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系我一生 > 第115章 金阙鸣钟

第115章 金阙鸣钟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昭帝自小跟着□□爷,在马上打下了这万里江山,即位之后数次内朝外患皆下手狠厉,颇具手段。他十二岁便有了眼前的皇四子,细数过来,如今左右也不过而立之年,体魄健壮,有着矫若游龙之姿。

    他垂头看向景谈纾,眼睛霍沉沉的,仿佛是能洞察一切的深潭。

    “起来。”他沉声道,语气里有不威自怒的压迫:“刚下诏书没多久,便收到了边城告捷,你果真不负朕所望,很好。”

    景谈纾一怔,朝廷之中权贵落马,高处不胜寒,不知有多少人人盯着上位者。他这一战虽大破喀勒,却终究没有斩草除根,按理说是不应有此番劳师动众行此奏凯之礼,只不知为何昭帝要这般大费周章,将他推上这风口浪尖。

    昭帝和他,是这天下间最不像父子的父子,他虽与其他弟兄一样,身上流有昭帝的血脉,却丝毫没有父子之态。他不会像七弟景谈泰那般蛮横,也不似十一弟那样自我,因为他知道,昭帝不会对他如同对待七弟和十一弟那般纵容宠嬖,有的只有峻厉与严苛。

    他缓缓起身,却仍低着背脊,垂头慢道:“回父皇,儿臣自知学识浅薄,也从未上过兵场,能有此番薄绩,不过是得幸上天庇佑而已。”

    昭帝沉默了下来,景谈纾绷着脑袋,屏息候着,他将方才说过的话反复回想左右,只恐自己失言,惹怒圣颜。

    正在掂量之际,只听一人轻笑一声,走到昭帝身边停住,行了一礼说道:“四哥长途疲乏,得了大胜班列回朝,父皇这次说什么也得好好犒赏一番才是。”

    景谈纾的面上无动于衷,依旧恭敬地伫立着。心里却涛卷浪涌,这才是最可怕的敌手,只言片语便能让你坐如针毡地万般不自在。

    昭帝抬眼看了看他身后的将士,游龙一般蜿蜒到了天的那一边。现下奏凯礼已成,从此地到城里,路程虽不十分远,但大军归至人马颇多,由城内派出的仗义和銮位扈从也不占少数,这一路中途就算脚不停歇也得要上好几个时辰。

    他略一点头,便朝景谈纾说道:“十一说得极是,你和你的将士们少不了要论功行赏。待中书省拟好文书,便参照各位将士的功绩出具赏格。”

    他又看了一眼景谈纾身后的孟之章,又道:“孟将此番也辛苦了,其中必定也少不了你的功劳。”孟之章一愣,敛眉单膝着地只道推诿,昭帝又称赞几句,便令他列队待回,孟之章得令,遂行退而去。

    此时只剩下父子三人相对而立,昭帝深深打量了景谈纾半晌,轻叹一声:“你自小聪颖,但仍太年轻,有些事情你不明白也无可厚非。”他顿了顿,语气深长地又道:“成大事者,应担其责。你过于谦逊,一故退让,倒显得你拘谨狭隘,没了大家风范。”

    景谈纾默默听着,只垂头道是,知子莫若父,昭帝如何不知他心里所想?只一拂皇袍道:“朕不要求你现下能懂,只盼着你能好好将这句话思虑一番,待你当真明白了,这脚下的路也就不似现下这般刺骨了。”说罢便当先一人转身上了御辇而去。

    景谈佑见他面色不好,伸手去扶他的手。景谈纾抬头对上他的眼,浓黑的重瞳折转出望不到的晦暗,他轻轻抽出手,也提步去了。

    接下来的献俘式便简单了许多,木尔忽的伤口已由随行太医粗略上了点儿创伤药,被送到昭帝面前时好不狼狈,只是人却异常铮然,挺着膝盖不肯下跪,由四名壮汉蛮行往下按,这才不得已俯在了地上。

    本来按照礼式,战俘是应当匍匐待罪,后由皇帝恩赦松绑。昭帝打量了他半晌,竟挥挥手去了,留下一路将臣面面相觑,最后还是兵部尚书李宪下令,由壮汉相制让他向昭帝的方向行了三响大礼便罢了。

    皇帝回銮,满朝文武皆上长门迎驾,庆贺四皇子凯旋,打鞭放炮,热闹非常。几日前,巡查地方总理关防太监等,便已带了许多手下出来各处关防挡围幕,又有工部官员与五成兵备道打扫街道,设拦民众。这一日城里万人空巷,只为一睹圣上与皇子容姿,一时间万头攒动,将一丈多宽的皇城主路封了个水泄不通。

    如玉自与百里分手之后,骑着快马便一路向皇城奔来,穆兵受谢之后便打道回国,余下告捷回朝的皇师兵脚程倒也不快,使她第二日便得以追上了。

    皇城街巷整齐划一,形制方形,全城由宫城,内城与外郭城三部分组成,皆为东西对称布置。宫城便是皇宫,位处高地,周边设有六坡,与内城相隔。

    进了皇城外郭之后,她寻了另一处小道,离主道不远处有一棵高树,她将青马牵至树下系好,举步上树倚了,放眼望去,尽收城内之景。不远处便是皇宫,听见那里徐徐传来长门的鸣钟,声声盘桓在耳边不散,绵长而又悠远。

    城内黄土垫道,锦帐遮拦。皇帝坐在御辇里,只得以瞥见明黄的一角,在其后跟随的便是几个皇子。如玉将视线落在那个颀高的人影上,便再也没有动过了。

    她失了情,却并没有将过去种种的回忆一并断了去。他们之前的过往,她都记在了心里,只是却没了当初的痴恋,为何会是他,自己对他究竟情深何处?她却一点儿也想不起来了。

    沉思之间,队伍后面突然传来一阵喧哗,抬眼一瞧,原来是战俘因挣扎脱开了绳索,侍卫们提着刀枪将他围作一团,好一阵工夫才得以将他制住。

    她眼睛动了动,那人衣衫褴褛,面部尽是灰土黄沙,若不仔细瞧将根本不知相貌。如玉顿了顿,那人污浊发下的双眼犹如鹰隼一般犀利。不错了,这就是木尔忽,她看着他破败不堪的模样,轻轻抿嘴蹙眉。

    强者生,弱者死。

    或许这就是战争的旨理。

    队伍缓缓前行,领队的侍卫已可瞧见长门竖着的长旗,兵部尚书李宪一夹马肚子,行至皇帝身后,领命先行至长门候驾,左右内廷侍卫一干骑马也由两侧飞驰而去。

    如玉一连赶路多日,饶有休息也是浅眠,见眼下无异,心中自然升起一股愁绪。大内警卫森严,各銮各殿错综复杂,倘若当真将木尔忽关到了天牢,她又如何进入大内伺机以待?她使劲攥着双手,急红了眼睛,眼角扫到木尔忽,心里刹地一顿。

    等进了宫,那就什么法子也没有了。

    她挪了挪脚,脑中划过一丝念头,与其在此忧心,还不如就在这里将他劫走,只等史罕亲自来寻。打定了主意,她半伏下身子,整个人正要飞跃出去,却见从熙攘的人群中骤然闪出一个高大的人影。

    史罕!

    他身披貂绒,满脸胡渣,一手持刀,身边只跟了几位亲兵,皆面色凶煞,稳稳地停在了囚车前。随行侍卫不识得他,只当他是来劫囚车,便当先围成一圈,拭刀待发。

    原来这史罕与如玉的念头无独有偶,只恐人进了宫后,不能进更不得出。便看准这将士调离之际,抢先救人。

    如玉脚下蹬空,如雷电掣一般疾行,她不能让他再次从手中溜走,更不能让旁人夺了他的性命,他的命是她的,一定得由她亲手了结!

    那两边还未有动作,众人只见一道素锦之色一闪而过,冷风微扫,再睁眼时却见一人持剑紧逼史罕喉咙,寒声道:“史罕,老天有眼,总算让我等到了你。”

    史罕眼前一晃,只听得这声音好生熟悉,似在哪里听过。他用眼角扫到喉前的长剑,寒气凛冽的剑身上赫然刻着‘玉魄’二字。

    “是你!”

    他心里一喜,没想到竟能在此再次遇见她:“想要我的命?可以,只不过此地不宜久留,待我救回木尔忽,任凭处置。”

    多日不见,她身上的凛然更为深重,他心里一阵欣喜,这样的女人他素来最爱,寻花百野,却从没有见到如此的傲骨洁英。他按耐住体内不断沸腾的兴奋,凡是被他看中的女人,哪怕一开始再是抗拒,最后还不是乖乖地上榻夜侍?只要将她托住,他可以慢慢和她对峙,一点一点地撬开她的心墙,攻城略地。

    如玉一转剑柄,剑身泛出冷幽的剑光,她望向他的眼,最后竟冷声一笑:“杀人不过三刻五,头点地,史罕,毁家灭族之仇只取你一人脑袋,太过便宜你了,我劝你还是知足地大谢三声你的腾格里罢!”

    她周身散发着无尽的杀意,史罕猛地一怔,抬手欲撂开他手中的长剑,哪知如玉刀锋一转,泛着冷光的刀尖瞬时没入了他的心口,他身子猛地一顿,也顾不得其他,便直直拿手握住剑身缓缓将其抽出。

    如玉倒也不为难他,手肘一弯便将长剑收回,正在众人松气之际,那长剑竟调头一转,只一个横扫,那人头便如断线的飞鸢一般滚落了下来。鲜血溅撒了遍地,好不骇人。

    她犹觉不够,还要再刺,却只听一道惊诧的男声自头顶飘来。

    “颜如玉!”

    _

    昭帝自小跟着□□爷,在马上打下了这万里江山,即位之后数次内朝外患皆下手狠厉,颇具手段。他十二岁便有了眼前的皇四子,细数过来,如今左右也不过而立之年,体魄健壮,有着矫若游龙之姿。

    他垂头看向景谈纾,眼睛霍沉沉的,仿佛是能洞察一切的深潭。

    “起来。”他沉声道,语气里有不威自怒的压迫:“刚下诏书没多久,便收到了边城告捷,你果真不负朕所望,很好。”

    景谈纾一怔,朝廷之中权贵落马,高处不胜寒,不知有多少人人盯着上位者。他这一战虽大破喀勒,却终究没有斩草除根,按理说是不应有此番劳师动众行此奏凯之礼,只不知为何昭帝要这般大费周章,将他推上这风口浪尖。

    昭帝和他,是这天下间最不像父子的父子,他虽与其他弟兄一样,身上流有昭帝的血脉,却丝毫没有父子之态。他不会像七弟景谈泰那般蛮横,也不似十一弟那样自我,因为他知道,昭帝不会对他如同对待七弟和十一弟那般纵容宠嬖,有的只有峻厉与严苛。

    他缓缓起身,却仍低着背脊,垂头慢道:“回父皇,儿臣自知学识浅薄,也从未上过兵场,能有此番薄绩,不过是得幸上天庇佑而已。”

    昭帝沉默了下来,景谈纾绷着脑袋,屏息候着,他将方才说过的话反复回想左右,只恐自己失言,惹怒圣颜。

    正在掂量之际,只听一人轻笑一声,走到昭帝身边停住,行了一礼说道:“四哥长途疲乏,得了大胜班列回朝,父皇这次说什么也得好好犒赏一番才是。”

    景谈纾的面上无动于衷,依旧恭敬地伫立着。心里却涛卷浪涌,这才是最可怕的敌手,只言片语便能让你坐如针毡地万般不自在。

    昭帝抬眼看了看他身后的将士,游龙一般蜿蜒到了天的那一边。现下奏凯礼已成,从此地到城里,路程虽不十分远,但大军归至人马颇多,由城内派出的仗义和銮位扈从也不占少数,这一路中途就算脚不停歇也得要上好几个时辰。

    他略一点头,便朝景谈纾说道:“十一说得极是,你和你的将士们少不了要论功行赏。待中书省拟好文书,便参照各位将士的功绩出具赏格。”

    他又看了一眼景谈纾身后的孟之章,又道:“孟将此番也辛苦了,其中必定也少不了你的功劳。”孟之章一愣,敛眉单膝着地只道推诿,昭帝又称赞几句,便令他列队待回,孟之章得令,遂行退而去。

    此时只剩下父子三人相对而立,昭帝深深打量了景谈纾半晌,轻叹一声:“你自小聪颖,但仍太年轻,有些事情你不明白也无可厚非。”他顿了顿,语气深长地又道:“成大事者,应担其责。你过于谦逊,一故退让,倒显得你拘谨狭隘,没了大家风范。”

    景谈纾默默听着,只垂头道是,知子莫若父,昭帝如何不知他心里所想?只一拂皇袍道:“朕不要求你现下能懂,只盼着你能好好将这句话思虑一番,待你当真明白了,这脚下的路也就不似现下这般刺骨了。”说罢便当先一人转身上了御辇而去。

    景谈佑见他面色不好,伸手去扶他的手。景谈纾抬头对上他的眼,浓黑的重瞳折转出望不到的晦暗,他轻轻抽出手,也提步去了。

    接下来的献俘式便简单了许多,木尔忽的伤口已由随行太医粗略上了点儿创伤药,被送到昭帝面前时好不狼狈,只是人却异常铮然,挺着膝盖不肯下跪,由四名壮汉蛮行往下按,这才不得已俯在了地上。

    本来按照礼式,战俘是应当匍匐待罪,后由皇帝恩赦松绑。昭帝打量了他半晌,竟挥挥手去了,留下一路将臣面面相觑,最后还是兵部尚书李宪下令,由壮汉相制让他向昭帝的方向行了三响大礼便罢了。

    皇帝回銮,满朝文武皆上长门迎驾,庆贺四皇子凯旋,打鞭放炮,热闹非常。几日前,巡查地方总理关防太监等,便已带了许多手下出来各处关防挡围幕,又有工部官员与五成兵备道打扫街道,设拦民众。这一日城里万人空巷,只为一睹圣上与皇子容姿,一时间万头攒动,将一丈多宽的皇城主路封了个水泄不通。

    如玉自与百里分手之后,骑着快马便一路向皇城奔来,穆兵受谢之后便打道回国,余下告捷回朝的皇师兵脚程倒也不快,使她第二日便得以追上了。

    皇城街巷整齐划一,形制方形,全城由宫城,内城与外郭城三部分组成,皆为东西对称布置。宫城便是皇宫,位处高地,周边设有六坡,与内城相隔。

    进了皇城外郭之后,她寻了另一处小道,离主道不远处有一棵高树,她将青马牵至树下系好,举步上树倚了,放眼望去,尽收城内之景。不远处便是皇宫,听见那里徐徐传来长门的鸣钟,声声盘桓在耳边不散,绵长而又悠远。

    城内黄土垫道,锦帐遮拦。皇帝坐在御辇里,只得以瞥见明黄的一角,在其后跟随的便是几个皇子。如玉将视线落在那个颀高的人影上,便再也没有动过了。

    她失了情,却并没有将过去种种的回忆一并断了去。他们之前的过往,她都记在了心里,只是却没了当初的痴恋,为何会是他,自己对他究竟情深何处?她却一点儿也想不起来了。

    沉思之间,队伍后面突然传来一阵喧哗,抬眼一瞧,原来是战俘因挣扎脱开了绳索,侍卫们提着刀枪将他围作一团,好一阵工夫才得以将他制住。

    她眼睛动了动,那人衣衫褴褛,面部尽是灰土黄沙,若不仔细瞧将根本不知相貌。如玉顿了顿,那人污浊发下的双眼犹如鹰隼一般犀利。不错了,这就是木尔忽,她看着他破败不堪的模样,轻轻抿嘴蹙眉。

    强者生,弱者死。

    或许这就是战争的旨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系我一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命半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命半条并收藏系我一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