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30】

    道路的尽头本是石门,而当坟冢的主人夙愿已了,另一条道路就在前方展开。

    黑暗,幽深。

    林夷点起一团丹火,默不作声地走在沈醉旁边,寂静的道路上走着的修士,连脚步声也没有。

    “沈醉……”好一会儿之后,林夷才轻声问道“那你接下来要怎么做?”

    沈醉终于望了他一眼。对他冲动决定的气恼,对花妖族需要他能力的理智,对不愿他离开的莫名,种种情绪在他心头争执着,剪不断,理还乱,令他莫名地暴躁,冷笑道:“怎么?怕了?我要大开杀戒,与天下为敌!”

    “……”林夷沉默了一下,握拳愤怒道:“沈醉!你这是在鄙视我的智商!我要跟你单挑!”

    沈醉对他一挑眉:你的智商还要我鄙视?

    “沈醉!”林夷像一只炸了毛的猫一样边倒退着走边愤怒地叫:“你是重生的!上辈子吃过的苦这辈子干嘛还去受?与天下为敌?你要想与天下为敌干嘛不练《紫冥心法》?干嘛怕欠了紫冥阁的情?”

    “哼!”沈醉冷哼一声反唇道:“你的意思是我怕得罪紫冥阁才不敢练《紫冥心法》?”

    林夷简直要给他气哭了:“你这人的误解能力怎么那么强啊?明明就是想少给花妖族的复兴树个敌人,跟紫冥阁好聚好散而已,怎么给你一说就成了胆小怕事?”

    沈醉问:“少给花妖族树立个敌人还不是胆小怕事?”

    “那不一样!”林夷争辩,“这叫减小前进的困难,王者应该清楚自己的责任是守护,不是没事就给全族找个敌人然后让族人跟着打打杀杀,因自己的喜怒哀乐而让族人流血流泪,那不是王者,而是独夫!”

    他一番慷慨陈词,沈醉却只是看着他。他的眼神古怪得很,林夷那一肚子勇气不一会儿就给他看没了。

    “干……干嘛?我哪里说错了?”

    “噗……”沈醉忽然笑出声来,冰冷的面容如春江明月下奇花盛放,美丽得林夷瞬间就呆住了。他愣愣地看着沈醉伸出手,修长的手指捏住他的脸颊,不由分说就往两边扯,痛得眼泪都要飚了。

    “沈……沈醉……”

    沈醉双手不放,脸却贴了过来,温暖的气息扑在他的脸上,低沉的声音醇厚得不像少年:“痛吗?”

    林夷一个劲地眨眼。痛啊!他是不是给沈醉吃了太多药草糕点?力气怎么这么大!

    “痛就好。”沈醉望着他的眼缓缓说,“跟着我走的那条路,你会受到更重的伤。开弓没有回头箭,你懂吗?就算有天你后悔了,也再不能回到紫冥阁当你的小师叔,懂吗?你的丹木灵根,你的《春江花月》,将再没有门派保护,会成为修真者捕猎的对象,懂吗?你……”

    “唔几道……”林夷口齿不清地说,甩了甩头把沈醉的手甩开了,再一次认真地说:“沈醉,你别担心,后果我都知道的,你等着,我会证明给你看,我跟你走的心有多坚决。至于丹木灵根会被捕猎……”

    他嘻嘻一笑:“不是有花妖之主保护我嘛?”

    “刚说过不拖我后腿就改口要我保护?”沈醉被他气得没话说了,伸手扯了他一把,开始揉他被扯得发红的脸,架势很霸道,动作很温柔。“你自己也争点气!”

    “嗯嗯!”林夷乖乖地给他揉,想象自己是经雨花团子正在经历揉面程序。

    沈醉给他的样子气笑了,揉着揉着又忍不住捏了一下——林夷吃得太好,有点胖,脸上肉乎乎的,手感非常好。沈醉觉得这个动作会上瘾的。

    “嗷……”林夷一张笑脸全痛垮了,正想扑过去挠他一脸的却被一道吼声打断了。

    “吼——”这是沈醉听到的。

    “主人!”这是林夷听到的。

    两人回身望去,只见虎蛟一家三口落在身边,两条大虎蛟相互依偎着,泪眼汪汪的,不住地用尾巴抹眼泪。小虎蛟倒是一脸兴奋,两只前爪还抓着一个破布包裹。

    这是闹哪样啊?

    沈醉给了林夷一个眼神,林夷立刻奉命前去交流,嗷嗷吼吼了一会儿,林夷满脸兴奋地回来了。

    “沈醉,大虎蛟说他们家这个小的不是虎蛟,是条蛟龙,当年还是个蛋的时候被紫冥真人带进来的。冥冢好不容易来了个人,它们希望我们能把小蛟龙带出去,见一见世面也好,找亲生爹妈也好,总好过待在这里一辈子。”

    他每说一句虎蛟一家三口就点一下头,六只圆溜溜的眼睛一起可怜巴巴地望着沈醉。他们算是知道了,做决定的是这个人!

    沈醉没有立刻回答,只是问林夷:“你眼珠子一直在转,打的什么鬼主意?说。”

    “嘿嘿……”林夷笑嘻嘻地凑到他跟前,讨好地说:“沈醉,我们打个商量行么?”

    商量?沈醉挑眉。好哇你,才跟了他就开始打商量不听话了?

    “我发誓我这是我第一次自作主张也是最后一次!”林夷赶紧指天发誓,陪笑道:“沈醉,你先听听?”

    沈醉望着他袖子一甩:“说。”

    “沈醉,我想你就在这里专心修炼《化妖诀》,我跟大虎蛟出去一趟。”

    什么?沈醉知道这是最好的选择,毕竟他不能用微末的修为离开紫冥阁。因为一旦离开,面临的就是无尽的敌人,他身边还有个林夷,怎么能受伤?但是……“你要去哪里?”

    “我当然是去处理事情嘛。”林夷乖乖招供。“我也要跟紫冥阁断得干干净净的,否则的话不是给你惹麻烦嘛?”

    沈醉略一沉吟,也不问他具体做什么,只是对那两条大虎蛟扬了扬下巴:“你们过来。”

    大虎蛟听不懂他的话,但那表情简直不能更理解,立刻飞了过来。

    沈醉道:“最长给你两年的时间,带上一条虎蛟出去。两年之后不回来,你也不必再见我了。”

    “放心,我一定很快回来。”他的相信让林夷很是开心。林夷将那两个玉佩取出,青玉留给自己,紫玉给沈醉系在腰上,末了还拍了拍沈醉的腰,笑着说:“有玉佩在你就能随时随地感觉我在哪里了,我把雌蛟带走,雌蛟舍不得丈夫和雄蛟,一定会很快回来的。”

    “啰嗦。”沈醉冷冷道,“你回来与否跟我有什么关系?”

    林夷已经对他口是心非的个性有了初步认识,也不伤心,只是拉着他带着虎蛟一家往前走。道路的尽头是一个山谷,山谷的天空却是个风云涌动的漩涡。

    “吼……”雄蛟叫了一声,缠着雌蛟要告别,被雌蛟一尾巴拍开了。

    “雄蛟说天空就是驾鸿秘境的另一个出口。”林夷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心里就有些不舍,一定是两只虎蛟害的。他神使鬼差地抱了一下沈醉,在他怀里说:“沈醉,你别不等我,我一定回来。”

    抱完了自己先红透了脸,二话不说就蹦开,身形一飘就到了雌蛟身边。雌蛟叼住他往空中一抛,身躯变大数倍,让林夷稳稳地落在它的头上,然后头也不回地往天空飞去,眨眼间就消失在了云层里。

    “嗷嗷……”小蛟龙愤怒地吼叫,本来是它能出去玩的!

    沈醉忽然没心思训那条蛟龙,身边没有了某个吵吵嚷嚷的人总是有些冷清。他深吸了口气,振作精神,留在这片山谷开始修炼《化妖诀》。

    他是绝对不会承认,这个地方可以第一时间看见离人归来的。

    将仙修的修为全部散去,从头开始修炼妖族心法。他是牡丹花王的转世,修炼起来自然事半功倍。

    半年,进入凝华期,一朵淡紫色的魏紫牡丹绽放在他的丹田之中,只有区区一瓣。

    一年,进入通智期,魏紫牡丹的花瓣长出一百零一瓣。

    一年半,进入化骨期,魏紫牡丹长出二百零一枚花瓣。

    日期满两年的时候,妖丹期开始,丹田内的魏紫牡丹长出第三百零一瓣。三百零一枚花瓣簇拥着一枚淡紫色的妖丹,光华在他的体内流转。

    沈醉缓缓睁开眼,习惯地望了一下天空。涌动的风云依旧,却在他抬头的瞬间出现了一抹红色的身影。

    沈醉心尖猛的一震,缓缓地站起,眯起眼望去,却又心头一沉。

    朱岩虎蛟归来,而离人不归。

    说不清那一刹那心头的想法,他好一会儿才冷笑一声,随手一挥,色如魏紫的广袖长袍已取代了紫冥阁的弟子服,束发的玉冠怦然碎裂,如墨的长发披散下来,衬着他眉间的紫印,整个人凛然而莫敢逼视。

    “那……那个……”朱岩虎蛟落地,小声地说,不知道怎么称呼才好。“那个,林夷让我转告你,他没有失约,请你在莲花山下等他。”

    沈醉冷冷地问道:“他人呢?”

    朱岩虎蛟被他的声音冷得抖了一抖:“他往山上去了,据说要找他师父。”

    师父?沈醉的指尖不由得划过腰上的紫玉佩,只觉紫玉佩轻轻地颤抖着,莫名的传来焦急和恐慌。

    “蛟龙。”他吩咐道,“跟你的父母道别。”

    小蛟龙立刻跟父母蹭了蹭,然后乖乖地变大。

    沈醉身影一闪就盘膝坐在了龙头上,闭目吩咐道:“去紫冥阁沉月崖。”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重生vs书穿之千瓣魏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鼓瑟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鼓瑟希并收藏重生vs书穿之千瓣魏紫最新章节