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系我一生 > 第九十三章 足往神留

第九十三章 足往神留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卢栩的双手不断地颤抖,眼中毫无焦距,好似遇到了最大的难题霎时没了主张。他看了一眼沉默的烛阴,深吸一口气低声道:“这事只有你一人知道?”

    烛阴自然明白其中的利害,顿着身子缓缓点了点头。

    “很好。”卢栩轻松一口气,又吩咐道:“继续留意他们的动向,切勿打草惊蛇。”

    烛阴拱了拱手,迎着凛凤只眨眼的功夫便不见了踪影。

    卢栩的心口如同压上了巨石,闷得他险些喘不过气。他愣愣地立了半晌,才转身朝将营走去。

    “主子。”

    景谈纾正与耿澹青商讨战事,冷不丁被这么一唤,骤然停下了话头。他脸上露出不悦的神情,沉声道:“进来。”

    卢栩心里慌乱,面上尽是迟疑,他收拾了一下心绪,磕磕巴巴地说道:“主子,烛阴带来了消息,已查明那几人的身份。”

    景谈纾一怔,心底涌出一丝期待,但面上却仍不动声色:“哦?烛阴的动作竟这样快?”他复又拿起横放在笔搁上的小狼毫,细细描画了一笔,才抬头又道:“都查出什么了?”

    卢栩躬着身子,不敢抬头,却斜着脸颊恍恍地看了耿澹青一眼。

    景谈纾心里大奇,他转了转眼睛,好似想到了什么,转头笑道:“澹青,你心里的石头总算是得以放一放了。”

    耿澹青古怪地看他一眼,眉头微蹙道:“你这是在和我打什么哑谜?”

    这可不是什么哑谜!景谈纾得意地大笑起来:“卢栩,别让陛下等急了,还不快说?”

    卢栩偷着胆子向上觑了一眼,闭着眼睛将话噼里啪啦地全倒了出来:“树林□□有五个人,两女三男,烛阴说其中一人,就是已经不知所踪的穆国女帝!”

    耿澹青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惊得回不过神,呆愣在那里久久不能动弹。

    “……虞涟?”他瞪着眼睛,面色青白,沙哑着嗓音道:“你确定?”

    卢栩被瞧得腿肚子都软了下来,膝盖不停打着颤:“烛……烛阴传的消息,想……想必是没有错的……”

    就说这不是什么好差事!他不由得在心里腹诽,跟在景谈纾身边多年,那些帝王权益之术他丝毫也不陌生。新君登基,能容得了故国帝王吗?女帝的深情他也略有耳闻,只是面对这样一个冷血的男人,怕再是柔情的心也丝毫融化不了冰的刺骨。

    耿澹青的身子几欲不稳,他茫然地缓缓站起,却不知道下一步应该往哪里去。寻了这么多天,终于得知了她的下落!她从小便身处众人簇拥之中,养尊处优,现下没了天下没了家,又如何得以过活?

    景谈纾见他如同失心癫狂一般神态游离,不禁得意地轻笑。何意百炼钢,化为绕指柔。他搁下笔,挥了挥手,令卢栩退下。

    哪知卢栩并不挪步,反而露出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主子,还有一事……”卢栩斟酌着,小心地又道:“除了女帝和她身边的两名男子,烛阴还认定,另外两人就是浪子无刀的白浪子和竹古正宗的颜如玉。”

    这下景谈纾却怎么也笑不出来了,只缓缓抬起头,微微蹙起眉角不语。

    卢栩瞧不出个所以然,眼前这两个男人无疑是难以琢磨的,但现下这副模样却更是令人摸不着头脑。他忍了片刻,终究还是轻声道:“主子?”

    景谈纾怔怔地看过来,猛然清醒:“没你的事了,下去罢。”

    卢栩暗舒一口气,行过了礼便退了出去。

    “澹青,你可有打算了?”

    景谈纾掉了眼,见耿澹青独个儿坐在一旁发怔,整个人郁郁得厉害,就如同一滩死水一般沉寂。

    耿澹青迷茫地抬起头,思绪却早已经不知飞到哪里去了。

    他在犹豫什么?这不是他一早就做的打算吗?她对天下所有人瞒天过海,只为将江山交付给他。她的擅自离去令他心焦,他感到自己就好似没了罗盘的矿杓,没了半分方向。

    不可以留下祸根!他不断地对自己说,不论那些儿女情长,她终究是一代女帝,身后有忠心耿耿的追随者。朝堂上那些质疑的目光,使他终日寝食难安。他要将她追回来!想到这里,耿澹青心中泛起一丝愉悦,把她绑在自己身边,这岂不是上上之计?不错,只要将她放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就不用再去做那些无谓的臆想了!

    他满意的稍稍扬起嘴角,稳稳地站了起来:“我的猎物出现了,自然要去追捕回来!”

    景谈纾一愣,随即笑道:“铁树开花这个理儿,我到今日才算是明白了。”

    “哼。”耿澹青冷笑一声,敛着眼眉说:“铁树开花我虽不懂,不过辣手残花我倒是使得尤为利索。”他转了面容,撇向一边:“虞涟身边跟着梅子漪,这人心思叵测,倘若不日之后说服虞涟振兴大穆,那时又该如何论处?她终究是个祸憾,倒不如将她放在自己身边,若当真有个风吹草动,我也好有所警觉。”

    景谈纾暗叹一声,这些话说出来不知是在说服他,还是在说服自己,心虚得连眼睛都不敢看过来,真是一个别扭的人!

    “既然如此,你便去罢。”景谈纾停了停,不自然地说道:“只是莫要太大动作,那其中也有昭国人,我可是要留着抓起来问个明白的。”

    耿澹青的眼间划过一丝促狭,点头应道:“这个我自然明白,你且放宽心罢。”

    他转而大步走至案桌前,指着布图道:“我已经调令了自己的十万亲兵,正在连夜赶来,领将是个奇人,名唤葛绍,他到了自然会想法子跟你联系。”说到这里,他将手指送到图上一块旷地,顺着划了一圈:“南隅关是个死口,三面围山,只要将喀勒引到这个当口,你和葛绍里应外合,必能将敌军一举歼灭!”

    景谈纾抚掌大笑:“好一个澹青!竟与我想到一块去了!”

    耿澹青只道:“我等着与你一起君临天下。”说罢,便重重地拍了拍景谈纾的胳膊,转身疾步而去。

    帐帘被猛地掀起,带进了一室冰凉的冷风。景谈纾走到被搭下来的帐布前,这一小块已被人割划了出来,以做明窗。他停住脚思忖,挑起帐搭朝外看。天色黑得吓人,乌压压的一片倒扣在头顶上,远处天地相接的地方像是起了薄雾,不疾不徐地扩散开来。

    “主子。”

    景谈纾收回目光,听出是韦子敬的声音,转眼正色道:“进来。”

    韦子敬的面上有些许焦急,也不言其他,只直直地说:“被我安插在喀勒里的密探方才来报,史罕已经知道您已经到达此地,正整兵列队,预备明日一早便举兵入关!”

    “什么!”

    韦子敬点头又道:“史罕已经连日摇旗呐鼓,性子早就磨没了,那些个鞑子个个精神振奋,看那架势,是不舔着血不会罢休哪!”

    景谈纾顿了顿,手缓缓垂落下来,锁着一张脸走到座上坐下喃喃道:“明日……”

    自己身边只有三万皇师兵,加上久不胜战的一万南隅关将士,满打满算也只有四万士兵,如何能与喀勒三十万大军相抗衡?他垂下头闭起双眼,身子只觉疲乏。若是给他三日,他必能扭转局面,孟之章是个武将奇才,征战几十年从未有过任何败绩。这南隅关的士兵再是不济,经过他三日的整列,也断断不会如现在这般羸弱。

    只是……又哪里来得了这样一个倘若?

    “主子。”韦子敬担忧地轻声道:“现下可容不得您丧气,全军上下多少双眼睛看着您,您可不能泄了士气啊!”

    景谈纾缓缓抬起头,将双手搁在案上撑住下颚,忽地冷笑道:“丧气?”他细细看下眼下的布图,沉声道:“喀勒这样亟不可待,我就成全他。都说子随父,兵随将,这史罕英勇有余,智谋不足。明日待他旗鼓鸣号,我们只要沉住气不予动作,他必将带兵杀入关口,届时我会派重兵在三面埋下埋伏,只须等他前来,一举击破!”

    韦子敬愣一愣,半晌才道:“主子原来已经有所准备?”

    景谈纾轻笑一声,只道:“战争就是这样,不能依靠任何人,只有凭借自己才能无所畏惧。”他顿了顿,面上竟浮现出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子敬。”他倏然转了话头,轻轻开口:“颜如玉现下在东面树林中,我要留着她的命,待战事结束后将这事彻底弄个明白。”

    “她还活着?”

    韦子敬一惊,他虽没有随景谈纾一道去南秀城,但从卢栩的口中他也多少知道了些其中干系。景谈纾后来曾咬牙切齿地告诉他,竹古正宗的颜如玉是如何欺骗了自己,将自己玩弄于鼓掌之中,又是如何下毒迷惑,字字句句都是狠入心骨的恨意。

    只是,她那样如兰似锦的女人,怎么会做出这等大胆荒诞之事?

    “主子的意思,我自然明白。”韦子敬思索片刻后深深躬下,行了礼便退出了营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系我一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命半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命半条并收藏系我一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