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天生一对 > Chapter 19

Chapter 19

作者:雨过天晴的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万象山森林公园算得上是它所在地区的第一氧吧。

    乔茵一踏进园区就忍不住伸个懒腰深吸一口气,眼见着一排全副武装的骑行队从身边经过,便一时兴起,扭头向肖杨提议:“我们去租自行车吧?”

    偌大的森林公园,如果不是坐游览车直奔目的地,租一辆自行车的确是最好的选择。再加上她一脸期待的模样,肖杨考虑了片刻就点头同意了。于是他们找到了租车屋,没想到又在租什么车的问题上有不同的打算。

    乔茵的视线还游走在花花绿绿的单人车之间,肖杨就已经把押金交给了老板:“一辆双人车。”

    平平淡淡的五个字简直是晴天霹雳,她触电似的回头看他,张大她那双大眼睛,表情极其诧异。像是感觉到了她的视线,肖杨拿眼角瞥她一眼,也算给了个解释,“路上太多骑行队,旁边又全是湖,单人车不安全。”

    “没事,我车技很好的!”就差没有拍胸脯对天起誓了,乔茵拉拉他的衣袖,拧开矿泉水瓶盖殷勤地将水递给他,露出酒窝讨好地一笑,“而且我好多年没骑过自行车了,你就让我自己骑一台嘛……”

    “不行。”肖杨拒绝得面无表情,对她的公然贿赂视若无睹,“好多年没骑过,车技再好也会生疏。”末了又见她伸手要再拉他的袖子,他便没多少情绪地斜睨她,不容置喙地警告:“不准撒娇。”

    乔茵只好收了手,握着矿泉水瓶的手也悻悻然收回来,只抬着眼睑用一双大眼睛眼巴巴瞅着他,眼里仿佛水光潋滟,跟矿泉水瓶里晃动的水光一比,有过之无不及。

    被她这么瞅了片刻,肖杨终于还是捏了捏眉心,从钱包里再抽了些钱出来递给老板,“抱歉,要换成两辆单人的。”

    她便又笑眯眯地把水递上来了。

    但很快,肖杨就意识到他根本不该把双人车改成单人车。乔茵没有骗他,她多年没有骑车,车技却依然相当好——但这对于她这种尝到点甜头就要嘚瑟的人来说,只会引起她的肆无忌惮。

    她冲过几个陡坡以后就玩心大起,把脚踏板踩得飞快,要不是他跟得紧,估计一早就连人带车没了影。他们几乎把整个森林公园逛了两圈,最后等乔茵终于在一片绿茵地边停下歇息的时候,肖杨一锁好车就大步流星地朝她走了过来。

    结果她刚抬头看见他呢,就尖叫着跑开了。

    这反应未免太激烈,肖杨狐疑地驻足,心想自己脸色再难看也不至于把她吓跑,于是目光追着她过去,就见她一溜烟跑到一个卖菠萝的老太太跟前,买了两块竹签插好的菠萝便又满足地笑着小跑回来,将其中一块递给他:“吃点带酸的吧,比水解渴。”

    大概是因为那模样太无辜,他面不改色地接过来,没有再提刚才她险些玩疯的事。

    不过乔茵终归是个情商很高的律师,再骑上自行车之后已经自动收敛不少。他们按照计划来到垂钓场钓鱼,可还没到中午,肖杨就接到了一通电话,不得不马上赶去局里工作。乔茵握着鱼竿老远便见着他一边听电话一边皱了眉头,心里也猜到了大概。

    因此等他挂了电话回到她身边,她就率先仰起头笑着开口:“开车注意安全。这附近有大巴直达我们社区,我到时候坐大巴回去。”

    这样的场面有些似曾相识。肖杨平静地凝视了她一会儿,才伸手按了按她的脑袋:“自己一个人注意安全,不要玩太晚。”而后放下手,简单叮嘱了一句,“到家以后给我短信。”

    乔茵笑吟吟地点头,半点没有不高兴的样子,“嗯。”

    他仔细地观察她的表情,的确没有发现任何负面情绪。于是想了想,他又随口告诉她:“我冰箱里还剩半罐泡椒凤爪,你想吃就自己去拿。”

    两只大眼睛立马就亮了起来,她用力点点头,情绪显然高涨:“嗯嗯!”

    确认她心情愉快,肖杨才干脆地离开。他一面往停车场走一面拿出手机拨通了严聪的号码,通知他尽快赶回局里,有重案要处理。

    哪知道这起重案不仅打断了肖杨的约会,还坏了严聪的好事。他这会儿正跟家里安排的相亲对象吃饭,难得对方是个他处着挺合得来的大美女,接了电话他却就赶着要走了,只得先到前台买了单,然后又回到桌边给人家姑娘赔罪:“不好意思啊黄玲,刚接到电话,有重案,我得马上赶回局里。帐已经结了,今天就不能陪你吃饭了,等会儿还得让你一个人回家。改天我一定再请你吃饭,补过这一次的。”

    “重案?”刚还在喝着饮料的黄玲愣了愣,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摇摇头表示理解,“没事没事,工作要紧。那你现在赶去A市来得及吗?”

    “啊?”她这一问完便轮到严聪愣了,好在他脑子转得快,立马就明白了其中的玄机,赶紧给自己澄清:“哦,不是,我爸在A市,但我是本市的刑警,所以现在是要赶去市公安局。”

    天知道说这话的时候他有多失望:感情人家姑娘条件这么好还愿意跟他相亲,是因为被他爸骗了,以为他在A市的刑警大队工作呢?A市可是整个省最适合养老的地方,也是省区内犯罪率最低的城市,刑警大队的工作压根没法跟省会X市刑警大队的工作比。

    黄玲听了他的解释果真有那么点儿惊讶,所幸她也没生气,只意味深长地点了点头:“哦……这样。”接着她就像把这个问题抛在了脑后,转而问他,“那我能不能跟你一起走?正好我住得离市公安局近,到时候直接从公安局回去就行。”

    严聪巴不得有机会送她回去,哪还能拒绝。

    于是黄玲就跟着他上了他的车。才刚刚系好安全带,她便想起了什么,扭头问道:“对了,你在市刑警大队工作,应该也认识肖杨吧?”

    “老肖?认识认识!我跟他是六年的老搭档了。”严聪插好钥匙发动了引擎,听她提起肖杨的名字,不禁讶异,“诶,你也认识老肖?”

    黄玲听罢笑起来。她嘴唇偏厚,微笑的时候瞧上去十分性/感,这么露齿笑开时又别有一番风味:“还真巧,”边说边从包里掏出手机,她摇着头感慨这世界真是小,“他是我闺蜜乔茵的男朋友。”

    “乔律师?”严聪惊讶,心说这世界确实还真够小了,那头乔律师才刚搞定老肖呢,他这边相亲就碰上了她的闺蜜。

    原本是想给乔茵发条短信,但一解锁手机屏幕就看到二十三个未接来电,黄玲一吓,打开通讯记录便发现二十三通电话都是周承泽打来的。估摸着是有急事,她马上回拨他的号码,转头对严聪笑笑,指了指耳边的手机:“我先回个电话。”

    偏偏长时间的等待后,电话那头给她的回应只有一片暂时无法接通的忙音。

    黄玲不知道,周承泽的手机刚响起来,就被别人夺了过去。他正坐在一辆小轿车里,而车就停在市内一条正在修路的马路尽头。驾驶座上坐着的是先前把那封信交给他的男人,自称徐大凡。他一听见周承泽手机响,便二话不说先抢来,搁到了周承泽够不到的地方:“周楷明来之前你不能接电话,他交代过的。”

    这算什么不成文的规矩?周承泽再怎么急着见周楷明,也察觉得到其中的不对劲。车门没有锁,他猛地打开门就要冲出去,可刚迈出一条腿,抬头就见到一个熟悉的人影正朝车子走过来。

    那是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从头到脚打扮得一丝不苟,走起路来挺胸直背,乍一看像极了那些高薪白领。然而不论是偏黑的肤色还是那张标准的国字脸,周承泽一看就认出来,这个男人正是他失踪了八年的哥哥周楷明。

    本以为上了当,却没想到竟真的见到了他,周承泽夺门而逃的动作猛然顿住:“哥!”

    周楷明对他点了点头,快步走上前,打开车门坐进了车子的后座,这才对又回到车里的周承泽微笑:“好久不见了啊小泽。”接着示意驾驶座上的徐大凡,“开车吧。”而后又冲着周承泽安抚地一笑,“哥先带你去吃午饭。”

    真正见了他以后,周承泽彻底安下了心。他有太多问题要问周楷明,可听见对方迅速做下的安排,第一反应却是脱口问他:“哥,你结巴什么时候好了?”

    “早好了。”周楷明抬手,还像小时候那样摸摸他的头,“事情可多着呢,以后慢慢跟你说。”

    “以后”这个说法莫名让周承泽感到焦躁。他还是锲而不舍地询问他各种问题,周楷明却都没有正面回答,只不断绕开话题试图转移周承泽的注意力。这让周承泽发现,周楷明不仅不结巴了,还变得十分能耍嘴皮子。

    他们在附近随便找了间餐馆吃饭,周楷明要了两瓶白酒,面对周承泽没完没了的询问,依然不予回应,反倒是一个劲地找理由给周承泽灌酒。周承泽原就没什么酒量,几两白酒这么灌下去,没过一会儿便醉的不醒人事。

    他再醒来已经到了晚上,四周昏暗,他又头痛欲裂,发觉自己躺在硬邦邦的地板上,于是艰难地爬坐起来,按着太阳穴往周围看看,很快判断出他身处一间不过八十平米的小房子里,而他应该是睡在了客厅的木地板上。客厅连通着厨房和一间卧室,到处拉了绳子晾着衣服,几个角落里分别坐着六七个人,有男有女,聚在充电灯的灯光下打扑克。

    一个女人注意到周承泽醒来,赶忙热情地走上前:“你醒啦?”

    他还在按揉自己胀痛的太阳穴,只觉得那嘈杂声让他难受,便点点头直接问:“请问周楷明在哪里?”

    “哦,他叫你先在这里住着,过两天就会来接你的。”

    过两天?周承泽抬眼再次环顾四周,大抵猜出屋子里的人全都住在这里,就知道自己不可能住得惯。他皱着眉头按了按太阳穴,拿手撑着地板想要站起来,“我想先回去。”

    “诶不行不行,你得在这里等他!”这时候两个男人冲过来,边说着边把他按了回去。

    周承泽察觉到就因为他这个动作,屋子里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这里。他被究竟麻痹的大脑终于清醒过来,再一次扫了眼整间屋子,便注意到所有的窗户都安了铁丝防盗网,而唯一一张大门紧紧阖着,想来应该是反锁了的。

    这是个陷阱。他意识过来。但是周楷明跟这有什么关系?

    “那能不能给我一杯水?”暂时只能先让这些人放松警惕,周承泽作出不再打算离开的样子,又伸手按起了太阳穴,“我喝太多酒了,难受。”

    那个首先跟他讲话的女人便去厨房给他倒了杯水来。

    周承泽鼻尖凑近杯口,嗅到一股刺鼻的异味。他是化学领域的佼佼者,对这股气味再熟悉不过,一闻就知道这是杯没有烧过的自来水,氯超标严重。“我喝不惯生水,”他出于本能将水杯放下,“有没有矿泉水?”

    围住他的三个人都摇了头,他便又要起身:“我出去买。”

    两个男人再一次将他按回地板上,语气强硬起来:“不行,我们这里有规定,没寝室长的允许,谁也不能出门!”

    话音刚落,那张紧闭的大门就从外头被打开了。一大群男男女女涌入房子,不知道是谁打开了客厅的顶灯,刺眼的光线让周承泽闭了闭眼,然后看清了这些冲进屋来的人——他们服装各异,年纪从十六七岁到六十出头不齐,唯一的共同点只有脸上兴奋异常的表情。

    不少人跑到了他跟前,疯狂地高呼:“欢迎来到全新的世界!这是最伟大的事业!你所有的目标在这里都能够实现!”

    周承泽霎时间就清楚了自己的处境。

    而接下来他要面对的,是整整一晚的折磨……

    第二天一早乔茵如常去律所上班,刚把车从地下停车场开出来,就被值班的保安给叫住了:“诶诶,乔小姐!”他手里抱着一捧玫瑰,小跑着来到车窗边,把花塞给了她,“这是昨天早上一个先生给你的,他在你楼下等了几个小时,后来突然有急事走了,叫我把花给你。”

    “先生?”乔茵微愣,转而又笑笑,对他道谢,“啊,谢谢。他有没有说他叫什么名字?”

    保安摇摇脑袋,“没,他走得急。”

    “哦,没事,谢谢你啊。”她笑着把花放在了副驾驶座上。

    抵达律所附近的停车场以后,乔茵又把那捧玫瑰抱到腿上,仔细看了看,希望能找到卡片一类的东西,却意外发现了一个信封。她以为是送花的人写的,就拆开来看,映入眼帘的却是漂亮而陌生的小楷字迹:

    “小泽,我回来了。送信的人是我同事,你要是有时间,就跟他一起过来找我吧。”

    信没有署名,开头的称呼让她联想到了周承泽。

    这是写给周承泽的信?难道花是周承泽送的,他不小心把信放在里面了?

    可信藏得隐蔽,不像是不小心放进去的。乔茵越想越不安稳,总觉得不大对劲。她掏了手机打周承泽的电话,却一直占线。眼看着上班时间要到了,她只好先去律所,一到休息时间就试图联系周承泽。

    让她更加焦虑的是,周承泽一整天都没有接她的电话。

    两天后,市公安局接到报案,确认周承泽失踪。

    乔茵来到警局的问询室时,脸色有些苍白。肖杨给了她一杯白开水,便开始按程序进行问询。周承泽失踪前最后出现的地点就是她家楼下,在那之后没有人再见过他或是联系到他。他无故两天旷班,中科院那边就给他报了失踪。一般的失踪案原本是不会让肖杨他们来查的,但周承泽参与了中科院一个重要的项目,所以现在上头给的命令是一个星期之内必须把他找回来,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我想起来一件事。”乔茵捧住玻璃杯,尽可能让自己保持冷静,“他哥哥周楷明在他念大三的时候突然失踪了,之后一直没有音讯。我见过周楷明两次,他就叫周承泽‘小泽’。”

    “字迹应该是周楷明的。”一旁的严聪颔首判断,“不然一个有判断能力的成年人不会轻易跟着陌生人走。”

    而肖杨已经叫人去确认:“去找材料进行笔迹鉴定。”

    周承泽的老家在东北,取证还有不少麻烦。读大学的那四年里乔茵见过他的老母亲一回,想起那个步履蹒跚的老人,她就忍不住合眼,深吸了一口气。“他家里只有一个老人家了。”抓着玻璃杯的手指微微收拢,乔茵无声地叹息,“先是丢了丈夫,再是没了大儿子。不能再连小儿子都没了。”

    出了这种事,她自责也是情有可原的。严聪正要开口安慰两句,就被肖杨不冷不热的声音抢了先:“要忏悔等我们确认你有嫌疑再说。”他放下手里的笔,抬眼没多少表情地看向她,一双眼角上挑的凤眼里眼神平静,“你是律师,知道什么时候做什么事对自己有利。现在配合我们办案,不要分心。”

    在外人看来有些刺耳刻薄的话,乔茵听了却渐渐安下了心。

    她跟他对视数秒,总算平复了情绪,点点头,两眼恢复了清明:“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天生一对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雨过天晴的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雨过天晴的烟并收藏天生一对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