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铿锵玫瑰(gl) > 第十九章 玫瑰杀手(6)

第十九章 玫瑰杀手(6)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血书写到这里,后面的内容□□豇豆撕掉了。

    黄紫薇说道:“断情崖,赶快去断情崖。”

    重案组到达万州市断情崖的时候,万州特警摇摇头。

    黄紫薇上前问道:“找到干豇豆了吗?”

    特警说:“我们在断情崖的山下,找到你们说的那个人,他抱着一具尸体已经死了……”

    夜凡灵说:“我们赶快去看看。”

    断情崖下。

    干豇豆抱着麦珍珠的尸体,嘴角上还挂着笑容。

    嘴角还残留着碎纸,干豇豆把剩下的血书都吞进了肚子里……

    天堂在哪里,他要去找她。

    让他把这个秘密带向死亡深渊。

    他相信在另外一个平行时空里,或许他们还是在一起的。

    重案组把两人的尸体带回组里尸检后。

    麦珍珠的胸腔里发现了大量的积水,而且身体没有任何的痕迹。

    经过技术还原,重案组把干豇豆吞下去的碎纸内容打印了出来:

    她开始把自己关在家里,整天就在家里洗澡。

    干豇豆叫她不要洗了,她却还是拼命的擦着身子。

    有一天,干豇豆从外面做完活回来找不到麦珍珠的身影。

    他到处去找她,把她能去的地方都去了,可是还是没有看到她。

    终于在城北的护城河边找到了麦珍珠浮上来的尸体。

    后来他才知道麦珍珠从曹健楠那里拿来的钱是为了给他治病。

    他抱着她的尸体哭了说道:“珍珍,你为什么这么傻啊。我都是快要死的人了,不值得你这样啊。”

    干豇豆发誓要杀了曹健楠那个畜生。

    开始发短信恐吓曹健楠,曹健楠开始没有在意,可是后来越来越多,曹健楠害怕了。

    曹健楠在收到邮件后,他颤抖着笔写下了纸条:救救我。

    扔进了垃圾桶里。

    曹健楠越来越恐惧,他那天出了门后准备去看心理医生。

    刚下了楼梯进了小巷子里背后就被人打了一棍子。

    干豇豆看着曹健楠倒下了,他从背包里取出麻袋来。

    他早就在暗中监视着曹健楠的一举一动,等的就是他出现然后绑了他。

    干豇豆把曹健楠装进了口袋里。

    他在城里有个亲戚是卖猪饲料的:干二猫。

    干二猫刚好要回万州市,干豇豆就准备搭个顺风车。

    干豇豆打了电话给干二猫,干二猫就开着车来了。

    他看着干豇豆抬着这么大一麻口袋就问道:“豇豆,这里面装是什么?”

    干豇豆笑笑说:“二叔,这里都是我在城里买的好吃的。”

    干二猫没有多问,让干豇豆把麻袋放上了车。

    他回到万州市自己租的房子后,他把曹健楠从麻袋里放了出来。

    曹健楠叫道:“你是谁,为什么要绑我!”

    干豇豆剪了一卷胶布就把曹健楠的嘴巴给封上了。

    他说道:“你他妹的也有今天,看我不弄死你。”

    曹健楠“唔唔唔”的叫了起来,干豇豆看见他就烦一脚踹了过去。

    吃痛的倒在地下,干豇豆一巴掌打过去说道:“叫个屁叫!”

    曹健楠想要撒尿,干豇豆说:“尿个屁,尿在裤子里!”

    他把曹健楠用绳子吊在了床上,曹健楠这时候的姿势就像个“大”字。

    曹健楠都快哭了,他哪里想到自己会有这么狼狈的一天。

    干豇豆出去了,曹健楠就把手指给咬破了找了些废纸在纸上写下:救救我。

    他使劲的往外扔,可是□□豇豆给发现了。

    干豇豆想到是这个男人害死了他的女朋友,伸出双手掐向他的脖子。

    曹健楠想喊救命喊不出来,干豇豆想不能让他这么便宜就死了。

    他取来背包里的电钻,插上电。

    左手掐着曹健楠的脖子,右手拿着电钻在曹健楠的身体上钻。

    一边钻,曹健楠“啊啊啊”的一边狂叫。

    百来个血洞,像洪水般涌出。

    直到他没了气,干豇豆把曹健楠塞进了麻袋里。

    他这次找了辆出租车,抬着麻袋就放进了出租车的后备箱。

    司机问道他:“兄弟,啥东西这么沉?”

    干豇豆摇摇头说:“家乡的土特产呢。”

    下了城北汽车站,干豇豆抗着麻袋撞了个小女孩。

    小女孩手里拿着花篮,花篮里都是玫瑰花。

    她哭着说道:“叔叔,买朵花吧。我姐姐快要死了,救救她吧。”

    干豇豆叹口气,想到小女孩的姐姐跟他一样也是得了病。

    他摸出兜里的三百块钱递给小女孩说:“妹妹,你的花我都要了,这些钱你拿着。“

    到了城北河边,原本是打算把曹健楠抛尸在河边。

    干豇豆在河边不远的地方看到一处枯井。

    抛枯井里总比抛河里好。

    看着手里的玫瑰花,他把其中一朵玫瑰花塞进了曹健楠头上的血洞。

    他抬着曹健楠的尸体扔进了枯井里说道:“去你娘的,去死吧!”

    抛尸后他回到了万州市,他走过跟麦珍珠一起到的每个地方。

    回忆是美好的,也是伤人的。

    看着以前总是陪自己的人,现在已经没了。

    反正自己是个快死的人,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她都已经不在了。

    干豇豆回到两人最初相识的地方:断情崖。

    他抱着麦珍珠冰冷的尸体,纵身一跃。

    她走在黄泉路上会很害怕,他想用死亡的方式一直陪着她。

    重案组全体人员在办公室里对这个案子都是在叹气,黄紫薇走了进来说道:“你们楞在干嘛呢,高凯哥的案子还没完呢。”

    夜凡灵说道:“组长,要不分配下工作?”

    黄紫薇点点头说道:“你跟我去查高凯哥的社会关系,新柔、晓霜去查现场。我总感觉我们在现场遗留了什么,你们要仔细找找现场的痕迹。”

    万晓霜拿过高凯哥的尸检报告说道:“组长。我在高凯哥的尸体里不仅发现了砒霜,还发现了一种催情剂的成分。他死前应该跟女人发生过性关系,尸体有痉挛的现象。”

    夜凡灵说:“这样说来。凶手先是下了催情剂,然后才是砒霜?”

    万晓霜点头说:“可以这样判断。”

    重案组随后分成两个小组进行调查。

    武新柔、万晓霜来到艾菲儿宾馆402号房间。

    现场已经被封上黄条,两人戴着手套进去。

    床上还是染着血的床单没有换,武新柔开始在房间里的柜子、桌上翻查起来。

    她在床头柜下看见有什么掉了出来,是一朵花瓣。

    手向床头柜下一摸,是一束玫瑰花。

    玫瑰花的标签上写着:11朵玫瑰,一生一世我爱你。

    玫瑰花已经枯萎了,本来是11朵,现在只有10朵。

    有一朵玫瑰花上沾了点血,她小心的把玫瑰花放进了塑料袋里。

    万晓霜到了洗手间,她在梳子上发现了一根长头发。

    武新柔看着桌上的烟灰缸里面好像有一层粉末。

    她招招手说:“晓霜,来看看。”

    万晓霜走了过来,她捏着粉末凑进鼻子闻了闻说道:“的确是催情剂。”

    武新柔又去宾馆的监控室调出了当天的监控录象,两人停顿在了一个画面。

    一个很可疑的服务员手里颤抖着端着茶水在402房门偷看,脸看不清楚,她还戴上了口罩。

    花园小区。

    夜凡灵和黄紫薇来到高凯哥的家里,开门的是个三十岁左右的女人,她系着围腰,手里牵着一个小女孩。

    小女孩说道:“阿姨,你们是谁啊。怎么会到我们家里来呢。”

    女人牵着小女孩说:“妞妞。”

    夜凡灵亮出警察证说:“你好,我们是警察。前来调查高凯哥的事情。”

    进了高凯哥的家,她原来是高凯哥的老婆邵丽丽。

    邵丽丽说道:“那个死鬼啊,我都不要想管他了,他到底出什么事了啊,警官?”

    夜凡灵说:“他出事了,你一点也不担心?”

    邵丽丽摇头说:“我担心他干嘛,反正他女人多,哪里都是家。”

    小女孩开始喊道:“妈妈,爸爸前几天带回来个漂亮阿姨,我还看见他们在玩压来压去呢。”

    邵丽丽说:“小孩子懂什么,你回房去。”

    小女孩吐了吐舌头,上了二楼进了自己的房间。

    邵丽丽说:“警官,我可真不知道高凯哥的事情,他是向来不跟我来往的。”

    出了高凯哥的家门,夜凡灵问道:“不对,我觉得有不对的地方。”

    黄紫薇问道:“怎么了?你怀疑是邵丽丽?”

    夜凡灵说:“不是她,你想想小女孩说的话,这个凶手肯定是高凯哥的情人之类。我们是忘了查高凯哥的通讯记录!你想想看,这个凶手一定跟高凯哥常期来往。如果高凯哥被她杀死了,她就不会再电话给高凯哥,因为她知道他死了。”

    重案组到中国移动公司翻查了高凯哥近期的所有通话记录,她们查到一个可疑的号码。

    这个号码一直跟高凯哥的联系没有断过,可是从高凯哥出事后,再也没有打过。

    查了号码的机主是:费旋。

    费旋是朝阳市的当红明星,她的成名电影是《后来我们都忘记了爱》。

    《后来我们都忘记了爱》这部电影的导演刚好就是高凯哥!

    重案组立刻调查了费旋的资料。

    姓名:费旋。

    年龄:27岁。

    籍贯:朝阳市三环区。

    家庭背景:出生在优越的医生家庭里,祖父是中医世家,父亲是人民医院的院长。

    黄紫薇说:“费旋她的祖父是中医,中医会用到砒霜这类的药物!”

    夜凡灵说:“而且我们在杯子上查到的指纹还有头发跟费旋的DNA相对比,完全一致!”

    找到一切充分证据,重案组决定缉拿费旋。

    重案组找到费旋的时候,她的经纪人站在旁边,费旋正从年度奥斯卡金奖的领奖台上走下来。

    费旋捧着自己手里的金杯奖,她看到警察的时候想要跑,夜凡灵上前说道:“费旋,你还要往哪里跑!”

    她的经纪人挡在她面前说:“你们是谁,敢伤害费旋,保安把这些人抓出去!”

    黄紫薇亮出警察证说道:“抱歉,是我们前来抓费旋。”

    经纪人看着费旋被抓走他问道:“旋旋,你犯了什么错事!”

    重案组审讯室。

    夜凡灵把指纹、DNA鉴定证明书递给费旋说道:“费旋,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费旋低着头捂着耳朵说:“不要给我看了,不要!”

    黄紫薇走到她的面前说道:“你不肯说,我们帮你说。”

    费旋刚出道的时候没有导演看的上她,她只能接些小戏跑跑龙套。

    苦笑的是还是当群众演员,她不甘心她想要出名想要红。

    这时候,高凯哥出现了,他告诉费旋说:“想要出名,就洗干净你的身体来找我。”

    费旋懂高凯哥的意思,为了出名,她忍了。

    她当了高凯哥的情人,经常跑到他家里跟他约会。

    每次耻辱的在高凯哥的身下,她觉得自己真贱。

    直到高凯哥让她演了《后来我们都忘记了爱》的女主角,费旋一炮而红了。

    她开始接着电视剧的戏,一路来越来越红。

    费旋也有了粉丝,她顿时觉得有成名感。

    可是高凯哥总是威胁着她,说如果不从了他就把费旋的事情告诉媒体。

    高凯哥说:“费旋,你也不过是用身体换来演女主角的人罢了,你以为你是谁。我能把你捧上云端,也能让你摔的惨痛。”

    他的纠缠,费旋终于受不了。

    她打听到高凯哥在艾菲儿宾馆与女人私会,她想去拍照把高凯哥的丑行公众于世。

    来的路上,费旋从家里取了些砒霜。

    想要拍了高凯哥的照片之后,再给他下毒。

    他不死,她心里就难安。

    费旋穿着艾菲儿宾馆服务员的衣服,她在门外偷偷看着高凯哥。

    准备拿出照相机拍高凯哥,他却发现了站在门缝里的她,高凯哥把费旋拉进去压在她身上说:“费旋这可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怎么想来玩3P不成?”

    高凯哥怕在外面闹出几个孩子来,就买了几个安全套。

    取出口袋里的粉末不小心倒在了烟灰缸里,他然后混着粉末倒在茶水里喝了下去。

    他带着安全套在费旋的身体里激荡着,连续用了三个。

    高凯哥躺在旁边不动了,费旋就把砒霜倒在了茶里。

    然后就灌进了高凯哥的嘴巴里,高凯哥反应过来的时候想要吐掉。

    费旋取出腰间钥匙链上的一把小刀狠心的往高凯哥的□□扎去:“高凯哥,我要把你变成太监!”

    高凯哥惨痛的叫着,费旋活生生的把他的□□给割成数段后泡进了茶杯里!

    他倒在床上死了,费旋见到桌上有束玫瑰花。

    “玫瑰杀手夺命案”在朝阳市闹的很大,费旋也知道。

    她摘下一朵玫瑰花插在高凯哥的嘴巴里说道:“玫瑰杀手杀的你,可不是我!”

    费旋把剩下的玫瑰花扔进了床头柜下,她到洗手间去梳理了头发。

    趁着时间紧迫,费旋整理好衣服从宾馆的后门跑了。

    她以为她的计划天衣无缝,警察不会查到她,她就可以安心的当年度最佳女主角。

    费旋在重案审讯室仰着头大笑起来:“出名,红。为了这些虚伪的名利,我杀了高凯哥!”

    夜凡灵无奈的招招手说:“把她带下去吧。”

    有的时候我们从肉眼看到事物的表面现象,却无法看到隐藏着人性心里的“欲”。

    黄紫薇拍拍夜凡灵肩膀说:“两起案子破获了,一起吃饭?”

    夜凡灵说:“好。”

    两人坐在福来香的饭店里,夜凡灵说:“黄组长,你为什么会当警察?”

    黄紫薇说:“从小我就有个梦想就是当警察,能捉尽天下的坏人,没想到后来还真考上了警校。”

    夜凡灵笑着说:“黄大组长可是警花中的精英啊,怎么没找个对象?”

    黄紫薇说:“这不当警察嘛,哪有时间处对象啊。我也没那个心思,走一步是一步了,你呢?”

    夜凡灵说:“跟你一样,我没兴趣。菜都凉了,我们快吃吧!”

    黄紫薇:“吃吃吃,两案子太折腾人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铿锵玫瑰(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凌风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凌风雪并收藏铿锵玫瑰(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