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系我一生 > 第105章 乍品得意

第105章 乍品得意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百里青修只一眼便明白了,这就是那个让她魂牵梦绕的人,他脸上泛出青灰,细细地打量着景谈纾,从身形到发梢,一丝也没有放过。

    如玉倚着白钟,浑身不住地打着冷颤。一见到他,那些国仇家恨全被湮没在了脑后,她没想到还能有再见的一天,本以为今生缘已尽了,谁知被老天给续上了,从耿府的相遇直至今日喀勒军营的重逢,再一次地续上了。

    皇师兵将士护在几人周围,隔绝了外围的一切血腥杀戮。诺大的军营里好似只剩下他们两人,久久相对。

    景谈纾耐性极佳,手腕抬得四平八稳,却在指尖泄了尾。本以为她在自己心上只占了一角,而如今两人相见时才发觉自己早已将她深深地刻在了心里,遍地相思。

    如玉被白钟圈在怀里,感到他环住自己的手紧了紧,好似在提醒着她,她并不是孤身一人,身后有个最坚强的后盾,稳稳支撑着她。她死死咬紧下唇,止住自己颤抖的肩膀,不住地摇头:“不是我……蛊毒不是我下的,你……放了我罢!”

    她的声音里带着哭腔,好似怕极了他。景谈纾一个不稳,抬起的手臂左右晃了晃,哑着嗓子道:“蛊毒的事,我不再提,你过来我这里,到我身边来。”

    他往前一步,似要拉她入怀,如玉一惊,反射地往后钻去,好似巴不得离他远远的才好。

    景谈纾心里被猛地一刺,嘴唇愈抿愈紧,面如死灰。他倒退一步,轻声哄道:“好,我不过来,你别怕。”隔了半晌,又苦笑道:“我害你吃了那么多的苦,你恨我怨我,倒也平常。”

    他茫然地孤立着,手中空落落的,什么也没有抓住。本打算遇到她之后,二话不说便是用抢的也要将她带回去,可没料到自己一见着她摇欲垂泪的模样,那些预料好的法子全部都变成了空想,一个也用不上了。

    如玉将指甲深深刺入手掌中,红了眼眶。她原就这么死了心,为什么还要说这种话来扰她?钩刺,长剑刺入自己身子的时候,都没有他这句话让她觉得痛。她抬起眼睛去看他,透过飞扬的沙土与眼前不知是汗水还是泪水的湿雾,她看到的是一个失魂落魄的男人,眼中满是苦楚地垂下了头。

    多少个时日的委屈,终于在这一刻倾泻出来,她想要扑到他的怀里,放肆大哭,将身上所受过的痛一遍遍地说出来。

    她的脚向前动了动,似是要向他迈去。白钟大惊,将她锁在怀里捂了个严严实实,低吼道:“不许去!”

    景谈纾眼睛一动,隔了半晌才明白过来,心中一阵狂喜,撂了步子便要来夺她。白钟护住如玉步步倒退,恨恨的说道:“你别过来!要不是你,小玉儿也不会受那么多苦!”他愈说愈恨,拔了剑就要向他冲去。如玉眼明手快,在胸前抱住他失措地喊道:“大哥,不要伤他!”

    白钟心里烧火,低头厉道:“你这是干什么?你忘了他是怎么待你的?他恨极了你,只想取你性命!你知不知道?”

    如玉痛得喘不过气,咬着牙一阵吸气,他的冷漠与无情,无一不是最具有杀伤力的兵器,只消一个冰冷的眼神,便能将她推入无间地狱。

    景谈纾心中尽是悔恨,缓下步子去瞧她的神情。她对自己的犹疑与恐惧,都在提醒着他过去的所为。

    他怎么就能狠下心,那样对待她?

    他张了张嘴,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不远处传来一声高喊,他倏然一惊,骤地恍过神来,原来是孟之章骑着快马向他奔驰而来,他的长矛上沾满了鲜血,就连他的面上也飞溅着已渐干涸的褐红,整个人好似从修罗地狱中爬出来的一般。

    “主子!史罕跑了!咱们是追还是不追?”

    景谈纾怔了怔,追问道:“跑了?往哪个方向跑的?”

    “往南边去了,身边还跟着木尔忽。”孟之章喘着粗气,面上满是凝重:“他们骑的是千里青马,现下若是不追,怕是会被他溜了。”

    景谈纾还没来得及回答,便见如玉发狠挣开了白钟,跨上一旁的红鬃烈马,扬起马缰便要提步去追。他反射性的去拦,脚下点地落到马前拉住缰绳,蹙着眉角怒道:“你疯了吗?你一个人凭什么去追?是想连性命也不要了吗?”

    如玉低头去扯,两人谁也不愿松手,如玉急得不行,呜咽道:“放手!我不能让他走!”

    她哀到了极致,不顾一切地想要拉回马缰,四周的将士愈来愈少,终究只剩下了皇师兵。抬起下巴远远地朝南边望去,却除了风沙什么也看不见。她心里猝然紧缩,一口气没提上来,眼前一黑,只感到身子恍恍向一旁坠去,不知跌入了谁的怀里。

    天边闪过一道白光,随后一声惊雷仿若在耳边炸响,暴雨就这么浇了下来,没有任何预兆,生生地拍打在这片染了血色的土地上,混出一片浑浊。

    南隅关内的将帐为了抵御这次的暴雨,被活活打入了若干个木桩,又在外头严严实实地围了毛毡,这才作罢。

    景谈纾跌在一旁的椅子里,愣愣地盯着床上的女人瞧。在她昏迷之际,他抢在白钟之前,将她揽入怀中,凝着面容道:“我欠她的,我会尽数还给她,你终究只是他的大哥,莫非还能护着她一辈子?我会在关内找到最好的大夫,她能得到最好的治疗。”白钟倒是个难以琢磨的奇人,略一思忖竟不似方才那般抗拒,只提出要随着如玉一道回到此地。

    只要她在自己身边,有谁跟随又有何干系?

    韦子敬将盛好的茶端到他面前的案桌上,也不言语,转身走到帐帘处,合上了帘子退了出去。不大不小的帐子里除了他们,空无一人。

    景谈纾立起上半身,伸出手将细碎的乱发梳理到一旁,才又去触碰她的脸,细细摩挲。

    他的动作很轻很慢,似是怕惊扰了她。他的目光四处游弋,随后落在了她的颈脖处。一根细细的红绳紧紧贴着她的肌肤,在两根凸出的锁骨之间又凹了进去,他勾起红绳,将那一小块饰物握在手心。

    这颗冰凉的珠子就在他的掌心中,兜兜转转还是回到了自己这里。

    摊开手,檀玉珠正如一位沉睡的美人,发出幽柔的辉泽。神使鬼差一般,他俯下身子,轻轻吻上了它。

    正如吻上自己最爱的人。

    他一动不动,静静地闭上眼睛,一下又一下地轻啄。良久,才抬起头,将玉珠轻轻放回她的胸前。冰凉的触感使她猛地一颤,朦胧地睁开眼睛,看向他。

    “吵醒你了?”景谈纾一愣,贴向她轻声问道:“身子觉得如何?可是有哪里不舒服?”

    如玉迷茫地看着他,好似分不清这是梦境还是现实。

    景谈纾不安地向后退了退,自顾自地说道:“你别恼,也不要怕,我不会再伤你,白钟就在旁边的帐中,你若是想见他……”

    他顿然停住。

    如玉的眼中似有雾气,恻恻地盯着他瞧。她不知身处何方,只当自己正在做一个久违了的梦。

    她伸出手,极慢地抚上他的脸颊,一路往上,晦暗的重瞳,英气得剑眉,直挺的鼻翼,一切都是她千思百念的模样,没有半分差别。

    景谈纾的心头突突直跳,用手裹住她的,叹道:“还好……总算是寻到了你……”

    这声音过于真实,使如玉猛地僵住了身子,她的手在他手中紧紧握着,就连那熟悉的体温都清清楚楚地传到了自己心里。

    这不是梦!

    如玉不自禁地发起颤,猛地向后抽出手,强撑起身子不住地后退。

    景谈纾用手去捞,无奈她的反应过于激烈,使他一时不知从何下手。

    她将双手紧贴在胸口,整个人都蜷缩起来,剧烈的动作使她顾不上滑落的衣衫,任由衣领滑落至肩头。

    景谈纾看到她裸露在外的肩,脸色霎时变了颜色,也不管她对自己的抗拒,膝盖点床进去紧握住她的手臂。他的力气太大,将她紧紧禁锢在胸前。如玉骇极,不顾一切地想要挣脱,发疯一般扭动着身子,想要逃离他的掌控。

    “别动!”景谈纾的眼神阴鸷,死死盯着她的肩膀,沉声道:“这些伤是怎么来的?是老十一将你伤成这样的?”

    如玉承受不住他的怒气,身子抖得吓人。他的脸色冷得像冰,深深冻进了她的心里。

    她想起了他无情的眼神,恨意满溢的眸子,难道这样的噩梦现下又要重蹈覆辙?

    不,她无法承受他一次又一次的伤害。

    “你……哭了?”景谈纾停住,不可置信地说道。她是这样怕他,他对她的伤害竟已深至如此,哪怕自己还未有动作,她便已经惊到不能自己。

    他松开禁锢住她的右手,轻轻抹去她的泪,用额头贴上她,仿佛极痛地扭曲着面容,喃喃低吟道:“颜如玉,我不会再伤你,你……不要怕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系我一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命半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命半条并收藏系我一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