玉避开他的目光,手不自觉地搅起衣角:“本来是有的,只是与人有约,就又给了别人。”

    屋子里的几人皆静静地或站或卧,她这一动作便显得格外显眼。

    她向来没有什么心思,更不会顾左右而言其他,这下忽然含糊其辞,手脚不自然,不禁使旁人引目三分。

    “如玉,你过来。”谷下寒暗叹一声,轻声唤道。

    这几个弟子里,最令他放心不下的便是她。多年前从仓皇动荡里将她带回无山,长时间的饥寒交迫使她的身子尤为瘦弱。这个不起眼的女孩向来都是极安静的,眼中也不会因何而有所涟漪。谷下寒抬头又细细看她,心底泛出一丝内疚。他将自己的心思十有*都给了谷想容,只给她留了余下的关爱,索性颜如何待她极好,这才减少了几分歉愧。

    她的面容向来都是波澜不惊的,淡淡的应,淡淡的笑,不愁不忧不在意。

    他心下不断忖度,这样一个心欲极淡的人,怎么会对着自己踌躇不安?他的余光瞥到颜如何,倏地记起之前他对着自己支支吾吾没有说出的话语,又想到颜几重最近几月的性子更显阴郁,种种不寻常现下竟能联系起来,形成一个令人恐慌的猜忌。

    如玉哪知在她缓缓挪着步子的这一小会儿,谷下寒的脑里已经打了好几个转。她咬着下唇,面上仿若凌迟一般,极慢地走到床边。

    “你有心事。”

    毫无疑问,如同锋利的利箭,直直击向她。

    如玉身子猛地一僵,只觉得周身冰凉。

    谷下寒见她如此,强忍住痛楚又撑起双手想坐起身,这一动犹如破哨的飞燕,将她的心思狠狠拉了回来。

    她忙不迭地伸手去扶,却在还没碰到他之时,便被他陡然凛冽的眼神噤得顿住。

    “这是谁干的?”

    谷下寒的眼神落在某一点,语气寒到极点。

    如玉顺着他的目光低下头,眼前赫然印出自己手腕的伤痕。

    像似被毒蜂蛰到一般,她极快地缩回手,惨白了脸后退两步。

    “过来。”

    谷下寒的性子温文儒雅,话语中从来都是带着溪流似的温润。他敛了敛眉,按耐住心中的怒火,不动声色地一字一字地说道,只是这样平静的语气,却没来由地更让如玉害怕。

    她求救般地看向颜如何,他却如谷下寒一般,从眼中射出冰冷的视线,将她团团围住,无路可逃。

    “这是什么!”颜如何哪有那么好的耐性?上前便抓住如玉的手臂,盯着她的手腕:“这里怎么会受伤?你被人挑了筋脉?”

    他的眼睛似要迸裂,心里冒出的烈火仿佛要将他燃烧殆尽!

    谷下寒好容易撑起身子,经由颜如何这样一拉扯,又看到如玉的手臂上痕迹犹深的伤痕:“手臂上是什么?怎会呈青灰之色?”

    颜如何一愣,急急撩起如玉的衣袖,想要一探究竟。

    如玉头痛欲裂,惊慌失措地猛地挣扎起来,颜如何的力气很大,不一会儿便将她拉出了勒痕。

    “颜兄,快放开小玉儿,你将她弄疼了!”白钟见此,不禁出声唤道。他忧心忡忡,又对他们这般在意她而感到欣喜。

    颜如何垂头,怔愣着放了手。

    一室无声。

    “如玉。”谷下寒敛下眼眉,缓缓开口道:“你在外受了什么委屈,一字一句地给师傅说个明白。”

    如玉缓缓摇了摇头,这事情怎样都不能让他们知道,竹古现在是伤痕累累,又怎能再惹上这样的麻烦?

    她顿了顿,兀自岔开了话题,将‘止情斩’一字一句地诵了出来。

    谷下寒见她一副低落郁结的模样,倒也不在逼问,只倚在围子上听着。

    如玉好容易道完,仍不敢去看他,她的视线飘乎乎地飘落在半空中,不知看向何处。

    谷下寒轻轻点了点头,不动声色地说道:“既然如此,你且回去歇着罢。”他看向白钟,微微仰起了头:“赫赫有名的神忧鬼愁来此,恕谷某怠慢了。”

    白钟也不吃惊,含笑看了颜如何一眼,垂首应道:“谷教主身子不适,白某自是理解,再者,白某作为小玉儿的大哥,这里也算是白某的半个家。”

    “大哥?”

    白钟面上更高兴了,兴致勃勃地将自己和如玉的身世,以及他是怎样经历了种种才得以寻到她一一道出。被他这样一谈,之前的计较与不快暂且搁下了,一时间屋子里倒也显得些许乐融。

    谷下寒时不时低声应着,随口问几句。如玉自不会再将话头往别处扯,只在一旁摆弄着衣角一面听着。

    话到七分,几人的面上都已略显疲惫,如玉瞧着站起身,招呼了颜如何,一道在灶房生了火,随意端了几碟小菜,给众人用了。

    颜如何的心里要命的在意,自己从小护着的人,怎么能就这样随意让别人欺了去?他左思右想仍不舒心,一腔怒火不知往何处发泄。

    “有信儿来了!”

    一只灰色的信鸽在两人的头上打了好几转才落下,颜如何沉着面解下纸条,摊开细细看了半晌:“这任务……为难大师兄了……”

    如玉听得分明,问道:“什么任务?”

    颜如何抬起头,走到灶房内,将纸条悬放于炭盆上,只眨眼的功夫,纸条便已化成灰烬,黑糊糊地落下一地。

    “大师兄前不久离教去了边城。”颜如何看了她一眼道:“未完成一个刺杀任务。”

    “刺杀?”

    颜如何点点头:“继南蛮克列被驱逐后,两方兵力大损,最大的游牧国喀勒找准了时机,不日前将两族攻下并且吞并。喀勒可汗史罕野心勃勃,整顿兵马向我国宣战,只怕过不了多久,便又是一场血腥浩劫。”

    如玉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可是这又和大师兄有何干系?”

    颜如何轻叹一声:“喀勒在多年前曾屡犯我国,扰得人心惶惶,本以为老可汗归天之后他们也会有所收敛,谁知新王上位之后,却愈加猖狂。南隅关的将士左邱胆小惜命,不惜花重金委托我们拿下喀勒可汗的首级。”

    “他是朝廷的人,又怎么会向江湖中人求助?”

    颜如何冷笑一声:“脖子都已经快被挂在了城头,他又怎会在意这些?朝廷武林向来互不干涉,可谁又不是相傍相依?”

    “如此说来,大师兄便是被派去刺杀喀勒的可汗?”如玉不禁背后发冷,要在百万之师中去取首领的项上人头,若不是背后生翅或如鬼似魅,又怎能办到?

    颜如何将手搁在炭盆上,悠悠说道:“吾皇已派朝中武官前来助阵,从皇城至南隅关,最快也要七八日的功夫,大师兄要做的,便是尽量在此之前,完成任务。”他搓了搓手,目光晦深:“史罕已经在南隅关外列阵,随时会带兵入侵,七日的功夫……哎……”

    “喀勒的可汗史罕?”

    低低的声音缓缓飘进两人的耳里,如玉猛地打了一个激灵,转身去看。

    白钟直直地立在门边,昏暗的火光令他的脸色显得尤为诡异,他略略一顿,又重复道:“史罕?”

    颜如何被唬了一跳,抚了抚胸口,没好气地说:“那又怎样?白兄,你以后切莫要这样不声不息地出现在人后,让我的心跳得厉害。”

    如玉见白钟的脸色不对,上前问道:“白大哥,你这是怎么了?”

    白钟将头低了低,再抬起来双目中竟泛起了丝丝血红,他眼眸如炬,咬牙切齿地说道:“灭族之仇,不共戴天!”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系我一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命半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命半条并收藏系我一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