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天生一对 > Chapter 02

Chapter 02

作者:雨过天晴的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沈燕芳退了休以后就闲在家里,偶尔心情好了,也会来乔茵住的地方“视察”。

    因此一大早把乔茵逮了个正着之后,沈燕芳便拎着一大袋刚买的菜,轻车熟路地就开了门进屋。沈燕芳通常要看一上午的新闻,因此打开电视后没有急着唠叨,打发了乔茵去洗菜,直到中午开始做饭,才真正展开了“审讯”工作。

    “黄玲在外面出差,打你手机又打不通,就急急忙忙打我的电话,叫我过来看看你。”从走进厨房的那一秒开始,沈燕芳的嘴皮子就掀个不停,“她也不说是什么事,我一猜就知道是你跟小郑出了问题!告诉过你多少次了,男人长得好看不能当饭吃,再说人家小郑虽然没有你对门那个小肖好看,但也端端正正干干净净,又是个大学教书的,跟你不知道有多合适!你说你这姑娘怎么就掂量不清呢?”

    “哎呀妈!我都说了不是我要分手,是郑子昊要分手!”乔茵在一旁给她打下手,熟练地把番茄切成丁,瞧着那红彤彤的颜色,嘴也跟着馋了,“他跟他初恋,也是一当老师的,旧情复燃啦。人家那是多少年的交情了,网上都管这叫真爱,我这平平淡淡的四年能比吗?”

    乔茵不喜欢跟别人分享负面情绪,哪怕是在自小与她相依为命的母亲沈燕芳面前,她也更习惯嬉皮笑脸地糊弄过去。倒也不是她装,只不过那些会让她产生负面情绪的事,只有在她自个儿一个人想的时候才会影响她。要是放在人前光明正大地聊了,多半就会成为她拿自己打趣的资本。

    沈燕芳恨铁不成钢,举起锅铲作势要打她:“你还有理了是吧!这分手的是谁呢,啊?皇帝不急太监急!”

    伸出胳膊假装躲闪,乔茵咧了嘴笑,一双大眼睛弯得像月牙,张嘴就百般狗腿:“对对对,看到太监急,皇帝就不急了。有妈帮我急呢,我急什么?还是妈你对我最好啦。”讨好完还不忘抱住沈燕芳的胳膊撒娇,脑袋却是往锅里的糖醋排骨那儿探的,一脸馋相,“嗯好香,先让我尝一块呗?”

    刚被她哄好,一听她提到吃的,沈燕芳又挥起锅铲要教训她,“就知道吃!”

    乔茵这回不躲,只抄了筷子从锅里夹出一块糖醋排骨送进嘴中,笑眯眯地点头:“嗯~好吃好吃!妈你吃不?我喂你!”说罢又夹了一块,要送到沈燕芳嘴边。沈燕芳连忙躲开,满脸嫌弃,“拿开拿开,这么甜的东西我不吃!”

    等到菜都端上餐桌了,“审讯”才终于进入尾声。沈燕芳在餐桌边坐下来,长长叹了口气,挑眉看看乔茵:“你跟小郑真的没希望了?”见乔茵抬起头眯眼一笑,她心里头也有了底,只能再叹一声,“唉,要不是你今年都二十九了,就你现在的条件,慢慢找也是可以的。”

    “二十九也不老。”乔茵咬着筷子打量一桌菜,琢磨着该先吃哪道,“大不了我就一个人过一辈子嘛,又不是钱不够用,怕什么呀。”

    “你是现在还没老才敢这么说。”嗔怪地瞧她一眼,沈燕芳夹了块乔茵最爱吃的糖醋排骨到她碗里,算是先一步替她决定了,“不管怎么样,对门那个小肖真的不行。你听妈一句话,妈是为了你好。”而后又狐疑地审视乔茵一番,“你俩昨晚真没发生什么吧?”

    乔茵迫不及待地咬下骨头外的一圈肉,“真没有,肖杨可正直了。”

    “哼,孤男寡女的,难保 不会想什么龌龊的东西。”沈燕芳撇了头,对这样的评价不屑一顾,转而却又哼哼唧唧起来,“不过也对,这做刑警的每天都那么累,指不定都没力气干那事了。你看看,你要是找了他做老公,以后连孩子都生不出来。”

    差点被嘴里的肉呛着,乔茵眼中含泪咽了肉,好不容易才憋出一句话来:“妈,你这逻辑可真够惊为天人的……”

    与此同时,刚吃完半份盒饭的肖杨正蹲在命案现场的一具尸体旁,仔细观察死者身上的伤痕。凶案发生在死者家中,被害人名叫钟政,五十二岁,是省会中级人民法院的法官。考虑到死者身份的特殊性,警方还没有通知媒体对此事进行报导。

    站在肖杨身边的严聪也蹲下来,视线扫过钟政血淋淋的尸体:“总共被割了三十六刀,致命伤是脖子上那一刀。凶手明显有虐待倾向,仇杀的可能性最大。”

    肖杨还在察看那些伤口,“作案工具也是弹簧刀。”

    “你觉得这个案子跟前三个案子有关?”皱了皱眉头,严聪对他话里的意有所指不予苟同,“作案手法完全不一样。虽然凶器都是弹簧刀,但那三个被害人都是被一刀封喉,而且他们除了职业以外没有任何相似的地方,也互不认识,更像连环杀手随机挑选的目标。”他环顾一眼没有留下多余线索的屋子,两条胳膊展直搭在了膝盖上,“这个不同,凶手趁钟政的老婆和儿子不在家的时候下手,显然了解钟政一家的作息,加上现场没有留下证据,尸体上又呈现被虐待的痕迹,应该是有计划的作案。”

    “前三个被害人的职业分别是记者、报社编辑还有警察,被害人的类型全都指向与刑事公开相关的群体。钟政在法院负责审理的多数是刑事案件,也符合凶手目标的条件。”肖杨的视线依然逗留在尸体的各个伤口上,脸上没有多少表情,语气十分平静,“虽然对方是个五十多岁的老人,但凶手没有掉以轻心,先一刀毙命,再对尸体进行折磨,事后还没忘记清理现场。头一次杀人,不可能做得这么一丝不苟。”

    又瞥了眼钟政脖子上皮开肉绽的刀痕,他不难看出凶手下手得非常干净利落,“而且两个月内四起凶杀案的作案工具都是弹簧刀,说是巧合也太牵强了。”

    “也就是说,头三次杀人都是凶手在练习?”沉吟数秒,严聪点点头,“也有道理。前两个被害人都是女性,身上多少有防御的痕迹,多半是因为凶手计划不周,或者在犹豫。第三个被害人是男性,却没来得及挣扎就被割了喉。凶手的手法在变纯熟。”

    肖杨颔首,接着道:“前三个死者都是一刀毙命,除了职业选择具有倾向性以外,凶手没有表现出更多的私人情感。”他面不改色地揭开尸体的领口,视线从死者锁骨附近的刀痕上滑过,“在钟政身上则明显是在宣泄。”

    “钟政才是他真正的目标。”严聪明白了他的意思,飞快地站起身摘下手套,“我叫小陆他们去陈浩翔住的地方看看,他爸陈文两个月前心脏病突发死在了监狱里,正好是第一个被害人出现不久前的事。”掏出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他看看仍蹲在尸体边的肖杨,“上次在报纸上看到当年审陈文那个案子的就是钟政,本来陈文就冤,现在又死在了牢里,陈浩翔肯定恨死了钟政。”

    对方不置可否,严聪便拿着手机走出了屋子。

    思考了片刻,肖杨也起身,摘了手套拿出手机,在联系人里找到一个之前从未主动联系过的名字,按下了拨通键。没过多久电话就被接通,他不等对方出声就率先开口:“乔茵?”

    电话那头的乔茵似乎愣了愣,才回应:“嗯,是我。”

    “问你件事。”肖杨单刀直入,“陈文之前是在你们律所工作的吗?”

    “你是说上个月过世的那个?对,他之前是我们律所的律师。”

    “嗯。”简单应了一声,他又问,“你最后一次联系他儿子陈浩翔是什么时候?”

    她回忆了一会儿,“好像是两天前。怎么了?”

    “没事。”冷冰冰的两个字应付过去,他重新占据对话中的主导地位,“我记得陈文当年是因为律师伪证罪才被判了刑,他负责的那个案子最后是怎么结案的?”

    “他的当事人被判了死刑立即执行。”乔茵言简意赅地答完,在他再一次发文前又紧接着补充,“其他细节我记不清了,四年前的案子,你如果需要详细的卷宗,我可以去一趟律所拿给你。”

    “不用了,有需要的话我会派人去拿。”余光瞥见严聪正大步流星地走过来,肖杨便提前结束了通话,“先挂了,你继续忙。”他挂断电话,把手机塞回裤兜里,迎上严聪的视线,“怎么样?”

    “陈浩翔不在家,他今天一大早就把银行卡里的所有存款都提出来了。”严聪蹙紧了眉心停在他面前,“小陆他们在他家床底发现了一把带血的弹簧刀。我觉得这事有蹊跷,他前面的反侦察工作做得这么好,不可能跑路之前留下这么明显的证据在家里。”

    而此时,挂断电话的乔茵看了眼手机,把洗碗池里洗好的碗筷收进碗橱,一边擦手一边从厨房探出脑袋,问客厅里的沈燕芳:“妈,你现在就回去吗?”擦好了手,她解开围裙走出厨房,“我刚好要去趟律所,可以开车送你。”

    沈燕芳也没别的事,自然乐得她开车送。

    乔茵于是就开了车送沈燕芳回家,然后又去了律所。他们的律所周末通常都有人加班,这天也不例外。乔茵跟同事打了招呼,就径直来到存放卷宗的工作室里翻找当年那个案子的卷宗。

    还没有找到,她就听有人敲门,回过头一看,是律所里的张律师。

    “乔老大。”他对她点点头,指了指律所的接待室,表情很是无奈,“有位先生要请代理律师,但非得先跟老板谈。今天吕老大身体不舒服没有来,不如您先?”

    这间律师事务所是乔茵和另外两个律师合伙开的,头两年还挖来了几个老牌律师,名声慢慢也响亮起来。他们三个合伙人这几年也没闲着,大大小小的事尽量亲力亲为,接过的案子也不少。

    “好,我马上去。”乔茵点头,瞅瞅手里的卷宗,只好先拜托张律师:“你现在忙吗?帮我找份卷宗吧,就是陈文律师代理的最后一个案子,四年前的,找到放我桌上就行了。”

    张律师答应下来,乔茵道了谢,便赶去了接待室。

    等在接待室里的是个看上去近三十岁的男人,戴着金丝眼镜,西装革履,看起来斯斯文文。乔茵微笑着走上前同他握手:“您好,我是这间律所的老板,乔茵。”

    “您好,乔小姐。我叫李仲成。”握了握她的手,男人又从西装口袋里拿出一张名片递给她,脸上也露出浅淡的笑容,“是这样,我想请你们帮我打一场官司,但是这个案子有点复杂,所以我希望直接跟您谈谈。”

    乔茵收下名片,点点头表示理解,侧身邀请他:“请先来我办公室吧,我们先了解一下情况,然后详谈。”

    “好。”李仲成迈开脚步,刚走出两步却又忽然停下来,伸手捂住胃部,忍痛似的纠起了眉头,脸色变得有些苍白。乔茵注意到他不对劲,赶紧上前:“怎么了?您不舒服吗?”

    他抿了抿嘴唇,抬起头勉强支起一个微笑:“抱歉,我来得太急了,早上和中午都还没有吃过东西,肠胃有点不舒服。”

    听完他的解释,乔茵神色稍松,抿嘴歉疚地开口:“是我考虑不周。李先生您想吃点什么?附近餐馆很多,我们可以先去吃点东西,您不能饿着。”“不好意思,耽误您的时间了。”李仲成面无血色地道歉,抬起手腕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间,“您先忙,我来的时候看到附近有家泰国菜馆,先去吃点东西再过来找您。”

    乔茵看他虚弱的模样,还是不大放心,“您是说泰好食吗?我开车送您过去吧,那里有点远,现在正好是高峰期,打车不方便。”

    没有再拒绝,李仲成点点头同意了。

    乔茵便拿上包跟他一起离开,临走前又想到点什么,找到还在翻找卷宗的张律师交代了一句:“张律师,李先生没吃饭,我送他去泰好食。你找到卷宗之后记得放到我办公桌上,麻烦了。”

    “好的好的,开车注意安全。”

    她把车开出写字楼后面的停车场时,正从法院出来的肖杨也接到了严聪的电话。

    “李成不在家,但是我们在他住的公寓里找到了关于陈文那个案子的剪报。”电话那头的严聪告诉他,“他把所有跟那个案子相关的报导都剪下来贴在了墙上,还用红笔圈出了提到过他哥哥李建辉的地方。”顿了顿,他又说,“跟写陈文的篇幅比起来,少得可怜。”

    “所以他才会杀记者和报社编辑。”肖杨从台阶上走下来,迅速来到警车边打开了车门,跨进车内,“媒体关注的是陈文因为律师伪证罪而坐牢,结果死在了监狱里。他们想借此揭露审判员滥用律师伪证罪的恶性后果,却忘了关注陈文代理的那个案子本身。当年李建辉被判死刑立即执行,已经给李成带来了很大的打击。现在好不容易有机会还李建辉一个清白,公众关注的焦点又受媒体的影响全都集中到了陈文身上。”

    “所以李成决定亲手给哥哥报仇?”严聪想了想,“他没有带走衣服和现金,应该还没跑路。原本应该是上班的时间,人也没在公司。他都已经杀了审判长和陈文的儿子,还能去哪?”

    “把李建辉的案子交给陈文,最后非但没有帮到李建辉,还让他死后都失去了伸冤机会的人,也是罪魁祸首。”发动警车,肖杨调转了车头,踩下油门开往市中心,一手握着手机冷静地得出结论:

    “去陈文工作的律所。他要杀律所的老板。”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天生一对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雨过天晴的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雨过天晴的烟并收藏天生一对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