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系我一生 > 第九十五章 殷理旧狂

第九十五章 殷理旧狂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百里青修虽已瞧出端倪,但现下清清楚楚地听见她这样肯定,毫无迟疑,当下就像是被人扇了一巴掌似的难堪失望。谈起那个男人,她的眼中不再静如止水,即使仍平静温柔,但更有着一股深入骨髓的痴情。

    听青燕说,那个男人伤了如玉的心,她才会为了那么着急恢复武功。现下在不远处的关内,那个男人就在那里。如玉急迫地赶到此地,难道就是为了以报前耻?

    百里青修的心中陡然升起一丝希冀,可又被她这副深情的模样刺醒。他张了张嘴,低声问道:“他在这里?你就是为了他才到这里来的?”

    如玉只是一愣,梅子漪曾说过,朝廷会派人来助战,可她万万没想到来的那个人竟会是他!南北相隔本无干系,可终究还是躲不过命数的捉弄。她回过神,摇了摇头:“不,我并不知道他也在这里。我来这里,是另有他意。”

    百里青修见她不愿多说,眼角划过一道黯然。他呆滞在那里,走不得,也留不了,风中夹着她的气息,轻轻拂过脸颊,他霍地沉下眼,拉过她的手放至胸前,坚定地说道:“不论你要去哪里,我都会陪着你,绝不离弃!”

    如玉一阵错愕,即便这样他也仍不打算放弃吗?他的掌心是那样的温暖,使她几乎忘了挣脱。

    “青修。”她缓缓抽出手,别过头去:“我们不要说这个了,明早大战,咱们还是快回去歇了罢。”

    百里青修轻点了点头,与她一道往回走去。这场战争究竟与她有什么意义?她为何要固执地留下?他思索了片刻,脑子里千头万绪都理不出个所以然,索性坐倚在树旁闭了眼什么都不去想。这样一来,紧绷的情绪终究得以暂缓下来,不一会儿便在万物静籁中陷入了沉睡。

    薄雾渐浓,毫不客气地笼罩在空中,伴随着湿气拍打在身上,真可谓一片烟波浩袅。百里青修茫然地身处其中,却见一袭白衣女子临水而立,也不知是日是夜,在濒暮之中俏丽浅笑。

    “如玉。”

    他们离得不远,却因密雾重重,怎样也瞧不真切,但看那身形气韵,当是如玉不会有错的。

    他迈开步子直直地朝她奔去,纵穿在烟雾弥漫中,却怎么也近不了她的身,他心下一阵焦急,脱口大叫道:“如玉!如玉!”

    “醒醒!”他的胳膊突然猛地被什么人拉扯了一下,他脚下一个踉跄,睁开眼便什么也没了。

    “百里公子,你梦魇了?”白钟狐疑地看着他,蹙着眉头问道。

    百里青修嗯了一声,探手去摸额头,前额上尽是薄汗,细细的一层。

    白钟沉默半晌,冷着面又问:“你可知道小玉儿在哪里?”

    在哪里?这又是怎么说的?百里青修整了整思绪,神志逐渐恢复清明。他们昨夜是一道回来的,他看着她在对面闭上眼睛,白钟又怎么会这么问?

    难道……

    他猛地打了一个激灵,身子霎时弹了起来:“如玉!她人呢?”

    白钟的眼中蒙上一层青灰,脸白得象纸。双手无力地低垂下来,喃喃道:“终究还是没有看住她……”

    百里青修看了一眼天已经微露晨光的天际,急急问道:“这是什么意思?她去了哪里?”

    他几欲癫狂,好似丢了最珍贵的东西似的,没了半分方向。他气自己没有留意到昨夜里她眼中的决绝,那样明显,却让自己大意地疏忽了。

    白钟见他全然没了往常那般冷静,不禁一怔。昨夜浅眠,听到不远处略有动静,便去一探,没想到竟将三人的对话听了个一字不漏。本来两相无,何必惹情愁?他垂下眼睑,低叹道:“她去了喀勒营帐,为了去刺杀他们的大汗史罕。”

    一定是小玉儿知道了明日的战事,想要孤身前去。他心中尽是懊恼,心不在焉地将事情始末粗略地诉说一二,便转头欲将她追回。

    百里青修腔子里狂跳,原来如此,竟是因着这个!他咬了咬牙,掉过身子便朝青马走去,一个抬脚便坐上了马鞍,挥缰狂奔起来。

    另一头,如玉勒住马缰,驻步远眺。她看见了在山坳外的零星烟火,那里便是喀勒的军营!

    她将手探到身侧,紧紧握住玉魄,冰凉的剑柄在她手中静静地卧躺,在夜幕中泛出绛檀色的柔光。她深呼一口气,索性一夹马肚子,呼啸而去。

    终于快到了!如玉抬眼看了看天色,现下约莫着左右也不过寅时初,喀勒军营里一片寂静,想必是为了明日的出战整军修眠。她跳下马背,将马牵到一旁,回首思忖。

    也不知史罕会派出多少人马,营地里又会留有多少亲兵?她暗下了决定,只要他们倾巢而出,她便去寻一个身形相当的士兵,将他打伤之后换上兵服,再在脸上涂满泥渍混入营中。只盼着史罕会留守军中,若是不然,也只能日后伺机而动了。

    她解开挂在马上的缰绳和马背上的马鞍,自己则小心翼翼地接近营地。宛若飞龙一般的火焰吐着信子,在营前噼里啪啦地一阵作响。

    就在这里等着罢,如玉缓步走到山坳下,营地的周围都立着士兵,个个手握柴刀,一脸凶煞。

    如玉抚了抚狂跳不止的心口,这样的敌人,他当真胜得了吗?她虽从未见过喀勒人,但多少也有所耳闻,这个部落是如何所向披靡,在史罕的带领下迅速占领了南蛮克列,横扫东部。

    她伸出手在胸前摩挲出檀玉珠的轮廓,暗自忧心,他被朝廷派来任命统将,按他的性子,是断断不会在关内屈候只待的。

    如玉心里打了个突,正是担忧焦灼之时,突然听身后似有声息。她猛地转过头回身看,只见一个高大的身子浑身裹着黑袍,头上包着头巾,只露出一双邪肆的眼睛。她心里猛地一沉,正要抽出玉魄,却被他眼明手快地拦下,眼波一转,忽地感到肩后一阵剧痛,眼前一黑,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落了一夜的浓雾没有丝毫消散,扑打在身上凭添了一分凉意。东方才开始泛白,穹穹黑雾在天空中渐渐褪去,露出丝丝胭色。

    景谈纾一夜未睡,眼睑乌沉,却仍是精神。他放眼看过去,孟之章带领的大军已经整装以待,甲胄被擦得铮亮,肃杀之气遍地森然。这是他从皇城带来的三万皇师兵中挑出来的一万精兵,南隅关的一万士兵留守在营中,作后方守御,其余两万皇师兵便在关外列队迎敌。

    他走到孟之章面前,抚剑点了点头。孟之章拱手应了,转过身子面对士兵,亢声道:“兄弟们准备好了吗?”

    这一万精兵中都听闻过孟之章的不败功绩,兵袭将意,当下便高声沸答:“准备好了!”

    孟之章挺身又道:“杀贼立功,四皇子有赏!”

    景谈纾热血沸腾,扬起嘴角高呼:“好!兄弟们个个都是英雄!这一战破釜沉舟,就看兄弟们的了!”

    三十里关内鼎沸咆哮,呼声一浪高过一浪,惊得飞鸟不断腾飞。

    景谈纾跳上马背,行至队列中部来到关外,关前的属地如同一道上好的渔网,只等将敌人收入囊中一举拿下。

    白炙日光缓缓升起,打下一地的阴影。空旷的山间仍是一片寂静,就连最轻微的脚步声也没有。

    “主子。”孟之章稳稳地驾着马来到景谈纾的身边,狐疑地问道:“都已经日上三竿了,据消息应该不会拖滞至此,难不成这是喀勒使的计谋?”

    景谈纾目不转睛地眯眼看着山口,今早出战的消息确实是子敬带回来的,莫非安插在喀勒的暗线倒戈了?他心底涌起一丝不安,瞥过眼看了看山上潜伏的重重精兵,回过头沉声道:“沉住气,继续等!”

    他勒马远眺,却听见一道急促的马蹄声由远自近地驶来。孟之章面上一脸警觉,调转马头回到队首喝道:“站住!你是什么人?”

    马上那人气喘吁吁,一面在马背上行礼一面高喊:“将军!我从敌营带来了消息!”

    孟之章不认识他,正要拔刀,却听身后传来一道低沉的声音。

    “我认得他,他是子敬手下派去喀勒的暗线。”

    孟之章一愣,急道:“主子稍安勿躁,待我先去问个明白!”说罢,他便勒起马缰,迎面而去。

    不多时,只见那人在孟之章耳边一阵耳语,孟之章听了脸色刷地一变,便疾步将人带了过来。

    “主子,他说史罕突然改了主意,今日不派兵出战了!”

    “哦?”景谈纾挑起眉角,看向那个暗线:“哪里来的消息?”

    那人知道这便是四皇子了,也不敢抬头,颤巍巍如履薄冰地回道:“奴才在那边守的正是喀勒大汗史罕的营帐,天还没擦亮的时候,奴才亲眼见到史罕抱着一位女子回来,不多久便传了将领木尔忽,令士兵整军休战。”

    景谈纾眼皮一跳:“女子?你可看清了模样?”

    那人趴在地上,直喘着气说:“史罕将她裹在了怀里,奴才并没有看清她的脸,不过奴才倒是看到了一样什物……”他蹙着眉毛想了想,又道:“一柄长剑!在那女子的腰间挂了一柄长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系我一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命半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命半条并收藏系我一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