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天生一对 > Chapter 12

Chapter 12

作者:雨过天晴的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元尊圣墟大主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不朽凡人雪鹰领主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尖叫从露营地后面的山林里传来。

    前一刻的笑声停滞了几秒,接着所有游客都开始骚动起来。组织这次同学聚会的郑天翊很快反应过来,抬高嗓门迅速分配了工作:“老邓,小沈——你们俩去找附近的保安过来,承哥、老蒋、老夏还有吕磊,我们五个一起去看看。其他人待在这里守着帐篷和大家的东西,兄弟们,女士就靠你们保护了。”

    “我也一起去。”乔茵突然出声。

    还蹲在烤架边上的黄玲皱起了眉头,语气有点恼火:“乔茵!”

    她还没忘记两个月前乔茵被李成挟持的事,虽然是事后听说的,但直到现在黄玲都忍不住后怕。可是乔茵回过头看向她,脸色平静地摇了摇头,示意她不用担心。

    “乔妹……”郑天翊有些犹豫,可转念一想,乔茵做了六年的律师还有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于是一咬牙一招手同意了,“行!走,快点!”

    四个男人拔腿跑过去,乔茵也迈开脚步跟在后头,不过片刻就被身边的周承泽抓住了手腕。她一吓,下意识地要把手抽回来,结果被他抓得更紧。周承泽腿长步子大,几乎是拽着她往前赶,紧紧拧着眉头好像不打算退让,只匆匆给了一句解释:“这样安全一点。”

    乔茵有些窘迫,但现在赶过去查看情况更重要,因此就没有浪费时间挣开他。

    六人没过一会儿就在树林里找到了声源:一个中年女人跌坐在地上,手里还抱着一个纸鞋盒,脚边不远处掉落着一黑色塑料袋。而她本人正一脸惊恐地望着某个方向,挣扎着想要爬起来。郑天翊赶紧冲上前去扶:“大姐您没事吧!”

    周承泽刚想要上前,就被乔茵拽住了胳膊。他们两个停在距那个中年女人十步远的地方,乔茵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下一秒就白了脸。周承泽也望向那个方向,赫然发现树林间竟倒着一个白色的人影。

    而这时,那个中年妇女也终于哆哆嗦嗦地发出了声音:“死、死人……”

    一时间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片刻,周承泽松开乔茵的手腕,按了按她的肩膀示意她留在这里,“我去看看。”

    跟他们一起来的吕磊也开口:“我也去。”

    他们走到那个白色人影旁边,这才看清这是个女人,年纪约摸二十七八。八月正是最热的时候,她上身穿着一件红色的长袖毛衣,下/身只有一条白色的内裤。她头偏向一边,失去血色的嘴唇微张,两眼睁大,脸上凝固着惊惧的表情,脖子上还有明显的勒痕。除此之外,她的姿势十分奇怪,两条苍白的腿摆成菱形,脚掌相合,两条胳膊向胸口弯折,手背几乎要贴合在一起,指尖无力地垂在腹前。

    这样的画面太具有冲击性,吕磊慢慢蹲下身,伸出不住发颤的手想要去探她的鼻息。

    背后却冷不丁响起一个声音:“别去动。”

    他吓得缩回了手,跟周承泽同时回头一看,居然是乔茵来到了他们身后。她目不转睛地盯着地上那具尸体,惨白的脸恢复了少许血色,神情镇定,嗓音有些沙哑:“谁带了手机,马上报警。”

    周承泽随即点头,从兜里拿出手机报警。

    市公安局接到报案时是下午六点半。正好到了换班的时段,肖杨和严聪一起负责这个案子,调动人手开车前往现场。刚走出局子肖杨就把车钥匙丢给严聪:“你来开。”然后绕过警车打开车门跨进了副驾驶座。

    严聪受宠若惊,赶忙钻进驾驶座,利索地系好安全带,生怕他反悔:“诶平时晚上你不都不让我开吗?”

    拿出手机飞快地拨下了乔茵的号码,肖杨微微皱着眉,甚至没有看他一眼,“我要打个电话。”

    听说案发地的时候肖杨就想到了乔茵。他记得她说过他们同学聚会要去一个度假村,案发地在那个度假村山头的露营地旁边,而他出门前才看到她发在朋友圈的消息,说要上山露营。

    知道她跟老同学在一起多半不会有意外,肖杨也还是得联系她确认她是否安全。

    所幸乔茵没过多久就接通了电话:“肖杨?”

    她声音听上去还算平静,不过这不像同学聚会中的正常反应。

    肖杨直接问她:“你现在在哪?”

    “度假村。”乔茵似乎猜出了他突然联系她的原因,“你们接到报案了吧?”

    “嗯,正在往那里赶。”他瞥了眼导航仪,语气从头到尾都相当平静,却没忘了叮嘱,“跟熟人一起在人多的地方待着,不要乱跑。”

    “好。”她答应下来,而后顿了顿,“当时我也在现场,待会儿要做笔录。”

    肖杨沉默了两秒。“知道了。”他说,“稳一下情绪,叫他们不要乱动现场。”

    电话那头的乔茵很配合:“嗯。”

    他们没有再多聊,匆匆道了别就挂断了电话。严聪边开车边时不时瞄他一眼,见电话挂断了,才试探性地问了一句:“有认识的人在现场?”

    肖杨把手机塞回兜里,“乔茵。”

    “乔律师?!她最近怎么这么多灾多难……”倒没想到会是乔茵,严聪惊讶地张了张嘴,转而又想起肖杨跟乔茵那暧昧的关系,便紧接着问道,“肯定被吓坏了吧?等下要不要去看看她?”

    “不用。”肖杨答得冷淡,也不给严聪反应的时间,就开了对讲机联系当地的派出所,通知他们封锁现场,留下相关人员做笔录。

    透过后视镜留意了他的表情,严聪没再多说什么,注意力挪回了前方的路况上。

    一个小时以后,天色已全黑。乔茵做完笔录从询问室出来,抬眼就见周承泽他们再走廊里等她,附近却找不到那个中年女人曾杏的身影。

    “出来了出来了……”郑天翊刚好在跟黄玲打电话,看见乔茵走出来,立马松了口气,走上前把手机给她,“黄玲打来的,你跟她说说话,她快把我逼死了。”乔茵接过手机,率先出声:“黄玲?我没事,现在可以回去了。”

    另一头的黄玲听了静默片刻,接着就劈头盖脸一顿臭骂。乔茵知道她这是担心她,便由着她教训,好一会儿才安抚好她,把手机还给郑天翊,“赶紧回去吧?接下来你们怎么安排的?”

    他们便一起离开派出所。五哥男人自发自觉地让乔茵走在中间,郑天翊絮絮叨叨讲着自己的安排:“已经叫他们把东西收拾好了,房间和场地也都退了,等下我们在度假村大门集合。”他叹了口气,“今晚大家先回家,下次再找机会聚聚。”

    乔茵颔首,又听身旁的周承泽低声开口:“你脸色不好。”

    他一直在注意她的表现,从发现尸体的那一刻开始她脸色就很难看,现在已经过去一个小时,也不见她恢复多少。乔茵转头对他笑笑,多少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点头承认:“有点吓到了。”

    周承泽皱了眉头,而其他四个人则借机调侃她,想活跃活跃气氛。

    “唉,到底是女人,黄玲都叫你不要跟过去了。”

    “是啊,等会儿回去我们都得被黄玲教育一顿。”

    “不过乔妹当时真的挺冷静的,还提醒我不要破坏现场。”

    “人家是律师嘛,什么大场面没见过!”郑天翊笑起来,笑完了又忍不住叹息,“但是说真的,这里出了命案,以后生意肯定要惨淡了。”

    原本不打算回应他们的调侃,听到这一句话,乔茵却幽幽开了口,“案发地应该不是在度假村。”

    “啊?”

    “尸体看起来是用车运过来的,但是度假村里除了电瓶车以外其他车禁行,所以人应该是在外面被杀,然后被带到山上抛尸。”她低头瞅了瞅自己的运动鞋,半眯着眼还能想起那具尸体倒在那里的样子,胃里翻起一阵恶心,抿着嘴没有表现出来。

    几个大男人听得面面相觑。

    周承泽担心之余也有些好奇,眉头稍稍松了松:“你怎么知道?”

    抬头扫了他们一眼,乔茵勉强挤出一个笑容,“看出来的。”

    而与此同时,肖杨和严聪已经赶到了现场。给尸体拍完了照,严聪借着手电筒的灯光仔细查看尸体,一眼就发觉了不对劲:“内裤都是反着穿的,应该遭到过侵/犯。”

    “案发地不在这里。”肖杨也蹲在尸体边,一手握着手电筒细细地观察,“这种姿势应该是被塞进过后备箱。看大小,是辆小轿车。”他抬了抬尸体的胳膊,明显感觉到尸身的僵硬,“大约十二个小时前被杀,尸体僵化成这样,起码在后备箱里待了三个小时。”

    严聪听罢蹙了眉:“附近都是高速公路,三个小时车程,案发地点有可能都跑到市外了。”

    “先确认死者身份,看看她的失踪地点在哪里。”掀开红色毛衣的衣角,肖杨看清了死者的躯体,眼角微微上挑,“看样子不是简单的性/侵杀人。”

    “嘶——”严聪凑过去瞧了一眼,禁不住倒抽一口冷气,“这什么玩意儿弄的?”

    死者的上半身遍布红肿的伤痕,其中还有不少位置颜色已经青黑,皮下出血的痕迹随处可见。最为严重的是那对乳/房,乳/头被夹得肿/胀到不成形,颜色也变得乌黑,盖过了乳/晕原先的色彩。

    戴着白色手套的修长手指按住乳/房下方,肖杨面不改色地看了几秒,最终得出结论:“老虎钳。”

    “明显的虐待倾向。”摇摇头,严聪咋舌。

    “送去尸检。”把衣角放下来,肖杨站起身,又环顾四周,“附近有没有拖痕?”

    警戒线外面还站着许多围观的游客,伸长了脖子不停朝他们的方向看过来,交错的身影被夜色模糊。肖杨的视线一一扫过那些背着光的脸孔,等意识到自己居然在无意识地搜寻某张熟悉的脸时,他马上就收回了视线。

    “没有,应该是扛过来的。”严聪没有发现他的小动作,还在如实说着自己检查的结果,“度假村里不允许开私家车,凶手只能把车停在外面。但是昨天到今天,没有人看到过有人带着可疑的袋子进出。”他两手扶着腰带,难免有些头疼,“他是怎么进来的?”

    肖杨垂下眼睑,目光落回死者身上,没有多少表情的脸上瞧不出情绪,“这就要问第一目击者了。”

    第一目击者曾杏的情绪很不稳定。她受到了极大的惊吓,直到肖杨和严聪抵达派出所的时候,都还在捧着一杯热茶不停发抖,面色惨白如纸。好在经过几个小时的询问,她还是断断续续拼凑出了事情的始末:她住在度假村旁一个居民小区,家里养的小狗因为狗瘟而死,她跟小狗感情深厚,想把它葬在一个山清水秀又靠近自己的地方,于是偷偷溜进度假村的山林里,准备悄悄挖了洞把小狗埋了,却没想到在山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

    曾杏抱着的纸鞋盒里还躺着一条毛巾和一只泰迪犬的尸体,她带进度假村的黑色塑料袋中装着的则是一把小铲子。肖杨问她:“监控录像里没有拍到你。你是怎么进去的?”

    “山后面用铁网拦住了,但是靠近西南角的地方……有个破口。”曾杏吞吞吐吐,脑袋埋得很低,“我们住附近的买不起门票,平时又想去爬爬山,就会从那里偷偷进去。”

    肖杨直勾勾地看着她,“你们知道那里有个破口多久了?”

    “好几年了吧……”她回想了好一会儿,“可能有两三年了……”

    于是肖杨转头跟严聪交换了一个眼神。严聪派人去找,不久就收到消息,果然在山脚的西南角发现了铁丝墙的破口。仔细检查,还在铁丝钩上找到了死者衣服上的纤维。

    “那凶手应该现在就住在附近,”严聪判断,“或者曾经住在附近。”

    死者的指纹被送去确认身份,尸体也已经送走进行尸检,这晚的调查暂告一段落。肖杨跟严聪都要留在局里等结果,接下来还有几天要忙,估计侦破案子之前脚都沾不了家门。

    他们回到警局时已经到了凌晨三点,尸检结果出来之前只能在休息室小憩一两个小时。肖杨刚在椅子上坐下就拿出了手机,解锁屏幕以后不出所料看到了乔茵几个小时前发来的短信:“报告肖警官,乔茵同志已到家,目前精神状况稳定,另有一名女同志陪伴,请勿担心。有时间就要抓紧休息,等你忙完这个案子,我用那只小王八煲汤孝敬你~”

    面无表情地盯着这条短信看了许久,肖杨想了想,最终没有回复,将手机拢回兜里,合上眼捏了捏眉心。

    “乔律师给你发短信啦?”探着脑袋瞅了他好几眼的严聪见状咧嘴一笑,“刚好现在有时间,不回一条给她?”

    肖杨闭着眼睛放下手,就这么坐在椅子上休息,“睡你的觉。”

    口吻还是不冷不热的,像是不打算搭理他。

    严聪就叹了口气。

    “老肖,我离过婚,也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他拿三把椅子拼起来,小心翼翼地就着椅子躺下去,“我们干这行的工作时间不定,突发状况又多,家人和爱人最需要我们的时候,都很可能不能陪着他们。小柯的事你也记得,他爸被抢救那会儿,他还在毒窑子里跟老枭谈判。再赶到医院,老人家就已经过了身。”蜷着脚调整了一下姿势,他把一条胳膊枕在脑袋下边,也打了个呵欠闭上眼,“但是老肖啊,乔律师她是律师,你也不想想她跟多少警察打过交道,我们日子怎么过的,她会不知道?一姑娘家的,明知道你是这种情况,还想法设法要跟你在一起,那肯定是老早就想清楚了,也有她自己的打算。她自己都不担心,你瞎操什么心?”

    等了半天也没见肖杨有回应,严聪虚了虚眼瞧瞧他,见他环保双臂低着头坐在椅子上似乎已经睡着,便只能最后哼唧一句:“能接受咱们这种情况的姑娘不多啦,你好好想想吧。”

    他话音落下,休息室也陷入了沉寂。

    过了十五分钟,室内渐渐响起轻微的鼻鼾声。肖杨慢慢睁开眼,再次拿出了手机,却只是攥在手里,垂着眼沉默不语。

    此时乔茵也在黑暗的卧室里辗转难眠。她不敢翻身,担心吵醒身边睡着的黄玲,因此只得轻轻挪了挪身体,捞起床头柜上的手机,想看看有没有短信。结果刚解锁屏幕,身侧就传来黄玲清醒得不得了的声音:“你家仙人还没回短信?”

    “你没睡啊。”她白她一眼,又锁上屏幕笑了笑,“办案,忙着呢。”

    黄玲听完却默不作声。“乔茵,你真的想好了?”半晌,她才开口,“他们刑警这么忙,说不定你最需要他的时候,他都要舍家为人民哦。”

    “有的事总是要自己一个人面对的嘛。”乔茵早料到她要说什么,脑子里的答案也酝酿了很久,“我二十九年都这么过来了,还怕以后自己搞不定?”说完她就笑起来,觉得黄玲这一本正经的样子真的挺逗,“而且你那什么口气啊,我还只是在追他,又不是马上要跟他领证结婚。”

    这嬉皮笑脸不知好歹的模样让黄玲没忍住要掐她一把,“行行行,那你就睡吧。好不容易放个假,还搞什么卧谈。”

    乔茵笑嘻嘻地应了,立马安静下来。黄玲也闭着嘴躺了半天,脑子里却总盘旋着下午听到那声尖叫,想想还真有些毛骨悚然。于是她轻轻推了推乔茵:“算了我们还是继续开卧谈大会吧,从你前前任开始说怎么样?”

    哪想乔茵没有反应,被她推那么两下也只迷迷糊糊嘀咕了一句“我要吃小笼包”。黄玲不可置信地张大嘴,一把开了床头灯爬坐起来,死死盯着乔茵的脸瞧了好一阵,见她毫无反应才确定她居然真的睡着了!

    顿时产生了要把她掀下床的冲动,黄玲骂骂咧咧地关了灯躺下,拿来自己的手机打开微信愤恨地发了一条朋友圈:“丫的有时候真想一巴掌抽死这吃货!”

    顺手还了乔茵。

    没想到刚发出去就收到了一条赞。

    那头像很眼生,她疑惑了两秒点开看看,恰好又瞧见那人秒回了一条评论:

    “难得同感。”

    仔细一看,这人的名字叫“肖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天生一对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雨过天晴的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雨过天晴的烟并收藏天生一对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